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侨新年不敢出门

sdzzzhl 收藏 0 171

2008年01月03日 07:24:37 来源:东方早报

如果丹麦女作家卡伦·布里克森在2008年新年重返肯尼亚,《走出非洲》里的很多段落和情节或许都要重写。这里不再仅有羚羊、斑马和长颈鹿,而是充满纵火、抢劫和难民。


由对总统选举结果不满导致的骚乱继续蔓延,一座教堂也被暴徒点燃,骚乱已经造成至少300人死亡,肯尼亚当局更将之形容为种族清洗。肯尼亚环境和自然资源部长基武萨·基布瓦纳昨天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已经越来越明显,这些有组织的大屠杀和种族清洗活动,是由主要反对党橙色民主运动领导人在大选前便谋划、资助和预演好的。


”同时,肯尼亚军队也严阵以待,“防止出现人道危机”。肯尼亚曾是非洲政治最稳定、经济最发达的国家之一。但是,总统选举的争端点燃了肯尼亚国内长期积蓄的部族敌对情绪。


被形容为种族清洗


肯尼亚总统齐贝吉政府昨天谴责主要反对党橙色民主运动领导人奥廷加要对部落冲突负起全部责任,因为这分裂了整个肯尼亚。在4天的骚乱造成300多人死亡后,政府发言人阿尔弗雷德·穆图阿说:“奥廷加的支持者卷入了种族清洗。我们不想以此玷污奥廷加的名誉,(但)看起来他在领导种族清洗。”穆图阿昨天还说:“政治领导人必须为他们的支持者的行为负责。”


肯尼亚总统齐贝吉于2007年12月30日宣誓就职。官方公布的竞选结果显示,他以微弱的优势战胜了反对派领导人奥廷加。双方均指责对方在大选中有大规模舞弊行为。


肯尼亚历来有按民族划分阵营的传统,历任总统都比较“照顾”自己民族聚居的地区。基库尤族是肯尼亚第一大族,占肯人口的21%左右,主要聚居区在中部,现任总统齐贝吉就是基库尤族人。长期以来,基库尤族一直占据肯尼亚的政治和商业领域。基库尤族人是骚乱中主要被攻击目标。


反对派领袖奥廷加来自卢奥族,是肯尼亚第三大族,占肯人口的13%左右,主要聚居区在西部,死亡人数最多的基苏木也在这里。卢奥族占多数的基贝拉号称东非最大贫民窟,大约50万人居住在此。不过,卢奥族也指责基库尤族人在制造种族清洗。


如今,基库尤族人逃离了自己横跨里夫特山谷的家园,来到教堂和警察局寻求庇护。其他部落的友人将基库尤族人藏在自己家中,有超过50000名基库尤族人逃离自己的家。


在内罗毕的贫民窟地区,到处都有暴徒烧毁基库尤族人开的商店,并且将商品一抢而空。“大人物都在选举中相互争斗,但是如果没能达成妥协,我们这些人就只有等死。”63岁的约翰·奥克维里说,他手里攥着一个坏掉的容器盖子,这是唯一一个能从他被洗劫过的咖啡店里抢救到的东西。


“一个部落针对另一个部落,而且简直是以种族清洗的方式。”一个拒绝透露自己姓名的高级警官说。


据肯尼亚红十字会提供的录像显示,数百所房屋以及多处农场被人纵火,道路上每10公里左右就有人为设置的路障。肯尼亚红十字会秘书长阿巴斯·古利特说,只有被认为属于“本族”的人才会被允许通过路障。


昨天,在视察了肯尼亚西部几个骚乱严重的地区后,古利特说:“我看到的都是让人难以想象的和无法用语言描述的,这是一个全国性灾难,我们今天考察的地方有大约70000人被迫逃难。”


首次袭击教堂


1日,肯尼亚西部城市埃尔多雷特一个教堂遭人为纵火,起火时有数以百计的人在此避难,他们多是总统齐贝吉所属的基库尤族人。目击者称,大火过后,教堂的废墟内满是烧焦的尸体,其中包括妇女和儿童。发生教堂遇袭事件的埃尔多雷特是一个多民族聚居地区,但历史上主要由卡伦金族人控制。


在这场火灾中,有超过100人被烧死,其中至少有80人是儿童。当天,来自肯尼亚卡伦金族、卢希亚族和卢奥族的青年手持武器,于早晨闯入并纵火点燃教堂。


肯尼亚红十字会的志愿者约瑟夫·卡兰加在1日下午赶到火灾现场,他说自己看到了数不清的尸体。“他们都被堆起来,摞在彼此的身上。”他表示至少有80具都是儿童的尸体,“你可以从他们的脑袋和身体判断出来他们都是儿童。”


“还有很多成年人,但是我不能辨别他们是男是女———他们都被烧焦而难以辨认。还有不能行走的老年人以及妇女,他们和自己的孩子都被烧伤了。总共有超过100具尸体。我可以看到其中的一些,还有一些尸体被燃烧的建筑材料覆盖。整个教堂都着火了,它倒塌了。在教堂门外有6具尸体,他们都是被短刀砍死的,他们想要逃跑,想要求生。”卡兰加说。


埃尔多雷特教堂火灾事故的遇难者人数还可能增加。“我一直在哭,一直哭,一直哭,”卡兰加说,“我不想再看到今天这样的场景,我不能控制自己了。”


“这是肯尼亚历史上首次发生袭击教堂的事件。我们绝不希望暴力事件继续蔓延。”警方发言人埃里克·基拉伊说。火灾中,有42名被送往埃尔多雷特医院的伤者都被严重烧伤。


埃尔多雷特主教克里里说,有超过15000人在自己教区的教堂建筑群里避难,“这曾经是一个令人们感到安全的地方,但现在它已经不是了。情况变得很糟,我们有8000人在这里,他们没有食物,没有水,也无安全可言。情况太糟了,大街上横躺着尸体。”


[经济陷入崩溃


肯尼亚当地媒体担心肯尼亚已经处于“彻底崩溃的边缘”。由于肯尼亚的港口是周边各国汽油、柴油的进口通道,乌干达、苏丹南部、卢旺达和布隆迪的油价急速上升。


据新华社报道,在乌干达首都坎帕拉,绝大部分加油站目前已无汽油可售,汽油价格也成倍上涨。大量汽车在仍有存油的加油站排起长龙,很多人带着大大小小的油桶前来买油备荒,路面上行驶的汽车也比往日少了许多。据加油站工作人员说,存油仅够维持一至两天。


乌能源部长达乌迪·米盖雷科昨天说,直到1日深夜,乌干达政府与肯尼亚方面最终达成协议,由肯方负责将油罐车安全押运到两国边境。


由于肯尼亚社会治安严重恶化,大量准备运往乌干达等国的货柜积压在肯尼亚港口城市蒙巴萨。肯乌两国之间的陆路公共交通也暂时中断。


“他们把这称作民主,他们应该停止在我们中间传播恐惧,让我们回去工作。”一名肯尼亚中央银行的工作人员说。


暴力事件发生后,肯尼亚政府还于2007年12月30日宣布开始实行媒体戒严,不过此举遭到当地媒体抗议。肯尼亚媒体委员会以及媒体所有者协会表示,这个命令是“武断的、不实际的,是公然冒犯”。


鉴于严峻的形势,非洲冠军喀麦隆足球队也取消了前往肯尼亚高原地带集训的计划。


旅游业损失惨重


出于安全考虑,英国、意大利、法国、荷兰和葡萄牙等国已相继发布旅游警告,提醒本国公民减少或者取消对肯尼亚的非必要旅行。


而已经前往肯尼亚的游客,却不得不经受一场噩梦般的旅程。德国的游客爱梅尔·布罗扎本来希望能领略肯尼亚的海滩美景,并且展开奇妙的狩猎之行。但她甚至没能走出酒店大门,因为街上到处都是抗议者。“我把所有的时间都浪费在酒店房间里,不能去打猎,不能做任何事情。我的旅行社告诉我外面都不安全,而我只想要感受肯尼亚的旅游风光。”


肯尼亚的旅游业每年能带来9亿美元收入,吸引100万名世界各地的游客。种族冲突已经严重影响了度假地蒙巴萨、里夫特山谷。“商店都被抢了,车辆和房屋都被烧毁,道路也被封锁。”蒙巴萨的警察局长姆比奇说。


以丰富的夜生活和酒吧而闻名的内罗毕也成为暴力横生的城市废墟,“内罗毕所有的商业都停止了,”萨哈说,他在这里开了一家自己的小店,“如果你看看整个景象,这一切不知损失了多少工时、多少生产力啊!”


国际社会想调停


肯尼亚政府发言人阿尔弗雷德·穆图阿昨天说:“肯尼亚现在还不像索马里,所以没必要请国际调停者来我们国家。对话是唯一途径,总统乐于与各党派对话以解决危机。”


但反对派奥廷加宣称,反对党计划在今天举行一次百万人游行抗议活动。“我们准备谈判的前提条件是,齐贝吉必须首先承认自己没有赢得选举,”奥廷加说,“只要他还是总统,我们就不会开始对话。”


对于肯尼亚的总统大选以及随后的骚乱,美国一开始祝贺齐贝吉当选,但随后,美国国务卿赖斯和英国外交大臣戴维·米利班德发布了联合声明,他们赞扬肯尼亚对民主的坚持,但对统计选票过程中“严重的违规现象”表示关注。


英美催促肯尼亚领导人能够停止暴力活动,致力于解决危机的和平进程。“首要任务就是,将肯尼亚政治领导人要求其支持者停止暴力活动的呼吁,与彻底的政治法律进程相结合,建立一个统一、和平的肯尼亚。”


英国外交大臣戴维·米利班德与冲突双方都通了电话,他说:“在未来18个月里,非洲其他国家也将举行大选,如安哥拉、加纳、马拉维,所以对非洲、对民主道路来说,肯尼亚都非常非常重要。”


非洲联盟主席约翰·库福尔昨天也抵达肯尼亚进行调停,希望通过外交手段解决这起暴力冲突。(早报记者 马毅达)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