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的青春》 第七章:泉的东山再起(二)毅向冰凝表白爱情 第七章:泉的东山再起(二)毅向冰凝表白爱情

如水莲子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93/


泉也每天到歌舞厅门口去等待冰凝,却见到了毅,三人一同回家,后来,泉落到后面,以后,泉也放心地把妹妹交给毅,自己也不再去接送冰凝了。



冰凝的知名度引起一个男人的关注,那是一位很气派的男子,正是上海市警备区的司令,他是在无意中发现冰凝的,很快就被冰凝动人的歌声和美丽的容貌迷住了。他津津有味的欣赏着,目不转睛的看着冰凝。



警备司令一招手叫来老板,问:“这女孩叫什么名字?”



老板告诉他:“她叫水晶百合,司令。”



警备司令点头说:“人长得不错,歌唱得好,名字也漂亮。”



“这女孩是歌舞厅才不久招来的,才三个月,她真不简单,一登台就唱红,现在是我们歌舞厅的台柱。”



警备司令说:“是个好苗子,等她唱完了,叫她来见我。”



老板本来想说冰凝性格倔强,不喜欢陪客。但见警备司令威严的目光,只好说:“司令喜欢的话,我让她来陪您。”警备司令让他去吧。



老板到了歌舞厅后台。冰凝刚准备换衣服。



老板走了进来。“冰凝,你唱得真不错。”



“谢谢老板夸奖。”冰凝淡淡地说。



“有人要见你。”



“老板,我说过,我不想见客。”



“这客人你非见不可。他是上海警备司令,是上海最高长官。我们得罪不起呀,我觉得你最好还是见见他。”



冰凝想了一下,同意了。“好吧。我去见他。”



冰凝换了衣服,来到前台,在老板的带领下,来到警备司令面前。



警备司令称赞到,“果然是一位绝色美人,坐下。”冰凝坐在警备司令的对面。



警备司令又问:“你想喝什么?”



“我不渴,什么也不想喝。”她只是很累,很想休息,她更不想陪这位达官贵人。



“要不要来一杯咖啡。”警备司令问她。



冰凝不想坐久了,她只想应付一下,但又不好拒绝他,只好说:“我不会喝咖啡,还是喝白开水吧。”



警备司令叫来服务生,让他给冰凝一杯白开水,服务生下去了,一会儿端来一杯开水。



警备司令又她多大了,是什么地方的人,家里还有谁,冰凝简单回答了,就说自己还要唱歌,可是司令却拉住她的手,冰凝抽出了自己的手,警备司令又请她跳舞,她不想跳,便说自己不会,警备司令有些不高兴,他知 道,歌舞厅的女孩没有不会跳舞的,于是觉得冰凝是不想陪他跳,有些恼怒。



“冰凝。”



冰凝听有人叫她,便回过头,见到毅走了进来,放心了,她也喊了声:“毅哥。”



警备司令看见毅,他认识毅,也知道他和舅舅闹翻了,他正诧异毅怎么会到这里,却看出了他们的关系,两人很亲密。不好说什么。



毅见警备司令很意外,但也与他打招呼。 警备司令和毅的舅舅过去是生意上的伙伴,对毅也很了解。虽然后来他进入了军界,与毅的舅舅没有什么来往,但也不好说什么,毅与他寒喧之后,带着冰凝离开了歌舞厅。警备司令要派车送他们,但却被他们拒绝了。他们知道警备司令对冰凝没安什么好心,但却惹不起,只好小心从事。


春天又来到上海,花开了,草绿了,泉和冰凝兄妹来到上海一年多了。他们的生活都还不错,算是在上海站住了脚,也打拼出自己的事业。



泉已经是上海很有名气的记者。毅也成了他的老板得力的助手,而冰凝依然在唱着歌,走红于上海滩。走红后的她依然保持着高洁,因为毅一直充当护花使者,再加上毅的老板很看好毅,警备司令也不敢来硬的,他想尽了办法,可是冰凝对他很一般,从来不单独接受他的邀请。



那天早上,冰凝走到窗前,推开窗,望着远处,泉和毅走过来,三人聊了起来。聊着聊着,泉说:“冰凝,明天是你的生日,我要给你好好庆祝一下。”



“哥,我不想过。”



“为什么?”



“我没有心情过生。”想起父母的惨死,她心里就很悲伤。不过,她对哥哥记得她的生日却很感动。“哥,谢谢你还记得我的生日。”



“妹妹,现在的日子很难,虽然我们没有爸爸妈妈,可你还有我哥哥呀,哥哥一定要让你过一个快乐的生日。”泉搂住妹妹。



毅也很赞同,“你哥说得对,不管怎么,这日子也要过下去,我们就用你的生日的喜悦冲走我们过去生活艰难和战争带来的阴影。”



小龙走了过来问:“泉哥,毅哥,你们在说什么?”



“哦,我们在说明天给冰凝过生日的事,小龙,你知道自己的生日吗?”



小龙不懂,问:“生日是什么呀?”



泉搂住小龙说:“就是每个人生下的那一天,人们把这个日子当成自己的节日来过。”



“我的爹娘死得早,我姐姐也不知道,没有人告诉我。”



泉和毅沉默了,俩人搂住小龙叹息。



“哥,就让小龙和我一起过生日吧,小龙,愿意和姐姐一起过生日吗?”



“愿意。”小龙点头。



大家都同意了,泉搂住他们俩。



为了给冰凝和小龙过生日,泉和毅一直在忙碌着,在报社上班,也忘不了给妹妹打电话,告诉冰凝,一会儿下班他就去买东西,还要给冰凝订生日蛋糕。



兄妹俩通着话,说了好久,让其他同事都十分羡慕。



一同事说:“没想到泉哥这么爱自己的妹妹。”



“做他的妹妹真幸福。”另一女记者也说。



“做他的太太呢?”那青年接着问女记者。



女记者说:“不行,那会吃他妹妹的醋的。”



泉听到同事们拿他打趣,也不生气,他告诉同事们,他的妹妹有多好,为他输血,为他帮别人洗衣服,这些事他都说了好多回,大家都能背诵了。不过,大家都为他们的兄妹情而感动,特别是那位女记者更加羡慕他们,因为她的哥哥总是长不大,一点也不关心她。她想她回家一定要让她哥哥学着点,要心疼妹妹。



泉和毅带着小龙,挨着在上海几个有名的商场转了转,为冰凝买衣服订蛋糕,也为小龙买了一大包零食,毅买了一件漂亮的首饰,准备送给冰凝,两人还买了一大束百合花。泉和冰凝约好了,他准备到歌舞厅去接妹妹, 可毅却不同意,公交车一来,他就跳了上去,他要去接冰凝,泉只好带着小龙回家去了。



因为冰凝给老板请了假,她只唱了两首歌,还没有到散场,她就走出歌舞厅等待哥哥来接她,却见毅捧着一大束百合花在等她。



冰凝很诧异:“哥哥呢?不是说好他来接我的么?”



“他来干什么?”毅问到。



“他说过,他要接我回家的。”冰凝有些生气。



“他临时有事,来不了。”毅撒了个谎。



冰凝不相信。



毅急了,“你为什么非要你哥哥来接你,我就不能来了吗?”



“当然不能来,你和我哥哥是两码事。”



“正因为我和你哥哥是两码事,所以我今天才不让他来的。”



“你开什么玩笑?我和我哥哥的感情那么好,我的生日,他不来接我,简直。”冰凝知道是毅不让泉来接她,对毅也生气了。



“我不是开玩笑,难道你除了你哥哥以外就不想拥有别的感情吗?”



“我不懂你的话。”



“你就看不出,我有多么爱你吗?”



“你难道比我哥哥爱我?”



“不一样,那是血缘,可是我给你的感情是要伴随你一生的感情,我爱你。”他抱住冰凝,“放开你哥哥,让他去找自己的爱情,他也应该有一个爱他的女孩,有他的幸福,让我来爱你。”



冰凝没有想到毅一直爱着她,她有些不相信,也有些茫然,她从来都没有考虑过和毅相爱,因为毅只是哥哥的好朋友,在她心中,把毅一直当成另一个哥哥。还有,毅毕竟是大上海的富家子弟,她从来没有想过要嫁给他,因此,她望着毅说,“不,不可能。”



“什么不可能?”毅问。



“毅哥,这是真的吗?你不会骗我吧,你是上海大老板的外甥,上海滩有那么多漂亮的女孩,你为什么要一个歌女呢?”冰凝不相信。



“上海滩再多的漂亮女孩都比不过你,你是我的最爱。”



“原来,当初你和我们兄妹接触,是为了接近我。”冰凝这才知道,毅当初为什么对他们兄妹那样好,还帮他们找房子,原来是为了追求她。



“不,我当初是为了你的哥哥,可是当你哥哥病的时候,你为你哥哥输血时,我觉得我嫉妒你哥哥了,为什么病床上躺的不是我。我那时就爱上了你。”



毅说的也是真话,那天,他在钟楼下遇到他们兄妹,的确是先看到泉,他想知道泉怎么来到上海,也想和他打招呼,才将轿车开到他们身边的。一见泉,乍见泉的身边有一个女孩,心想,这小子艳福不浅,他在北平音专读书时,与泉没有什么接触,时间短,也没有见过冰凝,不知道泉有妹妹,而泉告诉他,这是他的妹妹后,毅暗暗喜欢上了她,因此才与他们兄妹有了更深的接触,他对冰凝的爱更加深了。尤其是知道冰凝为了泉下海当歌女,他更是心疼。



冰凝最先对毅有些反感,不过接触时间长了她也喜欢毅,再说,毅也和他们一样,没有父母,不再是富家子弟,他们之间的界限也没有了,毅的豪爽和意气也是她所喜欢的,再说,他会武功,女孩都希望自己找一个强有力的男人来保护自己呀。她也暗暗地爱着毅,可她一直不敢表白,觉得自己是歌女,怕毅看不上她,也怕毅只是一时冲动,于是,她对毅说:“别说了。毅哥,我也喜欢你,可我配不上你。”



“不许你这样说,我才怕配不上你这个冰清玉洁的好姑娘呀。我不知道,你哥哥会不会接纳我,可是,我爱你。”说完,毅搂住了冰凝,冰凝扑到毅怀里,“毅哥,我也爱你。”



毅吻着冰凝,“是真的吗?我不会做梦吧,我能和你这样冰清玉洁的女孩相爱。”



两人亲吻了许久,才停下来。相拥着,往家里走。



冰凝和毅回到家中,泉和小龙早已经把菜端到桌子上等他们了,桌子中间放着一个大蛋糕。冰凝叫了一声,哇,蛋糕呀,她伸手去拿。泉打了她的手一下,“鬼丫头,手还没有洗呀。”



冰凝做了个鬼脸,走进厨房去洗手。一会儿,她从厨房走出,来到桌子边坐下,“哥哥,你辛苦了。”



“说什么呀,快,大家来坐下,”他让小龙和毅坐下,打开香槟酒,为每个人的酒杯中到上,举起酒杯:“今天是我的妹妹冰凝和弟弟小龙的生日,我这个当哥哥的为你们敬上一杯酒,祝你们生日愉快。”



小龙端起酒杯,“谢谢哥哥。”



冰凝端起酒杯,“哥,我也想敬你一杯,我们的爸爸妈妈死了,为了我,你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累,我。”



泉:妹妹,别说了,你是我的妹妹呀。我愿意。



毅也举起酒杯,“我也敬你们兄妹以及小龙,你们的亲情感动了我,让我又羡慕又高兴的,来,干。”四个人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泉点燃生日蜡烛,并走到钢琴边,打开钢琴,弹起《生日歌》,大家尽情唱了起来。小龙不会唱,但也很兴奋地看着他们。



唱完歌曲,他们开始切蛋糕,冰凝把刀给泉,泉开始划蛋糕。泉把很大的一块给了冰凝,冰凝交给小龙,小龙推让到,你先吃。冰凝又推给小龙,泉叫他们别推来让去了,这还有呀。小龙不再推让,他吃了起来。



小龙边吃边说:“我第一次吃这么好吃的东西。”



泉住了手,冰凝也停止了吃蛋糕,毅和冰凝也搂住小龙,大家都没有说话。泉让小龙慢慢吃,别噎住了,还有多的。冰凝又拿一块给小龙吃。冰凝一下涌出眼泪。泉问她怎么啦。冰凝说小龙真可怜呀,长这么大才第一次吃蛋糕。大家都沉默了,对于大都市的他们来说蛋糕已经是不稀奇的了,他们这些大城市长大的青年哪一个人不过生日,不吃生日蛋糕呢?小龙见他们可怜他,就对他们说,他现在不可怜了,因为他有了泉和毅好哥哥,还有冰凝这个好姐姐。



冰凝哭出来了。泉走过去抱住冰凝,“小妹呀,今天是你的生日呀,你怎么老是哭呢?”



冰凝说:“我想起了去年的今天,爸爸妈妈和你给我过生日,哥,我想爸爸,想妈妈呀。”



泉也流泪了:“好妹妹,不哭,不哭,啊,你有哥哥呀,哥哥永远爱你,疼你。”他为妹妹擦去眼泪,“好妹妹,别哭了,要是爸爸妈妈看到我们这样,也会在天上笑着啦。”



毅走到冰凝身边安慰冰凝,冰凝的情绪好多了。



晚上,冰凝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她想起了毅对她说的那些话,心里有说不出的幸福。要她哥哥放心,她又有人疼爱了,那人给她的爱不同于哥哥的爱,他要伴我走过一生一世。冰凝睡了,在睡梦中也带着微笑。



毅也兴奋得睡不着觉,拉着泉从卧室来到阳台上。



泉不明白他想干什么,便问他“干吗?不睡觉?”



毅神秘地对泉说:“我们是不是好兄弟?”



泉很奇怪:“我们当然是好兄弟呀,现在还有什么说的?”



“好兄弟是不是应该分享快乐,当然这快乐对于你有些残忍。”



“你有什么样的快乐对他来说是残忍的。”



毅告诉泉,“我爱上了一个女孩。”



泉更加不解了,“就这呀,好事呀,怎么是残忍呢?难道怕我横刀夺爱?告诉我,那女孩子是不是上海滩那位达官贵人的名媛?”



“那些名媛有什么好的,一个个爱慕虚荣,和我爱的女孩一半都赶不上。”



“什么样的女孩让我们上海滩的花花公子对名媛都不感兴趣了,她有如此大的魅力,说来听听。要是真是个好女孩的话,你可要小心,我真的会横刀夺爱了。”泉很吃惊,这小子居然变化这样大,连大上海的名媛都不喜欢了,是什么样的女孩吸引了他呀,泉给毅开起了玩笑。



毅告诉泉,“她是一个外表和心灵都非常美好的女孩,不爱慕虚荣,冰清玉洁,对人特别好,为了她的亲人,她可以付出一切,唉,别说了,反正是我最爱的女孩,只要有她相伴,一辈子都幸福了。”不过,在心里,他也觉得这个泉子太糊涂了,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他居然还猜不出来,他爱的就是冰凝,还说什么横刀夺爱,那怎么可能。



泉压根都没有想到毅爱的是他妹妹冰凝,便对毅说:“我们不是排戏,你是不是想追那女孩,可又追不上,于是让我给你拿主意。”



毅说,“不,那女孩也爱我,我想向她的家人求婚。”



泉看了毅一眼,“这小子,你都向人家求婚了,还连那女孩的姓名都没有告诉,真的怕朋友横刀夺爱呀,保密得太好了吧,我可没有经验呀。也帮不了什么忙。”



毅着急了,没想到泉这么不开窍,干脆告诉了他,“那个女孩,她的父母都在这场战争中死了,她唯一的亲人就只有一个哥哥,他们相依为命来到上海,生活虽然清苦,但他们的亲情却让人感动。”



泉知道了,原来,毅爱的那个女孩就是他的妹妹冰凝。



毅承认那天在上海外滩,他第一次见到冰凝就爱上了她。不过,他也的确想帮老朋友一把,而真让他爱上冰凝,是在泉病重期间,冰凝给泉输血,为了泉去当歌女,这些都让他震撼,他甚至有些妒嫉泉,于是,他再也无法不爱她了。



泉给了毅一拳,“你这臭小子,敢打我妹妹的主意,我揍你。”



毅却笑着说:“你打我吧,只要你答应把冰凝嫁给我。”



泉对毅搞突然袭击很生气,这让他心里一点准备都没有,他不是不喜欢毅,经过这一年多的交往,他也喜欢上了这个朋友,可是,没想到,他居然看上了他的妹妹。“你怎么知道我就会同意把我妹妹嫁给你,你娶得起我妹妹吗?”



“你不是要索要很多彩礼吧。”毅问。



“彩礼,我要的是比彩礼更重的东西。我要你的心,我只有一个妹妹,我要她永远幸福,要她得到一个男人最真诚的爱,你能够永远爱我的妹妹,不管遇到什么困难都对她不弃不离,你能够做到吗?”泉知道毅过去是一个花花公子,生怕妹妹嫁给他后,被他始乱终弃而伤心。



“我知道,她是你唯一的亲人,你们兄妹的感情非常深,我发誓,我会永远爱她的,不管将来发生什么,我对她的爱永远不变。”毅真诚地说。



“你是真的,还是说说而已。”泉还是有些怀疑。



毅站到阳台上说:“我发誓,我永远不会背叛我的冰凝,要永远保护她。过去,我游戏人生,自从结识你们兄妹后,我就不会了,今后,我要是背叛你的妹妹跟别的女人,不要你杀了我,我自己从这上面跳下去。”



“好,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别反悔。”



“你以为我在演戏吗?告诉你,我只要爱上一个女孩,我就会一辈子爱她,为她我可以付出生命。”



“其实,你这个妹夫我早就答应了。”



“什么?你早就认可了我。”



“是的,就在那天,我知道冰凝去做了歌女,我恨她,嫌她丢脸,而你对我指责,我才发觉你是真的爱我的妹妹。所以。”这到是真的,就在那天,泉知道冰凝当了歌女,很生气,他指责冰凝,可毅的一番话让他感动,他那时就觉得如果冰凝能和毅在一起,那多么好啊,可是,他不知道毅对冰凝是不是真心,现在毅的表白让他放心了,他相信这个男人会对他妹妹好的,妹妹的幸福也就是他的幸福,只是这事太突然了,他心里没有准备而已。



毅抱住泉跳了起来,“你就接纳我这个妹夫了,我太高兴了。”



“对了,你说你这个快乐对我有些残酷,可我觉得挺好的呀,我妹妹能够找到自己的爱情,我高兴还来不及哩。”泉说了一句话。



“说残酷,是因为你们兄妹感情很深,可一下子妹妹就要成为别人的妻子总有些舍不得吧。还有,因为你还没有找到你的真爱呀,我知道,你过去一直把心思放在妹妹身上,根本没有考虑过你的爱情,虽然与冰儿拍摄那么多爱情电影,可还是像木头一样,没有感觉。现在你可以放心去找你的爱情了。”毅知道,泉过去一直牵挂着妹妹,所以才没有考虑过自己的事。



毅的话勾起了泉对冰儿的思念。他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就算走遍天涯海角,我也要找到她。”



毅问他说什么。泉说,没有说什么,我祝你们幸福。



两人相对视着,泉给毅一拳,笑了起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