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民警,接警记实》基层一线民警接处警散记 [转]

hzq205 收藏 9 562
导读:接警记实之一"界乎于可出可不出的警之间的小警" 一点小事,本不归公安级关管的小纠纷,你不去还不行,去了又解决不了.这样的警每个班都要遇到几次,没有办法呀!大上个班,一个小女孩半夜里就站在离火车站不远的地方,年令在十四,五岁上下,有人报警,俺们就去了.可是,见到那小女孩,问啥也不说,又不像是聋哑人,还不跟俺们走,次时已是夜里11点多了.你说急人不急人,有三个看热闹的女同志帮俺们将她给抬到了警车上,回到所里,小女孩不但不说话,这回连眼睛都不睁了,没办法,只能由她去了,可是,当俺们一会儿忙着处理别

接警记实之一"界乎于可出可不出的警之间的小警"


一点小事,本不归公安级关管的小纠纷,你不去还不行,去了又解决不了.这样的警每个班都要遇到几次,没有办法呀!大上个班,一个小女孩半夜里就站在离火车站不远的地方,年令在十四,五岁上下,有人报警,俺们就去了.可是,见到那小女孩,问啥也不说,又不像是聋哑人,还不跟俺们走,次时已是夜里11点多了.你说急人不急人,有三个看热闹的女同志帮俺们将她给抬到了警车上,回到所里,小女孩不但不说话,这回连眼睛都不睁了,没办法,只能由她去了,可是,当俺们一会儿忙着处理别的事时,小女孩却自己从所里跑了.不一会儿,俺们又接到了110的指令,出现场一?还是这个小女孩,在场的老百姓七嘴八舌:你们也不能不管呀?她半夜一个人在这儿多危险呀?......我说:我们咋管?她不说话!送救助站必须有名有姓,否则,人家不收;送医院她还没有病:再领回我们派出所?可是她刚从派出所跑出来的呀!人家又没有犯法,我们凭什么要总把人家扣到派出所呢?在场的人又帮着问了一会儿,一听我这么一说就都走了,后来,经向110汇报后,我们只得任其自然了,因为我们又要出下一个警.第二天,小女孩再也没有再这儿站着,。


接警记实之二:"基层民警常听到的,个别老百姓的经典口头禅"


"我扒你的皮"这句各别老百姓的口头语,在俺们这儿的一线民警中几呼普遍的谁都遇到,听到过,我近两三年来在实际工作中听到过有人当面这样说我已有四五次了,酒魔子还不算.这不,刚刚俺又在几分钟前出的一个现场,又被一个极不讲理的,做生意的女人当着好几十围观群众的面对俺来了一句:我扒你的皮!气的我当时一下子真的不知说什么好了.好在当时在场的老百姓都明显地站在了俺这一边,都对那个女人口出狂言同时报以轻蔑的嘲笑.事情很简单,俺接110指令,说某地有纠纷,到现场才知道,是一辆人力三轮车把一辆港田残疾人的机动车给挂了,但蹬三轮的人跑了,一残疾女坐到了人力三轮车上,而另外两女人正在大声地与残疾女连吵吵带比划,眼看要动手了,俺赶紧过去制止,并告诉那两女人,等交警队来处理,可是这俩女人过来,反问着装警服的俺:你是干啥的呀?派出所的!我也没给她们好气.派所的咋地?她(指残疾女)凭啥说这辆车撞的她?俺告诉她等会儿交警队的人来处理,那不行!我们要下班了.说着又要向车上坐着的残疾女身上冲,我大声警告她们:你敢打残疾人我看看,你看我处理不处理你!没想到这俩女人疯子一样冲我来了,这个说:你敢!我扒了你的皮!那个说:看看他的警号是多少......在场群众都对她们的丑行表演感到厌恶,好在她们自家的人还有点自知知明,把她俩给弄了回去,我向110汇报了情况后就又出下一个现场了,过了一会儿,我还不放心,又到那块看看,双方都被交警给领走了.看到了122的出警车,我这才彻底放下了心.


接警记实之三:"啥人都敢和警察吵,自己已涉嫌违法却还要警察对他态度好"


今天上午,我约来一个一周前在我们管内打架的一方的当事人,是一个84年生人的小青年.我只是正常的了解那天他们打架的事,不想,我没问上两句话,他却激了,问我啥态度?跟他说话那么大声干啥?最可气并让人哭笑不得的是,他说:你们不是为人民服务的么?你们不是微笑服务么?......我告诉他:我们微笑服务要分对象,你属于治安案件的当事人之一,我们正在调查这起案件,如果你涉嫌违法,我还要处理你呢!我还对你微笑服务!我说话声的大小你都得受着,谁让你们没事找事了!小青年让我给狠狠地教训了一顿.最后我告诉他:你们今天的事还不大,如果再大一点,涉嫌犯罪我还要给你带铐子,把你送到巴篱子去呢!你心里还没数,我还对你态度好点,你的态度才应该放老实点呢......现在是啥人都敢跟警察吵,闹,喊.二十几年前,他这个年令的人,见警察都得规规矩矩的,哪还敢这样呢?是社会进步了呢?还是警察的威力(信)下降了呢?亲爱的各位同行朋友们您能告诉俺么?


接警记实之四:"我爸也是警察"



在我们W警区值正班,一般是有事的时候多,没事的时候少.谁让我们这块儿是闹市区了.这不,那天又是我在警区里值正班,而整个一大上午都没接到一起报警,真的是太少见了.但是下午三点多钟,从外面进来一名男子,是报案的人,他又气又急地向我们讲述了,他的钱刚刚被人给抢走的经过.



他说:"我开一台面包车,与单位的一个临时工小伙子给一个小店送纯净水.两点多钟的时侯,我们到了AB街20号门前,我已把水送完,就开车往院外边出.我们一起的那个小子还没出来呢.我的车刚起动十几米远时,我身旁不知啥时出现了一位,身高1.78米左右,较瘦,较白,上身穿黑色散襟上衣,下穿深色裤子,黑皮鞋的男子.手上夹着个包,长得干净利索,一看既不象坏人,也不象没钱的人.他顺手敲了两下我的车门子.我从车窗口的门问:"咋的了?""咋地了!你看看!"我在车里向窗外下边一看,他的皮鞋尖上有点泥,就说:"崩上泥了?""什么?崩上泥了,你压我脚了!"我一听他这么说,连忙下车,又问:"那怎么整啊?报警吧!""报警?报什么警啊,我就是警察!"那我给你点钱,你看看去呀?""你看我这样,象是缺钱的人么?"我听他这么一说,一时竟不知说什么好了.这时,那男的一边看我,一边说:"你身上带多少钱呐?"我把外衣兜里的二十几块钱全都掏了出来,对他说:"就这些!""什么?就这些,里边呢?"我又忙把里边衣兜里的一千多块钱的上货款拿了出来,告诉他:"这是上货款!"没想到,他一把抢了过去,并开始打手机:"对!这车把我给撞了,你们快过来吧!"我还和他说:"谁撞你了?"并说:"你也不能把我的钱全给拿走哇!"他放下电话,手里仍纂着我的钱,然后对我说:"把车开过来!"我想:得赶快找我们单位的那个小伙子,让他帮我跟着这个小子,我再去开车.我这一回头找小徐的时候,再回头看这个小子,早已没了影.听了他的叙诉,我问了他的年龄,他说四十九.我又问:"抢你钱的那个小子,多大?"他说:"也就三十多岁."报人的衣着打扮,如果他自己不说他是哈市的,我还真已为他是农村人呢.一眼看他就肯定是穷人,老实人.报案人又说:"我给我表哥,三处的打电话,问咋办?他让我报案."不瞒你说,警察同志,我爸也是警察!干你们这行的,他以前管我可厉害了.所以,到现在,我一听说警察我都哆瑟呀!"听了他的话,我陷入沉思,又无言以对.



接警记实之五:"高才生与辍学生"



我实在是记不起报案人姓氏名谁了,但当时的他肯定是哈三中(市重点高中,还是省重点)的一名在校的高才生,好学生.这一点是他爸在开车领他到派出所来报案时亲口对我说的,估计也是不会错的.至少据现在两年前的一个下午,我在所里值班时,一名四十多岁,个子不高,头发自然发黄的男子,领一正在上高中的男孩到所里来报案,称刚刚在AC街的新华书店旁,被人抢走了一部价值两千多元钱的手机和一百多元钱的现金.我再一细问,这一对父子才一点点地把此案的详细情况向我介绍了个一览无余. 男孩的父亲,是搞基本建设的一个小工头.长年在市区内承包工程,钱,看样子是没少赚.而唯一的独生子自上幼儿园起,就托人花钱去的好幼儿园,上小学跨学区又上的一流小学校.孩子也真争气,再往后,便凭着自己的学习成绩,一下子就考上了我市的著名中学_____三中.在三中的班级内,学习成绩也是在前几名的.那天是周日,孩子仍须到外边补棵,下课后自己背书包往家里走时,到公共汽车站附近的新华书店去转一转.从新华书店里刚一出来,往前走没几步时,迎面走过来一个染了红色头发,个子没他高,身才也没他壮,看样子年龄也就是与他般大般的小小子.穿得流里流气,一看就是个坏孩子,至少是个辍学生.他迎面从高才生的眼前走过后,却又一下子转回身来,高才生只顾往前走,根本就没有注意到他.大概也是满脑子里想的都是学习上的事吧,再往前没走几步,被辍学生给大声地叫住:"哎!你站住."高才生很听话地就自然站住了."那天,你是不是打我弟弟了?"问的高才生一头雾水,心想:你,我都不认识,我怎么会认识你弟弟呢?再说了我自小到大从来也没同谁打过架呀,整天学习都学不过来呢."你还不承认,是不是?那你跟我到前边,让我弟弟看看是不是你,如果不是咱就拉倒."辍学生又对高才生说着.高才生心想:"去就去,能怎么地,反正我又没打你弟弟."辍学生领着高才生,从新华书店的这条街转到了AD街,又一下子拐到了一个居民大院里,再来到了一栋楼内,又上到了二楼的缓台处.此时,这里只有他们两个人了.辍学生又象是自言自语又象是说给高才生听的:"哎?刚才他还在这儿呢!干什么去了?"然后,又对高才生:"你在这儿等着,别跑哇!我下楼去看看去,不行,你身上都带啥东西啦?"高才生顺手从兜里掏出了手机,辍学生一把将手机抢到了手里,又问:"那个兜呢?"说着就自己伸手过来把高才生的那几个兜儿全都给翻了个遍,把高才生身上带的一百多块钱全都给翻了去.然后,又对高才生说:"你在这儿等着,这些东西先扣我这儿,我下去看看马上就回来,你要是跑了,没你的好,我告诉你!"说罢,辍学生就匆匆跑下楼去.高才生老老实地站在这人生地不熟的楼道里,开始真的是一动也不敢动,过了一会儿,他见楼下还没动静,便从窗户向下边看了看,那个红头发的小子也没在下边呀!他这才悄悄地,一点一点地自己走下楼来.又四下看看没人盯着他,这才快步走出了那个院.走到了正街,本打算找车站,再上车回家,可一翻兜里仅剩下一枚五毛钱的硬币,他只得拿这枚五毛钱的硬币找到了附近的一家公用电话亭,给他爸的手机上打电话说:"爸!我的手机被人给抢去了......"他爸一听,急得不行,马上由南岗开着他的那辆白色新款时尚的轿车,来到了儿子所说的现在所在的位置.简单听了儿子说的情况后,即与孩子一起来到了派出所.我取他孩子的笔录时,他爸又气又急地对孩子说:"当时,手机在你手上时,你挂110报警啊!""我敢挂吗?万一他手里有刀捅我一刀怎么办呐,再说,我知道他们是几个人呀!"他爸让他给噎的不再说话了.他爸又对我说:"这小子家估计不会太远了,肯定是不上学的,天天在附近上网吧的那帮小崽子......"我赞同他爸的分析,取完笔录,又坐他爸开的车,我们三人一起,在我们派出所辖区内的几个网吧都转了一遍,根本没有那个抢东西的小子.他爸又开车把我给送回所,并说他这几天自己与孩子再到其它网吧找一找,如能找到就给我们打电话,我把我的手机号留给了他们父子俩,他们就一起离开了派出所. 望着匆匆离开派出所的他们父子俩的身影,我感慨万千,这起案件在我的头脑中一直挥之不去,听起来似乎不大可能,但却又硬是实实在在真的发生了.



接警记实之六:"开了锅的一天"



小年刚一过,腊月24是周日.又是一个哈阿郎在派出所接处警值副班的日子,而且是在派出所(不是在警区)这一天将要有多少警,啥样的警谁也说不准,但愿少一点吧. 哈阿郎一早照例是七点中从家里出来,步行走到派出所一小时(纯属为了完成自己给自己规定的锻练的任务),提前半小时来到所里,先一头扎到微机室打开电脑看天津E站他的信箱有无短消息,再看他写的文章(也叫帖子)有无留言,点击率(查看)的数字是否有有所增长.然后,在回到自己的办公室看家乡当地的新晚报有无重,特大新闻.做完这些,要不是周日的话就要开早会了.今天,哈阿郎还没有弄完电脑呢,报警电话就"叮铃铃"地响起了没个完,本以为还没有到接班时间呢,等上个班的人接吧,可是一看电脑的右下角的时间,已是八点三十二分了.他一接起这个电话,这一天,一直到晚上九点钟就没有再着闲.请看他的接警内容:


1,AB街44号一女被人绑架了.两个老百姓用电话报的警.出警,调查,抓嫌疑人,没抓到,回所里先立案.哈阿郎与其他另两名民警这边忙了两个多小时,


2,所里,他的同事XX又替他接待了一起入室盗窃的案子,他回来后又将此案转交给了他.他刚从道外风尘扑扑地回到所里,还没有坐稳椅子呢,


3,又从门外进来两女称刚刚在AD街上行走时,放在兜里边的手机被盗.


4,哈阿郎正要取这报案人的笔录并登记.报警电话又响了.



5,QQ服装批发市场又报110说抓一小偷.哈阿郎把手头的案子让正班XXX再次代劳一下,立即与一民警赶赴新的现场,一到现场见一男趴在地上,地上还有一滩鲜红的血迹,一问周围群众说这几个新疆人总在这儿附近偷包,这次三人跑俩,这个被抓后,把脸割出血自残,这边哈阿郎正要与120急救联系抢救此小偷时,


6,又接110派警讲13路汽车上有人丢钱了,车已停下,你们马上去出警.与哈阿郎一起出来的民警便兵分两路回所再找一民警与他去出另一个现场.哈阿郎与120急救车的人把小偷送到红十字医院.那边帮哈阿郎出警的NN与UU来电讲那边已处理完,哈阿郎让他们赶快拉被掏的被害人到红十字医院.在医院包扎的小偷又不配合还没有钱,咱还不能不管,这边正忙着呢,那边所里又接110派警了.


7,YY轻工市场4121号床子打仗,110让出现场.哈阿郎与所里的值班所长派其他民警代出.刚按排好这个警,所里又来电,


8,PP街上8路汽车上有人打仗,代班所长又派警,这回所里值班的民警再没有可派的人了,哈阿郎与身边的同志一研究急中生智,让所里代班的所长与离他们最近的派出所联系一下,让帮出一个警,把人带到他们所里边去?这边给小偷的包扎已结束,按着市局大会讲的精神此类案件应交市局三处办理,可是到了那里,人家值班的让找领导,领导一见这小偷有伤包扎着头,死活就是不收.没办法只能又将此人连被害人一起再拉回?快到所里的途中,


9,又接110指令SS广场有人被打了.哈阿郎只得自己先下车,让别人先把小偷等人拉回所里.他自己到现场把双方的当事人都带回所里, 10,在哈阿郎派出所的往楼上上的时候,就见又有一伙人男女七八个人也与哈阿郎他们领的人一起进了派出所里,一问才知,是2路汽车上刚刚打仗的两伙人. 一进到派出所,只见平时挺宽敞的大厅里有站有坐地装了满满好几十号人,也分不清哪伙是哪伙的了,有当事的,有好事的,有前来增援各自双方当事人为他们打气助阵的,派出所此时已经乱成了一锅粥.见此情景,哈阿郎对当班的所长说:"得往外把无关的人员都清一清,然后,哈阿郎开始对大厅里的人喊:"YY市场打仗的到右边来.8路车打仗的当事人到左边来.二路车上打仗的人到中间来.SS广场打仗的人到里边去."然后,哈阿郎一见有的民警都不知应该干啥,就与代班所长说:"YY市场的案子应交XXX处理,他管那个片.8路汽车上的案子应让XX处理他有经验,二路汽车上的打仗应叫XX处理."所长当即同意哈阿郎的意见.哈阿郎开始先取那两个被小偷偷手机的人的笔录,再开始处理SS广场的打仗案.不一会儿,2路车的打仗的案子被XX处理完,谢天谢地,可算先走了一拨.再一会儿YY商场床子打仗案也被处理完,包赔了500元钱,(开始要5000)另一起8路汽车打仗案稍有点难度,一方又找督察队的弄景的,后来,是被他们班里的一名较年轻的民警以500元钱的赔偿处理完此案.最后,哈阿郎接手的SS广场打仗案从下午四点一直处理到了晚间的九点,其间,双方当事人反反复复,哈阿郎又是取证又是给其受害人开验伤单地,终于双方由开始的要求赔偿壹万元,最后降到了三千元,此案也结.至此哈阿郎总算能喘了一口气了.这时,哈阿郎已是筋疲力尽,刚要坐下来打会儿电脑,(还有好几起案子没录入呢)110又来警了,群众说:"AC街上的一个电线杆子着火了,走吧,哈阿郎这回领一联防队员出警就行,一路上,哈阿郎想:晚上,尤其是后半夜该不会再有那么多警了吧?但愿如此.可别象大上个班似地,半夜一点钟FF夜总会里,一伙男子喝多了与另一伙,打群架,一下子用刀子捅伤了加保安六个人.而当晚哈阿郎的班还接到110报警后快速出警抓一刚刚杀人的嫌疑人,那个班他们从头天的早八点半上班一直工作到第二天的晚间六点多了,待哈阿郎下班回到家是晚上快九点了,那个班值了是36个小时呀.哈阿郎回到家里累得是晕头涨脑,呼呼大睡.



接警记实之七:"两个被骗的男青年"



那天,我正班,下午来了两个小男孩.听了他俩的自我介绍及我不时的询问,我才知道:他俩都已是年满十八岁的青年了.他俩一高一矮,一黑一白,一胖一瘦.从像貌和着装上看,你绝对会以为他俩都是农村或外地乡下来的.他俩睁着四只困惑的眼睛,用不太伶利的口齿,向我述说了一段让他们终生难忘的遭遇.



高个,较黑,较胖的男青年,家住原太平现在叫道外,是哈市某高校刚毕业不长时间学计算机专业的学生.曾在一通讯公司里做职员,是自己应聘去的.因为对电脑的熟悉和了解,上班即开公资一千多.且公司对他也很器重,正准备培养他在公司里负点小责任.他家里的爷爷,父亲,叔叔都对孩子刚出校门即能挣钱,还能自给自足表示满意.总算每年一万多快钱的学费四年的大学没白上.小伙子在家是独生子,家长对他不说是百依百顺,也是有求必应 .小伙子搞得就是电脑,上网聊天,登录阅览更是生活中必不可少的内容.在他上班不到一年多的时间里,即通过上网认识了一位网名独特,而他们又聊得很投机的女生.他们又通过互留手机号,连续通了几次话.然后,便开始约会见面,一见面,该女生就给高个男青年留下了很好的印象.该女名叫章小雅,今年不到二十岁,与高个男青年见了几面之后,就对高个男青年说:她们单位的经理与高个男青年的年龄相仿,又总追她,还要给她买一条价值一千多块钱的金项链,她都没要.高个男青年一听这话,心里急得不得了,恰好两,三天后,单位开公资,迅速约章小雅出来,带她一起去一首饰店买了一条金项链,花了高个男青年足足一个月的工资,还没够呢.又不几日,两人再次见面,章小雅又对高个男青年说:她妈有病要住院,须要两千块钱,她家父,母都是下岗的,一时拿不出这么些钱.男青年说:"我上月的工资刚给你买了项链,现在还没开资呢!"张说:"不行,我就先向我们单位的经理借吧!"男青年一听就急了,答应回家想想办法.第二天,从叔叔那里要来了两千块钱,交到了章小雅手里.又一次见面,章小雅对高个男青年说:"我爸和我妈要离婚,让我赶快嫁人,现在离婚要找律师办手续,分财产,起诉,需要一万两千八百块钱的资金周转一下,借用一天就行,你能不能帮帮我......"高个男青年当即表示自己没有这么多钱,但章小雅说"找你爷借呀!"高个男青年说我爷是有钱,可他不能借我呀!"章小雅说:"走!我和你一起找你爷说去!"此时,章小雅已去过了高个男青年家里几次,男青年的家人对章的印象都还不错.他们对孩子这么快自己领回个对象,又长得秀丽,端庄.都高兴的嘴上不说啥心里却很佩服孩子的眼力,能力.章小雅与高个男青年见到了他的爷爷,又如此这般地,说的诚肯,入情入里.老爷子激动的拿出了自己积存多年的一个存折,却是定期的.近期无法取出来.章小雅与男青年没办法,只得从家里出来.看到女友一脸的愁容,男青年对她说:"你先别急,我一会儿再找找我叔,你等我电话."晚上,高个男青年又找到自己的叔叔,述说了此事.叔叔毕竟有些见识,问是否可靠?高个男青年让他叔一百个放心.最后,叔叔给他拿出了个一万三的活期存折.次日一早,高个男青年便急忙打电话约章小雅一起到AE街22号中国银行一储蓄所,很快取出一万三交给了章小雅.章高兴地对高个男青年说:"明天,中午11点,我就把钱还给你!"说着她还从里边拿出了二百元,递给男青年说:"您留二百花吧!"然后便匆匆离去.这一去两个多月没有一点音讯.高个男青年又没有去过张小雅的家,只好到张的单位找,不巧在这里他又碰到了矮个男青年,两人的遭遇几乎相同.只不过矮个男青年被章小雅拿走的是两千块钱.而章一个月前就不再到江边的一家叫TT广场的一鞋店上班了.现在这一高一矮,一黑一白,一胖一瘦两男青年已经一个多月没有回家了,他们自己说:"不好意思没脸回家!单位也没脸去了,并一心要找到章小雅.后来别人告诉他们要报案,他们这才一同前来派出所.他们自己讲:现在,在外边靠打工,当服务员,甚至,有时没钱把手机卖了都用光了,只得露宿街头,有时捡点东西吃,喝,兴亏现在是夏天他们可以在大街上睡觉,但无论如何,他们在没找到章小雅之前是不愿意再回家的了.

听完他俩的叙述,我边记笔录边陷入了不尽的沉思之中.



接警记实之八: "两个报警的残疾人"



1,养父与养女:



那天,我在警区值正班,突接110电话讲AP街20号有纠纷.我记了报警电话,立即与报警人联系.接电话的是一男子,他说:"一会儿我给你打过去!详细向你们介绍一下我家的事."果然,不一会儿,这男子来电话,向我讲了他家里的琐事. 这是一个很平常的三口之家,三口人本来和和气气,生活不算富裕,但也过得去.可自从一年前,从四平市接回来个媳妇的爹,还不是亲的,是养父,家里便发生了许多不太愉快的事情.这老头儿,七十多岁了,又是残疾人,生活不能自理,但他有修鞋的手艺,能够自给自足且略有赢余.自打到了他们家,老人也没闲着,在外边找了个地儿干起了老本行.四平的房子卖掉,手里有了闲钱,平时修鞋还能赚几个零花钱.老头身体看起来赢弱,可精神头却很足,神至又清晰.来到哈市不长时间,很快通过修鞋认识了一个与其年龄相差一,二十岁的女人,两人很快搞得火热.不久便住到了一起,在外面租房子.待花光了老头儿手里的八千多块的闲钱后,老女人便突然不辞而别,一去不返.这样,老头儿就又回到了干女儿的家里.老头回来以后,心气儿就不顺,还念念不忘与那女人在一起的大好光景,,他与干女儿,女婿吵着要再搬出去或者回老家.但四平的房子早都已在来时卖了出去.卖了四万八,五千块钱用来还曾经借干女儿的钱,当时,家里老伴尚健在时有急事用的,而四平的儿子借故又硬要去了一万,干女儿也从中再拿走一万,老头儿手里的八千已经同那个老女人在外边租房子住全部花掉了.还剩一万五,干女儿与干儿子二人商量好了的这钱谁养老人这钱给谁,儿子死活不养老头,没办法,养女及女婿两口子便从四平将老人硬是连背带推(用轮椅)弄到了哈市,在她家本来不宽敞的房间内辟出一块地方,让老人得以落脚.老人的养女对他如亲父亲般地伺侯洗涮,端屎端尿,做点好吃的可他和孩子吃.但自从老头认识了那老女人后,老人便不再安心再在他(她)家里住了.他的养女还曾送他住过养老院,一个月九百块钱,他都不愿意去,老头每月还有五百块钱的退修金......"我听了老头女婿的叙述,又在警区等了老头女婿讲的:"他姑娘回来,(当时老头的干女儿有事儿出去了)我就让她去你们警区."我与老头的养女见面后简单地聊了几句,又问了些基本情况,就与这女的一起亲自到现场去看.她家住七楼,又是院里,房子不大,果然一个精瘦的小老头儿正在长沙发上坐着,但不能下地.神至和精神头都很足,口齿也利索.见我着警服直奔他呆的房间来,就对我说:"我要回家!"我只得当着老头儿的面对他的养女说:"老人来去自由,既然老人家有这个要求,就赶快送老人回去!"说完,我又安蔚老人说:"别急,让你女儿抓紧想办法,因为你家太远,不能说走就走,咋也得准备准备."从他家门一出来.老头的养女及女婿一再对我表白她(他)们对老人的够意思.送他回老家吧,没人料理不行,养老院他又不去,在这儿吧他又闹事,他(她)们也挺头痛的.我说:"你们要是稍稍虐待老人一点儿,他也不可能活的这么精神,.但你们家里的事派出所也没办法,清官难断家务事!自己处理好,别总报警.报警我们就得来,没办法.!女婿一听便说:"啊!电话就在他的床边上,明天我把电话线拔了就行了!让他摸不着电话,就不用再麻烦你们了!"我听了感到有些不是滋味,可又实在没有更好的法子,索性由他们去吧,就又一个人匆匆回到警区,继续值我的警区正班.(待续)

接警记实之八:



2,亲母与亲女



周六,上午一般情况下都无太大的事.可报警电话却又是闲不住了,这会儿是一会儿来一个,一会儿来一个,都快接上流了.不是问事的,就是找人的,要不就是110派错警的(不是我们辖区的事,派给了我们所的警).但是这个警是AP街38号172门的纠纷,报的是打仗,我一听是不能不出了! 一来到报警人的家,里边两位年季都在六十岁往上的一对老夫妇,就一脸愁容地分别向我们滔滔不绝地讲述了起来.老太太本来已满面苍桑的脸上,因为她的三女儿的事儿,更是平添了几分憔悴.两位老人的身体看起来都很健壮,但精神上却是让家里的孩子给搅的郁郁寡欢.没有丝毫安享晚年的平和表情.老太太的三女儿,三年前得了类风湿,便长期卧床不起,老太太因为伺侯这个孩子,早早地把自己的工作都给辞了,三女儿生活不能自理,床吃屋拉,老人一刻不停地精心照料都无怨无悔,最让老人难以忍受的是,最近一段时间,三女儿的心情突然变得越来越坏,瞅啥都不顺言.家里的人她都打遍了,骂遍了.现在竟然又骂起了长年伺侯她的亲生母亲来.脾气越来越坏,,骂人砸东西.把老太太给闹的六神无主.街道的主任都来调解好几次了也不管用.今天为了一点小事,三女儿却又挂起了110来了.真把老太太给气得没法没法的.老人说着说着,眼里的泪水便不住地往下落.一旁她的老伴儿,一位白发苍苍的标准老头也跟着唉声叹气.老人问我们怎么办?我说:"您们这是纯家庭纠纷,不属于治安和刑事案件的范畴.不归我们管."如果需要解决的话,我们可以帮你们通知居委会,委干部来做调解工作."老人一听连说:"她(他)们都来过了,别再叫她(他)们了,我们嫌坷碜呐!"我说:"我过去劝她两句,病人的心情烦躁,你们尽量别跟她一样!."两位老人连声说:"是!是!"我来到对面的小屋,一眼望见床上躺着的,瘦的一把骨头的女子,瞪着眼睛对我大声说:"我的生命受到了危胁!不找你们找谁呀?"我连忙说:"你亲妈,亲爸怎么会危胁你呢?你们的事儿,纯属家庭纠纷,不归我们管!""那归哪儿管呀?"床上的瘦女人大声地质问我."归法院!你认为你的父母对你不好的话,你可以起诉他们!""啊!"这个女人不再吱声了.我们临走时又嘱付了两位老人几句,两位老人不住地感谢.回来的路上,我的心情很沉重.老人辛苦了一辈子,却还要照料身患重病的亲生女儿,又得不到了理解.这种伤心的滋味一定是世界上最让人难以接受的吧!不然,老人绝不会当着外人的面,几秒钟便泣然泪下的,又一直是愁眉不展的.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人到老年却心气不顺,,挨累憋气,而气他们的人又是他们的亲生女儿,谁能说这不是人生的一大悲剧呢?



接警记实之九: "开沃尔沃大客车的司机"



又是一个在警区值正班的日子,上午不一会儿,从外边进来一男一女,年龄都在四十岁上下.男的较瘦,女的较胖,他(她)们进门就问:"谁值班?"我问:"什么事""报案!"我忙问:"怎么了?"女的抢先对我说:"他被人给敲诈了!我们是两口子,他在外面搞了个女的,两年多了.前几天到我家里把我家给砸了.七月十二号那天,她又找来人,硬逼他给写了一张五万块钱的欠条,限七日内付清,如还不上,用房产抵押......"因为是她男人被敲诈并写的欠条,我就详细地向那个男的询问相关的情况,那个男的吞吞吐吐,说话费劲,我用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才算把事情的来龙去脉搞清楚. 原来,男的姓花,名心叫花心,六年前从某单位调到龙运集团哈某公司开沃尔沃长途大客车.男的长的瘦瘦高高,不能说仪表堂堂,却也没啥大毛病,老实能干,家里一男孩已十多岁.妻子单位不太景气.一家人全靠男的开车挣钱养家糊口.男的月工资在两千元左右.在当时我市的经济状况下,应该说还能说的过去.大概开大客车还能有一点工资以外的其它收入,反正生活不太紧张.两年前,公司里新分进来一批年轻的女乘务员.其中一个叫王英英的女乘务员时常与花心搭配跑车.长途大客车的乘务员一般都是女的,而司机又一定都是手法不错(应该说是过硬)的男的.他们车的乘务员并不固定.可毕竟王英英到花心的车上当过几次.甚至十几次的乘务员,与司机花心共同管过同一辆车.二人年龄虽相差二十几岁,也许是日久生情吧,时间一长,花心与王英英两人之间因一次偶然的肌肤相触,就迸发出了爱的火花,并由此一发而不可收了.曾有一段时间,二人在外面租房子住过.二人爱的如火如荼,难舍难分.男人已忘了自己有妻子,有孩子.对方是尚未成家的大姑娘.女的虽然也明知道花心有妻室,但爱的力量早已使她失去了理智.二人出入成双成对,焉然一对新婚燕尔的正式夫妻.如胶似漆,如糖似蜜.然而,好景不长,尽管他们之间的活动,外人都已习以为常了,可是花心的妻子却还是一直蒙在鼓里.直到两年后的最近一个多月里,花心的妻子才在花心日常生活中的诸多反常中找到了原因,终于发现了此事.于是,便对花心采取了相应的干与措施,花心被一同生活了近二十年的妻子给教育的回心转意了,向妻子表示:再不与王英英继续来往.妻子念孩子还在上学,夫妻一场,丈夫已经承认了错误,便从内心里原谅了丈夫花心的出轨行为.也就不再追究此事.家里的一切和好如初,花心本以为:家里摆平了,生活可以正常进行了.可谁知,王英英见花心与她的联系不如从前,想自己一个尚未出嫁的女子,跟您一个四十多岁的有家的男人好了这么长时间,你说不理我,就不理我了.她越想越气,越气越想.班也不上了,家也不回了.每天数次地把电话打到花心的家里,手机上.不断地要求与花心见面并保持联系,但花心却再也不能象以前那样,妻子不知道时,方便地编造理由,频烦地与王英英约会了.更谈不上夜不归宿与王英英在外面同居住宿了.这样,王英英越发觉得自己活得窝囊,对花心也由从前的温柔,体贴,变成了见面就吵闹不断,甚至竟然撕破脸皮,不顾个人身份,名誉,抱着豁出去的态度,决心你花心让我不通快,我王英英也不能让你花心好过.王英英有一天实在忍耐不住,就只身一人闯入花心的家中,南岗XX派出所的管内,当着花心妻子的面,把花心给骂了个狗血喷头,砸了个一塌糊涂.花无奈只能报警,民警赶到现场时王已走.听说此情况后,就告诉花:"她再来就一起处理."我顺便又问了一下损失的情况,花妻说:"有电脑,电视,等生活用品,实际损失不大,估计在一千元左右,他们都已拍下了照片留作备案."我知道故意损坏公私财务的损失数额要达到三千元钱,才能够受到刑事处罚采取强制措施.尽管如此,王仍不肯善罢甘休,电话照样一遍一遍地往花心的家里打,而花在家中又无法与王用电话再唠下去,花妻已对花严加看管.这样,王在电话里也一遍一遍没好气地追问花:"咱俩的事你是咋想的,打算怎么办呐?"问得花本来就口齿不太利索,现在当着妻子的面更不敢说些让妻子听了无法接受的话了.花只得对王说:"过几天我给你打电话!"七月十二日的这天下午两电多钟,花心觉得还是应该与王见面谈一下为好,可又不能在家跟前,万一让左邻右舍看见他们,而一但谈崩了让人笑话.花就自己一个人来到了道里的QQ广场,用手机把王给约了过来,王与花见面,花与王先在附近坐了一会儿,王说:"咱俩找个地方坐一会儿,喝点啥吧!"花也没多想,就跟着王来到了QQ广场附近的一家肯德基店,刚坐下,王的手机就响了起来,花听王对手机说:"他来了."然后就关了机.几分钟后,从外面一下子拥进来七,八个男子,外面还有六,七个人.进屋的人过来就把花给围了起来.又找来服务员要来小纸片,和笔,其中一男凶狠地对花说:"你知道咋回事吧?放明白点儿,想找死你吱声,先打断你一条腿,然后让你家人也没好.按我说的写:欠王英英人民币五万元,七天付清,如还不上,拿房产抵押!"花只好乖乖地去写,然后那男的又找印泥,准备让花按手印,但没找到.随后,王与这伙人全走.花回到家中与妻子商量,妻又找一律师一问,人家说得赶快报案,他这才在五天后的今天与妻子一起来我所,又到警区.我听了他(她)们的讲述后,对他(她)们说:"如果你们在三个月内不来报案,人家拿欠条到法院告你,你就得还钱,如不还,可司法拘留你.但你报案后,法庭要调查,看是你在什么情况下写的欠条,一查你报警了,法庭就不会支持她们了.再说你已经既然和她断了,就没必要和她没完没了地谈了,这次她又没到你家用刀逼着你出来,而是你主动找的她.如果你们还象以前那样总见面,那发生问题谁也没法管你."男人听了我的讲解,临走,连忙握着我的手诚肯地地说"谢谢!"我能看得出他是发自内心的,两口子仿佛一块石头落了地般的,拿着我给他们写的报警登记回执联,匆匆离开了警区.我接待完他们,又开始忙起了手头的其它业务.



接警记实之十: "大喘气的老太太"



二00六年十一月十七日周五,上午.一老太太进到哈阿郎他们的警务室就说要报案,值正班的哈阿郎


急忙起身接待.下面是哈阿郎取的老太太的询问笔录.



问:有什么事么?您老人家!

答:我的钱包被人偷了.

问:什么时间?

答:八号那天中午.

问:怎么今天才来报案呢?

答:这两天家里有事,我忘了,今天我才想起来呀.

问:您被盗了多少钱呀?

答:四钱多呢!

问:四千多?

答:是我买东西预交款的一张四千多块钱的票子.

问:啊!还有什么东西?

答:还有好几部手机呢!

问:哦?几部手机呀?

答:有五六部呢!

问:哦,都是什么牌的手机呢?

答:这我可不知道,都是我记的手机号码.

问:您这些东西都装在哪儿了?

答:就装在我背的包里边的一个羊皮钱包里了.

问:除了您买东西的票子和您记的手机号码外,还有其它物品么?

答:还有好几百块钱呢! 问:是现金么? 答:是呀!

问:几百呀?

答:开始呀是六百多呢,我买东西时都花了,就剩下几块钱了.都让小偷给 偷走了,我连坐车的钱都没有了,兴亏那天看见了一个老邻

居她给我拿了一块钱的坐车钱.这小偷哇,真是太可恨了!

问:啊!?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