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耻中华!历史上与我军交战过的21国部队(一)

翻开中国近代史,每个中国人都有一种耻辱感。从1840年鸦片战争到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的109年间,英、美、法、俄、德、日、意、奥、葡萄牙、荷兰等大大小小几十个国家侵略过中国,签订了上百个变中国人民为奴隶的条约,乃至在我们民族的史册上留下了数不清的国耻铭记日。

翻开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历史,每个中国人都有一种自豪感。自从1927年8月1日,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人民解放军诞生之后的76年间,先后与世界21国部队沙场角逐,均以人民解放军的胜利而告终,在我们民族的史册上留下了光耀千秋的记载。

人民解放军在新中国创立前,曾先后与日军、英军兵戎相见;朝鲜战争,曾与美国、英国、法国、澳大利亚、荷兰、加拿大、菲律宾、土耳其、泰国、南非、希腊、比利时、卢森堡、哥伦比亚、埃塞俄比亚、新西兰组成的“联合国军”和韩国共17国部队,决一雌雄;60年代后,又与印军、美军、南越伪军、原苏军、越军交过手。

一部人民解放军与21国的交战史,就是一部人民军队的壮大史;一部中国人民的扬眉吐气史;一部中国民族洗雪百年耻辱的英雄史。

一、 美国军队——与我军三次交战损失惨重。

在人民解放军的历史上,我军先后与美军三次交战,而且都是在国外,第一次是朝鲜战争,第二次是越南战争,第三次是支援老挝抗美战争。

在中国历史上美国历来与中国人民为敌,1900年美军参加了八国联军侵略中国;1945年9月,美军入侵中国,配合国民党军队进攻解放区,制造“平安事件”;1948年,美军在北平强奸北京大学女大学生沈崇,制造“沈崇事件”;美国武装国民党军队在中国打内战,犯下的罪行更是罄竹难书。

朝鲜战争是美军与我军首次交锋。1950年6月25日爆发的朝鲜战争,历时3年零32天。美国三军大规模卷入了侵朝战争,它动用了陆军兵力的三分之一,战场兵力最多时达到302483人;海军兵力的二分之一,出动各种舰艇210艘,海军航空兵的作战飞机383架;空军兵力的五分之一,先后出动各种飞机数万架,战场上保持飞机最多时达1700多架。

美军动用其大量的精锐部队,有“开国元勋师”——骑兵第一师;“美利坚之剑”——陆战第一师;“滴漏器师”——美军第七师;“王牌飞行队”——航空兵第4联队等大量“王牌”。

美军使用了除原子弹以外的所有现代化武器,许多战役、战斗的炮火密度、战场兵力密度、空袭轰炸密度,都超过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水平。

但中国人民志愿军面对世界头号强敌,毫不示弱,英勇抗敌,使美军蒙受重大损失。整个朝鲜战争期间,美军损失兵力162708人,其中战死54246人,伤103284人,失踪、被俘5178人。其死亡人数占侵朝“联合国军”死亡总数的94.16%。联合国在纽约公报上公布的数字是美军伤亡14万多人,日平均伤亡数远远超过第二次世界大战。

一场以弱胜强的战争,在世界战争史上为中国人民志愿军留下了惊天动地的一笔。

我军与美军的第二次交锋是1965年8月1日至1968年3月的援越抗美战争。中国人民解放军在援越抗美战争中,先后派高炮部队分5批开赴越南轮战,连同配属援越工程支队的高炮支队,共有16个支队(师),辖63个大队(团)及部分独立营、高机连和勤务分队,共计15万余人。在越南与美军作战的3年多时间里,共对空作战2153次,击落美机1707架,击伤1608架,俘虏美军飞行员42名。与此同时,中国人民解放军派出铁道兵、工程兵部队10万余人,帮助越南抢修被美军炸毁的桥梁、铁路、公路、涵洞等。在援越抗美战争中,中国人民解放军付出了很大代价,4200多人负伤,1100名官兵壮烈牺牲,长眠在越南国土。美军在中越军队的打击下,终于以败军的身份撤出了越南。

我军与美军的第三次交锋是1969年3月至1978年的援老抗美战争。中国人民解放军援老抗美战争中,先后派炮兵第705大队和302、303、304支队开赴老挝,掩护我军赴老挝筑路部队防空作战。在4年多时间里,对空作战95次,击落飞机35架,击伤24架。与此同时,派出约11万工程、后勤地面警卫部队,帮助老挝完成筑路任务。在援老抗美战争中,中国人民解放军有269人献出了生命,其中210人安葬在老挝孟塞和班南舍烈士陵园中。

中国人民解放军3次出国作战,均以美军的惨重损失而告终。

二、日本军队——我军战胜的第一个外军强手。

在中国近代史上,日本侵略中国时间最长,占领领土面积最大,杀害中国人最多,然而它也是第一个被中国人民解放军战胜的外国军队。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日本继续实现它吞并中国的野心,1937年7月7日,在北平卢沟桥制造了“七七”事变,北平、天津相继沦陷,华北战局危急。八路军115师8月22日陕西省三原县云阳镇出征抗日;9月3日和30日,八路军120师和129师也分别奔赴抗日前线,拉开了我军与日军交战的序幕。

在8年抗日战争中,八路军闻名遐迩的成名仗有3个:

平型关战斗是八路军首次与日军大规模交锋,打出了中国人民的志气。

平型关战斗中,八路军115师的对手是号称“陆军之花”的日军第5师团21旅团。

第5师团是日军最精锐的机械化部队,组建于日俄战争时期,曾驻守日本广岛,因此也有“广岛师团”之称。第5师团的官兵均从广岛县招募,当时日本师团多以地区组建,如东京师团、熊本师团、九州师团、福冈师团等,日本军方认为这样可以乡土观念,达到亲密无间,增强战斗力。

1937年“卢沟桥”事变后,第5师团由广岛出发,经朝鲜釜山到达天津,随即向平绥路沿线地区发动进攻,铁蹄践踏察哈尔,攻蔚县、占广灵、取灵丘、霸涞源,......所向披靡无“敌手”,为大日本皇军立下了犬马之劳,号称“铁军”。

第5师团又有“板垣师团”之称。板垣征四郎当时任第5师团中将师团长,他是日本公认的名将,因在中国杀人如麻,“功”高于众,后来升迁为陆军大将、第7方面军司令官、侵华日军中国派遣军总参谋长。

“陆军之花”由“陆军名将”统领,使第5师团成为日军名副其实的“王牌军”。

1937年9月25日凌晨,天刚蒙蒙亮,第5师团第21旅团少将旅团长三浦敏事率领3个步兵大队,1个野炮大队护送辎重车队的大批辎重,大摇大摆地沿着灵丘向平型关公路西进,企图轻取平型关,尔后会同友邻南攻太原。这次21旅团出动的官兵共4000余人。

板垣师团在中国横扫千里,从未遇到敌手,自以为天下无敌,趾高气扬,面对平型关险境不以为然,两边山地连警戒都不派。

八路军115师的数千支乌黑的枪口,已经准备把这支骄横的日军“王牌”从平型关送进“鬼门关”。

平型关战斗是9月25日清晨打响的,而“口袋阵”早就布好了。

具体战斗部署是:343旅685、686团担任主攻;344旅687团到北面断敌退路,688团为师的预备队,并接应国民党军出击;独立团和骑兵营到灵五、津源、广灵一带阻敌援兵。平型关以北一线由阎锡山国民党军的8个团防守。

清晨7时,随着清脆的枪声,战斗打响了。

打头的685团,打尾的687团,担任主攻的686团,同时发起攻击。

顷刻间,机枪、步枪、手榴弹、山炮一齐怒吼,像山崩、像暴雨、像火焰,居高临下地向日军倾泻。

21旅团被这突如其来的袭击打蒙了、打傻了,损失惨重,溃不成军。

但板垣师团毕竟是日军“王牌”,很快在枪林弹雨中稳住了阵脚,他们以汽车、马车、山石、沟壑为依托,顽强抵抗,单车为战、单兵为战,苦战、死战,把“武士道”精神表现的淋漓尽致。

日军“王牌”顽强,八路军“王牌”英勇,针尖对麦芒,拼得天昏地暗,杀得你死我活。

在战斗中,旅团长三浦也不幸被子弹擦伤,大腿上的血渗透了裤裆,狼狈不堪。

日军该用的武器都用了,该用的兵力都用了,该用的战法都用了,该用的“武士道”精神也都用了,最后“陆军之花”黔驴技穷,只有死路一条了。

下午1时,战斗以中国“王牌”的胜利而结束。十里长沟,日军人仰马翻,尸体狼籍,燃烧的汽车,遗弃的武器,散落的文件,随风飘摆的作战地图,写有“武运长久”的军旗,......昔日大日本皇军的威风扫地,“陆军之花”成了“秋后残花”。

此仗,115师歼灭板垣师团21旅团1000余人,击毁日军汽车100余辆,大车200余辆,缴获摩托车、92式野炮、轻重机枪、步枪、战马等大批装备和物资。这是我军首次与日军交手,旗开得胜。

与日军“王牌”交锋,我军也付出巨大代价,200多名经过长征的民族精华血染平型关。

三浦旅团长等残兵败将由于国民党军畏敌如虎,未按计划出击,不战而逃,致使日军从国民党阵地逃走,成为平型关大战的遗憾。

平型关大捷,震惊中外;平型关大捷,八路军扬名天下;平型关大捷,打破了“皇军”不可战胜的神化。毛泽东大喜,致电说:“庆祝我军的第一个胜利。”

平型关大战,是中国自“鸦片战争”以来,也是“甲午战争”以来,与外国军队交锋屡战屡败后的第一个胜利,以日军的耻辱、八路军的自豪载入了历史史册。

八路军第二个成名仗是夜袭阳明堡。1937年10月19日深夜,八路军129师769团袭击了山西代县阳明堡日军飞机场,全部击毁日军机场上的24架飞机,消灭日军机场卫队100多人,在全国引起轰动,沉重地打击了日军嚣张气焰。

八路军第三个成名仗是黄土岭大败日军独立混成旅团,击毙日军旅团长、“名将之花”阿部规秀。

独立混成第二旅团是日军的“精锐师团”,在侵华战争中,所向无敌。其旅团长阿部规秀更是在日本有口皆碑的名将,享有“武将之模范”“山地战专家”的美称。

黄土岭战斗是由雁宿崖战斗引起的。

1939年11月3日,日军第二旅团迁村宪吉大佐率一个大队和一个炮兵中队、一个机枪中队共600多名日军,对八路军大扫荡,向雁宿崖扑来。

八路军一分区司令员杨成武部署一分区第1、第2、第3团分别在雁宿崖峡谷两侧的山梁上隐蔽地展开。

7时许,在我军的诱击下,迁村大队600余人果然大踏步地闯进雁宿崖峡谷来了,遭到了我军的伏击。

这一仗,除去迁村乘乱逃脱和13名日军被俘外,600余人全部被击毙,死尸散布在河套、山谷和村庄里。

迁村大队被歼,阿部规秀恼羞成怒,11月4日,亲率第2旅团的第4大队和第2大队1500余人,前来报复。

杨成武分析了阿部规秀这个山地战专家,又狡猾,又急于报仇的心理,制定了以小股部队吸引日军,把敌人诱入地形对我军有利的黄土岭伏击圈,一举歼灭的战术。

经过两天周旋,7日上午阿部规秀被诱入黄土岭。

八路军第1、第25团突然迎头阻击,第2、第3团从西、南、北三面进行合击,迅速把日军压缩在上庄子附近约两公里长、百余米宽的山谷里,数千支步枪、一百挺重机枪一齐向日军猛烈射击。顿时,枪声、手榴弹爆炸声连成一片,喊杀四起,整个山谷弥漫在战火和硝烟之中。

经过一个多小时的激烈战斗,日军已伤亡过半,这时1团陈正湘团长在白脸坡上用望远镜发现一座独立院落前,有几个挎战刀的军官进进出出,院后的山坡上,也有几个军官正在用望远镜进行观察,他立刻断定这是敌人的指挥所。

陈团长把这一情况,用电话报告给杨成武,并请示调用分区直属炮兵营。将敌人指挥所一举歼灭!

炮兵营十几发迫击炮弹飞过去,奇迹出现了。一发炮弹在屋门口爆炸,弹片飞进屋内,将阿部规秀和几名日本官兵炸死、炸伤。阿部的右腹和双腿数处负伤,约三四个小时,即7日晚9时50分死去。

黄土岭战斗,包括第一阶段的雁宿崖战斗,八路军共歼灭日军1500多人和大量的伪军。

11月21日,东京广播电台,公布了日军中将阿部规秀于11月7日在黄土岭战斗中阵亡。

第二天,东京《朝日新闻》以“名将之花凋谢在太行山上”为题,详细报道了阿部规秀被击毙的经过。夸耀阿部规秀是什么“护国之花”、“武将之范”、“名将”、“山地战专家”,并声称皇军自建军以来的战史上,中将级指挥官阵亡于战场第一线,是少有先例的。

阿部规秀是八路军在抗日战场上击毙的日军最高将领。当时,在全国引起强烈的反响,各地的友军、抗日团体、爱国人士,纷纷给八路总部、晋察冀军区发来贺电,热烈祝贺八路军将士们所取得的胜利,全国各大报刊也都在显要位置报道了黄土岭战斗的经过,并发表祝捷诗文。

八路军在8年抗战中,对日伪作战近10万次,歼灭日伪军124万人。此外,新四军在8年抗战中,也消灭日伪军31.7万人。

我军与日军的交锋以1945年8月15日日本政府向全国广播天皇《停战诏书》,无条件投降而告终。

三、英国军队──与我军两次交战丢盔卸甲

英格兰,对中华民族有着血海深仇。1840年开创帝国主义侵华史的是它;1847年霸占中国领土香港的是它;1900年,伙同八国联军侵略中国,使中华民族的瑰宝圆明园毁于一旦的是它;解放战争,在中国内海横行霸道的是它;朝鲜战争,参加“联合国军”与中朝军队为敌的又有它。

英军与我军首次交战是在解放战争中的渡江战役之前。

1949年4月20日,距中国人民解放军发起渡江战役仅剩一天时间,长江北岸,东起鄱阳湖,西至江阴要塞一千华里的战线上,解放军百万雄师正严阵以待。

第3野战军7兵团23军军长陶勇率领所属的67、68、69师和军直炮团及加强配属的特纵榴弹炮3团,展开在沿江第一线,在做渡江战役的最后准备。

20日凌晨,在英国海军皇家远东舰队的“紫石英”、“伦敦”、“黑天鹅”、“伴侣”号,由副总司令梅登中将率领,开进长江下游航道,将数十门舰炮炮口对准人民解放军阵地。

4艘舰中的“紫石英”号是英国皇家远东舰队的护航舰,排水量1700吨,配有6门火炮,120名官兵。

上午9点30分,炮3团7连前沿观察所突然发现一艘悬挂米字旗的英国军舰由东向西闯入解放军防区。它就是“紫石英”号护卫舰。

前沿观察所升起信号,警告其迅速离开我防区,但英军舰队借口保护英国侨民利益和财产“安全”,不听劝阻,其目的是为国民党助威。

我前沿观察所再次发出信号警告,可是“紫石英”号竟对我68师主攻团发起炮击。我军多名官兵牺牲、负伤。69师主攻团阵地也遭到英军炮击。

炮3团果断地向英舰还击。“轰─轰─轰─”,愤怒的炮弹飞出炮膛,呼啸地落在英舰“紫石英”号的炮台和甲板四周。

江面上,水柱突起,英舰上,硝烟弥漫。英舰“紫石英”号中弹30余发,炮塔、指挥台、轮机舱等处先后被炮火击中,舰长斯金勒被炸死,副舰长威士孰全身是血,身负重伤。“紫石英”号慌忙挂白旗告饶,我军这才停止炮击。“紫石英”趁机逃往南岸国民党阵地,一时慌不择路,在迫近南岸时搁浅。

下午1点左右,另一艘英舰“伴侣”号赶来增援,疯狂地向我军炮击。

我军愤怒的炮弹又把“伴侣”号打得狼狈逃窜,“伴侣”号的司令塔被击中,两门主炮被击毁,舰长罗伯臣中弹倒在血泊中。

两艘英舰的惨败令英国远东舰队大为光火,连夜由舰队副司令梅登海军中将率“伦敦”号旗舰和“黑天鹅”号驱逐舰气势汹汹地赶来报复。

21日早晨,双方开始激战。英舰的炮弹在我军阵地上铺天盖地,68师202团团长邓若波当场牺牲,政委陈坚等40多名官兵负伤。

在我军炮火猛烈反击,“伦敦”号浓烟泛起,“米”字旗被炸裂了,舰长卡勒倒在甲板上,梅登的将军服也被炮弹皮撕裂。最后英舰只得朝下游败退。

三次交火英舰损失惨重,据当时上海《字林西报》援引英海军当局的报告显示:“紫石英”号包括舰长在内有17人死亡,20人受重伤;“伴侣”号带回10具尸体和12名伤员,两门主炮被击毁;梅登中将的旗舰上也有10名水手被打死,另有13人受伤;“黑天鹅”号算是走运的,只有7人受伤。在四条军舰中有5名正副舰长伤亡。后据英国海军部公布,还有103名官兵“失踪”。

无可奈何的英军只得放弃武力解救“紫石英”号的企图。

扬子江的炮声轰动世界,引起国际舆论的密切关注,成为国际新闻报道和政治评述的焦点。

路透社4月21日发自纽约的综合报道称:共军在扬子江炮轰4艘英国军舰,在美引起轰动。美权威方面对英海军伤亡之惨重感到震惊,所有的纽约报纸均以最大号字发表这一新闻。

法国报纸均在头版予以报道。

瑞士报纸都用通栏标题登载这一消息... ...

英国的报刊对“一些英舰介入共军的渡江”表示指责,质问政府:“‘紫石英’号这时驶往南京,难道绝对必要吗?”

反对党领袖麦克米伦指出,英舰在中国内河航行的权利,已为1943年的条约所废除,议员罗伯茨批评英政府几个月前“曾给国民党好些军舰,这些军舰无疑要被用于内战。”他追溯历史背景说:“一百多年来英国军舰常常卷入中国事件中,英国的军舰在中国的领水向中国人作战,到处激起中国人的愤恨。”

英国前首相丘吉尔在英国国会叫嚣,要派两艘航空母舰前去“实行武力报复”,而更多的议员则感到,现在已不是“一艘炮舰就能把中国人吓得手足无措的时候了”。

4月30日,毛泽东亲自起草了《中国人民解放军总部发言人对英国军舰暴行的声明》。驳斥了艾德礼声言英舰有权入中国长江的谬论,斥责了丘吉尔“武力报复”的狂言。

4月26日,“紫石英”号一上尉带几名水兵乘一残漏的小舢板来到我军阵地,承认该舰已被炸死之舰长对此事件负主要责任,请求我军不要再开炮。

4月30日,解放军总部发言人李涛发表由毛泽东主席亲自起草的声明,痛斥丘吉尔的狂妄叫嚣。

中英间的此次较量,显示了中国人民的强大威力,使西方列强认识了他们的新对手,并由此宣告了帝国主义“炮舰政策”的彻底幻灭。

仅仅相隔一年,英军没有接受教训,又在朝鲜战争中与我军为敌。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