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记 序章 第十章 西进轶事 第一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2/

9月8号。胜利结束反第二次清剿的龙行健回到曹集。在南杰家中接受了紧急赶来的端木良的手术,将子弹从左上臂取了出来,因为耽搁了至少一天半,伤口发炎,人也发着高烧。齐平、司马诚与大队长们研究,将龙行健送回水龙峪的医院调养。

昏昏沉沉的龙行健被警卫排士兵用担架抬回了水龙峪。警卫排有一大半是跟随李宇天从界口突围出来的“老兵”,龙行健痛感战争的残酷,士兵年轻的生命都快成了各级指挥官口头或者电文上冰冷的数字了。他将有指挥才能的老兵尽量提拔到班排长的位子上,一些文化程度太低,根本不具备指挥员潜质的则调到了警卫排。

他知道,这些士兵同样爱着他。近40里山路,警卫排的战士们抬着他们的支队司令行走如飞,让紧跟在一旁的苏洁一路小跑。路上下起了雨,士兵们将两件雨衣盖在龙行健身上,自己光着膀子跟着跑。

天黑时,龙行健一行回到了医院。

这片空地上已经搭起了二排木屋,龙行健被安排到最好的一间。苏洁又给他打了一针,看着他沉沉睡去。

医院住着约40名伤员,听说支队长负了伤,都来看望,苏洁将他们都拦住了,“支队长累坏了。大家明天再看他吧。”

炊事兵做好了晚饭,特意炒了两个菜,菜是伤员们从野地里采的蘑菇等野菜,吃惯了罐头的士兵把它当成了最大的享受,但龙行健一直睡着,没有醒来。

苏洁一直陪着龙行健,晚上10点多又给龙行健打了一针消炎药。针剂都是空投下来的,很珍贵,平时苏洁把每一针都当成了宝贝。直到后半夜龙行健的烧在药物作用下退去了,她才趴在床边迷糊着了。

第二天早上龙行健精神好了许多,吃了一大碗米饭,和伤员们嘻嘻哈哈地聊了很久。尤其是杜金,总算有时间和龙行健聊天了,两人从学校分配说起,一直讲到现在。“龙支队”如果和杜金他们从大猿山方向突围的部队相比,简直是在天堂了。因为乔森团长一行一直在敌人的围追堵截中,队伍越来越少,缺粮少弹,直到再次被围。杜金说,是乔森团长下令投降的。龙行健悄声说,“这个话就不要再说了。万一以后乔团长回来,对他的前程不好。”

杜金闻言就沉默了,他知道帝国军最看不起俘虏,军人生涯中一旦有被俘的历史,前程基本上就画上了句号。自己和龙行健、周峰相比,短短几个月,差距已如天地。听警卫排的士兵讲,龙行健已经是银星中校了,周峰也是银星上尉了,自己仍然是下士肩章。这个差别,不要说和龙行健比,就是和周峰比,啥时候才能追上啊?何况还当过俘虏!

龙行健看出杜金低落的情绪,“被俘军官可能受点影响,士兵没那么严重。我们在军校时都看过梅金元帅的传记,梅元帅早年就当过兰斯人的俘虏,后来不照样成为一代军神?”

杜金笑了,“梅金元帅是什么人,我怎么能比得上?”他们说的梅金元帅是帝国军历史上有名的统帅,如今在帝国各大军校都有元帅的画像或塑像。

“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你不努力,怎么能成功?我看呀,我们和兰斯人的战争刚刚开始,以后立功的机会多如牛毛。”龙行健怕杜金后悔没有参加第二次反清剿战斗,帝国军最重军功,也最恨冒功。不参加战斗的人员是和各种奖励无缘的。

“那也得靠运气!”杜金的情绪又低落下去了,“阿龙,你想啊,佩戴中校军衔的都是些什么人?年龄上都是我们的父辈吧?你才4个月,就走完了他们20年的路程,这不是运气是什么?我真后悔到团部,当什么劳什子通讯员啊?跟你和周峰上一线打仗好了,只要打不死,现在至少给我个中尉了吧?”

龙行健在这个问题上无言以对。对于自己如火箭般窜升的军衔,自己都有一种不相信的感觉,反正现在在敌后,不用佩戴军衔。

“还有,听说你获得皇帝亲自颁发的二级龙骧,知道吗?你已经是士族了!”

龙行健一愣。他只知道二级龙骧勋章奖励3000金元,没想到还有身份上的变化。由于帝国的历史,士族与平民间的差距是巨大的,那不是一句话可以说清的事。

“士族不士族和我没多大关系。甚至军衔高低都是如此,我们不仍在敌后吗?周围至少有好几万敌人,想眼前吧。”龙行健用右手拍拍杜金,“你的伤不要紧了吧?”

“好多了。多亏你把我救出来,兰斯人又不给药,许多弟兄都病死了。”杜金想起俘虏营中的屈辱生活,眼圈红了。

“好啦,不要想那些伤心事了。我们四个好朋友如今都好好活着,这不是最大的喜事吗?”

苏洁进来将杜金赶走了,“支队长该休息了。”她把手里的饭盒放在用炮弹箱子搭的桌子上,“乘热吃饭,然后睡觉。又下雨了。”苏洁身上湿漉漉的。

“这个女孩喜欢你。”杜金悄悄趴在龙行健耳边说。

午饭是苏洁亲自为龙行健做的,她将士兵们刚逮的一只兔子和猪肉罐头炖在一起,又用为数不多的大米给龙行健蒸了米饭。大米是跟村民们买来的,士兵们的主食一般是空投的压缩食品。

“这个,太特殊了。我不是重伤员,没资格吃这样的饭。”龙行健将饭推在一旁,“我自己定的规矩,不能带头违反。”

肖月清笑呵呵的声音从外面传进来,“这是苏医生的好心,也是让你快点好起来呀。这次破例。虽然你是支队司令,但这里我的军衔最高,这件事我做主了。”门外走进来肖月清、齐平、司马诚,但周峰没有来。

肖月清等人的到来解决了苏洁的尴尬,她给几个支队领导倒了水,立即逃走了。

肖月清让龙行健赶紧吃饭,“快吃,吃完饭再谈。”大家看龙行健的气色已经好了许多,都放了心。”

龙行健三口两口吃完饭,“怎么样?有什么情况?”

“没有。”齐平笑嘻嘻地坐在床上,“你的烧退了吗?”他摸了把龙行健的额头,“都是好消息。鲁志明从齐宗来信了。”

“真的。”对于龙行健,真是好消息。

齐平点点头,“信是按照肖先生设计的路线送出来的,因为是第一次,上面没有写情报,以防万一嘛。”

“好,好。”龙行健站起身来,“肖先生,又是一件大功啊。”

“这不算。人还是军情局的嘛。”肖月清说。

“现在都是龙支队的。”齐平纠正道。

“对,对。”肖月清说,“主要是你们打得好。我那点雕虫小技,还不知道能不能起作用呢。”

“部队情况如何?”龙行健最关心的是这个。

司马诚于是将支队的整训情况向龙行健汇报一番。

“注意把营救出来的人分插到三个大队以及机炮中队,不要集中在一起。”龙行健见司马诚愕然的表情,“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没有怀疑他们的意思。但原来大家都是正规军,正规战打惯了,不习惯敌后的游击战方式。那次贺堡伏击,枪一响就往上冲,实际上是没有办法的办法。我们的武器弹药都来自于敌人,每战必须是歼灭战,而且要快。”

众人点头,琢磨着刚才的话。

“敌情如何?”

“和昨天没有变化。”司马诚回答,“哦,对了,肖村的敌人加强了兵力,至少增加了1个中队,张家集的敌人正在增兵。”

“哦。部队情绪如何?”

“情绪很好,打了胜仗嘛。特别是刚从俘虏营里出来的人,都想早些再和兰斯鬼子干一仗。”

“先恢复体力,抓紧训练。”龙行健微笑道,“粮食够吗?”一下子从几百人发展到近3000人,后勤问题立即凸现出来。

“有些问题。那些刚收复的村庄的余粮都被敌人搞走了。村民们倒是想支援我们,但他们确实没有粮食了。派到河西的收粮队只收购了2000斤,还不够我们一天吃的。”齐平负责后勤这一块,“总部加强了对我们的空中支援,昨天晚上就有三个架次的空投,东西都收到了,有一包压缩干粮落到村里,村里还送了来------但至少一架飞机被击落了,看得很清楚,就在七里河北岸------那里有敌人的重兵。”

“给总部发报,我们的给养问题自己解决。不要派飞机送了。”龙行健断然说。

“总部空投了不少通讯器材,每个大队都可以配备一个电台,水龙峪这里也设一部,这次从营救人员中挖出不少人才,报务员就有5名,他们都没有暴露身份。”司马诚高兴地说。

“尽量少使用无线电。敌人的侦听技术比我们想象的要厉害的多。”肖月清说。

“停止空投干粮,我们的存粮最多够半个月。”齐平说,“还有,部队没有地方住,只好住到村民家里,这样难免发生问题。军装、毯子也不够,眼看雨季到了。”

“所有困难都自己想办法。不能依靠后方。”龙行健想起了什么,“特别要强调纪律。军纪是维护我们和村民之间良好关系的保证,在四面临敌的环境下,如果村民们不支持我们,我们连3天都呆不住!这是个大事。齐副司令,你立即研究制定几条简单好记但必须做到的铁律,隆重宣布,谁敢违反,一律枪毙!”龙行健一脸庄重,“尽量不要住村民家里,看能不能像这里一样自己动手搭几间木头屋子,这里别的东西不好说,但树多嘛。”

“好的。”齐平答应,“粮食问题呢?”齐平已经习惯了龙行健的领导,总指望他想出办法。

“只有从敌人手里抢一条路!”龙行健咬牙道,“对最近的行动你们有什么想法?”

齐平看着司马诚,司马诚说,“我和齐副司令征求了三个大队长的意见,大家都主张主动出击,不能等敌人上门来打我们,但出击的方向意见不一。”

“哦,”龙行健若有所思。半天,他抬起头,“都好好想想,我明天,最晚后天就回去。那时我们都拿出一个行动计划来。一起研究。对了,几条通向齐宗的公路有利于敌但不利于我,不妨组织部队破坏掉,至少可以延缓敌人行动的速度。”

“好的。只是你多休息几天无妨。侦察一直没松,敌人有动静,我们很快就知道了。”齐平安慰龙行健,“司令,那些抓来的俘虏怎么办?总不能让他们干耗粮食吧?还得派人看着。不如------”他用力做了个砍头的手势。

“不。这些人有用。不能杀。”龙行健后悔把原来抓的俘虏都杀掉了,“一是容易激发敌人拼死抵抗的决心,二是可以用他们换我们的俘虏,而且要赚一点,一个换三个。杀俘不详,帝国历史上的名将没有杀俘出名的。”

“他们愿意交换俘虏吗?”司马诚疑惑,觉得交换俘虏都是战争结束时的事。

“站在敌人的立场上想就知道了。”龙行健肯定地答道。他将一封信交给齐平,“这是我写给齐宗最高指挥官的,要求他按照一换三的比例,将我们的俘虏换回来。具体的交换地点和方式我也写了。你们看看问题大不大。”

齐平看后将信递给肖月清,然后又传给司马诚。他们均无异议。

“那就选一个俘虏,让他带着信回去。”龙行健说。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