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架打出来20多年的交情

网络卫士 收藏 12 276
导读: 酒吧里我昏昏沉沉的睡着,睡梦中感觉到耳朵有些发紧,有些疼痛,用手去抚摸,被人扒了开。 “这家伙,跑到这睡大觉”。一个很熟悉的声音伴着笑声让我不能在做梦了。。。 睁开尚有些睡意的眼睛,我看到一张熟悉的面孔在我眼前晃动。我坐直了身子,睡意一下子消失了。 “哎,你什么时候来的?”我问道。 “呵呵,还不是被你们这些家伙死逼硬催的给叫来的。”来人说到。 斗地主的几个朋友停止了游戏,让服务员上了2沓啤酒,大家山南海北的开始扯了起来。。。 几杯酒下肚,大家的话语多了起来。 座在对面坐着的一个朋友说:“你


酒吧里我昏昏沉沉的睡着,睡梦中感觉到耳朵有些发紧,有些疼痛,用手去抚摸,被人扒了开。

“这家伙,跑到这睡大觉”。一个很熟悉的声音伴着笑声让我不能在做梦了。。。

睁开尚有些睡意的眼睛,我看到一张熟悉的面孔在我眼前晃动。我坐直了身子,睡意一下子消失了。

“哎,你什么时候来的?”我问道。

“呵呵,还不是被你们这些家伙死逼硬催的给叫来的。”来人说到。

斗地主的几个朋友停止了游戏,让服务员上了2沓啤酒,大家山南海北的开始扯了起来。。。

几杯酒下肚,大家的话语多了起来。

座在对面坐着的一个朋友说:“你们俩个还记得当年是怎么认识的吗?”他对刚来的这位朋友和与我斜对面的一位朋友问道。

“哈哈,当然记得。”斜对面的朋友笑着回答说。“我把他堵在大院门口要抽他,吓得他哇哇大哭”他继续说道。。。

哈哈,我们一阵哄笑。

“你就吹吧,不是你下子跑得快,脑袋上就得缝上几针不可”刚来的那位朋友微笑着说道。

“你们说说,他去考试不带书本,军挎里装着一个哑铃。。。”斜对面的朋友又说道。。。

。。。

看着他们两个在嘻嘻哈哈的斗嘴,我回忆起他们相识的事情。

刚进来的朋友与我一样,上学的时候一直在西城,1982年的6月份下旬的2天回到位于北京西郊(那年代是西郊)的大院参加总参秋季院校招生考试。这个考试我也参加了,因为不是一个大院的,与他们不在同一个考场。

考试结束那天,刚来的这位朋友在大院吃完晚饭准备回市里,在门口与斜对面的那位相遇了,因为骑车在小门口互不相让发生口角,两个人离开大院门口,你一句我一句的吵骂起来最后打了一架。

那年的9月份,在郑州信息工程学院(现在的郑州信息工程大学)的新生报道时,这两位老兄又见面了,而且还被分在一个新生队里。从这以后,他们两位化敌为友,成就了20多年的战斗友谊,而且是牢不可破。毕业以后两个人一个分在青岛,一个回到了北京,同属于一个大单位,一直保持着紧密地联系。

本来两个人的父亲就是几十年的战友,工作在一个单位,现在是子承父情,他们两个也成为了同学加同事的好哥们。

上世纪90年代末,两个人先后转业,都进入了公安司法系统工作。自转业之后,两人更是经常走动,无论是事业上还是个人生活,他们经常相互帮助,连房子都买在同一个小区里面。成家之后两人前后有了小孩,一个是儿子,另一个是女儿,他们两家又说好结为儿女庆家,准备让他们的友谊父一背子一代的传承下去,世世代代的亲上加亲。

有女儿这位见到有儿子这位总是嘴里说亏了,嫌弃那位儿子不是帅哥,替他女儿叫屈。每到这个时候,我就经常趁火打劫及时把我的儿子隆重推荐出来,挖他们两家的墙角,替我的儿子拐带他的女儿,呵呵。

都是行将中年的人了,我们这些有着20多年的交情的老哥们能经常在一起喝喝小酒,述说述说心里话实为不易。看着孩子们一天天的长大,我们一天天的变老,大家对友情更加珍惜。以往曾经有过的一些不愉快,没有人再去计较,更没有人再会抱怨。

已经是黄昏时分,我们相互跟随着走向银锭桥,到桥头著名的百年老店烤肉季痛快地喝上几杯,为我们20多年的友谊干杯,为我们20多年之后能从天南地北的都回到北京生活和工作痛快地豪饮。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连女白领都喜欢玩的军事游戏,进入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