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下 第二章爱国贼 第一节政变企图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05/


“事情不怕慢就怕停,你要小心做事呀,实在不行这辈子不去那不就完事了,咱们必须小心,赚下这么多钱可必须好好的享受,可不能一时为了上进而把自己毁了。”林飞宇抽着烟提醒雷雨田。

雷雨田说:“事成之后我推举你当民国末代大总统,我只要当大法官、司法部长、宪兵司令我就很满足了,我的能力能把官做到这也是到头了。”

“我要当民国总统我立即解散台军,开个军事会议把将领全弄来一次全杀光,台军无带兵之人民国在东南的伪朝廷也就完蛋了,到时候发个传真让北京派人接管台湾的几个县就完事,不过我不想当总统,也不想做头把椅,民国历史上有个姓林的领袖(国民政府主席林森)。”林飞宇说到这似乎想到点什么:“事成以后不要立我,立个台湾人就算了,他不听话就弄死他,我们只需要用几天伪朝廷的大印而已。”

“我现在边弄钱边找合适的盟友,事是人做的,没人不行。”雷雨田把杯里的茶喝完,“我要走了,来这转转就回去继续做事,以后又要忙了,玩的时候越来越少。”


雷雨田在香港玩了几天,找哥们兄弟去酒店海海的喝了几顿,然后睡醒了坐飞机又飞回台湾,过安检门的时候雷雨田感觉很有意思,不知道这帮人检查啥呢,谁带着枪跨地区做案呢?自己的家伙事好几套呢,分别存放在不同的地方,想去那干一票就干,不用带着枪奔波。

台北市区的一座公寓楼内,住着几个证件齐全的外国人,拿着美国护照的夏明、尚云、刘协三个人正在房间里休息,夏明站在阳台上拿望远镜看楼下的街边美女,尚云、刘协俩人拿着笔记本电脑上网下着围棋,俩人就坐面对面,雷雨田推门进来就问:“怎么不去打高尔夫去?”

“早玩腻了,还是传动的娱乐好玩,我们俩正杀的激烈呢,过来一起研究吧。”尚云说完继续拿鼠标往棋盘上摆棋子,雷雨田问:“我走了之后你们都忙什么来着。”

夏明关住阳台窗户回到房间,“我们干了几票大的,先租了几处地方进行了改造,好藏我们的东西,另外绑架了几个人,给他们身上装了几两炸药,让让他们挖隧道,给他们的家属每人脖子上做了个项圈炸弹,已经把三个军火库都挖出了隧道,只要我们不停的往出搬东西就行,积攒的弹药足够我们弄钱。”

“不光是要弄钱,继续弄,至少要积攒下一百人用的装备,你们这搞定了我立即从泰国往过弄人,别的咱不多兵还是有的是。”雷雨田说完打开冰箱拿出饮料喝,夏明继续汇报,“我们向美国船厂定了几艘水翼快艇,排水量五百吨,型号是以前美军的飞马座,只是没有武器,艇上可以刷吸收雷达波的涂料,我们可以用它做运输,就等船好了我们放款提船,提出来船放那?”

“放在新加坡,注册个壳公司搞南沙的观光,到时候我找几个人化装成游客坐坐那艇,借这个名头出海试航,让美国人把快艇用大型运输船拉到新加坡,不要让厂商帮我们刷涂料。”雷雨田对下一步的工作进行了安排以后就开始琢磨怎么给人家船钱,必须羊毛出在羊身上,在台湾干事情的钱必须台湾人出。

雷雨田领着几个兄弟就去了正在开工的地下隧道里,隧道里安装了无线摄像头,另外还有照明系统,隧道里有几个人正在挖,隧道里的工人是几个三四十岁中年男人,他们全身只穿一个短裤手里拿着铁锹开挖隧道,每人的脖子上有一个项圈,项圈其实是个炸弹,炸药也不多也就几两而已,连半斤都不够,炸药均匀的装在项圈内,项圈上有无线电信号接收器,可以从固定的发射机内收到电波之后转化成电能,有了电项圈炸弹内的电雷管以及多个电子保险才可以工作,如果谁向去掉项圈那炸弹立即爆炸,如果跑到电子信号接收区外,项圈炸弹不再能收集电波转化成电能也会爆炸,炸弹虽小但设计的精巧制作的简单。

三个台湾工人身后是一个水桶,他们就靠这点水过活,另外地上还堆着一箱面包,他们饿了随便吃就是不能跑,被挖出的土扔进临近的大型污水管道。干活的人少所以工程进展不大。

汽车停在隐蔽的洞口附近,夏明介绍说:“抓住挖隧道的都是几个人渣,都是我们在附近的妓院抓的,台湾男人几乎人人违反治安管理法,几乎没有不嫖的,我们手可干净呢,从不杀无罪之人,他们带着炸弹在里边干活呢,要不要亲自下去看看?”

雷雨田点点头下了车,夏明打开隐蔽的洞口雷雨田进去,夏明跟着他边走边讲解,“工人带着炸弹,离我们一米也不会炸死我们,炸药是贴着他们皮肤,装药量很小只够干掉他们自己,里边有照明和监控,他们不听话我一按遥控器他们就会死,土全被丢进污水管道,不过他们想逃跑也可以进臭水里,但炸弹还是会炸,我们设计的很巧妙。”

尚云接过话题说:“台湾人多数都是市井无赖,想指挥他们做任何事都很难,你说出花儿来他们就是不听,我们看了韩信传,里边韩大将军说,投之亡地然后存,陷之死地然后生,这是孙子兵法上的,台湾人太不听话,我们只能拿死胁迫他们工作,就像韩信大将军背水列阵一样,这他们才听话,另外他们的家人也在我们手里。”

“是个好办法,我正还担心土没地方放呢,用GPS测定一下位置,到了关键地方我们还是自己干吧,把他们几个处理掉,找没人地方处理了。”雷雨田打算到了军火库底下就该他伸手了,这可是技术活儿,干不好还要跟台军交火呢。

工人打发走了,雷雨田自己坐在酒店里用卫星电话跟自己在缅甸和泰国的旧部联系,他拿着电话说:“尽快找汉语流利的兵,我先要三十个,立即给他们拿路费,在泰国办好护照,劳工的旅游的都可以。”

曹秉接着电话立即回答:“我马上办。”

电话打的很短,似乎美国的间谍卫星没监听到这个电话,曹秉身在泰国,他已经带了很多人越过边界,去台湾的手续非常好办,泰国经济发达出国的人多了去了,出去玩几天的手续还是很好办的,没多少时间一群人穿着西装提着行李就登上直飞台北的班机上。


隧道里已经没有工人,所有对刑警的来说有价值的痕迹全被处理了十分干净,夏明带着两个兄弟拿着铁锨进行着最后的挖掘,他们在一个军火库最里边的角落里弄出一个洞来,清凉的空气一下就吹到他们脸上。

“好大的军火库呀,兄弟们,一起搬吧。”夏明走进军火库,把一箱箱的子弹和枪支往隧道里顺,隧道的容积可大着呢,尚云也跟着一起搬,他们几个人是不可能把弹药搬空的,他们只拿足了他们干活用的武器弹药就行。

刘协没闲着,独自去一个夜总会附近一口气绑架了十几个台湾中学生,他把这些人打晕了捆好放在车里,把车靠到安静的地方给他们装上项圈炸弹,最后把他们全弄进隧道里才把一群学生弄醒,然后他告诉这些人,“你们现在就是爷的奴隶,好好搬东西,别动脖子上的东西,那是炸弹,谁不听话想把炸弹弄下来就是死路一条。”

台湾的年轻人一向很自负,谁说话也听不进去,他们在家不听父母的到学校不听老师的,都自由散漫的习惯了,都认为自己是老子天下第一,有个不服气的混混摸样的学生伸手摘炸弹项圈,项圈上的触发引信立即引爆炸药,几两炸药爆炸就把人的脖子彻底炸断,血喷的到处都是,项圈里边是炸药外边是钢圈,炸药爆炸的冲击波自然难以把钢圈炸烂但足以把人的脖子炸断,一颗冒着热气粘满血的人头就掉在地上,现在才有几个胆小的学生开始害怕。

刘协说:“他妈的,你们台湾人脑袋里是石头,耳朵里塞上驴毛了,我告诉你们别动就他妈别动,那东西是炸弹,你跑出去他会爆炸,碰他还炸,我这炸弹是他妈三种引信的,要是你们谁还想回去见你们的马子就给我老实点,听我的话,反正你们死了你门的妞还会有其他人泡,谁要不把自己的命当回事就使劲抠脖子上的炸弹,最多不过你们死在这个没人知道的地方。”

威胁的语言和项圈炸弹把这些中学生吓着呢,刘协笑呵呵的说:“你们他妈的还知道害怕,你吸毒的使用怎么不怕,偷抢的时候也不知道怕,强奸女同学的时候也不知道怕,打架你们更不怕,现在知道怕了吧。”

“大哥,放了我们吧,我们也没仇。”胆子最小的一个家伙跪地求饶,刘协拿出手枪顶着他脑袋,“顺着隧道走到头帮我搬东西,然后我放你们回家,否则我一枪一个全部灭了你们。”

“别杀我们,我们马上做。”被炸弹和枪胁迫的一群不良少年就成了帮手,几百箱的武器弹药源源不断的被搬到地道的出口,这些子弹足以杀死上万人。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