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时中场正在胶着,但跑着跑着中国队员就不见了两个,澳大利亚后卫还纳闷时,就见中国前锋土行孙一样从禁区内钻出来,拔脚怒射得分





鹏语录:




管它“高俅运动”还是“高球运动”




我们不仅祭出了“高原战术”




还悄悄动用了“高尔夫战术”




这已经就是“双高战术”




我“恐高”,有时候深夜昏昏沉沉听到电视里的解说员说着“高球运动”什么的,还以为说的是“高俅运动”呢,后来知道这和足球毫不靠谱,但用那句“没有什么不可能”的广告词,现在,足球运动和高球运动还真在中国靠了点谱。



还有两个多月就在昆明打澳大利亚时,足协的人们惊讶地发现:迎接世界杯预选赛的拓东体育场,还是一个高尔夫球练习场,那场地很高尔夫,草皮很软,还挖了十几个大洞,穿着软底鞋的球童们轻声细语在场里走着,伺候好了就会得点小费,为了方便富人们练习开球,某一侧看台被拆除后改成了发球平台……


我一点都不惊讶,在皇马来过以及红塔撤退后,号称世界最先进的红塔足球基地也长出了蘑菇,每逢周末或黄金周,机关里的老头老太太们就一群一群开拔过来搞联谊活动,拨河、打保龄、唱卡拉OK,顺手拔两根蘑菇炖汤喝……一片让人感怀的夕阳红派对。


管它“高俅运动”还是“高球运动”,我不觉得拓东体育场改成了高尔夫练习场有什么不对,都说中国足球不吸引眼球了,现在我们用高尔夫球场进行足球世界杯预选赛,甚至可以引起吉尼斯纪录总部的浓厚兴趣,这也表示了中国足协科学的发展思路,我们不仅祭出了“高原战术”,还悄悄动用了“高尔夫战术”,这已经就是“双高战术”。


过去中国队很多次输球是因为“大叶草”,这次不用了,高尔夫的草是所有运动里最细腻的,而且可以想像,维杜卡呼嗤呼嗤跑着的时候会不小心踩在一个洞里,他没打出落叶球,自己却成了“小鸟球”,最好我们还可以把高尔夫球洞挖深挖大,最后搞成“地道战”,“家家有地道,户户通村口”,当时中场正在胶着,但跑着跑着中国队员就不见了两个,澳大利亚后卫还纳闷时,就见中国前锋土行孙一样从禁区内钻出来,拔脚怒射得分。


我查了国际足联的规则,这不算犯规。


上半年八一队本来想把拓东定为中甲的主场,可看看场地全是大洞小洞就撤了,看来中国足球健儿比八一队还勇敢,这也表明中国足球队军训的成果,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假瓦尔特比真瓦尔特还瓦尔特。


在迅速适应备战突发情况方面,中国球员的能力是超赞的,过去我们去客场时发现带的球衣颜色不是竞赛部门通知的,可以迅速用彩色笔涂抹过来,踢着踢着很像绿毛怪;有一次到了赛场才发现按规定应穿短袖比赛服,领队二话没说找来把剪子就齐刷刷把长袖剪成了短袖,老外却不断夸这很新潮。当然也有失算的时候,那次朱指导带国家队去欧洲拉练正好碰上大雪天后,虽然朱指导反复申请,可足协愣没准备好长钉鞋,最后只能打冰球了,当然比分也很冰球。


有人批评这反应中国足协备战工作不专业,可我认为这就是新年到来后中国足协的新气象,为了世界杯预选赛出线,我们有“高原”优势,有“高尔夫”战术,谢主席还准备发出“高奖金”以刺激国脚,这就不止“双高”直奔“三高”了,最近足协赞助吃紧,是不是找来“高乐高”,每个队员上场前发一瓶,还可以让高晓松写首歌,不能用那首不祥的《回家》,就用《杀了她喂猪》吧,“吃馒头我拉花卷赚了”……这几天,中国足协又开始召集队员向国旗宣誓,高喊革命口号,都剃了平头,真有点“吃馒头拉花卷”的意思。


只是刚刚,中国队领队蔚少辉说马上要重新铺上草皮把高尔夫球场改回足球场,他甚至举出04年中国队在呼和浩特热身赛时也是在15天前重新铺了草皮,在感叹中国足协从04年开始办事效率就奇高的同时,我对此很可惜,因为这不仅让我们失去了一种强有力的制敌武器,而且也让发源自中国的高俅运动和发源自苏格兰的高球运动之间,少了一层名正言顺的表亲关系。


高俅先生正是北宋年间的足协主席呢,向中国足协有史可查的最早一代掌门人致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