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对恶意取款被判无期一案的个人观点

乌霆歼 收藏 0 62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开门见山的说,个人认为本案的定罪量刑并无不妥之处。现在的网络媒体对此案的议论很多,很多人认为此人无罪,法院错误。这些人,要么真的是法盲,要么是借机发发牢骚跟风起哄,要么就是别有用心在煽风了。应该是前两种情况居多吧。

此人的行为构成盗窃罪无疑。根据我国刑法的规定,“盗窃罪”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秘密窃取数额较大的公私财物或多次窃取公私财物、数额较大的行为。行为人的行为特征,一是必须有非法占有的目的,二是要采用秘密窃取的方式取得财物。本案中的行为人,在取款时发现取款机出现故障,即故意的、多次的利用这一故障进行取款并据为己有,具备非法占有公私财物的目的;同时,行为人冒充普通取款客户在故障取款机上操作取款,欺骗周围公众,使周围人以为他是普通的取款者,即已经采取了“秘密窃取”的方式获取不属于自己的财物。(这可能涉及刑法学理论中的一个争议问题,即“公开盗窃”。根据我国刑法学的理论通说观点,“公开盗窃”也能构成盗窃罪,即只要实施盗窃的行为人自认为自己是在“秘密窃取”财物即可。例如,某人在酒店中趁他人醉酒熟睡时偷窃该醉酒者的钱包手机等财物,即使该盗窃行为已经被周围的食客和服务员看见,但只要行为人自认为别人没有看见,自己是在“秘密窃取”即可,同样能构成盗窃罪。)同时,行为人故意的、多次的利用取款机的故障取款,多次实施盗窃行为,并将窃得的赃款大肆挥霍,主观恶性很大。

有些人提出此人的行为属于“不当得利”,不是犯罪,这种观点是不成立的。结合本案的实际情况,如果行为人第一次在该取款机上进行取款操作时,即发现取款机有故障,得到了不属于自己的现金财物,他便立即停止了进一步的取款操作,这时,行为人取得财物的行为即属于民法意义上的“不当得利”,不是刑法意义上的犯罪,行为人只要将取得的现金及时返还给银行即可,无需承担任何责任。但在本案中,行为人发现取款机有故障后,即故意的、多次的利用取款机的故障秘密取得不属于自己所有的大量现金,并且非法据为己有进行挥霍,没有返还,其行为性质已经发生了变化,成为刑法意义上的盗窃行为。

综上所述,本案在定罪方面是正确的。在量刑方面,根据我国刑法的规定,在一般情况下,盗窃罪的量刑不会超过10年有期徒刑。但如果行为人存在着如下的盗窃行为(即加重量刑情节),则可能判处10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甚至死刑,即:一,盗窃金融机构,数额特别巨大;二,盗窃国家珍贵文物,情节严重。根据最高人民法院的有关司法解释,“盗窃金融机构”指盗窃金融机构的经营资金、客户资金和有价证券等。盗窃银行的运钞车或在自动取款机上进行盗窃的,也属于“盗窃金融机构”。因此,本案中行为人的行为属于“盗窃金融机构”无疑,属于刑法规定的加重量刑情节。同时,本案中行为人的盗窃总金额达到17.5万元人民币,已经达到了最高人民法院规定的“数额特别巨大”的判断标准,完全可以判处其10年以上有期徒刑以及无期徒刑的刑罚。因此,综上所述,判处行为人无期徒刑并无不妥。

因此,法院部门对本案中的行为人的定罪量刑并无不当。虽然南京的彭宇一案尚有许多复杂问题的确值得商榷,但本案的处理与定罪量刑工作并无任何不妥。从社会公众对本案判决的反应以及网上的诸多留言,可以发现如下两点社会现象:一是社会公众法律知识的普遍缺乏,不能从法律角度对事实进行分析判断;二是公众对社会现实的普遍不满情绪日益积累。在这种大风气下,许多社会公众已经很难对国家司法机关的工作进行客观而冷静的观察。可以这么说,许多民众已经失去了对国家机关的信任感。前一种现象,还可以通过普法教育等方式予以改变,但后一种现象,个中原因极为复杂,牵扯的东西很多,已经不是单纯的法律手段或专业的法学知识所能改变了~~~~和谐社会啊,任重道远,但愿我国能早日建成富强、民主、文明的社会主义法治国家。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