长春市刑侦专家:"周老虎"和年画虎是同一虎

山坡的记忆 收藏 0 98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本报记者 车英 摄


“做痕迹鉴定,不能有一丝马虎,这是科学,容不得马虎。”吕云龙闲暇时间还对比了时下最热门的陕西农民周正龙拍摄的华南虎和浙江的年画虎,“从斑纹以及一些细部特征来看,可以负责任地说,周老虎和年画虎是同一个虎。”


吕云龙从警38年,其中做技术鉴定就达28年,他管理的长春市上百万的指纹,几十年没有出现过一次鉴定错误,他曾被公安部聘为高级工程师。


从刑警到训犬员[/b]


1968年,18岁的吕云龙作为知青下乡,1970年到长春市公安局参加工作,成了一名刑警。


1971年3月,吕云龙调入长春站前的长春市公安局治安管理办公室,负责候车室以及广场周边的治安管理。“年轻时总有使不完的力气。”吕云龙回忆,那些年从没觉得累过。


1971年11月6日,吕云龙被调入了技术科,他被送到了公安部第一民警干校(现在的沈阳中国刑警学院)学习训犬。当时,长春只有他一个正规的训犬员,全省也只有5人,吕云龙在那儿一干就是三年。


成功鉴定抱错的婴儿[/b]


1975年,回到长春市公安局治保大队后,吕云龙调入技术科,从事技术鉴定。那时候的指纹都是人工管理,长春市公安局的指纹库中也只收集了几万人的指纹,这些指纹都是有过犯罪记录的人的。如果要想从指纹库中进行比对,最长的可能需要几个月的时间。


1978年,长春市某医院,由于护士的疏忽,一名产妇出院时抱错了孩子,当医院找到这名产妇时,产妇家属怎么也不相信是抱错了,两个孩子都是男孩,又是同一天出生的,当年没有DNA鉴定,能够拿来做鉴别的只有两个孩子出生时印下的小脚印。吕云龙被找去做鉴定,婴儿的脚掌脂肪层厚,几乎看不到纹路,他一直盯着两个脚印看了几个小时,出来后抹着汗肯定地说是抱错了。随后,在给两个孩子换衣服时,大家才发现原来孩子的袖子里有标签,上面写着母亲的名字,标签上显示的确是抱错了。吕云龙的鉴定结果完全正确。


从那一年起,吕云龙的技术开始正式发挥作用。截止到2006年8月21日他离开技侦部门,这期间,经过他抓获的嫌犯有数百起,破案上千起,被公安部聘为高级工程师。


模糊的血指纹也没放过


1979年,农安县发生一起杀人案,一名知青被偷玉米的人杀害,嫌犯用的是刺枪。案发现场留的线索非常少,只在枪杆上有一个模糊的血指纹。在这个案件中,初生牛犊的吕云龙和当时的老专家们产生了很大的意见分歧。因为指纹比较模糊,老专家给出的结论也比较模糊。吕云龙倔强的劲儿上来了,他“固执”地坚持己见。后来,办案部门采纳了吕云龙的结论,最终破案。


吕云龙很快就展现出他在指纹识别方面特殊的判断力。1984年,九台营城子发生了系列入室抢劫强奸案,一连发生了几十起,长春市公安局动用了上百人赴营城调查,但历时半年没有任何进展。吕云龙被派去协助调查,不到一个星期,就凭借着一个高难的指纹锁定了嫌犯。


研究的刑侦系统被广泛应用[/b]


1984年,公安部技术部门在吉林省搞试点,要实现指纹技术半自动化。吕云龙参加了这个项目的开发,长春市的指纹技术也是在那一年从人工管理逐渐转为了半自动管理。


1985年,长春市公安局成立了情报资料科,吕云龙任副科长。1988年提为科长,主抓违法犯罪人员档案以及案件档案管理。1997年刑警大队改为刑警支队,成立了技术大队,吕云龙任副大队长。1996年,长春市的指纹管理实现了全自动化,扫描、查找、比对,几秒钟内就能完成,比当年的手工比对效率提高了千万倍。长春市公安局现在使用的刑侦综合系统,就是吕云龙和清华大学研究人员多次合作、不断改进的结晶,现在这一系统被很多省市的公安机关运用。


敢说一句:一生没放过一个真凶[/b]


2000年起,吕云龙成为技侦大队大队长,一直到2006年8月他被调到长春市公安局刑警五大队当大队长,主抓反扒工作。现在,58岁的他身体已经大不如从前了,但回顾自己走过的路还是非常满意。“我和指纹打交道了半生,钻研的时候,我走路、做梦都是指纹,我带出了几百个学生,他们现在也都是各个岗位不可或缺的人才。”


“科学来不得半点虚假,是就是,不是就是不是,模棱两可的鉴定书我坚决不给出。”这个信条一直坚持到老,指纹技术是一个精细活儿,吕云龙一生中敢自豪地说他没有看错一个指纹,没有放过一个真凶,几十年的鉴定工作没有一次失误。


责编:赵德礼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