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号四大名著 剿灭 第十七章 受伤

马鲁 收藏 2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97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973/[/size][/URL] 四人从平台右边的路拾级而上,候正走到半路,突然回过身向刚才冷云桐跳下水的地方一个立正,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几人沿着长长的石梯走上去,前面赫然是一个已经打开的石门,几人进了石门后,出来正好是进山洞时的那个大厅。不过不同的是石门前不远处就躺着那个抽雪茄的胖子的尸体,而在进来十荷枪实弹的二十个守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73/


四人从平台右边的路拾级而上,候正走到半路,突然回过身向刚才冷云桐跳下水的地方一个立正,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几人沿着长长的石梯走上去,前面赫然是一个已经打开的石门,几人进了石门后,出来正好是进山洞时的那个大厅。不过不同的是石门前不远处就躺着那个抽雪茄的胖子的尸体,而在进来十荷枪实弹的二十个守卫此时已经全部倒下了。

“我操,不知道他怎么打的。每人都是一枪致命,正中眉心。”水京翻着地上的尸体连连咂嘴,“这个冷云桐真牛B啊,二十多个全副武装的人哪。那金发女人能和他打这么久估计也不是什么好鸟!”

“怎么没看到韩雨的尸体!”洪闻理在找遍了地上后回身对候正说到。

“嗯,大家搜索下。注意安全!”候正也觉得证实冷云桐的确切身份和韩雨脱不了干系。几人分开很快又在大厅集合了。

“猴子,没得!”曾三山最先说到,候正看了看水京和洪闻理,两人也是摇了摇头。

“冷云桐如果说谎的话,那个韩雨是假韩雨的话他不可能不把她一起杀掉。但是现在没找到她的尸体到让我更确认了。”候正看了看大厅内,“把他们的装备捡顺手的带上,再把这身湿衣服换了。我们先回喀纳斯村再说。”

四个人在地上慢慢地搜刮着尸体上的子弹,曾三山专门选手枪,洪闻理还是拿着刚才在平台上捡来的加特林,水京和候正一人一把AK47。换好衣服后四人沿着来时的路向外走去。

“狼烟”手电有粘贴吸附功能,所以四人都没掉在水里,四道强光照射着那没有照明灯的最后五十米。突然候正发现地上有一摊血迹。

“没多久,血还没有凝固。”候正摸了摸,

“前面也有!”水京在前面也喊起来。

“追,应该没跑多远。”候正端起枪迅速地向洞口跑去,身后三人也跟着跑了出去。

钻出洞口,外面已经是漆黑一片。四人见天黑也就放慢速度,向来时的路边摸索边搜查。走到来时的埋伏哨附近的时候,几人把“狼烟”手电灭掉,慢慢地向潜伏哨摸去,结果到了面前却只看到一句尸体。

“冷云桐做得可真是透彻。”曾三山看着尸体说。

“前面有人,追!”突然前方的树丛中一阵响动,黑暗中一个人影向湖边跑去。候正端起枪追了过去。水京和曾三山也忙跟上,洪闻理终于认识到了加特林的碍事,一把扔掉,抄起地上尸体旁的AK47跑了过去。

“站住!不站住开枪了!”候正高喊,前方的人影反而跑得更快。候正也不含糊,将“狼烟”附在AK枪管上定位目标一梭子打了出去,显然就算不是狙击枪,候正的枪法还是百发百中。那人影晃了两晃倒在了地上。

“猴子,打死了怎么办?”水京看着倒下的人影问。

“我打的腿,不会死的。”候正很有把握。

四个人端着枪快速地接近目标,四个枪口加上“狼烟”的四道强光指在人影的身上。却看见人影身上几个血窟窿已经活不成了。

“猴子,你不是说没事吗?”水京看得楞了一下,一起训练了一个月他是知道候正枪法的准头的。

“快闪开!”候正突然喊了一声,就在同时,身后传来一阵“哒哒哒”扫射声,候正背对着身后,闪得再快腿上也是一热,挂彩了。

“我操你奶奶的!”水京急了,就地一滚蹲在一个岩壁后面向枪声响的地方一梭子打过去。

洪闻理这边也开了枪,但是曾三山因为拿的手枪只能就势一滚顺便把候正一起拉进了旁边的树丛里。

“猴子,怎么样?”曾三山撕开上衣给候正包扎起来。

“死不了,放心!”候正笑笑,“我们这次可是吃了麻痹大意的亏了!”

“这个不怪你,都是我们太相信冷云桐的能力了。哪里晓得他也没有清除干净也。”

“一个人,再厉害也不能什么都做到。”候正习惯性地想打开衣领上的纽扣步话机,突然意识到衣服已经换了。“操!只能用原始工具了。”候正转向水京和洪闻理的方向高喊,“用狐狸战!”

水京和洪闻理听到候正的喊声都迅速地做出了反应,两人突然滚出掩体交替地在地面翻滚着向目标接近。就在这时,候正掏出一个手雷一把丢了出去,手雷的目标树丛的上空爆炸。短暂的火光瞬间照亮了目标的藏身处,一个人立刻退了出去,突然他怎么也没想到的是曾三山的手枪已经抵到了自己的后脑上。

“丢下枪,不要乱动。举起双手向外面走!”曾三山的普通话说得很标准。

那人不得不放下枪,慢慢地走出树丛。水京和洪闻理冲上前去一把抓住来人,洪闻理一个肘击。顿时让那人出于深度昏迷状态。

“猴子,搞定了!”水京向候正跑去,“猴子!你伤这么重!”

曾三山和洪闻理听到水京这一喊,心里一跳,边保持警戒队形边迅速地到了候正身边。

“死不了人,你瞎喊什么!”候正说话显得有气无力。

“我操,你别说话了!现在子弹还在大动脉上,你血不止住就没办法了。我们快下山,把那小子解决了。”水京一把背起候正向湖边跑去。

曾三山上去一枪结果那个深度昏迷,跟着洪闻理一起向来时的湖边跑去。

“你小子别一惊一咋的!”候正在水京背上说。

“你给我闭嘴!不要说话!”水京可是一点不给面子。

四人到了湖边,突然想起来。没船啊!

“我操,我回去看看有没有气垫船!”曾三山说完就要往回跑,被洪闻理一把拉住,“我们刚才不是搜查过了,不可能有的!”

“我操!这他妈的也太背了吧!”水京着急的一跺脚,背上的候正顿时咳嗽起来。

“快上船!”突然一个声音传来,水面上一艘快艇快速地驶来。洪闻理举着枪上的“狼烟”一照,开船的正是冷云桐,而冷云桐的旁边正是那个金发女孩,全身被绑得严严实实的像个粽子一样被扔在船上。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