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先锋 第二十七章重回敌后 第三节神枪

ddtt 收藏 5 10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604/][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604/[/size][/URL] [内容简介] 三支三八小马枪交到三个老兵手里,他们都是骑兵出身,给他们三八大盖反倒用着不习惯,这小枪倒正合适,张顺和钱瑞在张学义的左右两边,三个人把子弹顶上膛了张顺说:“距离五百多米,这的风不大可以忽略不计。” 钱瑞之看了张学义一眼,人眼睛可是会说话的,钱瑞不经意的一看包含着许多意思,他是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604.html


三支三八小马枪交到三个老兵手里,他们都是骑兵出身,给他们三八大盖反倒用着不习惯,这小枪倒正合适,张顺和钱瑞在张学义的左右两边,三个人把子弹顶上膛了张顺说:“距离五百多米,这的风不大可以忽略不计。”

钱瑞之看了张学义一眼,人眼睛可是会说话的,钱瑞不经意的一看包含着许多意思,他是想告诉兄弟,这一仗只能打好不能打砸了,他们三位已经不是少将就是上将,都是隔着窗户吹喇叭名声再外的人物,人们议论的时候把他们神化了,而且是越传越神,一旦失手把老脸都丢光了,现在观战的是四少爷张学思和张学义的儿子张冲,丢不起人呀。

三八式马枪瞄准日军的沙包掩体,一个坐在机枪旁边抽烟的机枪手进入张学义的视线,张顺和钱瑞也都减慢呼吸瞄准机枪阵地里的其他俩鬼子。

等了好一阵张冲忽然问:“为什么不打。”

“打。”张学义说完三支小马枪一起开火,三发子弹画着漂亮的弧线飞向鬼子面门,三个鬼子随着枪声倒下,其他鬼子听到枪声脸上都带着愤怒,只有一两个带着惊恐,鬼子站在掩体里上半身露出来,四处张望着,举望远镜的鬼子身边那名鬼子指着子弹飞来的方向,似乎他们知道那里有敌人。

“自由开火。”张学义拉枪栓顶上一发子弹继续开火,他的枪法都可以参加奥运会,可惜他只能杀人,子弹接二连三的命中路边的检查站,负责指挥的军曹胸部被子弹贯穿,倒在地上嘴里喷血胸口冒血,协助指挥的曹长被子弹打进嘴里又从后脑飞出,机枪组的几个鬼子谁都没打开机枪的保险就死在机枪旁边,十五个鬼子倒在地上,张顺、钱瑞、张学义只打完枪里的一排子弹。三八枪交还给八路军战士,张学义左手拿着大眼儿撸子第一个飞跑出树林去寻找鬼子的武器。

“真是神枪无敌呀。”张学思在八路军里见过无数的战斗,没有那一次比这一次更值得看,居然真的做到游击队之歌的歌词里说的那样,每一发子弹消灭一个敌人,这是特等射手。

鬼子的检查站里武器物资不少,一挺七成新的九六式机枪,一个八九式掷弹筒,弹药一大堆,步枪六支手枪两支,这下给八路军增加了不少武器,张学思背上缴获的三八枪,腰带上又多了支手枪,张冲也有了自己的步枪,张学义自己提着机枪,满意的从鬼子身上在摘下弹匣包,另外鬼子的水壶和饭盒也都归了他们,这路上不用吃黑豆、豆饼和高粱饭了,鬼子的阵地里有大米,饭盒里有饭团,还有简单的菜和数量不多的罐头。

所有人身上的干粮袋里都塞满了东西,大家吃着日式饭团都抱怨说:“好好的白米饭干嘛做成这样吃”, 张学义也管不了好吃不好吃,总比去游击区的堡垒户家里吃黑豆饭强的多,他先往嘴里塞了一个饭团,然后把鬼子的手榴弹也都挂在自己的腰带上。

“爹,你真行,真厉害,一发子弹也没浪费。”张冲吃着白米饭团直夸父亲,钱瑞把脸拉下来,装起大伯来,“这还用你小子说,我和你爹还有你叔那次不是这样,没三两下子我们连长城抗战都熬不倒,吃饱了准备赶路。”

几枪打的准换来了全套的单兵装备,张学义有了水壶饭盒,路上吃饭也方便的多,他多背了一支步枪提着九六机枪就顺着路往前走。

张学思说:“哥,你这两下真不白给,你出道早练了一身好功夫,怪不的蒋先生不放你走呢,他们那边人都叠在一起也没你本事大。”

“你啥时候学会这一套了,我现在不想这些,我就想问你走路累不累,你可是八路军里的大干部,估计平时就守着电台和电话对着地图和油灯吧?”张学义背着满身的武器弹药走的两条腿像灌铅一样,他真希望有马骑。

“当然累了,有什么办法?”


一路上没见到鬼子,大家唠着嗑走出去好几里地,忽然就听远处有马蹄声,张学义一听就明白不是几匹马而是一群,应该是骑兵里的侦察部队,他们也不赶路就是骑马往前走。

八路军战士不用指挥就各自找地方隐蔽起来,子弹上膛瞄准了道路上的人影,张学义小声说:“真是想什么有什么,太好了,一会别扔手榴弹,我要这些马。”

“知道了,一会大家一起打骑马的人。”张学思补充完张学义又说:“大哥,顺子,他们打完第一发子弹我们就冲,丢下长枪拿手枪干掉他们,先弄几匹马。”

“明白。”

张学义目测了一下距离,鬼子越来越近到了一百米的时候他命令,“立即开火,掩护我们冲过去。”他端着三八大盖打出第一发子弹,子弹击穿为首的日本军官,子弹从鬼子的脖子穿了过去,领头的鬼子是个大尉,是个骑兵中队长,死去的鬼子一头栽了下来,其他鬼子纷纷中枪落马,十几匹马立即失去了主人,受过训练的马没有四处跑掉,张学义一个箭步冲上去手里双枪齐发,五六个准备逃跑的鬼子骑兵背后挨了大眼撸子射出的子弹,张学思也带着一个班的战士冲到路上拉住战马的缰绳。

“又有战马了。”张顺拉住战马立即从死去的鬼子军官身上摸东西,什么钞票、怀表、手枪指挥刀他一件也不要,全送给八路军,他只需要一匹战马节省体力,他在马上时候打枪的精确度也更准。

“老四,有马骑怎么样,可以快点赶路了吧?”张学义脖子上挂着机枪,手抓着缰绳这就要走路,张学思说:“可不能顺大路走,附近肯定有更多的鬼子,我们还是晚上行动安全,路上的马蹄印会暴露我们的行踪。”

“把鬼子尸体藏好就行,没人知道我们打死这些人,处理完我们就安全多了。”张学义自己骑马转了几圈,跟马熟悉了以后他下马亲自用刺刀挖土然后掩埋鬼子的尸体,但这不是出于人道,而是移尸体灭迹。

他们这支小队人有了马以后一天的行军路程可比靠两只脚强的多,战马一撒开蹄子几十里地就跑出去,没过几天他们就来到河南西部的国军防区内。


张学义翻身下马把步枪挂在马上,只带随身的手枪,其他的东西全留给八路军,不过饭盒水壶他自己留着,这可是吃饭的家伙,联络员早架起电台跟附近的国军联系上,国军部队相当重视,一群军官骑着马带着卫队亲自来迎接。

一个上校见了张学义点头哈腰十分客气,他来以前手下告诉他要来个大爷,千万别得罪了,这位爷是委员长的亲戚,那能得罪的起呢,上校军官跳下马来敬礼之后才说:“恭候张将军带来。”

张学义问迎接他的国军,“你们认识后边骑马的那位不,那是少帅的四弟,也是我的兄弟,我们大老远的来人家路上一路保护怎么也要招待一下吧?”

“接风宴我们都准备好了,里边请。”

张学义也不客气,拉着马叫过来张学思,众人一起走进国军的防区,团部就在一座废弃的庙内,团长的厨子们早做好了酒席,现在来的人比较多厨子们正忙着加菜呢。

分宾主落座以后张学义拿起酒杯看看,“怎么杯这么小,难道是跟鬼子大仗的时候把碗全丢了不成?”张学义刚一问,团长立即喊,“换大碗。”

酒碗倒满酒之后张学义说:“这一路折腾,真把我累死了,自从回来还没好好喝过一顿酒呢,你们自己招呼,都是自己人我就不客气了。”他说完端起碗大口喝酒大块吃肉,美国的战地口粮再好也没中国的酒席好,张学义放开肚皮可劲的吃。

张学思吃的不多,他想早点回自己的部队,一大堆事儿还等着他来做呢,他吃了几口就跟自己的兄弟告辞,“哥,我要走了,回去还一大堆事儿呢。”

“好吧,我不留你,咱们都各回各位继续打小鬼子吧。”张学义把他送出国军的团部,看着一群八路军消失在视线之中他才从新回去喝酒。

儿子跟着八路军回冀中打鬼子去了,如果儿子能一直好好的不出危险多好,就怕他逞能把自己给害了,张学义心烦意乱的回到酒桌旁边,钱瑞问:“四少爷走了?”

“走了。”

钱瑞说:“他长可没少帅漂亮呀。”

“他可是最聪明的一个。”张顺喝着酒插了一句,张学义叹着气说:“他去了一个好地方,前途无量,我等那比得了呢,咱们还不是要回前线玩命,不玩命功名富贵从那来呢?”

进入国军防区以后张学义行进的速度减慢了许多,每到一地酒肉招待是少不了的,不吝惜本钱巴结张学义的大有人在,不少师长军长摆酒席的时候把自己的小老婆都叫出来陪酒,张学义心说话这群人为了升官恨不能把他们的妻妾送我几个,可惜自己家里太多了放不下,不过这些货色不要也没什么。

一路上有人招待有人奉承,张学义这一路走的比较轻松,过了不久他就又回到了重庆,他躲回家里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