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在潍坊的女将军--陈少敏

于跃 收藏 3 3055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陈少敏,原名孙肇修,1902年生于寿光市范于村。她1927年投身革命事业,经历了血与火的考验,在党内享有很高的威望,是一位长期主持一个地区全面工作并直接领导武装斗争的杰出的女领导干部。她极富传奇色彩的一生,处处表现出其高贵的品质和对革命事业的无限忠诚。


初露锋芒


孙肇修从小受父亲孙万庆(同盟会员,参加过辛亥革命)的影响,性情刚烈,敢于向封建礼教和恶势力挑战。当时,农村妇女缠足之风盛行,而孙肇修率先留大脚,对别人“大脚妮”、“孙大脚”一类的冷嘲热讽置若罔闻,一心走妇女解放的道路。


1927年2月,孙肇修考入了美国人创办的教会女子学校——潍县文美中学。美籍校长李恩惠思想反动,严格限制学生读报、通信等正当权利,引起学生不满。中共文美中学支部在中共潍县县委书记庄龙甲的领导下,提出“读报自由、出入自由、通信自由、集会自由”等口号,酝酿罢课斗争。反动教师刘克清向校方告密,李恩惠开除了党支部负责人董汝勤、牟秀珍等同学的学籍。当时,孙肇修已是共青团员、学生运动的骨干。她便带领同学,不顾校长的恫吓,冲进刘克清的宿舍,将她痛打一顿,并把她的衣服、被褥扔出门外,倒上粪水。此后,她挑头成立了罢课指挥部和纠察队,宣布罢课。在这场斗争中,孙肇修经受了锻炼,初步显示了出众的组织才能和大无畏的英雄气慨。


痛失亲人


1929年冬,孙肇修改名陈少敏,中共山东省委派她到青岛工作。1930年6月与省委书记任国桢俩结为夫妻。


8月20日是“全国苏维埃运动日”。这一天,中共青岛市委根据省委指示,决定派党员在工厂区组织“飞行集会”。在大英烟草公司附近,陈少敏和战友们向工人散发革命传单,并发表了演说。“飞行集会”之后,不少同志被捕,任国桢和陈少敏也被敌人通缉。鉴于当时情况,中央指示与任国桢一起调中共中央北方局工作。


同年12月,他们到达北方局所在地天津,任国桢被任命为中共北平市委书记。陈少敏随丈夫来到北平。这时,陈少敏已怀有身孕,生活却因没有固定收入而极度困难,靠在街头巷尾给人洗补衣服、打零工度日,有时为了吃饭只好当掉衣物,但夫妻二人仍积极为党工作。1931年,中央派任国桢赴太原任河北省委驻山西特派员,陈少敏因刚生孩子没有随同前往。10月18日,任国桢刚到太原,便因叛徒出卖而被捕,于11月21日惨遭杀害。党组织担心陈少敏经受不了,暂时没告诉她实情。1932年春节,陈少敏为了便于工作,把刚满8个月的女儿送回寿光老家,交母亲带养。直到10月份,陈少敏才知道丈夫已经牺牲。更残酷的是此后没几天她又收到母亲的来信,获悉不到1岁半的女儿因患麻疹夭折。陈少敏接连遭受失去亲人的沉重打击,内心极度悲痛。但她没有沉溺于悲痛之中,又英勇地投入了战斗。


威震中原


1937年初,陈少敏调延安中央党校学习。同年11月,赴任中共中央东南分局妇女部长。1938年秋,调任河南中共洛阳特委书记,不久调任中共河南省委组织部部长。


1939年6月,中共鄂中区党委成立,陈少敏担任书记。之后,她与李先念一起主持了鄂中和豫南地区抗日武装的整编,建立了新四军豫鄂独立游击支队,她和李先念分别担任政委和司令员。为了巩固鄂中抗日根据地,陈少敏和李先念首先指挥部队消灭了汉奸李又唐的8个大队近3000人,随后又组织了新街战斗,一举歼灭日军100多人。从此,陈少敏和李先念名声大振,日军和汉奸再不敢轻举妄动了。


同年10月,中共鄂豫边区党委成立,陈少敏任代理书记,主持党委的全面工作。同年底,她亲自带领部队在双河车站附近伏击日军巡逻列车,全歼车上100多名日军。1940年初,反击国民党顽固派鲍刚所部,取得彻底胜利。同年春,李先念率主力东进鄂东,反击国民党顽军程汝怀部,陈少敏主持鄂中党、政、军全面工作。几个月的时间,她走遍了鄂中十几个县,成功地领导了“三三制”民主政权建设,并与国民党第五战区豫鄂边区游击独立第一支队司令戴焕章建立了统战关系,大大减轻了鄂中抗日根据地的军事压力。鄂东反顽作战取得胜利后,陈少敏立即把工作重点放到鄂东,一边发动群众建党建政,一边大力开展统战工作。在陈少敏和李先念领导下,鄂豫边区抗日根据地从开辟到发展的6年时间里,共经历大小战斗1000多次,消灭敌人5万余人,抗击了周围15万日军和8万多伪军的进攻,从日军铁蹄下解放出59个县1300多万人口,建立了38个县的抗日民主政权。从此,陈少敏名扬中原。


几十年后,在“文化大革命”前夕,日本军人战犯访华团来到北京,非要看看陈少敏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中央安排陈少敏接见了他们。代表团成员一见便说:“原来如此,是一位普普通通的老太太,敬佩!敬佩!”


以身作则


解放战争时期,陈少敏随中原解放军转战鄂中、陕南、大别山等地。1948年初,她心脏病突发,被迫到华北后方医院治治疗。病情好转后,于1948年秋来到中共华东中央局驻地——山东省临朐县闵家庄村休养。


仲秋的一天,陈少敏回到了阔别18年的老家——寿光范于村,看望日夜思念的老母亲。中共寿光县委得到消息后,立即派胡营区长陈磊带一个连的部队为陈少敏警卫。陈少敏十分严肃地对陈磊说:“快把队伍带回去!我是来探亲的,不能兴师动众!”见陈磊解释,她便说:“好,你们不走,我走!现在我就离开寿光县境!”说罢扭头就走。陈磊只好命令部队回去。陈少敏回过头来对陈磊说:“作为领导干部应该记住,要把自己看成是人民的勤务员;谁要把自己看得不凡,超人一等,那很快就会被人民抛弃。”


中午,陈磊准备了一桌丰盛的酒席,想好好招待陈少敏,谁知陈少敏一见酒菜就变了脸,问酒莱钱是从哪里开支的,然后对大家说:“现在刚刚解放,群众还吃糠咽莱,咱能吃下这大鱼大肉?”她指着饭桌说:“这酒菜钱我付,把它送到烈军属家去。”大家见拗不过她,只好陪她吃了一顿家常饭。饭后,陈少敏写了8个大字:“宁公而贫,不私而富”。


陈少敏到家没几天,母亲因病重去世,陈少敏从简办理了丧事。


临走时,县委和区委负责人问她有什么指示,她语重心长地说:“官僚之下无民主,强权之下无幸福。我们当了权,千万别忘记群众利益第一!”


大局为重


1948年秋,时任中原局组织部长、中央候补委员的陈少敏奉令调华东局,并准备让他担任山东省委的领导工作。当时,陈少敏同志刚从河北邢台医院回来不久,身体尚未完全恢复健康。于是,她以革命大局为重,根据个人工作的特长,向组织提出了工作安排意见。1949年4月20日,陈少敏同志在给党中央、毛主席的信中写道:“我的工作在哪个地方,和谁在一起,都无意见。我本着不讲个人得失的原则,和谁一起工作都可以。......我没有耐性,作不了专门的妇女工作......,我粗心,对干部的方法太简单、太直爽,对落后的一点出不能让步,对人的歪风爱批评,所以,我作不了组织工作......我的毛病你们是知道的,最好分配我去作工人工作或农民工作,从一个工厂或一个生产合作社做起,一气儿做上三年、五年,搞出一套群众工作经验出来。......”根据她的要求,5月24日,周恩来同志代表党中央给陈少敏同志复信,“同意你做工会工作,地点先由你提出,我们再斟酌一下,即可决定。”并嘱咐好好养病休息。


陈少敏同志接到党中央的信,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不顾个人体弱多病,于6月12日出发到全国总工会报到,然后她即出发到纺织工业集中的青岛,组织恢复生产,建立工会并以中央特派员的身份协助青岛市委工作。


陈少敏同志在选择个人工作方面,首先考虑的是党的事业和革命工作,她这种不为名,不为利,一心为人民,一心为革命的精神,值得我们每个共产党员、革命同志好好学习。


刚直不阿


建国后,陈少敏从事工会工作,任全国总工会副主席,是中共第八届中央委员。


1966年夏,一场浩劫——“文化大革命”开始了。8月5日,陈伯达在讲话中宣称刘少奇是“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总代表,陈少敏感到非常震惊,她公开说:“我不同意这种看法!”


康生、江青一伙得知她公开维护刘少奇,便派人把陈少敏关进“黑帮”楼,剥夺了她住院治病的权利。这时的陈少敏,骨瘦如柴,面色憔悴,但她钢铁般的骨气仍铮铮有声。不管造反派怎么逼她写揭发刘少奇“罪行”的材料,她总是那句话:“我认为刘少奇没有什么问题。”


1968年10月,党的八届十二中全会在北京召开。在31日的全体会议上,当大会宣布“永远开除刘少奇出党”的决定进行举手表决时,陈少敏没有举手。散会时,康生气势汹汹地找陈少敏质问:“开除刘少奇的党籍,你为什么不举手?”陈少敏正气凛然地答道:“这是我的权利!”


1969年10月,林彪借口“战备疏散”,将陈少敏遣送到河南省罗山农场劳动改造。出发时,她已病得很重,由别人抬上火车。由于乡村医疗和生活条件太差,她的心脏病、肾病先后复发,从此瘫痪了。直到1971年林彪垮台后,她才回到北京医院治疗。1977年12月14日,陈少敏这位为革命拼搏了50年的优秀共产主义战士与世长辞了,终年75岁。

2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