税收年年高过GDP,原因年年一样的?

据人民网今天报道:2007年,全国税收收入完成49442.73亿元,比上年增长31.4%.全年预计财政收入将超过5.1万亿元,比上年增长31%左右。


这些年来,财政收入增长形势喜人,而且财政收入的增长都大大超过GDP,人们在欣喜之余也必然会有这样的一个问题:年年超过GDP增长是否合理,财税增长为何会这么快?然而,遗憾的是,这些年,官方的回答年年却是大同小异,基本上是一个样的。


如,对于2007年财税收入超过GDP增长,税收有如此增收的主要原因,记者采访财政有关负责人,该负责人是这样解释的:


财税收入之所以超过GDP增长,是我国国民经济平稳较快发展,经济效益不断提高,尤其与财政收入关联性较大的工业增加值城镇固定资产投资总额、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企业利润、进出口贸易额等各项主要经济指标增长较快,直接带动国内流转税、企业所得税、海关税收等主体税种收入快速增长,为全年财政收入大幅增收奠定了坚实基础。接着,这位负责人分析了财税收入超GDP增长的合理性,也就是说进一步祥细解释了其原因,这就是著名的“三因素”说:


首先是财政收入与GDP增结构存在差异。GDP由一、二、三产业增加值组成,而全国财政收入是由二十几种税收及非税收入组成,税收是财政收入的大头。由于主体税种税基增长均高于同期GDP增幅,再加上收入征管水平不断提高,直接带动财政收入超GDP增长。其次,价格因素和统计口径的差异。财政收入增长率是按照现价计算,而GDP增长率是按照不变价核算的。第三,政策性及特殊因素的影响。比如,2006年收入基数中扣除了部分解决出口退税历史陈欠,铁道运输企业上交出售国有资产收入,证券交易印花税增长较多,出口退税政策调整减少退税。这些因素合计形成今年增收约3000多亿元,带动今年财政收入增长8个百分点左右,扣除这些特殊因素增长,预计2007年全国财政收入增长23%(事实上即使是23%也是大大高于GDP增速)


有意思的是,这些年来,税收收入年年高过GDP增长,官方年年的解释都是这么几条,要么是三因素、要么是四因素。在2005年两会期间,在“两会”相关的记者会上,经济日报记者也问过这个同样的问题。因为2004年,全国税收收入增收5256亿元,增幅为25.7%,总收入和增收额双双实现历史性突破。为什么税收增长得这么快?另外,税收的增幅是25.7%,而同期GDP的增幅9.5%,也就是说税收增幅是GDP的2.5倍以上,为什么税收增幅远远高于GDP的增幅?


对此,时任国家税务总局局长的谢旭人是这样解释的:去年税收收入增长比较快,首先得益于国民经济的持续快速发展和企业效益的大幅度提高。去年国内生产总值按可比价计算增长9.5%,按现价计算增长16.4%,尤其是全部工业增加值现价增长18.3%,其中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长22%左右,带动国内增值税增长21.6%。规模以上企业实现利润增长38.1%,带动内外资企业所得税分别增长了34.2%和32.2%。外贸进口增长36%,带动进口环节税收增长32.9%。其次,税务部门推进依法治税、加强税收征管保证了收入增长。实施科学化、精细化管理,包括改进和优化对纳税人的服务,大大提高了税收的征收率。去年,我们加大税务稽查力度,查处了一批大案要案,同时,进一步清理欠税和纠正违规缓税,一共增加了750亿元。第三,各级党委、政府、人大、政协以及社会各界对税收工作给予大力支持,广大纳税人依法诚信纳税意识和税法遵从度进一步提高,有力地促进了税收收入的增长。 这也就是“三因素”说。不同的是谢旭人作为税务总局局长,强调了加强征和地方支持以及纳税人纳税意识提高这些因素。


事实上,今年财政部负责人回答中另外两个因素,如GDP与税收价格构成的差异不是年年存在着吗?既然年年存在着,那么其双方的增长速度也就应该是趋于一致或增速应该保持一定比例吧?而所谓的政策性因素,就更与财政部负责人的其后解释税负不重相矛盾了。因为你怎么能一边说政策性因素导致税收增长,一边说“近年来,除了调整个别矿产品的资源税之外,基本上没有出台增税政策,并且出台了一系列减税政策。这位负责人还一一进行了列举。既然出台的政策都是减税,怎么还说是政策性因素呢?


我们再回过头来看2006年时是怎么解释的:税收收入增长25.7%,与公布的GDP增长9.5%相比,超过比较多,原因是多方面的。


第一,统计口径差距,税收收入增长25.7%是按现价计算的,而GDP增长9.5%则是按可比价计算的。如果按现价计算,去年GDP增长达到16.4%,与税收收入增幅的差距就缩小很多了。

第二,GDP结构与税收结构差异。我国税收主要来源于第二产业和第三产业,而第二产业和第三产业增加值增长幅度又高于GDP增长,特别是工业增加值增长幅度较大幅度高于GDP增长。所以,相应地国内增值税的增长幅度自然就比GDP高。另外,二产中的建筑业和三产中的一部分行业的营业额往往高于这些行业的增加值增长,相应地这些行业的营业税增长幅度就比增加值高。

第三,去年相当多的地区,尤其是一些能源、原材料省份以及东部沿海省份的GDP增长高于全国GDP增长,相应地这些地区的税收增长幅度也都比较高,而东部沿海地区的税收收入占全国税收收入的70%左右。这些地区税收增长比较快,也就拉动了整个税收的增长。

第四,外贸进口对GDP和税收的影响不同。核算GDP时要减去进口部分价值,进口增长对GDP增长是起负作用的。但是,进口对税收来说正好相反,进口增长促进了进口环节税收的增长,从而较大幅度地带动了税收收入增长。去年,进口增长了36%,进口环节税收增长32.9%,拉动总体税收增长4.5个百分点。而出口退税在税收统计上不扣除,由财政作退库处理,从财政收入中减除。如果按照扣除出口退税来算,从财政收入的角度来讲,去年财政收入增长只有21.4%。所以,去年进口环节税收的大幅度增长是拉动整个税收大幅度增长的重要因素。

第五,税收征管不断加强,税收流失减少。同时,查补了过去年份一些欠税和缓税,这些一次性收入与当年GDP增长没有直接关系。

从以上几方面看到税收增长和GDP增长存在差距的原因,第一方面与第二方面事实上都是统计口径差距问题,可以归结为一点,因此,还是“四因素说


我们再看前些年的一则消息:(前面内容略)今年1月~10月,全国税收收入比去年同期增长27.1%,欣喜之余,人们不禁要问税收较高增长是从哪里来的? 通常讲,税收收入增长较快或者超常增长,主要是拿税收收入增幅与不变价的GDP增幅相比。经济是税收增长的基础,但税收增长的幅度并不一定与GDP增长的幅度一致。今年以来,税收收入较大幅度超GDP增长主要有几个方面的因素:

一是各类税收对应的经济税源(税基)增幅高于GDP增幅,由此产生的税收也必然高于GDP增幅。还有一个重要因素是我国税收收入核算口径。按照现行税收统计口径,税收收入包括进口环节增值税和消费税,不扣减出口退税,进出口的大幅增长可以带来税收收入的较快增长。而国民经济核算的口径是进出口净额。此外,价格也是影响税收与GDP比较的一个因素。公布的GDP的增幅按不变价格核算,而税收增长按现价计算。前3个季度,各项物价指数在去年回升的基础上继续保持上涨态势,工业品出厂价格指数同比上涨5.5个百分点,居民消费价格指数同比上涨4.1个百分点。

二是加强税收征管和纳税人自觉纳税的遵从度提高是税收收入超税基增长的主观动因。提高税收管理水平,也增加税收收入几百亿元。

三是物价。税收增长按现价计算,受价格因素影响较大,当各项物价指数正增长时,税收增长就会比GDP增长更快;当物价指数负增长时,税收增幅就相对缓慢一些。

四是征管因素。当征管水平处于上升空间时,相关税收增长就会快于相关经济增长。但税收征管因素具有波动性,当税收征管质量提高到一定水平时,同样需要通过加强管理来加以保持。有些典型的一次性税收收入,可能当年有,来年就没有,这时征管因素同比就出现负拉动的现象。


而今年早些时候,新任国家税务总局局长肖捷在全国税务工作会议上说,今年是改革开放以来税收收入增长最快的时期之一,谈到税收收入为何有如此高增长时,他说,“通过推进税收制度改革,农村税费改革逐步深化,东北地区部分行业增值税转型改革试点顺利进行,调整和完善了消费税政策,统一了内外资企业所得税法,提高了个人所得税工资薪金所得税项目费用和扣除标准,调整了储蓄存款利息个人所得税政策等等。(这是政策和经济因素)近年来,中国税收收入结构发生明显变化(结构性因素)通过大力整顿和规范税收秩序,深入开展税收专项检查和专项整治,税务部门查补了大量税款,提高了税收征收率。(征管因素)。肖捷最后表示:“总体看,今年税收收入和增收额双双实现历史性突破,既得益于国民经济快速增长,也是税务机关不断完善税收征管体制和机制、全面强化科学管理、依法治税水平不断提高的具体体现,同时也是社会各界大力支持和广大纳税人依法诚信纳税积极奉献的结果。”---这,也是三因素说或四因素说。


事实上。衡量税收增长是否正常,关键是看税收增长与其对应的经济税源增长是否协调。税收与GDP的增长弹性从趋势上看是波动的,大致有以下几个因素影响二者之间的弹性关系: 首先是与各类税收对应的经济税源(税基)增长可能高于GDP增长,也可能低于GDP增长,当高于GDP增长时,相关税收与GDP的增长弹性就大于1,当低于GDP增长时,就小于1。 其次受税收政策影响。当出现新的增收政策,相关税收快于相关经济增长。当出现新的减收政策(如增值税由生产型变为消费型),相关税收与相关经济的增长弹性小于1。


对于官方的如此解释,财税专家高培勇是这样评论的:对于税收收入的持续高速增长,特别是税收收入增长持续高于同期GDP增长,人们曾经用经济增长、政策调整和加强征管“三因素论”来解释。甚至在此基础上,将“三因素”所带来的支撑税收收入增长效应做了相应分解,即经济增长因素占50%,政策调整和加强征管因素各占25%.而随着2004年的税收收入增幅蹿升至5000亿元,“三因素论”的解释显得相对简单了。为了进一步揭示其背后的深刻原因,作为“三因素论”的替代,“多因素论”应运而生。在多因素论下,税收收入的持续高速增长被归结为经济增长、物价上涨、GDP与税收的结构差异、累进税率制度、加强税收征管和外贸进出口对GDP与税收增长的影响差异等六种因素交互作用的结果。

高培勇同时表示,追溯中国和世界的税收发展史可以发现,发生在过去13年来的中国税收收入持续高速增长现象,不仅在中国,而且是世界上的一个特例。对于这一特例发生的缘由,难以套用一般规律加以解释。在能够列举的支撑税收收入持续高速增长的因素清单中,不论是过去的“三因素”,还是现在的“多因素”,均系世界上普遍存在的一般性因素。而它们,并未导致类似中国这样的税收收入持续高速增长轨迹。

看起来,要透视这个特殊的现象,只能启用特殊视角去描述、归结这一轨迹背后的特殊缘由。而来自国家税务总局的两份分析报告表明,如果分别以法定税负和实征税负作为计算税收征收率的分母和分子,那么,中国税收的综合征收率,已经由1994年的50%上下提升至2003年的70%以上。在10年间,提升了20个百分点;具体到作为第一大税种的增值税,其征收率,则已由1994年的57.45%提升到了2004年的85.73%.在11年间,提升了28.28个百分点。表现在税收征收率上的如此迅速且高幅的提升,说明中国税务机关拥有的“征管空间”巨大。正是由于拥有巨大的“征管空间”,才使得中国税务机关在加强税收征管方面的努力具有了令人刮目相看的“魔力”——税收收入由此获得了持续高速增长的强大推动力。

一方面,官方一再强调征管空间不大,这些年来已经尽了力,再指望挖掘征管潜力增收可能性不大,在高速增长的同时强调第二年税收增长的难度,强调减收的因素;而另一方面,人们却看到了税务官员吃霸王餐、征小姐税的“威力”和大力呼吁整治税商勾结。在当前国有企业越来越少,民营、个体越来越多,查帐征收难度越来越大的情况下,在地方超收后由于保地方利益和来年的政绩的情况下,税收是否能足额征收也心存疑虑。

但如今的现实是,尽管年年出台减税政策,尽管年年叫中国的税负不重,很适合、很适合,税收还是不依人们的意志而快速地,年年大大超过GDP的增长,甚至超出一成二成的增长幅度,这其中的原因,究竟是年年真就那么以不变应万变的几条吗?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