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人在中国四星酒店连遭尴尬

老A丁斯基 收藏 0 134
导读:我浑身上下都不舒服。在飞机、火车、汽车上待了几个星期后,我的腰部、肩膀、手臂到处都是酸痛。我需要休息,我需要按摩。 一大早,我和朋友一起进入江苏常州的金陵广场酒店。4年前我调查投资环境时,这个城市被认为是中国东部的内陆地区。现在,这里已经进步了许多,成了一个欣欣向荣的投资中心。 从外观上看,这家酒店够气派:30多层高、壮观的玻璃大门、穿戴规范的员工。大厅场面宏大,地面铺的是大理石,休闲区摆放着沙发和椅子。入住登记很顺利,服务员够专业。不过,我仍然觉得自己找错了地方。

我浑身上下都不舒服。在飞机、火车、汽车上待了几个星期后,我的腰部、肩膀、手臂到处都是酸痛。我需要休息,我需要按摩。


一大早,我和朋友一起进入江苏常州的金陵广场酒店。4年前我调查投资环境时,这个城市被认为是中国东部的内陆地区。现在,这里已经进步了许多,成了一个欣欣向荣的投资中心。



从外观上看,这家酒店够气派:30多层高、壮观的玻璃大门、穿戴规范的员工。大厅场面宏大,地面铺的是大理石,休闲区摆放着沙发和椅子。入住登记很顺利,服务员够专业。不过,我仍然觉得自己找错了地方。


我的房间很糟糕,它令我想起10年前的中国才有的那种房间。这是一个套房,但我知道自己不会使用外面那个摆着低矮椅子的房间的。床太软。卧室里的电视机每隔5分钟就断一次信号。


我每住进一个酒店,通常头一件事是把我的手提电脑、护照等重要物品放好。我没找到保险箱。这显然令我不安。没有保险箱,那我得一直随身带着笔记本电脑了。我甚至不能出去就餐,如果想按摩的话,还得叫他们光临房间。


四星级?降它一级。


我饿极了,但不想出去吃。我就订餐,没有菜单。我打电话给朋友,问他房间的情况,那里是否有菜单。他说他的情况跟我一样,他已经催服务员拿两份来,因为估计我也没有。小伙子想得多周到!


按摩、吃饭、冲澡、上床休息。这是我的计划。但没有可靠的地方放我的东西,我不得不叫室内按摩。在中国,这样做可能有风险,因为没有清楚告知自己需要哪种服务。


数分钟后,我打电话给健身中心,希望能有按摩师上门服务。不久,一位身穿T恤、牛仔裤的漂亮年轻女子来敲门。她一头的长发似乎还是湿漉漉的。“按摩?”她问。她不请自入。我用中文问她,“你懂按摩吗?我的意思是‘真正的’按摩。”


她困惑地看着我,然后若有所思地朝天花板瞅了一眼,又考虑了一会儿,接着说:“不会。”我的背痛已经打断了我的礼貌。“谢谢,再见。”我迅速关上了门。


再降一级。


我决定还是出去吃饭,与朋友一起。这就意味着得带上我的重要家当,真是一个负担。就在我要离开去大厅跟朋友会面时,有人敲门了,服务员终于把菜单送到了。这是一份有些皱巴巴的纸,我没有仔细看就下楼了。


真奇怪,酒店的二楼跟底层一样富丽堂皇。饭菜也不赖,餐厅的服务员也跟大厅服务员一样十分专业。我仿佛待在两个不一样的酒店:拥有漂亮的一二楼的餐厅和糟糕房间的酒店。


一夜睡不安宁。次日早晨,我收拾行礼打算离开,忽然听到了雨声,是从浴室里传来的。我探头看进去,原来“雨” 来自天花板。不知道谁在楼上洗澡,水漏到了我的房间。怪不得房间里一直有种湿湿的味道。


继续降一级。


早餐还不错。都是西方人早上喜欢吃的——鸡蛋、熏肉、米粥、菠菜等。餐厅服务员确实专业,穿戴规范,令人赏心悦目。


等着结账时,一名穿蓝色制服裙子的迷人员工走过来。她手上拿着一张纸,问我能否填一下。从她的牌子看,我知道她是酒店的副经理。


她很迷人、很专业、很积极,我不忍心当着她的面给酒店恶评。我决定先向她解释,一二楼的大厅很棒,服务员也很敬业,就是客房太糟糕了。“是的,我明白!”她说着压低声音,“下次你来给我打电话。我会给你安排30楼的房间。那里很好。”


最后,我仍然当着她的面给问卷上98%的项目评“差”。如果下次我真的到这家酒店,真的住到了30楼的房间,并且有人给我按摩的话,我会评它……四星级。


当然,是中国式的四星级。(作者[美]Dodson 编译管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