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年,关于陈纳德、“飞虎队”、驼峰航线的报道,不断见诸媒体,而了解苏联志愿航空队历史的人,却不多见。


据悉,这段历史,在北京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以及其他不少抗战纪念馆里,都是一片空白。


解放军军事科学院研究员孙维韬曾到黑龙江大学国防教育学院做报告,当他提及苏联志愿航空队援华作战的历史时,座中居然无人知晓。


1937年抗战爆发后,原本就相当薄弱的中国空军经过4个多月的艰苦奋战后,可用飞机只剩30余架,制空权全部落入日军之手。


当时,欧美诸国以“严守中立”为名,停止向中国出售军用物资。而苏联担心日本的扩张会危及自己在远东的安全,采取了积极的援华方针。1937年11月组成苏联志愿航空队援华作战,直至1942年6月,苏德战争爆发,大规模援华中断。这期间,苏联向中国提供2.5亿美元低息贷款,并先后向中国出售1285架飞机及其他作战物资。苏联政府还帮助中国建立航空物资供应站、飞机修配厂和航校、训练基地,以轮换方式分批派遣军事顾问,连同各种空、地勤技术人员共计5000余人,训练中国飞行员和地勤人员,使中国空军起死回生。


苏联志愿飞行人员除参加南京保卫战、武汉保卫战外,还参加了保卫南昌、广州、兰州、重庆、成都、西安等地的空战。据统计,至1940年,日本共损失飞机986架,这与苏联志愿飞行员的作用密不可分。


1938年2月23日,由波雷宁大尉率队,28架轰炸机从武汉远征台湾,轰炸日军占领的松山机场,一役击毁日机40架,烧毁了可供该基地3年使用的航空汽油。


1939年8月14日,库里申科率领机群奔袭日军汉口机场。在武汉上空与敌机相遇。在击落5架敌机后,库里申科的飞机左发动机被击中,他用单发坚持飞行。返航至当时四川万县上空时,飞机失去平衡,他尽力控制飞机超低空摇摆着避开居民区,迫降于长江水面。机组的领航员、报务员和轰炸员都爬出机舱,当地民众纷纷跳入江中营救。但库里申科因筋疲力尽,未能爬出机舱。20天后,人们才在下游猫儿沱发现了他的遗体,把他安葬在景色壮美的万县太白岩。


当时援华志愿人员的去向是保密的。库里申科在给妻子的家书中也只是这样写道:“我调到东方的一个地区工作,这里人对我很好,我就像生活在家乡一样。”


数月后,库里申科之妻接到军人阵亡通知书:“库里申科同志在执行任务时牺牲。”至于牺牲的具体经过和葬身地点,家人全然不知。


20世纪50年代中期,库里申科的女儿莫娜·库里申科考入莫斯科机床制造学院,她的同学中有不少中国留学生。一天,一位中国留学生叫住了莫娜:‘在中国,人们一直缅怀着一位苏联飞行员,他的姓和你一样。我们早就想问你,你是否是他的亲属?’


直到此时,莫娜才知道她父亲的下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