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梦回故里----回忆童年

袁狼 收藏 21 42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人近中年,生活,工作变得随遇而安,多了一份宁静,少了一份浮燥。心情变得开朗起来,时不时地回忆起过去曾经的点点滴滴,于是增添了不少难以割舍的缠绵,魂牵梦绕地伴随着我,让我时时有一种触景生情的感动。我们这个年龄段的人的童年物质是匮乏的,但精神世界却是丰富的。同样的童年,不一样的精彩。


我的家是在一条老街边的院落里,据说解放前是一个地主的酱园子,解放后地主被人民政府镇压了,他家的园子被充了公,只留了极少数的房子居住,绝大部分圈成了机关部队的家属营房。我们院子里住了十几户人家,每家都有两,三个孩子,年龄相差不太大,所以一到放学或者节假日,我们会在一起玩耍。那个时候的条件不象现在孩子,条件这么优越,但我我们照样能玩出精彩,玩出兴趣来。

暑假里,我们会跑到不远处的运河边,我们年龄小的就卷起裤角,在浅浅的河滩上寻找迷了路的小螃蟹和在浅水区觅食的小鱼,小虾。年龄大一点的就脱光了衣服,只穿一件裤衩,在古运河里象鱼一样游来游去,南来北往的运输船上是他们休息的最佳去处,运气好的时候,能够看见运载了满满的甘蔗的运输船从里下河地区缓缓驶来,于是那甜甜的甘蔗就成了他们袭击的目标。获得战利品后的快感能够带来很多天的愉悦。


在没有运输船只驶过来的时候。大男孩会爬上高高的桥头,站在河中间的桥墩上纵身跳下,动作的完成几乎没有一点艺术感,但还是让我们在桥下望风,戏耍的小男孩目瞪口呆,羡慕不已。


我们喜欢几个人跑到郊外的槡树林里,爬上高高的槡树,采摘紫色的槡槮吃,每次都一个个嘴上,脸上乌紫乌紫的,才尽兴而归。

也许我们都是军人之后,生来就有了一股勇敢,冒险的天份,我们喜欢玩最危险的游戏。记得小的时候天气比现在冷了很多,一场雨雪过后,一片冰天雪地,冰凌会在屋沿下挂得很长,晶莹透亮,煞是好看,于是大家就争先去瓣,然后当成刺刀或冰棒,玩得很开心。平房屋沿下的冰凌慢慢被我们清除干净了,然而在我家前面一幢二楼房沿下的冰凌挂得那么长那么粗,大家就一个个眼热起来,但那么高的地方怎么能够得着呢?


于是,有人想了个主意,从二楼的一个长廊的天窗爬上房顶,然后大家几个人手拉着手让最胆大身体最轻的一个去拿那个最大的冰凌,而年龄最大的身体最重的负责趴在房脊上用一只手死死固定在房顶的天窗上。另一只手就拽住其他人,所有人的安全全部维系在这个固定身体的大男孩身上,一旦他的那只手把握不住,那么冰滑的楼顶将是葬送大家的地方。然而由谁担当去拽拿块冰凌的人呢?


我是院子里年龄最小的孩子,平时大男孩都不太喜欢和我一起玩,那次我很积极地要求去拽那个兵凌,其实每天那个冰凌正对着我家的大门,我已经眼谗了很久了。我的主动请命,顿时让所有的大男孩刮目相看。他们很快同意了我的请求。于是一个由五人组成的取冰队成立了。大家按预先排好的队列顺序爬上屋脊,我是第一个爬上去的,我走刚刚爬上人字型屋顶,脚下是一片渐渐融化经一夜的寒风又凝固成了冰的光滑瓦面。头顶上的天空蓝蓝的,我家的房顶就在我眼皮底下,门前的高大的泡桐树象小灌木一样显得那么的矮小。


我还是第一次爬上这么高的房顶,况且脚下是坚滑的冰面。我顺着房脊让开道,让后面的孩子一个个爬上来,然后大家搀起手,我紧紧抓住同伴的手时,发现他的手微微在抖,我的心里有了放弃的念头,但强烈的自尊心迫使我继续下去,我小心翼翼地,一步一步挪到房顶的边缘上,我看见了下面的物体全部变得很小很小,我趴下身子,费尽力气,才把那块大的冰凌拽下来,我们所有人高兴地欢呼起来,由于长时间地握住住冰凌。冻僵的手几近麻木,重重的冰凌在我的手上滑了一下。落在房顶上,我下意识地弯腰去拿,但另外一只手却被同伴死死地拽着,巨大的冰凌顺着房顶滑落下去,我感到万分的沮丧,当我顺着冰凌下滑的方向看楼下的时候,几个家长都站在下面,其中有我的父亲,他们的神情是从未有过的严肃,一个也不讲话,直到我们爬了下来,回到地面,一个个被揪着耳朵拎回家去,紧接着家家传来鬼哭狼嚎地尖叫声,求饶声。父亲在对我教育后才说出不敢叫我们的真相。


我们最大的游戏乐园是部队机关大院,我们在大人们休息的时候闯进去,门口站岗的士兵拿我们没辙,知道我们都是部队干部子弟,只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我们在机关大院里到处穿行,寻觅着自己的宝贝,什么香烟盒,火柴皮都是我们争抢的宝贝,运气好的能够找到子弹壳,那金灿灿的黄铜,在我们的眼里就象金子一样宝贝。记得当时机关大院里有个直属连的一排战士驻扎在里面,他们每天在操场上训练,我们都会认真地看他们操练,有的时候学他们打军体拳。他们练投弹练习是我们最开心的事情。每次他们训练结束,地上都会有很多的教练手榴弹,我们偷偷地捡起来,在战士们休息的时候,是我们模仿战争电影的时候,我们象一名真正的战士一样把一颗颗手榴弹扔出去,嘴里发出爆炸的声音。地下的军事防空洞成了我们捉迷藏的好去处,里面纵横交错的工事把我们搞得眼花缭乱。有一次,不知道是谁在上面把电闸给拉了,顿时下面一片漆黑。大家摸了很长时间才摸到出口,当大家爬出洞口的时候,一个个脸上身上全是青一块紫一块的了。。。


在机关大院里,我们最喜欢一个副司令了,他是一个善良的老者,他从来没有大声训斥过我们。有一次在部队的澡堂里,我看见他的身上有一个一个大大小小的凹塘,我悄悄地问父亲,父亲说他在战争年代是一个战斗英雄,他的身上的凹塘是战争留给他的伤疤,至今他的身上还残留着未取出的弹片,我对他顿时肃然起敬起来。


后来这位副司令伯伯,知道我们喜欢玩,暑假特地把我们所有家属院的孩子召集起来,专门让部队的一个连长教我们练习射击,我们爬在绿茵茵的草地上,拿着半自动步枪瞄着,并扣动板机。记得当时我年纪还小,始终枪栓拉不动,总是让大点的男孩子帮我拉枪栓。那个时候别提多开心了。


有一次,两个大一点的男孩子把枪刺插上,练起拼刺刀,正玩的开心,突然听见一声大喝,副司令匆忙跑过来,把教我们的连长大骂一顿,我从来没有看见老人这么凶过,然后把我们叫到跟前很严肃地说:“枪口和枪上的刺刀是对准敌人的,永远不能对着自己的亲人和朋友!”我们听了都感到内疚。在暑假快要结束的时候,部队拉我们这帮小P孩子到郊外的靶场进行了实弹演习,每个人打了五发子弹,至今我家里还保存着那五个空弹壳。这些也是我后来爱上部队,梦想做个军人,坚决要求参军入伍的理由吧。


我们为生活在军人家庭而自豪,我们那帮孩子中大多数人的理想是做一名军人。慢慢地,我们这帮小伙伴们都已经长大了,快要参加工作了。基本上大家都不约而同地选择了两条路,一个是考大学,一个是当兵。绝大部分孩子都在这两条路上找到了人生的坐标,也许这就是当时我们这批军人后代的一点缩影吧。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