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名市民存折遭克隆被转账数十万

山坡的记忆 收藏 0 121
导读:  [img]http://img1.qq.com/news/pics/8115/8115055.jpg[/img]   1月1日上午9时左右,花都某银行建设路分理处,一名男子取到2万元。   [img]http://img1.qq.com/news/pics/8115/8115056.jpg[/img]   1月1日上午10时左右,在花都区该银行秀全东路支行,另一男子取走2.8万元。   [img]http://img1.qq.com/news/pics/8115/811505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月1日上午9时左右,花都某银行建设路分理处,一名男子取到2万元。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月1日上午10时左右,在花都区该银行秀全东路支行,另一男子取走2.8万元。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月2日上午9时多,花都区该银行新都支行,第三个男子取走3.8万元。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前天晚上,王女士和老公在该银行网点等待调查答复。


最新进展:昨日中午,公安机关和银行将三个银行网点的监控录像抽调出来集中查看发现,分别从三个网点取走存款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三名神色慌张的神秘年轻男子。存折可能不止被克隆了一本,而是三本,抑或更多本。目前,公安机关及银行十分重视此事。警方介入调查,银行将此事按程序逐层上报并展开调查。


有专家对此事分析说,有可能是客户被不法分子盯梢,等到不法分子把客户的资料收集完备后,然后通过精密的仪器将存折克隆出来。如果真是如此,这将是一种高智商的犯罪形式。


本报记者 林洪浩(除署名外)


昨日,本报A5版刊登的《存折惊现克隆本》一文引起了社会极大反响,存折的安全关乎每位市民财产的安全,克隆存折是如何出现的?不法分子又是怎样取到存款的?身处事件漩涡中心的王倩女士依然焦急地等待着有关方面的调查结果。不过让她再次大吃一惊的是,昨日中午公安机关将三个银行网点的监控录像抽调出来集中观看发现,分别从三个网点取走存款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三名年轻男子。“我现在都不清楚,到底我的存折是被克隆了一本,还是三本,实在太可怕了。”


无独有偶,昨日一名天河区的市民致电记者,称王倩的遭遇并非首例,早在2007年11月底,他的存折就被类似的手法转账取走了30多万。


回放录像:三男子现身取钱 失主“倒吸冷气”


昨日上午10时,王倩夫妇如约来到花都区城东派出所,派出所民警告诉她,由于存款是分开三个网点被取走的,而三个网点分属不同的派出所管辖,要王倩到其他两个派出所再报案。王倩只好到其他两个派出所重新报案,并致电110,最后在110指挥中心的协调下,把三个银行网点的实时监控录像集中到一间银行的监控室观看。


看完录像后,王倩告诉记者,“让我倒吸了一口冷气,原来不是一个人来取钱,三次分别由三个不同的男子取走的。”


第一个男子得手后打手机说“OK了”


王倩描述的实时录像内容如下:


1月1日上午9时左右,在花都区某银行建设路分理处,一名约20多岁的男子走到柜台前,问了一下柜台人员:“能不能取钱?”得到肯定的答复后,该男子走到号码机前,取了号码排队等候。轮到他取钱时,神色比较紧张,最后顺利取到2万元现金(根据银行的规定,现金存取款超过5万元都要出示身份证件,而5万以下则不需要)。该男子拿到钱后,在柜台前拿出手机,监控录像录下了当时他的声音,该男子讲了一句话:“OK了。”


1月1日上午10时左右,在花都区某银行秀全东路支行。在第一笔钱被取的半个小时之后,另一个高高瘦瘦的男子进入了该银行的监控录像内,该男子身穿夹克,神色紧张,东张西望,排队时双手交叉在胸前。在取钱时还不停地打手机。最后也顺利地取走了2.8万元。


1月2日上午9时多,花都区某银行新都支行,第三个男子在监控录像中出现,与前一天的另外两名男子神色紧张不一样的是,这名男子显得非常轻松自如,可以说是大摇大摆地拿号码排队,最后顺利取走了3.8万元。


“三个男子我都不认识。虽然三次取款的时间不一样,但我不知道这三个人到底是用一本存折取的钱,还是用两本或三本来取。想一想如果自己的存折已经被克隆了两三本之多,我会做噩梦的。昨晚我就做了一个噩梦,梦到自己其他的存折也被克隆了,所有的存款都被取空。”叙述此事时,王倩余悸犹在。


分析认为:只克隆一本存折 可能性相对较大


不过此后王倩进一步与银行工作人员沟通获悉,三间网点中,第一间与第二间距离非常近,步行五六分钟就可以到达,所以不排除第一名男子用一本克隆存折取了钱之后,跟着步行到第二个网点,把该存折递给第二名男子来取钱。而第三间网点虽然距离较远,但由于是第二天,所以时间上更加充裕,因此只克隆了一本存折的可能性会比较大。


王倩透露,目前公安机关及银行十分重视此事。而记者昨日致电花都区某银行秀全东路支行,有关工作人员回复:“事件还在调查之中,警方也介入了,在没有明确结果之前,不方便透露。有关王女士的情况,已经按程序逐层上报了,一定会给客户一个明确的说法的。”


无独有偶:也有人惨遇克隆 一次损失30多万


昨日上午,当记者正在追踪王倩女士的克隆存折事件时,一名住在天河区自称姓范的男士致电本报,称王女士的遭遇并非首例,早在2007年11月底,他的存折就被人克隆转账取走了30多万元,这段时间他一直为此事疲于奔命,想方设法追回存款。


“那是去年12月初的一天,我拿存折到银行的自助服务终端机打印明细表,结果与王女士的一模一样,打印不了。最后去柜台查才知道,存折内的钱已被人在广州另一个区的银行网点用存折转走。从账单上的显示看,该人是在同一时间分两次,一次15万元,一次15多万元,将30多万元转到深圳一间银行的同一账户上去。经过追查,当天这笔钱一转到对方的账户上,对方马上在深圳的银行以现金方式取走了,了无影踪。”


范生怀疑自己的身份证也被克隆


范先生称,对发生在他身上的事,他也一样感到十分迷惑。他称,第一,他虽然为他的存折办理过相应的储蓄卡,但从来都是卡不离身的,之前也没有失窃的事情发生。第二,由于他的存折金额比较大,所以一直以来,他的存折都保存在家里的保险柜,存折不可能被他人盗用。第三,按照银行的规定,一般要转账十万元以上的款项,是必须出示身份证件的,他的身份证也一直在身上,不明白为什么银行会被人顺利转账成功,难道自己的身份证也给他人克隆了?


尽管有重重疑虑,但范先生称他当务之急是要追回这笔款项,那可是他的血汗钱,所以他已经找到有关的律师,通过法律途径与银行进行交涉。电话中记者一再希望范先生可以当面接受采访,范先生婉拒了记者的要求,并称目前正在走法律程序,不便过多透露,等事情有进一步的进展,会对外公开。


(本报将继续追踪关注事件的进展)


各方视点


“不太可能是黑客入侵盗取了客户资料”


克隆存折的出现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就像王女士所担忧的那样,如果存折都这么容易被克隆,又这么顺利地取走存款,那么这已不是她一个人的事情,而是关系到金融系统的安全问题。


针对会不会是银行出现“内鬼”的疑问,记者采访了广州另一间国有商业银行下面支行的一位姓陈的大堂经理。陈先生对此事也感到十分困惑,根据他的经验,克隆存折成功取钱的案例是极少的,在他所属的网点没有发生过。


针对“内鬼”一说,陈先生非常肯定地指出,这个可能性极低。“因为所有银行对客户资料的保密有一套严格程序,上至最高领导,下至最基层的职员,都不会知道具体每一个客户的资料和密码。客户去柜台办理业务时输入密码时,密码是用一个小盒子包住的,银行操作人员根本看不见客户输的是什么数字,除非是客户自愿把密码告诉工作人员。不过,密码的丢失也可能是客户在输入密码时,有他人在后面或一旁偷看到了密码。又或者是王女士有时做生意为了提供凭据,把存折的复印件传真给了对方,对方再通过其他途径搞到密码,这样也可以克隆出存折来。”


对于会不会出现像美国大片《虎胆龙威》的剧情描述的那般,国家的金融安全系统被黑客所入侵?对此,陈经理说,从目前他所了解的业务范围来看,暂时还没有出现过被黑客入侵盗取到客户资料的情况。“万一真有黑客盗取了客户资料,应该不会只盗用王女士一个人的资料,而且一旦有黑客入侵过,银行安全系统肯定会察觉。所以,我个人不大支持这种说法。”


贼人用盯梢术集齐客户资料克隆存折?


一位熟悉银行内部运作的专业人士钱先生认为,除了以上所提到的可能性之外,还有一种可能,即客户被不法分子盯梢,等到不法分子把客户的资料收集完备后,通过精密的仪器将存折克隆出来。


钱先生说,同时还可设想一种可能性。即王女士到银行的柜台办理业务,她输入密码时,被不法分子在一旁记了下来。银行的柜台人员替王女士办完业务后,把回执凭证和存折都还给王女士,但王女士把存折放进口袋后,没有撕碎就顺手把凭证扔掉了,而一旁的不法分子把凭证捡了起来,然后通过一些精密仪器把回执上的信息分析解密出来,然后去克隆存折。又或者是用储户的姓名加假身份证,立即到银行办理一本通存通兑存折,再将得来的储户信息即存折上的诸要素“克隆”到这本新开户的存折上。但是,这本克隆存折必须做到与原本一模一样才行,因为银行的业务员经过训练,可以分辨出来一般存折的真假。所以这些步骤缺一不可。“如果真是如此,那是一例高智商的犯罪。”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