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恶俗的流行用语。

dxy-john 收藏 4 191
导读:非常恶俗的流行用语。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酷:已经没有人追究“酷”———“COOL”的渊源和变迁了,多数时候想都不想,也没有一点感情色彩,张开嘴:“酷”———像白痴一样。兴奋地说酷,羡慕地说酷,都不如白痴一样面无表情地说酷来得“酷”。它到底是什么意思?谁关心呢?一追意思就不酷了。难怪这个词会泛滥,它跟这个目迷五色不知所云的时代太合拍了。


策划:好端端的一个词就这么被毁了。大约是从点子大王何阳被质疑开始吧,策划人从让企业家毕恭毕敬的大师沦为介于骗子和废物之间的社会角色。市场严重不规范,企业乞怜于拍脑袋的“策划”时期过去后,“策划”这词儿又被传媒人接了过来,动不动“策划”一本书,“策划”一期专题,自我感觉还特别好,真明白市场、擅长策划的人只好不作声了。


工薪阶层:这个词呢,“工薪阶层”自己倒不爱用,商家特爱用,通常打在装修成本不高的餐馆或卡拉OK的玻璃上,其实就是东西便宜的意思。但是,一个月挣多少钱算工薪阶层呢?这个词儿的流行和泛滥基本在北方,广东人聪明多了,一律叫打工仔,打工仔也可以坐在五星级酒店里喝早茶,环境和观念都不一样。可以想像北京小餐馆的老板,生意不好,没招了,笨手笨脚地往窗户上贴“工薪阶层消费”的条子,憨憨地。


十大:鲁迅先生在20世纪20年代对“十大”病的讽刺曾使“十大”之说一度销声匿迹,可是这两年“十大歌曲”、“十大明星”、“十大建筑”之类的评选越来越多了。这是一感性的活儿,不是理性的活儿,基本上没法儿拿尺子量拿秤称,所以全看功力。要是功力不到或者受其他因素左右,老百姓给这“十大”一大哄也是应该的。


闪亮登场:公关公司制作新闻稿,媒体拿来就用,于是便造成了“闪亮登场”的频频使用———无非是一个新产品出来了,得让读者兼消费者知道。一件衣服、一个剃须刀、一台电脑,甭管闪不闪光有没有脚,一律“闪亮登场”。


一族:这说法跟日本沾点边吧?上班一族,SOHO一族,纹身一族……一族又一族。意思不过是这一群人,而且是外延模糊不清的一群人,加上“一族”就俨然时髦起来,就像小餐馆挂上帘子取名“北海道”。


非常:凤凰卫视购买台湾娱乐节目《非常男女》播出时,“非常男女非常话题”还是一个有趣的说法。然而人们很快领略到“非常”从副词变成形容词的好处,就是可以不加节制地滥用,放之四海而皆准。这是一个包装大于内容的时代,传媒都在挖空心思搏出位,黔驴技穷之际纷纷抓住“非常”这根救命草,可见其“非常”贫乏。


另类:从前年开始,《格调》、《垃圾之歌》、《器具的进化》这类书挺畅销的,可是名为“另类文丛”,就有点怪。“另类”在哪儿呢?也不怪编者,谁也不知道什么是另类、另类是什么;再说在这个瞬息万变的社会,今天的另类明天可能就变主流了,你敢扬起另类大旗,等于给人树一靶子———找打。敢于宣称“另类”的人还真不少,所以把“另类”这词弄恶心了。(编辑:付刚)


1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