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的坦克兵生涯:难忘的三次开坦克出糗

lujibing2004 收藏 46 26748

我的坦克兵生涯:难忘的三次开坦克出糗

我从当兵起就属于“士兵突击”中的成才之类的最先显出来的天马,在坦克训练队里是数一数二学习好,理解快的利索兵,所以我的坦克驾驶技术在当时的新兵里是最好的,上级规定训练出一个合格的坦克驾驶员应该是十三个摩托小时,初学坦克驾驶时,都是十几个新兵在一辆坦克上训练,都是跑大圈,一人一圈,有专人记载时间,计算每个战士所用的摩托小时。,每个人下来都要偷偷的问在下面记时的战友:“我用了多少时间”,如果比别人时间短,就是跑的快,心里就美孜孜地,如果比别人慢,就下决心下次一定要开的快一点。负责训练的助教(老兵)有是也会对我说:“##,你少开一圈,让%%多体会一下”,每到这时,我不但没有不高兴,反而象给了嘉奖一样趾高气扬。从训练队结业时,我的总摩托小时是九个多,比别人少很多,有的人开了十四五个小时还老压杆和熄火,所以我总觉得比别人高出一头。可是就是我这个自以为的天马,却偏偏漏了三次大糗,成了最早现形的骡子,搞的我一辈子一提这事就羞愧难当,难以忘怀。

第一次是考二级驾驶员的等级考试。过去坦克驾驶员都有技术等级,三级驾驶员、二级驾驶员、一级驾驶员和驾驶技师。我从坦克训练队出来就被授予三级驾驶员,到连队的第二年,连队推荐我到团里去考二级驾驶员,自觉无论驾驶理论和实际操作系统都很熟练,考个二级应该没问题,考试时理论顺利过关,排除故障手拿把掐,实车驾驶时我惟恐超时,一个劲的加油,小坑不管,大坑闭眼,狠不得把脚踩到油箱里,最后飞快地过了终点,看了时间不超,心想这回可给连队争了大光了,第二年兵就拿回二级等级手。谁知裁判员通知我被淘汰,取消考核资格。原来我光顾速度,十个坦克的负重轮被颠瘪了三个,特别是把固定在炮塔上的高射机枪的固定架颠裂了,高射机枪被摔出十几米,差点被后车压坏造成重大的武器损坏事故。不但没给连队争光,反而受到团里的批评,要不是后车及时发现,停车把高射机枪拉回来,闹不好我还的给个处分那。

第二次是到连队的当年遇到野营拉练,长途行军,到内蒙演习,当时坦克不能走公路,所以我们的坦克只能走在河堤上,河堤是梯型,有四、五米高,我开的是排长车,排长是个河南大汉,对我的驾驶技术很放心,所以我开始在只有三多米宽的河堤上高速行驶,一路顺利,没想到河堤上有一个从村子通往公路的十几米宽的缺口,等到了跟前了才发现,来不及制动了,坦克一下子从四米多高的河堤上飞出去,然后落在对面河堤的斜面上,坦克侧倾的厉害,我心里想,可别翻车,因为坦克侧倾的安全角度是三十五度,可是正面的安全角度理论上可以达到五六十度,我一下决心,眼一闭,脚猛踩制动器,手狠拉右侧的操纵杆,坦克一下右转90度停住,车屁股撅在河堤上,车头对着河堤外的公路,坦克炮向右转的瞬间把两棵一尺多粗的大树连根拔起,车的页子板也被树砸掉了。排长捂着头上的包从车里爬出来说:“开坦克开的好的我见的多了,能那坦克开飞起来我还真没见过,”连长闻讯跑过来恶狠很地看着我,“我以为你有多大本事那?就这水平?”搞的我脸红一阵白一阵,因为我们要赶着到火车站装载,团里有人来处理后事,我把页子板检起来绑到炮塔上,把车调过来继续前进了,再后来,一路小心翼翼,过去行军我都是露头驾驶,惟恐别人看不见我,这次我始终坐在里面驾驶,就怕别人知道这车是我开的。

第三次是我已经提干了,被送到坦克学校学习,毕业前搞综合战术演习,我们四个干部一台车,我又自报奋勇地充当驾驶员,在战斗开始发起冲击时,沿着冲击方向奋勇前进,快到终点时我发现前面是条大沟,因为我坐的位置比较低,就问当车长的弟兄说“能过吗?”他说“不深,能过,”我就一加油门冲了下去,可是车头一低,车就不动了,我猛踩油门,就听发动机轰轰的,屡带也转,车就是不走,全车出来一看傻眼了,原来这个沟不深,但也不宽,坦克下沟后,火炮担在沟对面的沿上,前履带没着地,所以光转不走。前进不了,倒也倒不回去,只好等着战斗结束被人拉上来,这次战术演练,我们被判战损,每个人的训练成绩都是及格。打破了自己以为能得全优学员的美梦。


本文内容于 2008-1-4 10:40:18 被护旗卫士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