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儿女英雄传 六 出剑 160、密谈

天上人間A 收藏 6 2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70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708/[/size][/URL] [内容简介] 160、密谈 守卫哨卡的排长对小山大佐离开时恶毒的眼神根本就不当一回事,转头对伊藤博文道:“先生,欢迎进入中国东北军的防区!请继续往前走,十公里外有我们的接待站他们会安排你们尽快的赶到抚顺的。” 伊藤博文的秘书听了,立即暴跳起来:“什么?你们这样对待尊敬的伊藤先生?你要知道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708/


160、密谈

守卫哨卡的排长对小山大佐离开时恶毒的眼神根本就不当一回事,转头对伊藤博文道:“先生,欢迎进入中国东北军的防区!请继续往前走,十公里外有我们的接待站他们会安排你们尽快的赶到抚顺的。”

伊藤博文的秘书听了,立即暴跳起来:“什么?你们这样对待尊敬的伊藤先生?你要知道,不管伊藤先生去那里,都会被非常隆重的接待,你居然叫我们自己走?”

“这位先生,我所接到的通知就是这样,再说,你们刚才申报的资料上说是商人,请问,你们国家对任何商人都是隆重的接待吗?”

伊藤博文用眼神止住了暴怒的秘书,对守卫的排长道:“这位长官说的没错,我们是商人,商人怎么能要求特别的接待呢?刚才是我的助手失礼了,请多多包涵!我们这就去接待站。”

走到路上,坐在马车内的秘书还愤愤不平,伊藤博文却苦笑道:“山泉君,你还在为接待的问题生气吗?我们这次是秘密来的,越低调越好!我所担心的不是接待的问题,而是看到的这些士兵!你没看见这些士兵的士气和自信吗?他们的自信非常的充实,一点都不像虚张声势,这说明黑木君的遭遇并非意外,这里的支那新军确实厉害。”

秘书奇怪的问道:“我们是去找他们合作的,他们越厉害,我们不是越容易打败俄国人吗?”

“打败俄国人之后呢?”伊藤博文像询问,更像自言自语:“是啊,打败俄国人之后呢?我们需要多大的力量和决心才能消灭这样一只强大的军队?如果不能消灭,或者代价过于沉重,我们是否需要换一个发展的方向,避开他们呢?即使我们愿意避开这个神秘的关东将军和他的新军,可他们愿意避开我们吗?”

苦恼不已的伊藤博文到了接待站后,立即被等候在那里的迎接部队严密的保护起来,从李至那里直接派出的一个警卫连将伊藤博文夹在中间,快马向抚顺奔去。这样一来,那些隐蔽的跟随在周围的黑龙会忍者高手可就吃苦了,怎么跑甩火腿都赶不上骑马啊!只好被远远的拉在后面,由朱全看着。而朱全和他的那些突击队员经过两天的观察,早没了对那些忍者的神秘感,都觉得那些忍者跳来蹦去的像玩猴戏,要动手的话,那20来个忍者还不够200多突击队员塞牙缝,几分钟就能全部搞定。

赶到抚顺的伊藤博文首先和内田良平一起,与大岛花子在花子的驻地开了一次碰头会,了解前期的准备情况,等伊藤博文了解完情况后,对内田良平道:“花子小姐只要明天把我带到谈判地就可以了,剩下的问题,我和我的助手们会做好的。我知道你这次来还有其他的目的,自己去做吧,不过我先提醒你下,注意这个支那新军!这些天我一直感觉我们在他们的监视之中,他们也有高手,你要小心啊!”

内田良平点点头道:“哈依!外相阁下,我也感觉到了,那些神秘的人物非常的厉害,一直没有发现他们的行踪,我们的那些忍术高手也没有什么发现,但感觉到了他们的存在,我会小心的。”

伊藤博文也不再管内田良平的事,自己去房间考虑问题,为明天要开始的谈判做准备工作。内田良平则与花子关了门在房间内低声商议如何报复俄国人,内田良平咬牙切齿的道:“这些恶毒的俄国人,杀害了我们那么多的勇士,最可恨的是,居然还毒害了我们的总司令大山岩阁下!我来这里的目的,就是为了报仇,初步的想法是用我们的忍术高手去暗杀俄国方面军司令库维。”

大岛花子考虑下道:“会长阁下,估计很难办到,库维在严密的保护之中,我们的忍者很难悄无声息的潜伏到他的身边进行暗杀。这些忍者的暗器和刀都是近身武器,必须要接近到身边才有用。”

内田良平也恼火的说道:“一路过来的时候,我也在考虑这个问题,即使暗杀了库维,也只是和大山岩司令阁下复仇,还有奥保巩第二军的几万将士的仇怎么办?”

大岛花子苦着脸想半天道:“除非我们以牙还牙,在奉天也给俄国人来个同样的大爆炸!可是俄国人在奉天的防守非常严密,要想偷运几千公斤的炸药进去基本不可能!”

内田良平一拍大腿道:“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我们就这么干,你们不是在满洲有个江东复仇队吗?他们的作战能力非常的强悍,特别适合做这种偷袭和爆炸的事,像上次炸俄国人的运兵车!城门进不去,我们挖地道进奉天。”

大岛花子也赞同道:“哟西,这样就有希望了!赶紧找国内的地道专家过来,奉天附近的支那人都被迁移走了,很多村子都是空的,俄国人也不去巡逻,非常适合做这种隐秘的事。”

“那就这样决定了,花子,你先陪外相阁下开始谈判,然后找人联系那个江东复仇队,速度到奉天附近隐蔽待命,我这就去找国内的地道专家,再组织一些挖地道的人员,一定要在两个月内完成这件事,为我们死难的大和勇士复仇!”

伊藤博文在花子的带领下,第二天一大早就来到了设在彭岚办公室的谈判所在地,按照双方的约定,从正门进入后,一左一右的进入到园桌的两侧,双方落座后,李至的警卫连立即将房屋周围严密的保护起来,一个小队的特种部队战士则隐蔽在各处,侦察着附近的动静。

伊藤博文首先仔细的观察了下对面的李至,这个年轻人和普通的支那人一样,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眼神和容貌都并不显得特别精明,可就是这样一个普通的年轻人,居然在腐朽落后的满清创造了一个奇迹!他那普通的外貌下,究竟隐藏着怎样一颗精明和长于算计的心呢?一般来说,特别出众和精明的人都会在眼神和容貌上表露出来,显的英气不凡,可对面的这个人显然不是。

李至也稍微观察了下对面的伊藤博文这只老狐狸,从根本上来说,李至并不是对面的老狐狸的对手,不过穿越前就学会了耍赖和厚脸皮的李至打定决心,不管你说的天花乱坠,我就是抱定自己的目的不放,反正有本钱的是我,主动权在我这边。于是依然摆着人畜无害笑容的李至对伊藤博文道:“相必对面这位神采奕奕的长者就是贵国大名鼎鼎的伊藤博文外相了吧?真是幸会,看来我们两国之间源远流长的友好关系又将继续的深入发展,因为能看到外相阁下,足以说明贵国的诚意。”

伊藤博文听了李至冠冕堂皇的话,也不得不佩服这个年轻人的脸皮之厚,一点都不比自己差!居然把天大的谎话说的理直气壮、声情并茂!明明大家都是生死仇敌,现在为情势所迫才坐到一起,在这李至的口里简直就成了多年的亲戚朋友一样!可该下刀子的时候,大家都不会手软,就像倭寇十年前占旅顺、割台湾,现在的新军干掉黑木第一军一样!所以伊藤博文也笑道:“黄将军真会说话,真是真人不露相啊!你们中国有句俗话叫不叫的狗才咬人,看来并不准确!”

李至也笑着回答道:“确实不准确,贵国一直叫嚣个不停,十年前和现在,不正四处咬人吗?”

伊藤博文碰了个钉子,老脸都不红一下:“黄将军处处以发展两国源远流长的友好关系为己任,真令老夫感动。不过这似乎应该是国家考虑的问题,看来将军逐鹿中原、问鼎天下的雄心不小啊!看来我国还真需要从现在开始就发展与将军的外交,你说呢?”

“呵呵,承蒙外相阁下吉言,投资总是有风险的,高风险也会有高回报,阁下可以赌一下,说不定收获不小呢!”李至来个默认。

伊藤博文见李至一点都不在意暴露自己的雄心,看来是有了万全的准备,也有信心对抗满洲朝廷的干扰和打击。他自己也知道满清朝廷早就是风雨飘摇,随时都可能轰然倒塌,这些地方势力只不过不想担个犯上作乱的罪名,成为众矢之的,要不满清朝廷早垮台了。慈禧太后的旨意早就成了紫禁城内的命令,对外面的影响力已经低到微乎其微,那些地方督抚都挑选对自己有利的才执行,看来用满清朝廷是丝毫不能影响对面这个扮猪吃老虎的支那将军。

伊藤博文用两句话就试探出了对方的基本情况,也对谈判的过程有了打算,于是不再继续废话,对李至道:“将军真是爽快人,看来当今中国之局势,已在将军的运筹帷幄之中!那就让我们进入正题吧,这次我代表我国政府,以平等和友好的态度来与将军商量共同对付俄国的事。将军,你可以提出你的条件了。”

李至答道:“我方目前的情况阁下非常清楚,我们还没有到和俄国人必须翻脸的地步,我们和俄国还有一个共同声明在那摆着呢!阁下难道不觉得应该拿出你们的诚意,让我们考虑下是否值得投入吗?”

“八格!狡猾狡猾地!”伊藤博文在心里面暗骂下,脸上不动声色,对李至道:“黄将军难道没有感觉到迫在眉睫的危险吗?只要我们日本马上退出满洲,你们立即就会成为俄军的目标,而我们并没有退出,这难道还不够表达我们的诚意吗?”

“外相阁下,我们中国有句成语,叫骑虎难下!退出辽东半岛就等于承认你们的失败,你们准备怎么向背后的势力交代?你认为还有多少个十年让你们准备呢?即使有,外部的环境还和过去的十年一样吗?”

李至一席话说的日本方面几人哑口无言,要是能退出,倭寇还不马上开路散人?等李至和俄国人打个头破血流然后再来捡便宜,可现在明显的是只能让中国方面捡便宜!现在退一步就是万丈深渊,伊藤博文只好答道:“那好吧,既然将军坚持要我方先提出条件,我们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我们的条件就是,与阁下均分俄国在吉林和黑龙江的权益,我方得旅顺和到奉天的东清铁路,并取得俄国人同样的权益,黑龙江段的权益归阁下。这样,阁下应该满意了吧?”

“哈哈!”李至听了仰天大笑起来:“外相先生还真会慷他人之慨,这些东西本来就不在你们的手里,而我对期货不感兴趣。再说了,这些东西我可以直接从俄国人那里得到,用得着去拼命流血吗?先生真会说笑话,和阁下谈判真是愉快。”

对面的日本人听李至把伊藤博文的条件当成笑话,都怒形于色,恶狠狠的看着李至,这简直是对大日本帝国外相的侮辱!在外相的嘴里说出的条件,怎么能当成笑话?可眼光是不能杀人的,伊藤博文再也笑不出来,连装出个笑脸都为难的很,弄的脸上哭笑不得。只好沉声问道:“那么,就请黄将军提出你们的要求。”

李至依然用人畜无害的笑容看着对面的日本人:“外相先生,我想你们的时间非常紧张,继续浪费时间对大家都不好,所以我也就直接一点。这次谈判的条件,前提是所有在中国境内的东西,都天然的是我方的!你们不能用我们的东西来作为你们的筹码,你们的筹码应该在我方领土之外去寻找,我说的够清楚吗?”

伊藤博文听了,沉下脸道:“黄将军,你不觉得你太过分了吗?再说,刚才阁下也说了,你方领土内的很多东西不是一样不在你的手里面,你同样不能作为你的筹码。”

“是的,外相阁下,这就是我们的共同点,都在为并不在我们手里面的东西讨价还价!这就是我们坐在这里谈判的原因。而且,我觉得我方的要求一点都不过分,因为我们有能力,也有决心收回自己的权益。”

伊藤博文考虑下道:“黄将军是个明白人,也同样知道,之所以合作,那是因为双方都有好处!这次战争所争夺的东西就是俄国人现在占据的东西,都被你拿走了,我们能得到什么?我想我国那些正在为这些目标流血的勇士们同样希望知道答案,你难道认为我们跨海过来,是为阁下提供无私援助的吗?这同样是我方谈判的前提。”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