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奸文化泛滥是经济殖民化的结果(转帖)

张宏良:我这几天一直在看有关《色戒》的讨论,《乌有之乡》的有关的文章我都看了,而且还登录了一些典型的右派网站,反面的声音也都看了。在看的过程当中我不禁感慨,感慨当初中国出了个毛泽东,牺牲了2800万烈士,过了六十年的太平日子,有可能就要结束了。汉奸文化的泛滥,往往是一个民族国难当头的先兆。可以这样讲,目前汉奸文化的泛滥,是经济殖民化的结果,不仅仅是《色戒》,在这之前的马立诚、袁伟时等现象,表明中国的汉奸文化已经泛滥了一个时期,这是和中国改革的发展阶段相联系的。


可以说,中国的改革分为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私有化的改革,主要是国内分配规则和经济秩序的重新确立,结果老百姓都尝到了,今天老百姓已经知道了马王爷三只眼。第二阶段殖民化的改革,主要是国际规则的重新确立,这场改革可能对我们民族带来深重影响。在整个世界经济一体化的过程中,必然会形成规则的一体化,要有一个统一的规则。每一个国家都想建立符合自己利益的规则,美国在这样干我们也想这样干,世界正在进入争夺规则的斗争时代。但是就目前来讲,世界一体化的规则正在由美国制订,美国最高明的不在于从外部完成了对中国能源的包围,从内部控制了中国的产业,也不在于正在迫使中国解除金融管制,全面进入中国的金融领域,美国最成功的地方,在于在中国的思想界、理论界、文化学术界,培养了一支汉奸精英队伍,这是美国人最让人佩服的一点,目前这种汉奸文化的泛滥,就是美国人的一大杰作。


现在经济殖民化的速度是越来越快,就拿最近石油价格上涨来说。最近国际石油价格正在迈向一百美元,可以这样讲,石油和粮食是发达国家掠夺控制发展中国家,发展中国家里富人掠夺控制穷人的两个基本工具。这次石油的涨价,本来是一场保卫美元的运动,通过石油涨价制造对美元需求,维持美国对全世界打“白条”的美元地位,可是我们却再次提出了与国际成品油价格接轨的口号,而且这个口号来头很大,不可阻挡。一个石油,一个粮食,它们是推动通货膨胀的两个主要发动机,粮食这台发动机去年已经点火,也是追随美国搞生物燃料,结果在一片发展生物燃料的叫嚣中,粮食价格大涨,粮食出口的美国发了大财,而我们却是食品价格暴涨,生物燃料没炼出来,倒炼出一个通货膨胀来。七月份食品价格暴涨46%,上个月大涨17%,幸亏我们中国的经济学家发明出一个具有中国特色的CPI(城镇消费品物价指数),强行把这个数据给扭曲给降低了。特别是那个核心CPI的构成中,没有食品、没有能源、没有住房、没有医疗和教育的绝大部分,大家看一下自己的生活开支,扣除这五项后的城市消费品价格指数还有什么意义,这就叫中国特色,还美其名曰是符合国际惯例。我说中国老百姓也倒霉,凡是对老百姓有好处的都不符合中国国情,凡是对中国老百姓有害处的,都符合国际惯例,你说咱中国老百姓怎么就这么倒霉。现在又要和国际成品油价格接轨,这次每吨价格上涨五百多元还不够,说还要上涨一千多元才能接轨,现在城市蔬菜价格暴涨农村蔬菜销售价格暴跌,就是汽油价格上涨运输成本增加引发的,如果再涨下去,肯定会形成恶性通货膨胀?价格本来就是和工资收入相联系的,价格和美国接轨,工资不接轨,等于是让中国老百姓为美国买单。


最近正在发生的另外一种中国老百姓为美国买单的事情,就是用财政资金填补美国控制银行的坏账。那个因为美国财政部长鲍尔森一句话,便送给美国花旗银行控制的广东发展银行,最近由广东省政府拿出600亿的财政资金,填补广发行的600亿坏帐,也就是替中国的富豪来还钱,中国的富豪借了银行的钱,银行被美国人控制了,美国人要钱,便由政府财政偿还,其中的富豪包括曾被评为中国首富的黄光裕,黄光裕旗下的中关村上市公司就被免除了30亿的债务担保,现在正在停牌。黄光裕用2个亿买下了目前市值100多亿的中关村,现在又由政府财政代替偿还30亿债务担保。财政偿还也就是由老百姓偿还,由我们大家来偿还,大家可以想一下,如果说美国的政府拿出财政资金,来替比尔盖茨还钱,来为中国银行填补坏帐,美国老百姓会有什么反映,肯定会引发一场暴动。上周五新华社报道,韩国的清除韩奸委员会,它的全名是清除亲日反民族行为委员会,召开第三个会议,再次没收了韩奸四千多亿韩元的资产。可与此同时,中国的汉奸却在那儿过着盛大的节日,又是贱卖资产又是拍电影出书,什么中日新思维啦,什么重评八国联军的作用啦,现在又搞出一个《色 戒》,无非就是通过散布殖民文化,推动对中国经济的殖民化进程,帮助日本人再次打断中国的现代化进程,让中国人民再遭受一次大屠杀。


两个同样的亚洲民族,对外来侵略和殖民历史的反映却如此不同,并且就遭受汉奸文化之苦来讲,中国要远远超过韩国,可是中国的主流媒体却在为汉奸辩护。我看了被称为“非人类活动中心”的一个右派网站,整个舆论都在为汉奸文化辩护,咒骂人们对《色戒》的批判是极左反映、意识形态僵化等。为什么韩国到今天还在没收韩奸财产那么激烈的行为,没有一个韩国的知识分子批判韩国政府在搞文革,在搞极左,特别是那些被没收财产的人,几乎全都众口一词的表示,拿出这些财产替他们祖上赎罪是完全应该的,并发誓今后要世世代代要替他们祖上赎罪,向国家和民族赎罪。正是在汉奸问题上中韩两种不同文化最终形成了两种不同结果,韩国走上了独立自强的现代化道路,中国正在成为一个被国际垄断资本宰割的肥大国家。可见,汉奸文化的泛滥,既是经济殖民化发展的结果,又会推动经济殖民化的更深发展。这是我的第一点感慨。


第二点让我感叹的是,中国知识分子堕落的底线在哪里?究竟还有没有堕落的底线?煌煌五千年文明最初是堕落到食道文化,现在又进一步堕落到了阴道文化。中国的改革是从食道文化开始的,认为人活着就是为了吃饭,和低等动物没有任何差异,这就是西方经济学中所谓的“理性人”,人就是一条狗,哪个骨头肉多就奔向哪个骨头,这就是我们对人下的定义,我们所有的理论纲领、政策法规、伦理道德都是按照这个定义展开的。大家可以看一下周围世界,任何一个国家的任何一个政党,哪怕是正在堕落的政党,甚至是邪教组织,有没有高举金钱旗帜的?有没有把金钱两个大字写到自己旗帜上的?没有!只有中国的主流知识分子,把金钱两个大字变成了整个国家的思想大旗,导致了全民道德体系的崩溃,把中国变成了当今世界最堕落最野蛮的民族,坑蒙拐骗、伪劣假冒,无所不用其极。可是中国知识分子认为食道文化的堕落还不够,还要思想解放,解放到阴道文化上去,什么理想主义、爱国主义、真理正义、民族解放、英雄烈士等等,所有这一切都用阴道来解释。这样一来,连刚刚批判的食道文化都将成为高不可攀的一个高层次文化了,因为已经堕落到了一个更低级的阴道文化。马克思在谈到人与动物的区别时曾经指出:动物只是按照本能这一个尺度衡量世界,人可以按照任何尺度进行创造,甚至按照美的尺度进行创造。中国的汉奸文人就是如同动物一样只用本能这一个尺度衡量世界:他自己是个流氓,他就认为整个世界都是流氓,他自己是个婊子,他就认为整个世界都是婊子,他自己是一条狗,他就认为整个世界都是狗,总之,他自己心理有多阴暗就把世界看成是多阴暗,就要把世界变成多阴暗。从祝东力和王小东那里,我才知道了《色戒》女主人公的原型郑苹如烈士,是一个中国的圣女贞德,我感到特别气愤和难过,这帮汉奸文人简直伤天害理到了何等程度!一个烈士为我们民族的独立和解放牺牲了,在去刺杀汉奸的过程中被捕死在了刑场上,却编造她是因为汉奸带来的性快乐而放过了汉奸,如此糟蹋一个把青春、美貌和生命献给祖国的烈士,还算是人吗!还说什么《色戒》不过就是一部电影,没有必要反映激烈,请大家想像一下,如果有人拍一部耶稣耍流氓的电影到欧洲到美国去放映,如果有人拍一部释伽牟尼强暴妇女的电影到印度去放映,美国人欧洲人印度人会十分平静地认为这仅仅是一部电影吗?文人的堕落是一个民族堕落的反映,我们这个民族还要堕落到何等程度何种地步,才算个底线,才肯罢休?社会养知识分子到底是干吗的?老百姓养知识分子,如同人体养大脑一样,应该是用来认识事物、追求真善美、规避假恶丑、推动人类不断完善的,而不是要把人类引向邪恶推向堕落的。中国的汉奸文人则是上面大脑死了,中间良心坏了,就剩下面那点龌龊事情了,所以无论干什么也都是龌龊的。所以才会眼里只有婊子没有烈士。


难道我们中华民族就会这样堕落下去?不!中华民族是个伟大的民族,它不可能永无休止这样堕落下去,在世界资源重新整合的全球一体化过程中,中国这个伟大的民族绝不可能接受经济殖民化的“二奶地位”,不接受西方发达国家为中国安排的国际地位,就必然要同美国为首的发达国家发生冲突。所以甭管你倡导和平崛起也好,暴力崛起也好,和谐世界也好,战争世界也好,事物的发展如同日月运行一样有它特定的轨迹,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既不以美国的意志为转移,也不以中国的意志为转移,既不以革命者的意志为转移,也不以反革命的意志为转移,它有它固定的轨迹和客观逻辑,历史注定的矛盾冲突既不可调和也无法避免。目前几乎所有国际国内的因素都在把中国引向危机,汉奸势力的崛起和汉奸文化的泛滥,就是中华民族所面临的所有危机因素中最大的危机。当然我们会尽其全力地努力避免危机的爆发,但是我们所能做到的是极其有限的,人放在宇宙中渺小的连个蚂蚁都不如,况且我们还是一些不掌握任何权利资源的蚂蚁。汉奸文化正在把我们的民族推向深渊,并且是推向一个暴力的深渊。


第三点感慨就是我有一种很复杂的感觉,既悲观又乐观。中国一些原本毫不相干甚至总是狗撕猫咬互相冲突的政治力量开始迅速合流,如南方系报刊、中央党校学习时报、中央编译局,还有那些右派网站,在诸如捍卫富人讨伐穷人等重大问题上越来越趋于一致,越来越使用同一个声音讲话,这是一个具有历史分期性的重大政治信号,它标志着拥有特殊利益的官僚势力,依附外资的买办势力,国际反华势力操纵的汉奸势力,强取豪夺的权贵资本势力,新自由主义右翼,正在迅速联合起来,原本是中间力量的老自由主义也开始了急剧分化,其中相当大一部分已经或正在投入买办汉奸的怀抱。象《色戒》这种宣扬汉奸文化的色情片,在过去根本不可能通过审查,更不可能获得主流媒体的赞扬,恐怕单是中央党校的反对就能让这部片子胎死腹中,现在能够在主流媒体的欢呼声中火爆上映,本身就说明了各种政治力量的合流。各种政治力量的合流意味着社会矛盾正在趋于简单化明朗化以及最后的激化,矛盾的简单化往往就是矛盾激化的前兆,也是矛盾爆发的前提,因为在矛盾多元化时期,各种矛盾的互相缠绕制约,决定了矛盾很难爆发,一旦矛盾简单化为两大集团的矛盾,失去了其它力量的制约,两大集团之间的矛盾就会爆发,并且目前中国不可能形成像当初欧洲那种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两大集团之间均衡力量的冲突,而只能是强弱更加悬殊的集团冲突,是强势集团对弱势集团更加肆无忌惮地掠夺和压迫,今年即将翻番的房价掠夺就是一个征兆,如此下去将越来越堵塞和谐社会的发展道路,社会转变将付出越来越大的历史代价。最近我一直在想这个问题,现在把民族推向灾难的各种政治力量已经联合起来了,在这个联合起来的政治力量面前,作为中国弱势群体代表的左翼力量和所有爱国正义的进步力量应该怎么办?我觉得这是每一个人应该认真思考的问题,是每一个希望我们民族强大起来、而不是继续肥大下去的中国人应该认真思考的问题。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