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深处 第三章 恍如隔世 第五节 曾佳

swfcsep 收藏 44 10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53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535/[/size][/URL] (一) 白建还未走进按摩院,门外清扫地板的老头子已经远远地认出了他,便将手中的长拖把搭放在一边,去取短拖把。按摩院里跑出一俏丽人,冲老头儿喝斥道,“跟你说过多少次,不要随手就搭拖把,这里是高档场所,不是你家里。” 老头儿连连道歉,弯着腰迅速拿回拖把,晃到别处去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35/


(一)

白建还未走进按摩院,门外清扫地板的老头子已经远远地认出了他,便将手中的长拖把搭放在一边,去取短拖把。按摩院里跑出一俏丽人,冲老头儿喝斥道,“跟你说过多少次,不要随手就搭拖把,这里是高档场所,不是你家里。”


老头儿连连道歉,弯着腰迅速拿回拖把,晃到别处去了。


那俏丽人儿一眼瞅见白建,顿时眉开眼笑道,“好久不见。”


白建嗯了一声,走过她身边时低语了一句,“叫各堂口管事的半小时之内来见我,你安排地方。”


俏丽人儿挽着他的手,一直送到里面。过服务台时,见大堂经理正好拿出了手机并投来提醒目光,她便从兜里拿出钱和笔迅速写道:“你身上有钉子。”


白建笑了笑,说:“我就知道你一定想我了,亲自上阵?”


言下之意便是:我早知道了。


她啐了一口,“去,这是按摩院,不是窟子。”


白建讪讪地说:“上次那个缅甸妹手艺不错,还在吗?”


“哦,在呢,我马上去叫,”她显得有些失望,取了长巾递给白建,顺便送了个特别的眼神,才转身喊了个名字。


她回到服务台,对大堂经理说,“松本他家老头子脑子越来越不好使了,让他今天早点回家歇着吧,工钱照付。”


“是,”大堂经理会意道。


她心存余虑地向门外望去,直到亲眼看着拖地的老松本慢悠悠地远离视野,才略感心安。


“曾姐,太行小姐找你。”


听到招唤,她才回过神来,“太行小姐?我认识?”


“是南中先生的助理太行溪,”手下解释道。


“差点忘了她现在姓太行,我就来,”她恍然大悟,暗衬道:“听说她跟白建关系暧昧,不会是跟过来捉奸的吧?呵呵。”


(二)


京东市的某个角落。


“输了,伸耳朵过来!”


“我我不玩了……”


“哎呀不行,你得守在这,不然我会逃走的。不许耍赖,伸耳朵过来让我刮!”


“哦…….”高小乐万般无奈地伸长脖子过去,随后便发出一声杀猪般的嚎叫,“我的妈呀,轻点……我老婆刮我耳朵都没这么疼,我怕了你了…….”


那丫头哼哼发笑,收回胜利的手指头,高兴得将铐在双手上的铁链子摇得叮当作响,“发牌发牌,继续继续。”


高小乐气急败坏地洗了一道牌,飞快地发下去,嘀咕道:“以后谁娶了你谁倒霉。”


那丫头拉下脸来,露出凶恶的虎牙威胁道,“高小乐同志,有你这样跟首长说话的吗?”


“是……首长……”高小乐很不服气地说道,“可首长您现在可是我的囚犯。”


“哦,对对对,”时小兰危襟正坐,认真地将松开的铁链子在手上绕了了圈,“绑匪大叔,发牌吧,”说着,她向一直坐在一旁沉默不语的蒋云看去,说道,“他一整天都不说一句话哦。”


高小乐拿起自己发的牌,面露喜色,激动中声音带着些许颤音道,“咱们蒋少校外号叫‘沉默的狐狸’,他要是突然什么时候一整天都不说话,就代表这地球上又会少一个人。哼哼,这会该我刮你耳朵了。”


时小兰掂了掂自己的牌,“庭车常有个跟班也不喜欢说话。他老是玩牌。”


“哦?你厉害还是他厉害?”


“我的牌是他教的。”


“噢,叫什么名字,改天有空我找他玩去。”


“他……”时小兰突然推开自己的牌,低下头去,“不玩了,你们陈组长也快回来了。”


高小乐疑惑道,“你刚才说的那位桥牌高手也是我们的同志吗?”


时小兰回答,“是的。他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癖好,有的人喜欢整天摆弄电器,有的人喜欢临摹笔迹、伪造证件,有的人喜欢拿各种随手捉来的小东西当武器,有的人是开车的,除了开车,他就玩牌,没有人能赢得了他。”


蒋云忽然张口说话,“玩牌的那个不但是个司机,还是个医生,他本来已经考上了研究生,却不知好歹来玩枪。医生本来是救人的,但他却要学杀人,为了救更多的人,他不得不杀人。”


总参谋部三部七处机要参谋高小乐已经明白了那些话中对应的都是哪些人。身在北京的日子里,他的主要工作就是指导和监督1749台与京东站进行联络,并一丝不苟地将记录备案。记录往往都是琐碎的,但稍加整理便可以得到详尽的信息,包括那一个个活生生的形象:


“喜欢整天摆弄电器”是仓鼠3号,机要通讯员、密码专家欧阳克少校(追晋)。


“喜欢临摹笔迹、伪造证件”是仓鼠4号,侦察员、伪造专家何仕林少校(追晋)。


“喜欢拿各种随手捉来的小东西当武器”是仓鼠6号,侦察员、“孤胆格杀英雄”周成武中校(追晋)。


“除了开车,他就玩牌,没有人能赢得了他”是仓鼠5号,侦察员、“孤影狙杀英雄”林爽中校(追晋)。


还有一些人,从来都不会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即便是高小乐也时常会忽略他的存在。


1024特别行动组的二号人物程习中校(追晋)是1024里资历最深,唯一一个直接出身于三部七处的特工,他没有获得血叶勋章,这并不表明他的功绩与贡献低于其它人,因为在这条战线上最重要的人物往往是最容易被遗忘的。军功章不仅仅属于个人,更属于整个团体。对于程习烈士而言,他没有自己,他就是1024,没有他的存在就没有其它人的血叶勋章。


他或许不是最优秀的特工,但他无疑是最成功的特工。


(三)


J国首都的银座地区是世界三大繁华中心之一,虽然中国弹道导弹的阴影笼罩在这个岛国的上空,这里的繁华仍不减当年。几个韩国人正闲庭信步地穿梭在人流之中,战时涌往J国的韩国人不少,都是逃避战祸而来的,由于战争的爆发,朝鲜半岛的局势也日趋复杂,谁也不知道北面的那个贫穷而极富破坏力的政权会在什么时候突然发起进攻。相对国内而言,四面环海、只受到中国弹道导弹威胁的J国显然要比与狼共舞的韩国安全得多,到J国也好,欧洲也罢,反正都在中国弹道导弹射程之内,只要离开韩国就是安全的,何况,很多人都相信中国是不会主动点燃毁灭地球的导火索的。诚然,韩国人的爱国热情是近乎偏执而狂热的,大多数人对曾经侵略过他们国土的J国怀着深深的戒意甚至敌意,所以在这个时候出现在京东街头的韩国人毕竟只是一小撮,他们在国内腰缠万贯,挤身上流社会,同时也很怕死。


“社长,4天后去瑞典的机票已经订好了。夫人已经在那里安顿好一切,就等您过去了。只是国内的管制很严格,还有一部份资金无法外调。”


“罢了,人安全就行了,要那么多钱做什么。走,陪我去买点东西。”


“是。”


“哎,天都快亮了,为什么朴专务还没有来电话?”


“不清楚,他的手机打不通,已经过了11个小时了,按理说他应该给个回音才对。”


“哦,去取点钱买点东西就回去吧。”


“是,”一个衣着考究、三十岁出头的男子欠身道,将手中的购物袋递给身后的一名保镖模样的男子,跟上“社长”。


三人钻进了一家银行,旋即便被抢兑外币的人流所吞没。


(四)


银行内的贵宾休息室。


“社长”在设施齐全的独立休息室里踱了一圈,才调头对保镖调侃道:“隔音设备完好,由于可见J国很重视人权。”


“保镖”呵呵作笑,“那是,客户的谈话是商业机密,银行是不会窃听的。”


三十岁出头的男子对社长说道:“处座,报纸上的事你怎么看。”


中国总参谋部技术侦察部第七海外行动处副处长、营救小组组长陈邦上校沉呤道:“这件事先不管,我们需要搞清楚的是那天晚上出动的敌人是哪一股。伍眉,你怎么看?”


“红蜘蛛”部队第一中队教导员伍眉少校想了想,“当时我们并没有想到敌人会来这么多,只要我们出点差错,他们就足以将我们一网打尽。蒋队发现了这个情况,来不及请示,只能先下手为强,临时决定以绑架时首长为烟雾掩护部队撤退。事后证实,蒋队的应变是及时有效的。敌人的行动部队是直属于总部的SWAT,是极高级别层次的SWAT,不是一般中级警局里的SWAT,不论从哪方面的专业素质而言,他们都不逊于我们。他们是有备而来,但我判断,他们事先并未察觉到我们的存在,否则我们不可能那么容易得手。”


“监视出租车的那两个特警是我和小王去办的,”假扮成保镖的“红蜘蛛”部队队员小飞接过话匣子,说道,“当时目标潜伏在出租车附近,伪装术很高超,若不是蒋队事先发现了他们,我们走到跟前都未必能够发现他们的存在,更不可能从容地解决战斗安然脱离。我和教导员的判断是一致的,他们不是一般的特警。众所周知,直属于警察部门的特警部队往往侧重于城市近身作战,以确保公众安全为首要目标,这与军队中的特种部队侧重野战突袭渗透不同,他们有时候宁愿自己当靶子也要确保公众安全、给罪犯以最大的震慑,所以没有必要在野战伪装训练方面浪费过多的资源和精力。但是这股敌人的野战素质实在令人佩服……”


“我有一种直觉,”陈邦捏了捏手腕,“四个月前围捕1024的也是这股敌人。”


伍眉点头道,“赞同。”


“若真是如此,庭车常的逃狱就复杂得多了,”陈邦心怀顾虑道,“既然围捕宗人社、监视时小兰都是同一股人,那么他们没有道理不监视庭车常,更没有道理让庭车常仅凭一人之力从容出逃。这其中…..是否暗藏着什么玄机。”


小飞小心地接上一句话,“首长,贾少校已经有十二个小时没有联系我们了,会不会……出什么事…..”


伍眉沉默了。


陈邦却笑道:“那小妮子不是省油的灯,虽然情况可能会有变化,但她一定能够传来消息,”说罢,又诙谐道:“难道你们没听说过,山西人能算计吗?”


伍眉和小飞都笑了。


(四)


“刚才录音里跟白建说话的那个女人是谁?”


“刚作出语音核对,与当地警察局资料中一个叫曾佳的中式按摩院老板吻合。按摩院本身是独资企业,她除了跟白建有私交之外,与当地黑帮都没有公开的联系的,但是据卧底报告,她可能是宗人社的‘四大金钢’之一。”


“四大金钢?”


“是的,系长。黑道上都知道宗人社有‘四大金钢’,线报称,这四大金钢各司其职,但除了公开露面的铁金钢周成武,没有人知道其它三人的真实身份,也不知道他们都管些什么。”


“线报可靠吗?”


“说不谁,但至少说明曾佳也绝非善类。曾佳1990年出生,中国河南人,原居中国广州,高中学历,曾是外国语学校的尖子生,懂日、英、法三国语言,17岁时就离家出走,来J国前一直在广州开酒吧。”


“曾佳……去给我查一下,她在广州时开的酒吧是不是叫‘K9吧’。”


“是。长官知道她?”


“如果她真的是什么所谓的四大金钢之一的话,我们没有派人一直跟着白建到按摩院是对的。呃,你去查吧。”


“是。”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