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429/


1142


一线阵地后数百米宽6公里的地带被100多部迫击炮打,三部155迫击炮车竟然没挨上一发半发,却也不是侥幸,三辆车都后撤到一千多米的地方,一边打一边继续向后撤,几个弹药储放点都在一线阵地后3千米的地方。

155迫击炮的支援火力一停,日军神气活现了起来,又开出十几辆步战来,这次进攻的步兵兵力加大到两个中队,境遇也好得多了,前面几个中队都是还没过公路就被放平了一半,这次只遭到零星火力阻击,攻到9座目标建筑底下了,三百士兵呐喊着猛扑了进去。

老曹接到撤离阵地的命令,下到一楼,不贸然前行,黑暗中耳听八方,鬼子差不多进了西面门厅了,找个东面的窗户翻出去吧。 想想,又有些不甘心。“弹药总是不够滴,计划总是变化滴,工事总是白费滴”,这是老曹对此次东京之战额外的心得总结,回去后在部队传诵一时,也许这三点心得就是在这会萌生的。就说弹药吧,念念不忘的,皇宫总后勤那就一心惦记着配好一箱扛着上了装甲车,电池也特别多备了两块准备冷发射打长期抗战的,结果,连同精心布置的3个射击位置,都没怎么派上用场就被鬼子的小口径炮炸光。老曹是不折不扣的老兵,堪称训练有素,当过万岁军的排长,基层指挥员的素养也有,刚才的命令一听就明白怎么回事,机动阻击的典型战术。可是老曹毕竟只有25岁,也就比毛孩子大些而已,三点心得萌生之后心下觉得窝囊,这口鸟气却怎地出了它?

手里握着唯一一枚枪榴弹,是个混合金属粉末高能燃烧弹,找地方把这枚送出去,俺心里头才舒坦。

凭着夜视仪的帮助,悄如狸猫般地在黑暗中转弯抹角的跃进,隐蔽,再跃进,突然,背后传来低低的日语声!

老曹大惊!小鬼子神不知鬼不觉的抄了俺的后路?一动不动,凝神再听,语声来自下面。

循声摸下去,听出有女人的声音。

地下车库B2,电梯间,紧急照明灯黯淡地照着,一个三十上下的西装革履的男人挡在前面,一个二十多岁的女人紧搂着三四岁的小女孩抖抖地缩在男人背后,小女孩睁大了惊恐的眼睛。

老曹的日语不好。连比划带说,总算让那略懂中文的男人明白了一件事:很快,这座楼要被重型炮弹炸平。

有那男人领路,出来就顺当多了。日本男人在前,女人抱着小女孩居中,老曹持枪在后面警戒,一行四人摸索着从东面出口车道爬上地面,上来就是老曹带队了,日军的迫击炮弹左一发右一发地炸着,怎么找隐蔽前进,还是当兵的懂。日本男人紧张、神经质又带着几分敌意,不过老婆孩子压倒一切,仗着对附近地形极为熟悉,还是帮老曹指引路线尽量在建筑物里穿行,两个男人在前,妇女小孩在后紧跟,

地面猛地震颤起来,背后响起惊天动地的爆炸声,老曹回身猛一把把那女人推坐在花池子沿下,横身护住了小女孩,漫天碎块啪啪砸了下来,一大块砖石砸在老曹后背背囊上把他砸了个蹶咧,眼前金星乱冒,

慢慢睁开眼睛,老曹发现自己右手持枪,左手下意识地把小女孩搂在怀里。小孩妈妈扑上来抢走孩子用日语急喊什么老曹听不懂,却看到黑暗中日本男人的目光闪闪盯着自己,眼睛明亮温暖,分明涌出了泪光。不管这日本人听不听得懂,老曹用汉语说:“你们的军队先打的台湾,在我们那边,用平民当人盾。”

总算出了炮击区。老曹打开侦制通请示,竟然是旅政战部直接答复:护送这3名日本平民到中国大使馆安全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