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45/

或许,连红方总指挥员方强都没想到,因为他临时决定的一次意外行动,因为蓝方一个士兵的违规,竟然使影子特战队损失了两名重要的干将。当然,多大的代价,就有多大的收获。位于189高地的蓝方导弹发射基地的连根剥除,使得蓝方有些措手不及。

毕竟,现代战争中,弹道导弹及空军的作用是十分巨大的,这从美国袭击南联盟与伊拉克的战役中都可以看出。蓝方原本为数不多的导弹部队就连根拔去了一个,就好一个人的两个胳膊少了一支,红蓝双方的指挥官不会不明白这个道理。所以,在得知特战队炸毁189导弹发射基地后,方强果断的命令红方发起了更猛烈的进攻,这次的攻击目标就是蓝方仅存的另几座导弹基地。原因不仅仅是刚才所讲的,更重要的是为了吸引对方注意,让特战队能获得更大的活动空间。

话说另一面,山娃眼睁睁的看着队长赵明与姜一横的“牺牲”,真想冲上前去狠K对方一顿,但是,队长的“遗命”却一次又一次的冲醒着他发热的大脑。是的,还有更重要的任务等着自己去完成呢,绝对不能辜负队长的期望。山娃含着泪水,伴着黑夜,翻山越岭,匆匆赶往246地区事先约定的集合点。

当山娃来到集合点时,第五小组的另一位成员杨铁生早已在那里等候多时了,当他俩成功会师后,山娃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悲痛,抱住老班长痛哭起来。当然杨铁生心里也不好受,但他知道他必须清醒。现在第五小组就剩他们两人了,他现在有义务也必须带领山娃一起去完成结下的任务。

“好了,山娃,别哭了,现在还不是我们哭得时候。”过了许久,杨铁生拍了拍山娃的肩膀,他看了看手表,现在已经是凌晨3点了,自从他们登岸后,已经整整21个小时都处于急行军及战斗状态,身体已经极度的疲劳了。他知道,山娃一定也有这个感觉。

杨铁生拿出了卫星定位地图,仔细地查看了一下目前所处位置,由于炸毁导弹发射基地用去了不少时间,如果再按原计划的行军路线绕行向235地区进发,时间可能不够用。现在唯一可行的就是径直穿越246地区,这样可以节省1/3的路程,虽然这样会冒很大风险,但现在已经别无所则了。

“山娃,你先休息会,2小时后,我们出发。”

“不,班长,你休息吧,我来警戒。”看着两眼充满血丝的老班长,山娃实在于心不忍。

“别争了,这是命令。”这是杨铁生接过第五小组指挥权后向山娃下达的第一条命令,他让山娃就地休息,自己猫着腰,悄悄地来到一棵大树下面,拿起望远镜,警惕的观察的四周。

两小时,说快也快,说慢也慢。对于处于极度疲劳状态的山娃来说,这两小时是十足珍贵的。山娃睡的很香,甚至梦到了自己的队长,梦到了自己的三叔。很快,天微微亮了,杨铁生看了看表,已经凌晨5点了,该出发了,他推了推正在熟睡的山娃,整了整自己身上的装备。完备完毕后,两人一前一后向太阳升起的地方走去。

现在,杨铁生选择的这条路线,对于他们来说,是具有极大风险的,因为蓝方有3个装甲师的兵力全部集中在此地区,稍加不慎,他们将步入万劫不复的深渊。一路上,他们尽量选择山林茂密之处行军,目的就是为了减少对人发现自己的可能性。突然,正在前方探路的杨铁生忽然蹲了下来,对着山娃作了一个手势。

山娃见式一个猫腰,小心翼翼的来到了杨铁生的身边:“班长,怎么了?”

“你看,那是什么?”顺着杨铁生的手指,透过茂密的树林,山娃突然看见,在远方一条小溪边一辆蓝方军车正停在那里,而在军车旁,搭建着基座帐篷,帐篷上面迎风飘扬着大大的红十字。

“是野战医院。”

“嗯,不错,正是野战医院。”杨铁生用手擦了擦红肿的眼睛,一个想法迅速的在他脑海中划过。他笑眯眯的说道对山娃说道:“看来,我们又要大干一场了。”

“大干一场”一个大大的问号在山娃脑中呈现,难道班长想袭击野战医院?可这是演习不允许的阿。“班长,袭击医院,那样违反纪律的阿。”

“哈哈,违反纪律?他们蓝方违反的还少吗?不是他们那么卑鄙违反规则,队长还有一横能牺牲吗?”说道这里,杨铁生眼中突然散发出了用用的怒火,但没多久,又恢复了平静。“当然,我们的目标不是袭击他们的伤员和医疗人员,我只想问他们借一样东西。”说着,低声在山娃耳边,将自己的计划说了一遍。

就在杨铁生与山娃商量着行动计划的时候,在红方指挥部,方强那迎来了两位贵客。已经被判阵亡的特战队队长赵明及队员姜一横被演习总指挥部送了回来。一看他俩回来了,方强可有点坐不住了,一把上去,对着赵明的屁股就是一掌:“好小子,这回你可风光啊,堂堂的影子队长,演习刚开始一天,你就回来了……”

赵明一声不啃的站在那里,听着方强的训话,他知道,现在事已至此,多说也没有任何作用。其实,方强也根本没有骂他们的意思,在他看来,炸掉了对方的导弹基地已经达到了他预期的效果,对方违规造成的后果仅仅是个意外,当然,这个意外也值得特战队以后好好的总结。

就在方强准备让他们回去休息时,赵明突然敬了个军礼,冒出了一句话:“报告方司令员,你放心,虽然我俩已经牺牲了,但只要影子还有一名成员活着,他都会完成任务,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说着句话的时候,赵明的眼中闪着金光。

246地区,蓝军野战医院,夜深人静,空荡荡的营地中,错落着几个临时帐篷,帐篷中,整齐的摆放着几张病床,病床上没有病人,有的是熟睡中的军医大夫和护士们。其实,说实在话,这次军事演习中,蓝方最空闲的部队或许就算是他们了。在他们心中,他们参与此次演习也就是走个程序,装个样子。

黑夜中,两个人影悄悄地闪进了营地,他们不是别人,正是杨铁生和山娃。根据他们事先安排的计划,山娃直奔停在河边的那辆军车而去,而杨铁生则负责警戒,尾随其后,“空荡荡的营地竟然连一个守卫都没有,看了蓝军也太不重视医疗部队了。”观察了半天,杨铁生不由得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班长,你看”进入驾驶室的山娃突然发现了什么,小声地对杨铁生说道。顺着山娃所指的方向,杨铁生也不由得笑了笑,原来车子的钥匙都没拔,这到省了他们不少事情。

“山娃,你等我会,我去拿样东西。”说完,杨铁生猫着腰悄悄地走进了一个帐篷,进去不一会,他又悄悄地闪了出来,坐上了汽车。“山娃,开车,我们走。”不用说,山娃也知道,只听轰的一声,汽车发动了,带着偷笑得两名影子,开向了远方。

“班长,你刚才去干什么了?”山娃边开着车,边问着杨铁生,因为刚才杨铁生的举动完全在计划之外。

“瞧,这是什么?”杨铁生从胸前掏出了样东西,在山娃眼前晃了晃,贼贼的笑到:“是他们的证件,呵呵。”

“班长,你真行,对了,你怎么知道那个帐篷里住着大夫?”

“傻小子,你见过女孩子睡觉不关门的吗?没见到这几个帐篷只有这个门帘没有拉上吗?”说着说着,杨铁生忽然拍了下自己的脑袋,大叫不好:“糟了,忘了见事……”

“班长,你是说这个……”看着杨铁生焦急的样子,山娃不由乐了乐,朝着驾驶室后面指了指。杨铁生一看,哈哈大笑起来,“原来你小子也不傻啊。行!”

原来,那玩意儿不是别的,正是蓝军配发给野战医院使用的通讯发射器。刚才杨铁生担心的就是这样,有了这东西,蓝方野战医院随时都能和总部取得联系,一旦蓝方总部将车辆与丢失证件的编号报告全军后,那么他们刚才所作的一切都将成为无用功。

“班长,他原来就在车里……”被杨铁生稀里糊涂的表扬了一顿,山娃真有些不好意思。

“什么……哈哈哈,天助我也。”

其实,杨铁生的担忧并不是多余的,第二天早晨,野战医院的大夫和护士们起床后,就发现汽车与证件不见了,院长第一个感觉就是夜晚被偷袭了,然而,由于平时的疏忽,通讯器也被一同盗走,一时无法与总部取得联系,只能干着急。等他们派了一名队员赶到离他们最近的一个部队驻地时,已是整整24小时之后的事情了。而这段时间,山娃他们早已完成了他们任务了。

山娃他们两人如何完成最后的任务,演习的情况有进展如何,请继续观看《山娃历险记》下一节 斩首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