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英如何诱导了日本的泡沫经济和银行危机

军士Leon 收藏 0 123
导读: 从日本的泡沫经济和银行危机的发生过程,可以看清英美金融资本如何利用威尼斯泡沫骗局诱导日本陷入圈套。五、六十年代,日本政府的产业政策严格限制金融投机活动,引导大量银行信贷投向工业发展和基础建设领域,这一时期日本银行的贷款质量很高,八十年代初,英国的撒切尔夫人和美国里根总统共同领导了“世界保守革命”,表面上倡导不受政府干预自由市场经济,实际上支持垄断资本不受任何约束地追求自身利益。英美两国的政府垄断金融资本和国际货币基金,不断施加压力强迫日本推行金融自由化和全球化,诱导了日本的泡沫经济和银行坏债危机,导致日

从日本的泡沫经济和银行危机的发生过程,可以看清英美金融资本如何利用威尼斯泡沫骗局诱导日本陷入圈套。五、六十年代,日本政府的产业政策严格限制金融投机活动,引导大量银行信贷投向工业发展和基础建设领域,这一时期日本银行的贷款质量很高,八十年代初,英国的撒切尔夫人和美国里根总统共同领导了“世界保守革命”,表面上倡导不受政府干预自由市场经济,实际上支持垄断资本不受任何约束地追求自身利益。英美两国的政府垄断金融资本和国际货币基金,不断施加压力强迫日本推行金融自由化和全球化,诱导了日本的泡沫经济和银行坏债危机,导致日本的银行坏债十年中增长了一百倍。下面我们摘录的美国学者凯塞·沃尔夫二年多前写的一篇描述日本泡沫经济发生过程的文章。它将有助于我们理解英美垄断资本控制全球经济的战略,同时也可起到举一反三的作用:吸取教训,我们不要重蹈覆辙。

1995 年6月,日本中央银行公布了银行体系拥有坏债的官方统计数字,该年度日本150家最大的商业银行一共拥有40万亿日元的坏债,折合4000亿美元。 1995年7月和8月,驻东京的英、美投资银行人士向报界透露,日本银行坏债实际上大大高于官方统计。据美国摩根斯坦林银行的估计,日本银行体系的坏债约为80万亿日元折合8000亿美元。据美国索罗门证券公司的估计,日本银行体系坏债约为100万亿日元,折合1万亿美元。

“日本问题的关键起源于1978年的布热金斯基原则”,美国经济学家拉鲁什最近说。当时日本、德国和其它国家的领导人,筹划对拉丁美洲、亚洲和非洲进行大量工业投资,以扩大本国工业品的出口市场。但是,英国保守势力竭力想阻止贫穷国家的工业化。拉鲁什说,“美国的国家安全秘书布热金斯基曾告诉日本,‘你们不能帮助墨西哥,因为美国无法容忍边境周围出现一个新的日本”’。

日本在失去美国核保护伞的威胁下,被迫同意了美国的要求。1978年美国的布热金斯基施加压力后,日本对第三世界的出口势头趋缓,随后不久就开始衰退,日本的出口主要转向了美国、欧洲和澳大利亚。

日本的全球基础建设发展基金,曾计划向发展中国家投资5000亿美元,用于发展铁路、供水和发电等基础建设,但是在美国施加的政治压力下,被迫放弃了这一大规模投资计划。日本在欧洲的海外投资,有三分之一投向英国,其投资金额超过了四百亿。

日本的海外投资从1985年以来急剧增长,但是并未流向迫切需要资金的第三世界。

八十年代美国的财政部长所推行的政策不仅导致了日本的贸顺差,而且于1985年还蓄意制造了日元的大幅度升值,这样不仅使贫穷国家更难购买日本工业设备,而且还促使东京聚集了巨额帐面资金,其目的是利用“超级日元”来推动全球泡沫投机,并且在日本内部植下金融癌症的祸根。

1984年至1985年间,美国的财政部长对东京进行了一系列访问,要求日本官员抬高日元比价,并且接受美元的大幅度贬值。

1985年9月19日,在纽约的普拉札饭店,美国财政部长会见了七国的财政部长和中央银行行长,共同签署了普拉札协议,提高了日元和其它货币对美元的比价。

普拉札协议和美国财政部长的政策,导致日本经济出现了巨大失衡,其最严重的后果包括:日元急剧升值,日本国债增长,房地产泡沫及崩溃,日本银行坏债剧增。

日本“超级日元”泡沫,其作用首先是确保了日本能够购买大量美国国债。“超级日元”泡沫的第二个作用,是美国能够借助其资金力量,来支撑濒临崩溃的美国房地产市场。从1985年至1992年期间,日本的投资者购买了价值720亿美元的美国房地产。

更为阴险的是,伦敦和美国华尔街金融界制造的投机泡沫,还在日本内部植下了东京称为“金融艾滋病”的祸根。反映该问题的一个很好标志,就是东京和大板金融中心外汇投机交易数量的增长。尼克松取消金本位以后,随着浮动汇率体制的实施,外汇交易额的迅速增长,超过了世界贸易额增长达四倍之多。1985年签署普拉札协议之后,日本外汇投机几乎增长了一倍之多。1988年,日本外汇交易额对外贸金额的比值,已经增长到62美元比1美元,相当于美国外汇投机指数的两倍。

西方新闻媒介流行的说法是,日本银行1985年降低利率导致了泡沫经济,房地产公司利用低息贷款,大量投机抢购有限的城市房地产,致使日本的房地产价格疯狂上涨。新闻媒介的这种流行说法,其实是混淆事实的谎言。在半年召开一次的世界政府高级会议上,日本被迫承诺大规模增加政府预算开支,据说也是为了刺激消费者购买进口西方产品的开支。这一措施导致了日本政府债务的大幅度增长。

正如拉鲁什所说,“美国实际上命令日本,‘我们不许你们在世界其它地方投资,你们必须将赚来的美元聚集起来,炒高美国和日本的房地产价格,形成名义资产的虚假膨胀,进而形成巨大的金融投机泡沫,这样日本出口赚得的美元收入,就源源不断地输入进投机泡沫,变成了过度膨胀的虚假资产,并且用于防止巨大泡沫的崩溃”’。

随着泡沫经济的发展,日本的房地产价格出现了疯狂猛涨。在日本的6大城市中,住宅、商业和工业用地的价格,从1970年的每平方米6千美元,猛涨至1991年的每平方米6万2千美元,上涨幅度高达10倍之多,创下世界前所未闻的记录。相比之下,纽约市区土地价格的最新高点,仅为每平方米1200美元。

随着日本取消了向世界其它地方的工业出口项目,日本银行将大量资金投向国内的房地产市场和房地产金融公司。根据日本中央银行的统计数字,日本最大的150家商业银行,1985年的房地产贷款金额为17万亿日元,1995年猛增至57万亿日元,折合5700亿美元。

日本中央银行感到了投机狂热的威胁,1989年开始推行信贷收缩政策,日本财政部和中央银行还采取措施限制房地产投机,包括通过中央银行的“窗口指导”(这不是中国搞的吗,连名字都一样,也叫“窗口指导”),禁止进一步发放房地产贷款。1990年秋季,日本前财政部长警告说,美国华尔街和伦敦金融界强迫日本政府取消金融市场管制,实际上意味着日本输入外国的“金融艾滋病”。

1989年日本中央银行决定紧缩信贷,以遏制泡沫投机,但是,银行帐目上己积累了大量的坏债,灾难己经发生了,房地产市场失去了资金支持,从此陷入了长期萧条之中。随着房地产公司纷纷倒闭,日本银行的坏债也越积越多。根据索罗门证券公司人士的估计,日本银行的坏债从1981 年的1万亿日元,猛增至1995年的100万亿日元,折合一万亿美元。

日本的银行体系具有世界最大的规模,私人银行的贷款总额为700 万亿日元,折合7万亿美元。相比之下,根据国际贷币基金按相同口径计算的统计数字,美国包括商业银行和储蓄信贷银行在内的私人银行,其贷款总额为4万亿美元,而美国的国债几乎为5万亿美元。敞若将英、法、德三国银行贷款总额相加,也仅仅同日本银行的贷款总额大体持平。

世界上15家最大的银行中,有9家是属于日本的银行。日本地区性商业银行的规模也很庞大。

日本还有一个规模庞大的金融部门,大银行的存在有利于国家利益。日本银行体系具有庞大的规模,原因之一是日本具有很高的储蓄率。据经合组织的统计数字, 1993年日本国民的净储蓄额接近8190亿美元,几乎占整个工业世界的56%,相比之下,美国的冷储蓄为750亿美元,仅占5%。

关键的问题在于银行贷款的质量究竟如何?近数十年中,日本财政部引导着日本金额巨大的储蓄投向工业和新技术领域,促进了日本工业引人注目的发展。日本银行的贷款质量相当高,1980年坏债总额仅为1万亿日元,折合100亿美元。坏债率仅为0.5%。但是,1985年普拉札协议之后,日元大幅度升值,日本银行的帐面资产和贷款总额都迅猛增长,日本银行的贷款质量也开始出现问题。

这一时期内,日本银行的投资重点从生产和工业领域转移出去,投向了所谓“后工业社会”的服务行业。1965年以前,日本150家最大银行的贷款中,有65%投向了国民经济的生产领域,仅有6%向了非生产领域,此处指金融、保险、房地产和服务行业。

直至1975年,日本最大的150家银行的贷款中,投向生产领域的贷款依然占了总额的一半以上。但是,从1978年美国施加压力以后,投向生产领域的银行贷款急剧衰退,而非生产领域的银行贷款则骤然增长。至1985年;生产领域的贷款下降为总额的38%,但是,仍然高于投向非生产领域的贷款,后者上升为贷款总额的26%。

自从1985年普拉札协议之后,贷款投向的比重则完全颠倒过来了。至1990年,生产领域的贷款所占比重下降为25%,而非生产领域的贷款比重则上升为37%。这种贷款比例一直持续至今。倘若日本银行体系的资产规模迅速扩大之后,仍然将投资重点集中在工业、科学和技术领域,那么今日世界的面貌将会截然不同。

日本泡沫经济崩溃之后,从1992年初以来,尽管150家最大银行的贷款停止了增长,但是,非生产性贷款仍然缓慢增长,这意味着生产性贷款实际上开始下降。1995年第一季度,150家最大银行的贷款总额,甚至出现了二战以来从未有过的下降,下降幅度为2万亿日元,整个银行体系也出现了同样的趋势,贷款总额下降了5万亿日元。这就意味着,银行体系未能增加生产性贷款,而生产性贷款才能挽救坏债损失,支持处于破产边缘的企业恢复正常运转。

日本还深深陷入欧洲美元市场投机之中。日本银行驻伦敦和纽约的分支机构,发放了大量海外美元贷款,仅仅按日元计算而不考虑汇率乘数.其贷款总额就增长了三倍之多、日本150家最大的银行提供的海外贷款,从1985年的27万亿日元猛增至1990年的75万亿日元。尽管日本银行己经进行了多次大规模的冲销坏债.但是.其坏债数量仍然继续增长。

日本的产业策划者为何会容忍发生这样的事情呢?灾难发生的原因的确令人难以理解.正确的解释只能是英美金融资本对日本国家的攻击.所采用的攻击手段是一种典型的威尼斯泡沫骗局。

历史上.威尼斯金融家们曾经反复运用过这种泡沫经济骗局。先是蓄意制造资产价格的虚假膨胀.诱骗当地市场投资者纷纷投入陷阱,获利后便撤资触发泡沫经济崩溃.让当地投资者陷入恐慌纷纷抛售,再趁火打劫廉价全面收购当地资产、十七世纪,威尼斯银行家采用这种泡沫骗局,廉价获取了伦敦金融界的控制权。19世纪又获得了华尔街的金融控制权。日本的银行危机也是其泡沫骗局的重演。

英格兰银行、国际清算银行、美国财政部和联邦银行,不断向日本施加政治压力强迫日本推行同样的金融自由化过程.否则将失去美国的核保护伞。从1984至19884间.美国财政部不断向日本财政部施加压力.强迫其拟定详细的日本金融市场自由化计划。

正像欧洲美元不受美国法律的管辖一样,欧洲日元也不受日本法律的管辖,日本于1984年6月取消其有关金融管制,准许日本国内经营欧洲日元存款业务。

由于欧洲日元的高利率和美国财政部施加的压力,从1984至1988年间日本逐渐取消了全部利率管制,追随着美国走向了通往地狱之路,日本于1988年进一步推行金融自由化.取消了100万亿以上国内日元存款的管制。1994年10月,日本国内取消了全部剩余的限制高利贷法律。

美国财政部长的活动诱导了日本的房地产泡沫,实际上他早己知道这一泡沫迟早必然崩溃.他所采取的手法是典型的威尼斯泡沫骗局。目前.日本的银行体系也陷入了同样的陷陕.当然.这种陷阶骗局获得成功的前提是.牺牲品的行为就像一只笨猴子,它伸出手抓作为陷阶诱饵的果子.即使发现情况不妙也不情愿放手.其结局只能是因被套牢而成为猎物。目前,伦敦和华尔街金融界不断要求日本抓中陷阶诱饵.即严格遵从所谓“自由市场”的游戏规则.进一步加快金融自由化和全球化进程(这个就是某人在新加坡所云的“只有开放和兼容,中国才能富强”的意思吧)。

伦敦和华尔街的强盗正贪婪地图谋日本经济的庞大财富。

目前,英国金融界提出了一个重要要求,日本政府用纳税人的资金收购1万亿美元的银行坏债,然后进一步推行金融体系的全面自由化。他们希望日本金融体系实行全面的自由化,准许英美银行在日本进一步扩大业务范围,从而更加便于掠取日本经济的庞大财富。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