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下 第一章职业军人 第一节意外的分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05/


别墅的客厅里大吊灯发出明亮的光芒,把整个客厅都照的金碧辉煌,漂亮的装饰在灯光的映衬下显得非常雅致。彬玲坐在沙发上端杯红酒,高兴的和自己的贴身女保镖聊天,“我这辈子感觉做的最有成就的事就是帮他当上军官,他做梦都想当军官,要不是我花钱给他走门路,他今年就该回家了,要他真回来我也用不着他拿的那份安置证,我很容易的就能给他找到份好工作。”

刚从武术学校毕业的梅梅第一份工作就是给这个三十多岁的女老板当保镖兼司机,主要是开车,保镖的活儿是其次的,老女人的保镖不光自己一个。她家保姆请假,今天晚上硕大的别墅里只有她们两个女的,梅梅对她说的不太感兴趣,她出来打工也不是靠工资吃饭,自己家的条件也不错,有车有房就是自己不爱学习,初中没毕业就上了武术学校,她除了喜欢练功就喜欢打架,在她柔弱的外表下掩盖的是一个像男孩儿一样的心外加一身好功夫。她上小学后就开始在业余武术班里混,学了点皮毛功夫后整天和男同学打架,到初中的时候父母已经对她没法在忍耐,把她送进她想去的武术学校,反正从那里毕业比大学毕业还好找工作,她今天不到十八岁,已经可以靠自己的双手养活自己。

彬玲拿着一张照片,没完没了的看着,要不是有保镖在,她早吻手里的那张照片,她实在太喜欢仕陵了,自己现在想的全是他,真想早点和他结婚,可惜两人的年龄差的太多,因为自己和他来往过于多,陈仕陵的父母都疏远了他,搬家到外地去,自己和他父母也是交往了十几年的朋友,就因为自己喜欢上了他们的儿子,老两口与自己彻底绝交。

“你喜欢他就和他明说呗,现在差个十来岁也不是什么大问题。” 梅梅只是随便一说,当她见到陈仕陵以后她就不这么想,她死也不愿意他找那个老女人,“过几天他就回来了,我不知道那时候开口是不是合适。” 彬玲为这个事还有点犯愁。


“报告首长,您要调的资料找到了,请您过目。”参谋把一份资料放在办公桌上,特种部队的司令员看着桌子上的资料。

刚刚成立不久的特种作战司令部比其他军区和军种的司令部要简单的多,钱博升把参谋叫进来,看着陈仕陵的资料,这小子当了两年兵怎么就提了干?不就是普通部队的一个兵么,看资料他还可以,反正自己这里可不能要草包,自己不能带一群草包去台湾执行任务,特种部队的素质事关国家安全,事关民族统一大业,不过钱博升眼睛一亮想起一事,这个小子还是有用的。

人们在聊打台湾的时候总是说二炮先打第一枪,然后空军借助导弹部队的打击余威发动空袭彻底消灭台湾的空军和防空兵,然后是对海军进行打击,最后是登陆大决战,似乎人们对空十五军和各舰队的陆战旅都报有很大期望,人们似乎对特种兵在高强度的战争中没报太大的希望,依然把特种兵当成侦察兵。

共和国的下一次战争注定是特种兵的墓场,中国的空军也好导弹兵也好都是烧钱的,海军更是吞金巨兽,中国不能把打击敌人海空军的全部任务交给自己的海空军,特种兵会承担起不少任务。钱博升就想在自己退休前好好的完成捍卫国家统一的任务,一定要在反分裂的战争中为陆军干掉敌海空军。

为了让特种部队成为真正的拳头,钱博升被提拔到特种作战司令部里,该司令部的部队不是简单的把七大军区的特种作战大队合并起来,只是抽调部分干部战士从新建立一支新的单位,该司令部与陆海空二炮部队司令部是平等的,不受军区司令部管辖,成为中国的第五大军种,特种作战司令部是独立军种司令部,和空十五军和海军陆战队级别不一样,他们是兵种而已。

陈仕陵只当过两年侦察兵,走了门路提了干,然后被调到特种部队,钱博升的特种作战司令部下边有专门的人事和情报处,从那里得来的消息是这小子至少为了当少尉军官花了不少钱,他的家庭背景简单父母是普通工人,是那来的钱呢?钱博升少将继续看资料,上边提到有人为他升官活动,但此人情况不详,但有一个其他人都没有的优势,这也是个秘密。

“要见见他么?”参谋问。

“叫他来吧。” 钱博升的资料锁回自己的保险柜里。

过了一会,陈仕陵喊报告来到办公室门前。

钱博升叫他进来以后没急着说话,先是仔细打量了他一下,自己在军队呆了近三十年,见过无数的士兵和军官,虽然他不相信相面之说,但观人相貌的确可以发现一个人的优点和缺点。陈仕陵长的长方脸,身高一米八多,不消瘦也不肥胖,看不出有什么能耐,不过本事也写不到脸上,脸上唯一特别的就是一双双眼皮的眼睛,女的长大眼睛是美女,男的眼睛大了未必好看,他长的几乎没什么特点,看不出来聪明还是傻。

“司令好。”陈仕陵机械般的和上司打着招呼,他听说这个少将不简单,手下有数万精锐,都是各军种抽调来的精英,通统帅这支队伍的将领绝非等闲,能在他手下做事是荣幸,能和三军的精英一起呆在一起,本身就证明自己不是笨蛋。

“你是怎么当上军官的我很清楚,特种部队的近战部队基层指挥官虽然佩带军衔是少尉,可指挥的人没步兵排多,但对指挥官的要求更高,你感觉你能胜任么?” 钱博升司令没和他客气,见面就给个当头炮,提了一下陈仕陵最想回避的问题。

“我可以胜任,我可以保证在最激烈的战斗中我能完成任何交给我的任务,我也能把部队完整的带回来,我可以第一个踏上战区也能做到最后一个离开,我不想说这些空话,如果战斗明天爆发那我将带领我的部下明天取得胜利。” 陈仕陵其实没什么自信,他只有一颗以死报效国家的决心,即使胜不了自己也绝不偷生,尽量去打,打不胜就战死在那,这些对他来说都无所谓,一个真正的军人绝对不是为待遇来到军队,而是为了奉献,奉献的是自己的青春、热血、生命,全中国像他这样不怕死的军人已经不多。他知道自己都的是不归路,可还是选了这条路,随着局势日渐紧张开始转业的军官越来越多,军校现在也不花钱就能考进去,从士兵和士官里提干成了军官的补充渠道,不过提起来的都被送到军校深造去,军官依然短缺。

钱博升问:“最危险的任务你愿意去么?”

陈仕陵几乎没想就说:“当然愿意。”他都没问去那,什么时间去,他知道这些都是保密的事情。

“你当兵两年还没有探亲假期,你先回家休息几天再执行任务。” 钱博升已经选定他去执行任务,所以给他放假让他享受可能是最后的假期。


放了长假以后陈仕陵坐上火车回了老家,进入久别的家里的时候,家里已经空荡荡的,父母已经去外地打工,不过在过几年他们熬的到了岁数拿了退休金他们也就不用这么辛苦,幸亏他们没指望自己赚钱让他们过好日子,自己对赚钱不敢兴趣。

躺在久别的单人床上,看着房顶发着呆,自己一走就是两年,再走还不知道能不能回到这个地方,阵亡了也不知道是否有国旗盖,希望战斗中死的不是自己,而是那些该死的分裂国家的混蛋。

一觉睡起来,陈仕陵听到有人敲门,是谁呀怎么这么快就知道自己到了家,他从床上起来走到客厅把门打开,彬玲站在他家门外,“怎么不请我进去呀?”

陈仕陵那敢把她挡在外边,自己的官位的是她弄来的,自己欠她一个人情和三十万,自己可不想靠当军官发财,还不知道自己啥时候能把钱凑够了还她,现在只好敷衍她吧,自己也知道她为什么花这个钱,无非就是想得到自己,可自己还不想和谁恋爱,更不想结婚,更不可能和个老女人结婚,万一南边开打,自己回不回来还难说呢。

“快请进吧。” 陈仕陵把她让进来,还发现跟她身后跟着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孩,不用问这是她的新保镖而已,她这么有钱雇几个保镖是没什么问题的。

陈仕陵马上烧水泡茶招待自己的恩人。

“你在那边还好吧,怎么这么快就放假?” 彬玲坐在破旧的沙发上,感觉他家很穷,真该给他弄个好点的家,然后最好他对自己感激不尽选择和自己结婚,那多好呀。

“是的,上边看不起走后门的军官,所以先放个假然后在去新单位。” 陈仕陵陪她坐着。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