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道 第三十三章 第三十三章(一、)

漠北狼(我是特种兵) 收藏 71 29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17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178/[/size][/URL] 一、 大演习结束了。“红军”胜的无可非议,凯旋而归的车队故意从导调大厅前隆隆驶过,彻夜不停,很有些夸功的意思。首长眼含笑意地看着挺胸抬头的部队,持默许态度,甚至有些检阅的意思。 于是就有了夜半公路上的军歌嘹亮。从成百上千个年轻喉咙中吼出来的歌声,如同滚滚春雷激荡人心,嘹亮歌声配以滚滚车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78/


一、

大演习结束了。“红军”胜的无可非议,凯旋而归的车队故意从导调大厅前隆隆驶过,彻夜不停,很有些夸功的意思。首长眼含笑意地看着挺胸抬头的部队,持默许态度,甚至有些检阅的意思。

于是就有了夜半公路上的军歌嘹亮。从成百上千个年轻喉咙中吼出来的歌声,如同滚滚春雷激荡人心,嘹亮歌声配以滚滚车龙更显兵强马壮声势浩大。导调部的军官们跑出来骂也不管用,非等到将军们出现在门廊灯下,歌声才会消失。“红军”的军官们,就是想让首长看看他们部队,看看他们威武雄壮的钢铁洪流。

这个时候,梁伟军偏偏不见了!从211高地上他与“蓝军”同归于尽的那一刻起,他就消失了。魏峰指示参谋用步谈机联系二团指挥所,得到明确的答复还有赤裸裸地威胁。孙庆宇说,我们团长早就被导调部带走了,你们把他弄到哪里去了?要是我们团长有点什么闪失……

接下来,就是一串嘿嘿的冷笑。

魏峰听了参谋的如实汇报,撇着嘴笑,说二团快要变成和梁伟军一样的二杆子团了。

最终,魏峰在导调大厅后面的车库内找到了梁伟军,他正蜷缩在一辆北京2020吉普车的后座上酣然大睡。魏峰拍拍车门,梁伟军立刻精神抖擞地跳出来,直挺挺地站好乜眼瞅魏峰的脸色,揣摸他的想法。

此次演习,二团伤亡超过三分之一,由其是在机场被火箭炮覆盖的败笔,更让梁伟军懊恼不已。虽然二团在他的指挥下决定了战局,但在梁伟军眼里这不是一场完美的战役。

“睡醒了?”魏峰问。

“报告参谋长,睡醒了!”梁伟军大声报告。

跟在魏峰身后的警卫参谋高兴地纠正说:“梁团长,参谋长现在是代军长,命令都已经下了……”

“就你嘴快!”魏峰瞪了警卫参谋一眼,转回头看着梁伟军说:“打得还不错!”

赞誉这段时间梁伟军听得很多,唯独魏峰的这句夸奖让他感到一阵轻松。

“还可以打得更好,在这次战役中我犯了三个错误。第一……”

“这不是总结会,我也不是来听你作检讨的。”魏峰打断梁伟军说:“你该归建了,你那个虎头参谋长,在威胁导调部参谋向他们要人呢!”

梁伟军不好意思地笑笑说:“这个孙庆宇得意忘形了,回去我一定批评他!”

魏峰摆摆手:“不用,年轻人嘛,偶发少年狂是可以理解的!不过,回到驻地后一定要教育部队戒骄戒躁!”

“是!”梁伟军敬了礼,转身就走。

“等等!”魏峰叫住他说:“你回去后交接工作,准备去国防大学报到。”

“我?”梁伟军被这个喜讯惊呆了,经过国防大学的培训意味着距离他的将军梦又近了一步。

“对!孙庆宇暂时代理团长职务。”魏峰笑着宣布第二个好消息:“军区把两个去委内瑞拉戈戈亚陆军特种兵学校深造的名额给了我们,军党委研究决定,派肖路、段拥军去,现在征求你的意见……”

“我完全同意,没有意见!”梁伟军迫不及待地说。

魏峰笑咪咪地嗔怪说:“你呀!回去开个党委会讨论一下,形成决议上报军部。”

“是!”梁伟军敬了礼,兴高采烈地跑走了。


“小香港”里出了间谍!这条小道消息在应州大街小巷流传,应州新闻上播出“小香港”被拆迁的新闻,更加正式了这条小道消息的真实性。

披挂伪装网的车队穿过残垣断壁的“小香港”,营区门口就响起喧天的锣鼓。留守部队把各连的锣鼓全部搬了出来,喜气洋洋的敲打着。

喜事一件接着一件,梁伟军幸福的有些发晕,他扭头看看坐在后座上的秦川,笑问:“幸福是不是来的太快了?”

“该来了!”秦川笑答。


交接完工作,距离梁伟军去国防大学报到的期限只剩下两天,从应州坐火车到北京需要一天,留给他与罗娜相聚的时间只有一天。

梁伟军提着行李匆匆赶到医院,罗娜眼睛中的一丝惊喜瞬间即逝,目光直直地落在行李上。

“对不起,娜娜,我接到去国防大学报到的命令,明早就要走。”梁伟军愧疚地在床边坐下说:“我刚演习回来又要走,太对不起你了!”

罗娜看着梁伟军因劳累而深陷的眼窝,黑瘦的脸颊,一阵心疼,怎么也摆不出生气的表情。坐在她面前的这个男人,是一名真正的军人,当初也正是这一点打动了她。从鬼门关上走了一遭,罗娜突然冷静下来,这段时间她想了很多,想两个人的爱情经历,想婚后生活。她突然意识到梁伟军这个铁血军人的心里也有儿女情长,只是他的表达方式让人无法接受。

罗娜释然了,要求一名铁骨铮铮的汉子表现的像个小男人,还不如杀了他。也许,威风八面铁骨铮铮,转身就是柔情似水的男人,在这个世界上还没有出生。

“应该是我们!”罗娜抓起梁伟军的手放在小腹上,双眼似水。梁伟军仿佛感觉到一个鲜活的小生命在手掌下跳动,他俯身把耳朵贴在罗娜微微隆起的小腹上。

“日落西山红霞飞……”手机铃声不合时机地响起来,把沉浸在幸福里的两人吓了一跳。梁伟军掏出手机接听,听筒中传来张爱国的声音:“梁伟军同志,我儿子满月……”

“哦?”梁伟军一愣接着怒气冲冲地说:“你儿子满月管我屁事!”

“咱们老战友今天晚上在我这儿齐聚,顺便庆祝我儿子满月,来不来随你大小便!要来就带上罗娜!”张爱国同样怒气冲冲地说:“你这个混蛋,求我帮你接送侦察连的时候,你怎么不这么横?”

张爱国说了个地址,挂了电话。梁伟军抬头说:“爱国邀请我们去给他儿子过满月,战友们都要去的。”

“王秀娟来过电话,她还说刚生下来的小孩好丑,脸皱巴巴的像个小老头。你说我们的孩子会不会也那样?”罗娜憧憬着,一脸幸福的微笑。

梁伟军眼里流露出浓浓父爱:“绝对不会,我们的孩子如果是女孩儿一定像她妈妈一样漂亮,如果是男孩一定像爸爸一样威武!”

罗娜咯咯地笑起来:“像你现在一样还不把医生吓死,刚生下来就一脸的胡碴。剃须刀呢?”

“在呢,在呢!”梁伟军弯腰从包里拿出剃须刀,罗娜一把抢了去:“我来!”

剃须刀嗡嗡地叫着在面颊上滑过,梁伟军幸福地眯着眼睛,忍不住在罗娜娇靥上亲了一口。

“干嘛,老实点,这里可是医院!”罗娜娇羞地低下头。梁伟军抬头看看窗外明媚的阳光,突然俯身把罗娜抱了起来:“我们出去走走!”

罗娜微微挣扎了一下,娇羞地低下头,伸手揽住梁伟军的脖子。

梁伟军雄赳赳地出了病房,一位护士迎面走过来,善解人意地问:“去晒太阳?”

“是啊!”梁伟军大模大样地点点头,罗娜一下笑出数种味道即不好意思又满心欢喜,还有浓浓的幸福。可护士接下来的举动就让她有些不高兴了,她竟然推来了轮椅。罗娜坐进轮椅的时候还在心里嘟囔,管的着吗?我爱人有的是力气!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7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