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勇壮烈长存: 塔山阻击战

lmkpeter 收藏 0 289
导读:1963 年10月,辽宁葫芦岛东12公里的塔山村,在当年「塔山英雄团」前沿指挥所所在的位置,竖起一座高12.5米的白色花岗岩纪念塔,塔顶飘着祥云,塔座盛开玫瑰,站在纪念塔前,眼前的开阔地甚至比脚下的塔山还要高一些,当年,四纵是怎样在无险可守的情况下守住塔山的呢?这之后,塔山又演绎出什么样的历史故事呢? [B]林彪犹豫再三,打不打锦州[/B] 1948 年秋,东北的国民党军缩在沈阳、长春、锦州三个大城市里,死也不出来,害得东北野战军无仗可打。虽然攻打大城市的条件还不十分成熟,但也只有这三锤子「买卖」了
近期热点 换一换

1963 年10月,辽宁葫芦岛东12公里的塔山村,在当年「塔山英雄团」前沿指挥所所在的位置,竖起一座高12.5米的白色花岗岩纪念塔,塔顶飘着祥云,塔座盛开玫瑰,站在纪念塔前,眼前的开阔地甚至比脚下的塔山还要高一些,当年,四纵是怎样在无险可守的情况下守住塔山的呢?这之后,塔山又演绎出什么样的历史故事呢?

林彪犹豫再三,打不打锦州

1948 年秋,东北的国民党军缩在沈阳、长春、锦州三个大城市里,死也不出来,害得东北野战军无仗可打。虽然攻打大城市的条件还不十分成熟,但也只有这三锤子「买卖」了。中央军委主席毛泽东主张打锦州,而东北野战军司令员林彪认为长春好打一些。经毛泽东同意,东北野战军首攻长春。没想到长春久攻不下,只好围起来。 9月28日,林彪报告,决定按毛泽东的意思攻打锦州,毛泽东立即同意。9月30日,林彪率前线指挥部从哈尔滨的双城出发,在火车上,林彪对罗荣桓、刘亚楼说:锦州敌人虽多,但缺乏坚强骨干,城市房屋及工事皆不很坚固,周围地形对我亦有利。但攻打锦州攻到敌人要害处,沈阳敌人必大举增援,长春敌人亦乘机撤退(已有密电证明),故此次锦州战斗可能演成东北大决战。果然,在东北野战军攻克锦州附近的义县时,蒋介石发现锦州不妙,与傅作义商谈组建东进兵团,由国民党军第十七兵团司令官侯镜如指挥,增援锦州。

林彪指挥伏击打援的成功战例较多,而攻坚的成功战例少,尤其攻打四平、长春受挫,使林彪攻坚的胆子小了许多。沈阳出来的敌西进兵团路途遥远,又有东北野战军第五纵、六纵、十纵3个主力纵队牵制,林彪并不担心。而葫芦岛与锦州相距不过几十里,又没有险要的地形,易攻难守,敌人增兵4个师,加上原来葫芦岛的5个师,与我军阻援部队的9个师相当。拿林彪的话说,准备了一桌「饭」,来了两桌「客人」。我军还能挡住敌人吗?林彪请示中央军委,是不是考虑重新打长春?林彪的考虑也不是没有道理,万一锦州打成久攻不下的「四平」,攻锦州的部队将遭到两面夹击。我们的后方运输线太长,汽车只有南下单程的汽油,大量的重装备将会因为无油而撤不下来,后果将不堪设想。可是,所有的「箭」都在弦上了,再返回去打长春,时间拖长不说,长春的条件没变,可能还会僵持。10月1日早上,罗荣桓和刘亚楼一起找林彪商量,由罗荣桓签字,又给中央军委发了一封「还是打锦州」的电报。

坚决主张「关门打狗」的毛泽东,之前看到林、罗、刘「动摇」的电报,连发两电反对,现在看到他们坚决打锦州的电报,才转怒为喜。10月14日上午10时,林彪下令总攻锦州。很顺利,不到两小时就突破了敌人的核心阵地,31个小时锦州就拿下来了。如此之快,出乎林彪的预料。他原来估计至少要打三五天,而且考虑如果东西两路援敌逼近,就是打下锦州也准备放弃。

小小的塔山维系着全中国的战局

锦州战事并不让林彪担心,塔山才分分秒秒牵着林彪的心!

塔山的背后就是锦州,塔山是阻止敌人北上增援锦州的第一道、也是最后一道防线。林彪把死守塔山的重任交给了四纵,四纵有4万多兵力,是东北野战军最能打阵地战的主力纵队。同时,派十一纵配合,十一纵刚由冀热辽军区独立师及地方部队升级,兵力比四纵少1万多人。林彪对第二兵团司令员程子华、四纵司令员吴克华说:塔山是一场完全的正规仗,绝对反对游击习气,必须死打硬拼,不应以本身的伤亡和缴获来计算,而应以完成整个战役任务来看胜利。最后,林彪板着脸对吴克华下了死命令:拿不下锦州,军委要我脑袋。守不住塔山,我要你脑袋!

军中无戏言,但林彪心里还是打鼓。因为敌太强我太弱,我军从一成立就是游击作风,打不赢就走,从没有打过真正意义上的坚守防御战,不多的防御战也多是运动防御。现在塔山多来了一桌「客人」,四纵能不能守住,林彪心中没有底。他决定把打锦州的主力一纵放在四纵后面的高桥,作为战役总预备队,既可支持锦州攻坚,又可支持塔山阻援,主要是注意塔山方向。

如此这般,林彪还是放心不下。塔山说是山,其实海拔仅42米,如果塔山顶不住,锦州将变成第二个四平,但后果比四平失守更严重。「多米诺骨牌」一旦从塔山倒下来,整个东北野战军就有可能全军覆没,从而改变东北甚至整个解放战争的战局。这还不是最严重的后果,「多米诺骨牌」将会继续倒下去,蒋介石占据半壁江山,美国和苏联插手,中国极有可能南北分裂。所以,塔山不仅仅是塔山,锦州也不仅仅是锦州,东北也不仅仅是东北,而是维系着全中国啊。这也难怪小小的塔山战后一举闻名世界,作为以少胜多的世界经典战例,塔山阻击战被收入美国西点军校的教科书。

锦州开战前,林彪的心就拴在了塔山

塔山位于锦州和锦西间的公路边,东临渤海,西靠虹螺山,阵地完全暴露在敌人的陆炮和海炮中。林彪的指示具体明确:绝对不能运动防御,而必须在塔山、高桥及其以西、以北死守不退,作英勇顽强的攻势防御,近距离开火,准备抵抗敌人数十次的猛烈进攻,在阵地前大量消耗敌人的有生力量,待敌人消耗疲劳,进退两难之时,再集中十一纵全部及四纵一两个师的兵力组织反突击,将敌人大量歼灭在我阵地之外,目前须以极正规、紧张的精神构筑阵地,准备白天打毁夜间立即修复。

10 月4日,四纵接到塔山阻援的任务,10月6日进入指定位置。东北野战军防御正面12公里,因为塔山临海傍山,敌人进攻只能展开8公里,防御阵地以塔山和高桥为主,以打渔山、塔山桥、塔山堡、白台山、北山五个点为基础,构筑一线阵地。四纵司令员吴克华召开师以上干部会进行动员,表示我们下定决心,即使四纵被打掉四分之三,也要坚决完成任务,打掉我吴克华,还有莫政委,胡副司令……我们誓与阵地共存亡,决不让敌人前进一步。十二师师长江燮元当着全师指挥员的面,标出了自己在阵地上的指挥位置,表示决不后退一步。

林彪善于用兵,更善于用将。谁适合攻城,谁适合追击,谁适合防守,他心中都一清二楚。为什么把防守塔山的重任交给四纵?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四纵有一个非常「狠」的副司令员胡奇才。四纵的老兵都知道,谁要叫胡奇才「狠」上了,不死也要被扒层皮。林彪从来没有发过点将上前线的电报,塔山刚打响不久,林彪就给四纵发急电,点名叫胡奇才立即到十二师的一线去。塔山恶战六天六夜,胡奇才坐镇五天,他不用吭声,你就往死里打吧。

10月8日,林、罗、刘致电第二兵团:锦州大战拟于11日开始,明日开始打外围战,锦西之敌可能有八个师左右的兵力将拼死命增援,盼你们下决死战的决心不让敌前进,准备进行十昼夜以上的攻势性的阵地防御战,利用敌人攻击精神不强的弱点,我军构筑坚强有掩盖的阵地,加强死守和反突击的训练,以保证这一大战任务的完成。……九纵是新部队,今年表现得能攻能守,四纵更应做到。十一纵的底子亦不比九纵差,也应做到。主要是自上而下到每个指战员都下决心,就能创造光辉战绩,使敌胆寒,使我全军胜利得到保证。林彪说过,当需要牺牲的时候,就要勇于牺牲……完蛋就完蛋,枪声一响,老子下定决心,今天就死在战场上!东北野战军从军长到士兵,谁都知道这句名言。

林彪说,我不要伤亡数字,我只要塔山

1948年10月10日凌晨,血战开始,国民党军在40余门重炮,7架飞机和两艘军舰的火力掩护下,出动4个师的兵力,轮番攻击塔山。几十分钟就有5000余发炮弹砸向塔山,四纵的野战工事全部被摧毁,而敌人用尸体垒成工事,向我塔山阵地一步步推进。

塔山阻击战准备时间短促,作战持续时间长、规模大、从兵力上说敌多我少,装备上敌优我劣,地形上敌高我低,而且四纵是仓促占领防御阵地的,野战工事来不及完备,又大部分被炸塌。四纵要求部队利用晚上时间抓紧修理工事,总结经验,准备来日恶战。战士们白天粉碎敌人的连续集团冲锋,夜晚紧张地抢修工事,异常疲劳,但战士们都知道,防御阵地对保存自己的重要性。12日这一天,敌人没有来,但种种迹象表明,敌人还在酝酿更大规模的进攻,四纵抓紧时间抢修工事,大大小小的地堡从内部得到加固,扩大了射界,增设了防炮洞和储备弹药的小仓库,还修筑了迷惑敌人的各种明堡,加长加深了交通壕,增修了很宽的防坦克壕,各种各样的鹿砦也加密加厚了,在敌人进攻路上,还埋了地雷以及爆破筒、手榴弹和钉板等。

塔山阻击战开始后,除林彪主动询问和四纵主动报告,仅塔山正面防守的十二师,每天向林彪报告四次。10月13日是塔山阻击战最激烈的一天,二十八团伤亡超过800人,很多连队伤亡过百。塔山最危急时,一向以士兵生命为重的林彪抓起电话冲着程子华大吼:我不要伤亡数字,我只要塔山!塔山!就是把部队打光了,也不许后退一步!这天深夜,刘亚楼在电话里告诉塔山:锦州外围据点已经全部扫清,10月14日上午总攻,塔山阵地立即爆发出震耳欲聋的欢呼声。

10 月14日,锦州开战第五天,战事进入关键时刻,塔山到底能不能守住,罗荣桓提着一颗心,是他向中央军委签的坚决打锦州的军令状啊。罗荣桓建议派参谋处长苏静带一部电台到塔山督战,不参与指挥,只如实报告前线情况。罗荣桓怕前线部队硬撑着,有危急情况不及时报告,经林彪同意,罗荣桓对苏静说:攻取锦州看来没问题,关键是塔山,那里是一场恶仗。万一堵不住,攻锦州的部队就要腹背受敌。你到塔山去,告诉四纵死打硬拼,坚决死守阵地,不要怕牺牲,要不惜代价,任何情况下都不能动摇,你要向指挥员多次反复地解释总部的意图,一定要顶住敌人,顶住了就是胜利!

吴克华回忆:一次次进攻接踵而来,打也打不光,堵也堵不住。拼命冲上来的敌人和我们的战士绞在一起,抓头发、揪耳朵、摔跤滚打,拼老命地干。我们的前沿掩体、碉堡、交通壕、堑壕得而复失,失而复得,呈现拉锯状态……不少战士拉响最后一颗手榴弹,与敌人同归于尽,有些阵地由伤员防守,他们带着多处刀伤与敌人拼杀,有的腰折骨断,有的成了盲人,有的成了聋哑人,但仍在投弹、装子弹……塔山阻击战空前激烈,伤亡之大,是四纵前所未有的。那些头戴大盖帽的国民党军军官组成敢死队,好象吃了「刀枪不入」的药,身背大刀,手提自动枪,胸前挂一排手榴弹,高喊攻下塔山有赏,官长三级!如海潮一样涌来,进攻的凶猛程度是几年来没见过的。坚持塔山主阵地的二十八团伤亡惨重,很多连、排基本上拼光了,一个加强排50多人,打到最后只剩下6个人,如果不换防,这6个人也没有了。43人的警卫排,接连打退敌人五次冲锋后,只剩班长朱贵一人守住了阵地。接到吴克华的战况实报,林彪、罗荣桓立即发去了贺电。

蒋介石亲自到前线督战

那个时候,在蒋介石的心中,葫芦岛的地位比台湾高多了。蒋介石在选择退路时,刚开始并没有想逃到台湾,而是看中了葫芦岛。葫芦岛也临海,进可攻退可守,一头担着东北,一头担着华北,实在是个战略宝地。要把葫芦岛作为基地,就不能不救锦州,要想救锦州,就必须先夺塔山。

从蒋介石到兵团司令官侯镜如,都深知塔山的重要,国民党军直接进攻塔山的兵力是五个师,可眼看锦州不保,而增援锦州的九个师却还在望「锦」兴叹。困在锦州的敌兵团司令范汉杰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眼睛都望穿了,还不见一个援兵的影子。

蒋介石更是急红了眼,乘「重庆号」巡洋舰来到塔山附近的海面,跳过卫立煌,直接到葫芦岛督战。他连夜向侯镜如下达命令:拂晓攻下塔山,10月14日中午 12时进占高桥,否则军法从事。蒋介石从执掌政权以来,还从来没有这么急过,毕竟是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啊。蒋介石派他的亲信上战场,还拿出平时舍不得使用的「赵子龙师」,此师打遍天下,号称没有丢过一挺机关枪。10月14日天刚亮,国民党军以四个师的兵力全线向塔山进攻,敌督战主任罗奇和独九十五师师长朱致一亲临阵前向敢死队训话:今天「赵子龙师」一定要拿下塔山,进军锦州,决死不退,怯阵者杀无赦。一时间,塔山阵地炮火如雨,敌飞机也来助阵。按常理,一天之内攻破塔山没有问题。可就是奇怪,国民党军的军官敢死队波浪式地进攻,吃奶的劲都使上了,就是打不开通往锦州的大门。

如此优势兵力,却拿不下一个小小的塔山,这是蒋介石做梦也不曾料到的,他连准备好的午饭也没吃,就气急败坏地飞回北平。10月15日,蒋介石再飞沈阳,第三次空投手令,严令被围困大半年的国民党东北「剿总」副总司令郑洞国率新七军和六十军立即突围。10月16日,蒋介石再一次从北平飞到葫芦岛,得知锦州陷落,范汉杰下落不明,他气得要枪毙攻不下塔山的五十四军军长阙汉骞,大骂:你不是黄埔生,你是蝗虫!直到这时,蒋介石仍不死心,命令继续攻打塔山,夺下锦州。等了半天,塔山的好消息没有传来,却传来长春的坏消息,锦州、长春都丢了,蒋介石仍不认输,塔山还是救命的「稻草」。只要夺下塔山,就能重新夺回锦州、长春。

四纵在塔山创造了奇迹

10月20日上午,苏静从塔山回来向林彪、罗荣桓汇报:这次四纵担负塔山阻援,决心以一万人的伤亡来完成阻击任务。在群众支持下,以路轨、枕木和居民送的大门抢修工事,日夜坚守在阵地。战士们在阵地上与敌人拼刺刀,打得很勇猛,很顽强,顶住了敌人无数次集团冲锋,纵队炮兵也发挥了很大的作用,打乱了敌人冲锋的队形。

可以想象,以几个团的兵力阻击敌人几个师,战斗该是如何的残酷。三十四团政委江民风在团长不在的情况下代理团长,一直在前线指挥,打到最激烈时,三十四团指挥所空无一人,江民风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带着预备队就冲上了阵地。

在这场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史上规模最大、时间最长、最为残酷的阵地防御战中,四纵坚守塔山阵地六昼夜,寸土未失,以伤亡3000余人的代价,毙伤敌副团长以下官兵6222名,俘敌667名。直到塔山战斗结束,作为总预备队的一纵也没有派上用场。毛泽东发来嘉奖电:四纵在,塔山在!林彪高兴地说:是啊,没想到四纵打得这样好,打的是政治仗啊。打锦州的部队也都打得很好,打得很坚决,迅猛地向纵深发展,分割敌人,把敌人的指挥系统打烂,胜利是出乎意料的啊!罗荣桓称赞:四纵打得好,像这样的阻击战范例,在我军历史上还是少有的。

战后,三十四团获「塔山英雄团」!三十六团获「白台山英雄团」!二十八团获「守备英雄团」!四纵炮兵团获「威震敌胆」的光荣称号!在东北野战军中,四纵被授予荣誉称号和荣立战功的集体和个人首屈一指。1949年3月25日,毛泽东到达北平,在西郊机场举行阅兵式,由四十一军(四纵)组成阅兵队伍。毛泽东向「塔山英雄团」的旗帜行注目礼。

八位将军魂归塔山

1952 年,在塔山西楼台修建了一座塔山阻击战纪念塔。1962年,战斗英雄程远茂、鲍仁川等人重游战地,发现这座纪念塔建在当年国民党军的阵地上。意见反映上去,经中央军委批准,将此纪念塔炸毁。1963年10月15日,在昔日「塔山英雄团」前沿指挥所的位置,重新建了一座纪念塔,正面是时任国防部部长林彪的题词:塔山阻击战革命烈士纪念塔。「九一三」事件后,林彪题词被用水泥抹平,此后十几年,一直是「无名塔」。1984年,当地政府把纪念塔正面刻过林彪题词的32块花岗岩撤下来,换上陈云的题词:塔山阻击战革命烈士永垂不朽!1997年,纪念塔被列为辽宁省文物保护单位。

吴克华中将(1913-1987),塔山阻击战时任东北野战军四纵司令员;江燮元少将(1914-1990),塔山阻击战时任东北野战军四纵十二师师长;焦玉山少将(1915-1990),塔山阻击战时任东北野战军四纵十二师三十四团团长;李福泽少将(1914-1996),塔山阻击战时任东北野战军四纵参谋长;胡奇才中将(1914-1997),塔山阻击战时任东北野战军四纵副司令员;莫文骅中将(1910-2000),塔山阻击战时任东北野战军四纵政治委员;欧阳文中将(1912-2003),塔山阻击战时任东北野战军四纵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江民风少将(1920-2003),塔山阻击战时任东北野战军四纵十二师三十四团政委。这八位当年激战塔山的将军立下遗嘱,死后归葬在塔山。

1987年2月13日,曾任中共中央顾问委员会委员、中央军委委员、广州军区司令员的吴克华将军在广州逝世。吴克华,1928年初参加弋横暴动,1929年秋参加红军,作为四纵司令员指挥塔山阻击战时他才35岁,六昼六夜的生死血战令他终生难忘,他要以普通一兵的身份长眠塔山。1988年8月1日,吴克华将军的夫人张铭遵照他的遗愿,和子女一起,把他的骨灰撒在塔山。

1997年7月4日,参加塔山阻击战的胡奇才将军逝世,他的遗愿也是归葬塔山。解放后,胡奇才担任工程兵副司令员,曾四次重访塔山,每次都长久地站在当年的前沿阵地沉默不语。他告诉老伴:我是塔山阻击战的幸存者,做梦都梦到这地方,死后我一定要回塔山,这样我的灵魂才能够安稳。

而此时塔山还只有纪念塔,没有陵墓,更没有墓碑。塔山阻击战的烈士被当地老乡移葬在塔山附近的高桥镇、颜家屯和沙河营子乡等地。1997年,葫芦岛市人民政府决定以塔山革命烈士纪念塔为中心,修建一座两万多平方米的烈士陵园,将分散的烈士遗骨合葬。1998年3月24日清晨5时,当地老乡主动来为默默相伴了50载的烈士送行。经过3个多小时的小心挖掘,743名烈士的遗骨被装上9辆灵车,由警车开道、军车护送,缓缓驶向塔山革命烈士陵园。烈士遗骨袋摆放到6具特制的纸棺里,由36名战士进陵园。民政部、解放军总政治部、广州军区,葫芦岛市委、市政府,「塔山英雄团」等单位的领导为烈士陵墓填土,从此结束了塔山有塔无墓的历史。

1990年,曾任广州军区副司令员的江燮元将军逝世。

1990年10月9日,曾任广州军区副参谋长的焦玉山将军逝世。

1996年,曾任国防科委副主任的李福泽将军逝世。

1998年11月2日,四位开国将军的葬礼在当年「塔山英雄团」前沿指挥所旧址举行。胡奇才将军的夫人王志远以及吴克华将军、李福泽将军、江燮元将军的亲属都来参加了安葬仪式。

2000年5月31日,曾任解放军装甲兵政委的莫文骅将军在北京逝世,遵照将军的遗愿,骨灰暂存八宝山革命公墓,他在「等待」老战友。

2003年6月12日,曾任《解放军报》第一任总编辑,后任第四机械工业部副部长的欧阳文中将在北京逝世,7月1日,莫文骅、欧阳文两位将军的骨灰被运回塔山。

解放军工程兵政委江民风从来没有说过塔山的功劳,直到他逝世,人们才知道他也是塔山阻击战的战将。解放后,数不清有多少次,江民风来塔山凭吊先烈,全家也陪他来过。他多次对儿子说:我死后,就把我埋在这里。2003年11月,江民风将军逝世,2005年清明,江民风夫人刘光复老泪纵横地送老伴来塔山与战友团聚。

在743位烈士合葬墓的后面,是八座将军墓,他们是:吴克华、莫文骅、欧阳文、胡奇才、江燮元、李福泽、焦玉山、江民风。墓碑的样式、规格、材质都一模一样,正面镶嵌着烤瓷的将军半身彩照和红五星,墓碑背面是将军的生平简介。

现在,塔山烈士陵园已被列为全国青少年爱国主义教育基地,辽宁省的红色旅游景点。不知道还有哪个战场,会让那么多的外省将军生前死后魂牵梦绕!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