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晓军小说·三卷《女大学生宿舍的偷窥者》

作家顾晓军 收藏 0 659
导读:顾晓军小说·三卷《女大学生宿舍的偷窥者》       上次,赴日考察日文化,不慎干了日本人妻。   在此,我谨向网络上所有的纳税公民,致以最真诚的道歉!   不过,回来以后,领导立马把我送进了派出所,我已受到了应有的惩罚。   ……   在派出所里,我一改过去在网络上的坏脾气,争取到了:从轻、从宽处理。   因祸得福,在派出所的那些日子里,我与警花们,混得很熟。   尊敬的网友们,请不要猜想:我与某位警花有一手……没有的!当然,有……我也不能说。   ……   与警花们混熟,是为了写一

顾晓军小说·三卷《女大学生宿舍的偷窥者》



上次,赴日考察日文化,不慎干了日本人妻。

在此,我谨向网络上所有的纳税公民,致以最真诚的道歉!

不过,回来以后,领导立马把我送进了派出所,我已受到了应有的惩罚。

……

在派出所里,我一改过去在网络上的坏脾气,争取到了:从轻、从宽处理。

因祸得福,在派出所的那些日子里,我与警花们,混得很熟。

尊敬的网友们,请不要猜想:我与某位警花有一手……没有的!当然,有……我也不能说。

……

与警花们混熟,是为了写一篇侦破题材的小说;过去,这叫下生活。

你想:我这么个网络上数一数二的大作家,竟没有一篇象样的侦破题材小说,象啥话么?!

说我数一数二,你也别不服气……你要是觉着:你比我强,你就数一、我数二;你不如我,我就数一、你数二……反正,我们得数一数二;别人数第几,不要去管……我这人最大的优点是:只管大事,不管小事!

……

闲话少说,言归正传。

今天,我就领着大家去破案、侦破女大学生宿舍的偷窥者,就是抓偷窥者。



汗流浃背,我背着一大蛇皮口袋西瓜,赶到派出所时;他们,已开完早例会,分头下去了。

派出所,一般分三摊:户籍,一摊;治安,一摊;行侦,一摊。

我背着沉重的西瓜,直奔行侦办公室。

你想,写侦破题材小说,跟搞户籍、治安的警花们,混啥?!

……

进了侦组办公室,一看没人,我自语道:“又来晚了,没人了。”

“我不是人吗?!”不知从哪里冒出个小警花,边反诘、边帮我卸下装满西瓜的蛇皮袋。

“对,你是个人。”我擦着汗,道:“你贵姓?”

“免贵。姓小。”她回答。

“叫啥?”我问。

“小警花。”她反问我:“您贵姓?”

“免贵。姓鸟。”

“叫啥?”

“鸟作家。”

……

小警花,以为我拿她开席心;替我倒了杯水,就不再理我了。

我道:“我真的叫鸟作家。在网络上,还有点小名气。不信?你可以问网友!”

说着,我便打开随身携带的笔记本电脑……

这么,小警花才又与我说笑。

……

小警花非常漂亮。

如果她不理我,我的损失就太大了。



聊了会,我才知道:有要案,所长领着大伙上现场去了。

走前,关照小警花:说我要来……

昨晚,我给所长的手机,发了条短信:农民兄弟送来一卡车西瓜,实在吃不了,明送上一袋。

……

小警花,是警校在校大学生。

来派出所,是实习。

……

我真不懂:这么漂亮的女孩,为啥要当警察?!

如果当演员,我敢担保:要不了几年,一定会红得发紫!叫巩俐、章子怡、范冰冰……全都歇菜!

……

边聊、边打字……记下我的感受。

小警花问:“您在忙啥?!录我的口供吗?!”

“哈哈,是写一篇侦破题材的记实性小说。”我这么回答她。

“能把我写进去吗?”小警花问。

“那你得有案子,带着我一起去破案……”我回答道。

“有!”小警花,起身去开保险柜。

她告诉我:所长,交给她一个十分棘手的案子。



打开个牛皮纸的“卷宗”,小警花道:“这是一个偷窥女大学生宿舍的案子……”

说着,她示意我过去看。

我站起身,绕过中间的办公桌,走到她的身边。

……

哇,好好漂亮的一个女大学生!

娇美的神情、雪白的肌肤、紫红色的胸罩……抱着个浅绿色的抱枕……

若不抱抱枕……连雪白的肚皮,也叫人拍了去。

……

呵,真是娇美无比!又是一个女大学生……

只穿着粉色的三角裤、粉色的胸罩……雪白的皮肤,雪白着……美丽的线条,美丽着……

在窗子里、灯光下,找书、找学习资料……她不曾留意:窗外……

……

呀,全裸着……在读书!

噢,不!是有衣饰的地方,被啥东西遮住了……看上去,仿佛全裸着。

忘我地读书、忘我地学习……忘记了:隔窗有眼……



“噢,对不起!”我对小警花道。

“啥?”她问我。

“也没啥。”她没有发现,我不能告诉她:看照片时,她的衣领敞开得太大;无意中,我见了她半个雪白的小馒头……

……

“偷窥者,给女大学生们造成了心理上的阴影……”

“有的女大学生,夜里睡不着觉;有的睡着了,又被吓醒……半夜,常发现偷窥者……”

“女大学生宿舍里,深夜经常发出惊恐的尖叫声……严重影响了……”

……

小警花给我介绍:偷窥所造成的危害。

我道:“有一种软件,是远程文件访问工具;是黑客技术,使用者可以远程控制……可以访问世界上任何一台正在上网的电脑、浏览对方的屏幕、遥控鼠标键盘,还可以截取……”

小警花道:“这算啥?!我们刚研究出的软件,连对方的形象都能捕捉到……”

……

班门弄斧!原以为小警花是学行侦的,想卖弄一下软件知识、技术;却不料:她比我强得多。“这么说,你将来是要当网络警察的?”

“也可能吧!”说着,她又去打开保险柜。

小警花拿出个U盘,插在我的电脑上;她又简单地敲了几个键,对我说:“您想看啥就看啥。”

“真的?!”我打开自己的博客……

“这不是……”小警花正要报出这个人的名字,被我止住了。

真不要脸!所谓的网络名人,过去就常偷我文章的新意,改写一下、发出来……今天,让小警花的软件,逮了个正着!

下流胚!连打字,都懒得打;他直接粘贴我的句子……颠倒一下顺序,就成了他的……

……

突然,桌上的电话铃响了。



看着,心里憋气!

趁小警花在接电话,我关掉了视频;快速地,把本篇小说整理了一下。

我是有名的快手。过去没有电脑,也经常一夜拉个中篇出来,玩玩;如今,只要我愿意:一夜拉出个小长篇,小意思啦!

但,我不写!有约稿,也不写……就是不写!

……

小警花接完电话,对我说:“我的软件在这了,下面就看您的了!”

我说:“有犯罪嫌疑人的头象吗?比对一下……”

“这还用得着您说?!”小警花打断我的话,道:“您当我们公安都是吃素的?!”

“那也简单!老办法:排查!”我说。

“咋排查?!”

“一台台电脑,翻!谁电脑里有这些照片,就是谁……”

“咋翻?!中国有上亿台电脑。”

“这简单!谁有作案动机,就翻谁的电脑。”

“那就请您确定一下嫌疑对象!”

……

我楞了7秒钟,拍案道:“有了,引蛇出洞!”



我在本篇一直空着的标题处,开上:《女大学生宿舍的偷窥者》。

“这啥意思?”小警花问。

我道:“你不是要抓偷窥女大学生宿舍的嫌疑犯吗?!我把这篇小说发到网络上去,谁点开、谁就是嫌疑犯,有作案动机……”

“对呵!我咋没想到?!”小警花激动起来。

又将本篇快速地、简单修订了一下,发往我驻各网站的博客及论坛……

……

哈哈,没想到:率先点开本文的,竟都是些忠于职守的版主及网络编辑。

以前,把文章发到各网站、各论坛上去,只知道版主们给加精、推荐、上顶、下顶、顶贴子……

这回,我终于看见了他(她)们的尊容,且还欣赏着他(她)们读文时的表情……哈哈,太好玩了!真是太有意思了!

“大海航行靠舵手,万物生长靠太阳;雨露滋润禾苗壮……”

我一得意,便情不自禁地、放声歌唱。

……

“终于抓到了!都是嫌疑犯!都有作案动机……”小警花对我说:“通知他(她)们:明日上午、自带小板凳、就近、到当地派出所,报道……接受审查、说清楚……”

“都得去吗?”得意不起来了,我说:“他(她)们,可都是各版版主;有的,还很有名气……”

“都得去、统统得去,一个也不能少!”小警花,一脸“大公无私”。



突然,感觉到肚子饿了。

抬头,一看墙上的钟:时针,正在不动声色地迈向12点。

我想:让小警花请我吃饭,是不可能的。我请她吃饭?事前,又没有向太太申请活动经费。

眉头一皱,计上心头,我大叫:“不好!家里的炉子上还烧着水……”

“那咋办?!要不要报警?!”小警花问。

“也许、没事。是煤球炉、大锅……”我撒丫子走人,出了门、边走边喊:“笔记本电脑放你这,我下午来拿……”

……

出了派出所,我心想:

被“抓”住的那些版主,都是我的朋友呵!

光顾着破案、好玩,没想到:率先点开文的,都是他(她)们。

真要是“自带小板凳、就近、到当地派出所,报道……”以后,谁来帮我加精、推荐呢!?

再说,还有那些网编;人家,也是上班、挣工分……都得吃饭,是不是?!

赶紧拿出手机、拨通小警花,我使劲地帮大家说情……



现,我代表小警花,正式通知各位网友:

凡,点开《女大学生宿舍的偷窥者》的、非网编、且不担任版主、圈主、管理员等职的网友,请明日上午、自带小板凳、就近、到当地派出所,报道……接受审查、说清楚……

友情提醒:在派出所里,态度一定要好!争取,从轻处理……

……

此时此刻,我想着另一个问题。

我想:要不要也到哪家网站去、弄了版主当当……无聊的时候,好假公济私……免责地,偷窥一下、网友们的隐私。



创作于 2008-1-3 至 1-5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