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毛泽东时代打个抱不平——纪念毛主席诞辰114周年(转帖)

橘子君君 收藏 12 145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为毛泽东时代打个抱不平


云淡水暖:谢谢各位,其实怎么样评价毛主席,我自认没有足够的资格。为什么?第一,我没有系统地、认真地研究过毛泽东思想,第二,我在毛泽东时代是一个被边缘化过甚至可以说被伤害过的人。


那么我们为什么要纪念毛主席呢?我想是因为有他可纪念的地方。从我个人的观察,我认为之所以今天有人想纪念毛泽东,一个最主要的原因是哭声,这种哭声并不是纪念的那种,是哭诉的那种。这个哭声已经哭了三十年了,现在还听得到,老实说我曾经是其中的一分子。


我在毛泽东时代渡过了我的少年时代,一部分的青年时代。我的家庭在文革当中是属于被边缘化的,或者说被伤害过的。记得就是父母亲白天去上班,晚上要去被批斗,升学、参加工作没有我的份,我在农村待了五年。


我是七七年上的大学,用一般的逻辑来说,我这种人应该是是改革开放的受益者,我不否认这一点。如果要不是1977年恢复高考,我肯定上不了大学。为什么?因为家庭出身问题,那些平民、普通工人、农村贫下中农家庭的同学,学习未必比我好,但我没有平等的资格和他们去竞争。今天我们反过来看,当时这种政策有它“左”的一面,对我们这些人不平等的一面。当时我父亲说,这种政策这不是中央的意思。具体到了下边以后,有一些人,特别是有一些从旧社会过来的,过去家里是那种很底层的人,“翻身”了以后,掌握了一定的权力以后,他天然地对这种家庭出身比较“高”的人有一种排斥感。这就是“左”的一种表现,过去上大学是很难的,在机会不均等的时候,他就会把你排斥掉。我记得我在农村教书的时候,学校的一个老师,是文革以前的高中生,他的成绩非常好,就因为他的家庭有点问题,1964年毛主席对教育问题谈话出来以后,说大学要向工人子弟开门,但是他的功课是很好的,但这样子他就去不了,这就是人为的不公平,或者用今天的话说,叫“极左”。


我这样说什么意思呢?就是说可以想像在那个年代,底层的劳动人民的社会地位被人为地“拔高”了,事事都是先想到他们的,升学也是,参加工作也是,参军更是。那时候升学、招工、参军都是青少年很向往的事情。


那么在八十年代初期,七十年代末的时候,我也是哭诉声非常响的一个人之一。因为从卢新华的第一篇小说《伤痕》出来以后,我们就知道有一个词叫做伤痕文学,当时非常的流行,当时是非常响亮的,一直“伤痕”到现在。徐迟写《哥德巴赫猜想》的时候,我是边看边掉泪的,我为陈景润在文革当中的遭遇感叹,又被人家斗、又被人家歧视。但最近我看到一篇材料,说陈景润70年代有一次去医院治病是毛主席批的。我们说反对四人帮时期的那种方式,要实事求是,但是在哭诉过去那个时代的事物的时候,你不能说假话。


我比较印象深刻的一件事情,是有一次我在昆明参加一个学术讨论会,有一个北京的小伙子,他是一个工厂的工程师,我也是工程师,我们两个住一个屋。那个小伙子晚上和我聊天,我是个很坚定的改革开放派,那时候我是很有激情的,当时之所以选择学工科,就是认为我们国家被耽误了,我自己也被耽误了,萌生了要投身于工业建设,振兴中华这一类想法。但是和那北京小伙侃天的过程当中,他突然开口骂人,什么XX改革开放,没有过去那些东西你改革开放狗屁?我当时和他吵了起来。但是经过争论以后,你会冷静下来想一想,我就想我自己的经历,难道说我过去在农村给那些贫下中农的子女教书,我没有贡献吗?我没有做出自己的努力吗?正好第二天我们那个会议结束,然后从昆明到成都,成昆线,我们的同事告诉我,成昆线怎么怎么雄伟,你从山顶进去,然后从山底下出来,在山体里你可以看到车有很大的转弯。说明难度很大,这条成昆线什么时候修的?一问是七十年代修的。这不对吧,为什么不对?因为说1976年的时候经济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产生了疑问。


这么多年过来以后,我就发觉这些哭声当中有假,为什么有假?我举一个例子。前几天被称为中国公共知识分子五十人之一的徐友渔先生,在《南方都市报》发表了两篇文章,第一篇叫做《谁说过去的年代没有腐败》,他在文中第一句就描述,说社会上现在有一种被广泛流传的说法,说过去的年代(毛泽东时代)是没有腐败的,我开始就笑了,我就写一篇文章在网络上,我说谁告诉你毛泽东时代没有腐败?谁说的这个话?既然毛泽东时代没有腐败,搞那么多政治运动干什么?枪毙刘青山、张子善干什么?北大有一个尹教授叫,他说解放军进城以后,共产党的党风只好了三天,要我说一天都没好过。党风就是在腐败和反腐败,正确和错误的斗争当中动态形成的。延安时期那时候党风也是有问题的,比如枪毙红军功臣黄克功。还有红岩的烈士的狱中遗言,特别提到注意党的高级干部,容易腐化堕落、叛变。


我举这个例子是什么意思呢?就是说现在的一些所谓的公共知识分子,自由主义知识分子,他在批判毛泽东时代的时候,他是用自设前提,说假话的手段,这两天徐友渔又发表一篇文章,重谈毛主席的稿费问题,说毛主席有一亿多稿费。我奇怪了,在我的印象里我听到的比较正式的说法,是毛主席的管家吴连登说的,说毛主席有120万在海外发行的著作、诗词等的版税。那么这120万怎么会变成一亿多呢?徐友渔实际上炒了一个冷饭,他这篇文章是八十年代中期还是九十年代初期就有了,我曾经就这个问题去网上查证过这篇东西从哪里来的,在网络上仔细检索作者和出处,一直检索到网上的一个资料库,最后看到两篇几乎完全一样的东西,凤凰网搞过一篇,还有一篇江西办的《党史文苑》搞的。这两篇当中有一个很小的差别,凤凰网那篇文章中,说中共中央内部曾经讨论过怎么怎么处理,《党史文苑》的那篇说是“中共内部如何如何”,如果是大陆的媒体、作者绝对不会说中共内部讨论什么的,这像是站在中共以外的立场说这个话的,要么是国民党,要么是民运。我不知道是江西还是凤凰网站比较聪明,把中共改成中共中央,这一改问题就出来了,不知道源头是哪里,最后查到一个街头书贩地摊上那种书名的什么《精品文摘》,还是“摘”来的。没有下文,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


那么一片哭声当中,你只要听到有假的地方,你就要怀疑这片哭声是不是全都是真的。所以我觉得,毛泽东这个人值得纪念,为什么值得纪念呢?仇视他的那些人永远都不会忘记他。从一个特殊的角度说,正是因为这些人的存在,引起了大家对毛主席这个人的兴趣和要探究真相的冲动。因为我们听到了太多的不同的声音,特别是现在的青年学生,他们听到的全部是一片声讨的声音,毛主席那个时代是一片黑暗,饿死很多人,一辈子都吃不饱,一年四季都吃不饱,中国的经济濒临崩溃。像这样的一个人物,我们难道还要纪念他吗?这就是个问题了,一系列问题都出来了。


有一个很有趣的现象,现在是商品社会,大家对政治的关注度是很低的,特别是年轻人,房价那么高,物质那么丰富,诱惑力那么多,关心这些东西干什么,不如自己找自己的利益,自己的出路。我记得2006年有一件事,北辰拍卖公司准备拍卖天安门城楼上面毛主席画像的那个原版画,张振仕的原作,就是他画的第一张,以后都是照着他那张复制的。当时定价是100万到120万之间,说是从一个美国华裔那里拿回来的。这里边有两个信号,第一个信号就是说可见毛主席的地位在文革结束以后,就是在1976年以后,在一些管理者心目当中的位置是多么的低。为什么呢?像这种东西怎么能流到美国去呢?谁拿出去的。再一个就是刘春华那一幅毛主席去安源,后来拍了400多万以后,各方都出来抢了,都要抢版权。


刘春华当时为什么把它拿回家,因为他到历史博物馆去看,被放在一个角落,根本就没有人管,他拿回家是放到他女儿的床底下,放了好多年,上边布满了灰尘,但是没有想到他那一年拿出来就拍了四百多万,那时候四百多万是什么概念?可能至少相当于现在四千多万吧。去年要拍卖天安门这个原版画的消息公布出来之后,网上是一面倒的骂声,最后宣布不拍卖了,由国家收藏。说明什么问题呢?说明我们平时可以不说毛主席怎么怎么好,也可以不说毛主席怎么怎么不好,什么都不说,我们都忙自己的事。但是一旦这种情况出现的时候,大家就站出来了,为什么站出来?只有一个道理,就是毛主席已经成为现代中国的一种象征。


就因为他是新中国的象征,你不能过度商业化,你不能亵渎。我相信在一片反对声当中,不光是我这样的中年人,也不光是老年人,绝大部分还是青年人。为什么呢?起码你要上网吧,起码你要在网上打几个字吧,就是说青年居多。反过来说,为什么现在会把毛主席看成我们国家的一种象征呢?自从1840年,鸦片战争中国失败以来,中国的仁人志士,前仆后继到西方去探求真理。他们认为西方那一套确实能够解决中国的问题,让中国强大起来,并且日本有一个榜样在那儿摆着,日本成功了,就认为中国也会成功。毛主席在《论人民民主专政》里边说过一句话,帝国主义的侵略打破了中国人学西方的迷梦。很奇怪,为什么先生老是侵略学生呢?中国人向西方学得很不少,但是行不通,理想总是不能实现。如果这种现象已经消失了,可能我们对毛主席这句话的含义也就淡忘了,但事实上这种现象不但没有消失,现在是变本加厉了。


我们可以看一下现在我们国家的金融业,前几天看到一个消息挺好笑的,美国一个叫做“美国银行”的银行在它的次级债危机当中损失了大约是40亿美金,但是它以大约两块钱一股买进的中国建行的股票,赚了相当于他损失的八倍的利润,高兴得要死,这就是先生还在侵略学生的一个最典型的范例。为什么?那些金融规则,那些东西都是他们制定的,你进去参加游戏,只有你吃亏的份。连有些洋买办都看不过去了,就是在国际著名的咨询和金融公司里面工作的中国人,说你这样卖国有银行的股份给西方,打的旗号是什么呢?是叫做引进战略投资者,目的是什么?是学习对方的核心技术,就是金融技术,你学到没有?那些买办现在说了,对方10%都没有拿给你,所有的金融产品,所有的设计,所有的流程,你都没有得到,但是对方可以参加你的董事会,对方可以了解你的经营情况,了解你的客户情况,把你的黄金客户拿过去,他用他那套东西去经营他自己的地盘。 最后怎么样?所以有人说是金融战争,认为这个不划算。


所以我是这样想的,毛主席这个人,不光在于他领导穷人推翻了什么,也不光在于他领导新中国人人民取得了什么,最重要的是在于他预见到了什么。我们说凡是毛主席当年所预见到的,所说过的,今天都在兑现,正因为这一点毛主席才值得纪念。事实上,如果说我们听到的那些哭声,这种哭诉,这种控诉,只限于文化大革命,只限于毛主席所谓“左”的错误,那就罢了。但是你可以越来越清楚地看到,并不是这样。刚开始批的是文革,十年的错误,批极左,批1957年反右,批大跃进。但是你发现没有,到现在逐渐开始往下挖了,挖到土改,有知识精英写文章出来说土改是错的,土改再往前挖,新民主主义革命、土地革命,就是把你中国共产党从根上刨掉。


我不知道那些纵容这种现象的人有没有想到,你现在还顶着一顶共产党员的帽子,如果把毛主席的一切,他所经历的一切,他所领导的一切,他所进行过的一切都刨掉的话,你中国共产党执政的正当性在哪里?所以这个才是关键。今天能够掌握话语权的,能够说得出声音的那些精英,不太舒服的就是底层的老百姓不一定很买账。不可否认底层的老百姓是比较自私的,因为这个时代让他不得不自私,他不自私他就活不下去。但是他在自私之余,他会想一想,他会比较,你说毛泽东时代苦不苦?说不苦是假的,确实苦。我记得我上大学的时候,我们全班同学,包括军队干部的子女,包括高级知识分子的子女。大家穿的裤子都有两个大补丁,那时候食堂一个月才卖两次肉。


这个问题怎么看呢?现在叫青年人穿带补丁的衣服你穿吗?他坚决不穿。除非是那种很另类的,故意要弄出个窟窿、故意加个补丁。今天之所以敢说不,正是因为我们、我们的父辈当年勒紧裤带苦过来的。为什么这样说呢?在文革当中,我父亲的工作是从来没有停过的,就是业务工作,整天看见他声嘶力竭地在打电话,因为那时候通讯条件不好,他是从事经济工作的,要调运物资,很辛苦,他没有停过。我妈妈也一样,她晚上去接受批斗,白天还得上班,没有人停下工作,停下工作吃什么?


在在批判四人帮的一些很荒唐的口号的时候,我觉得很奇怪,一个是割资本主义尾巴,在我们那个地区没有的,谁割资本主义尾巴?生产队有副业队,每个星期天要赶集。我们在农村的时候,像我这样的老师吃的东西,除掉定量供应的粮食,都要从集市上买回来。不是生产队卖给你,也不是供销商卖给你,是农民卖给你的。农民的东西从哪里来的?自己的自留地地里来的,自己养的猪,自己养的鸡,自己种的菜。现在的小孩听到的是什么样的场景?就是在毛主席的时代,割资本主义尾巴,个人的东西是一点都不能生产的,我没有看到,我所在的那个地方甚至没有听到这句口号。


一个就是那句很著名的,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当时是什么情况呢?我现在隐隐约约听说是因为招生,招白卷先生张铁山,发生过争论,当时的教育部长说,我们是要一个好苗。后来就把它引申到经济领域,说毛主席时代就是宁愿地里长草也不长苗,奇了怪了。没有的事,没有听说过这些。


出国家级的科学技术成就最多的是哪个时代?看来是毛主席时代,一个只有二十七年的时代。我举一个例子,我们国家好像是2000年开始评国家最高科学技术贡献奖,从那个时候到现在为止,评上的国家最高科学技术贡献奖的科学家的主要成就,全部是毛泽东时代开始、甚至完成的,你可想而知,1978年到现在将近三十年了,时间已经超过前面的时代了,那个时候还有十年动乱的干扰,我们曾经说过一句话叫做“科学的春天”。


去年的获奖者是李振声教授,李振声说他学农是饿出来的,但是他的饿不是在1949年以后,是在1949年以前,他们家很穷,所以他选择了学农。 李振声教授是小麦专家,袁隆平是水稻专家,他们两个的成果非常类似,袁隆平出成果大概1975年左右,李振声早一点,1964年就开始出初步成果了,1978年出决定性成果。李振声教授在2004年的时候,在人民大会堂做过一个关于粮食问题的报告,他报告里用了两张图表来说明新中国粮食和人口的关系。实事求是地讲,三年自然灾害时期人口是下降的,这个要承认。但是他的粮食和人口增长的图表,同时表明从1949年到1980年,中国的粮食生产也一直是高速增长的,中间有一个坎,有一个转折,就是三年自然灾害时期,就是1959年到1961年。但是到了2000年以后,粮食产量连续五年下降,甚至降到了20年以前的水平。李教授说毛主席的时代为什么捱饿,因为原来的基数很低,基数很低只要有一点风吹草动就得捱饿。我记得有一篇报道说过,有一次贺龙元帅去参观战斗机的制造,空军司令介绍说,工厂不注意产品质量,造成有些产品不合格,贺龙元帅严厉批评,说农民好不容易种点苹果出来,换了这么些铝合金回来,你们把它们糟蹋了。所以我们反过头来讲,中国在七十年代末期,已经形成了比较完整的工业体系,就是靠农民从地里刨出来的。不建那些东西不行,因为不建一个民族是站不起来的,你既然要投这么多钱去建那些东西,那么就得勒紧裤带。


北大有一个周教授在帮不法资本家顾雏军说话的时候,曾经发表过一篇文章说,谁还愿意回到一个月三两油、二斤肉的年代?我就要问一句了,当然谁都不愿意回去,但改革开放怎么来的?改革开放我认为有两个基础,一个基础是物质基础,一个基础是外交基础。中国过去在国际上是被孤立的,在联合国是没有席位的,你连一个说话的平台都没有还开放什么?所以我对某些文献中说我们从过去的封闭和半封闭状态,进入全面开放的时代,我认为它是很模糊的,它没有讲一个前提,就是我这个封闭和半封闭是被动的还是主动的。现在给年轻人的印象是什么呢?就是毛主席有意识地把中国封闭起来,不与外边交往,造成了中国闭关锁国。说某些人把门打开了,中国才改革开放,是这样的吗?如果不是在七十年代毛主席主导下的外交活动收获成果的高潮,开放的基础是什么,年轻人如果有兴趣的话,可以看一下毛主席的《毛泽东外交文选》那本书,讲得非常清楚。


毛主席在1949年发表过一个简短的谈话,对苏贸易应该统筹安排,里边讲得很清楚,我们不光跟苏联做生意,我们要跟美国做生意,跟英国做生意,跟法国做生意,1949年就这样说了,但是你想跟人家做生意,人家不肯跟你做生意。人家都不理你,你开什么放?像蒋介石那个时代的开放,领空向美国开放了,飞来飞去都是美国的军用飞机,那叫开放?行不行?肯定不行。那样的一种开放,腰杆直不起来。1949年解放军对对英国的紫石英号军舰发炮,把它打出中国去,从那一刻开始才是真正的中国人站起来了。


我记得有一个对毛主席很仇视的茅于轼先生,茅于轼先生写了很多文章来咒骂,但是他有个观点很有趣,他说毛主席这个人,他的功劳就在于什么呢?他一辈子都在率领穷人跟豪强做斗争,然后他话锋一转,就是因为毛主席消灭了富人,所以中国穷了很多年,这是个很分裂的说法。他这个话不要说在中国讲,他到美国去都不敢这样讲,美国的资本家不敢承认自己是剥削者。所以你们可以看到,就是仇视毛主席的人,他都承认毛主席是站在最底层人的立场上,一辈子都在与豪强做斗争。


毛主席在郑州会议上有段谈话,有些人现在依靠资格、权力,脱离群众,高高在上,居高临下,我们就是要反对他,反得掉吗?暂时可以反掉,反掉他又会生出来,那就要继续反。这就说明什么呢?毛主席看得很清楚,这种范例我们不用说了,今天你去放眼一望,比比皆是,当然今天还多了一个,除了资格权力之外,还多了一个金钱,只有他们说话的份。吃人家的嘴软,拿人家的手软,这些人还能为老百姓说话吗?


我举个最简单的例子,最近总是有官员和主流的经济学家出来解释,说现在的通货膨胀是结构性的通货膨胀,现在的CPI上涨,其实核心CPI并没有上涨。我奇怪了,老百姓就是靠着那个结构在生活吗?什么结构?吃的吗?如果吃的这点钱,我去菜市场转一转,都是一片哀叹声,贵了,菜又贵了,所以我们说社会的现实让我们不得不思考。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大学教育的问题,赵元任先生有歌词,叫我如何不想他,想什么呢?回想我们上学那个时候,我们不交钱的,免费的,然后呢,我们还有生活补助,我们班百分之七十的人都有。特别困难的那些的同学,还有双份,有一份叫做困难补助。现在这些情况一出现以后,叫我如何不想他。


还有一个例子,前几年血吸虫病泛滥,《新民晚报》写了一篇文章,说送瘟神,只是在毛主席的诗词当中把它送走,又怪毛主席了,又说毛主席不对了,因为写了首诗,血吸虫病就被忽视了,这不是胡说八道吗。毛主席说欣闻余江县血吸虫病被消灭,人家说的是余江县这个地方,现在的文人就妙笔生花,就把它引申到全国。那么实际上血吸虫病是一种什么状况?是八十年代后期开始卷土重来的。中央电视台曾经做过一个专访,湖北有一个血防站的站长说,现在晚期病人一人得病,拖垮一个家族,不是一个家庭,是一个家族。为什么?他光是一个疗程,短短的一个礼拜或者十天就要两百块钱,农民哪有那么多钱?但是他说过去在五几年、六几、七几年年的时候,他们这些人都是免费治疗的。


我们现在每年的财政收入,今年据说是创记录了,又达到五万亿了,据有的比较激愤的网民说,官员的吃喝,和屁股下坐的车省出来的钱,就够免费教育的了,免费大学教育。所以我说现在我们来诅咒毛主席和诅咒毛泽东时代,是不是有点厚颜无耻。实际上你诅咒的是你自己。为什么是自己呢?你在毛主席那个时代是懒汉吗?一个懒汉在一个生产队里大家是瞧不起他的,老婆是找不到的。


还有一个化肥问题,我记得毛主席的时代我是在农村教书,我周围有很多农民,都是地地道道的农民,我们一闲谈的时候就叹气,化肥太少了,多一点化肥今年就多增长好多粮食。为什么化肥太少了,没有化肥供应。后来到了七十年代的中后期,1974年左右,很多鼓舞人心的消息来了,我们国家引进了三十几套国外的大型装置,其中有十来套是大化肥,就是装在有天然气、有石油资源的地方来制造化肥。所以我就把毛主席领导中国人民建立新中国以后的那个阶段叫做挖地基的阶段,这一栋楼修起来,首先是挖地基,挖地基最苦,挖地基最脏,挖地基最累,挖地基没人看得见。为什么呢?在建筑学上它叫做隐蔽工程,它被这一所高楼大厦的华丽,被它的雄伟,被它的光彩掩盖了。但是不能说因为这种大楼的华丽、光彩、成就,我们就否定有一个地基在哪里。


平心而论,从一个老百姓的角度来说,我认为迄今为止,过去的我不说,就是当代自从有“思想”这个词以来,真正能够成为思想的,只有毛泽东思想。为什么?毛泽东思想是一个集大成者,哲学、经济学、社会主义、军事、文化教育、文艺,哪方面他都涉及了,它是自成体系的,有实在的东西的,还有它都是有手稿为证的。甚至你可以看到很多领导人的发言稿,新华社的新闻稿都是他起草的。


我们之所以今天在这里纪念毛主席,第一因为他预见到了很多东西,第二他有思想给我们留下来。毛泽东思想体现在他留下的文献当中,如果你去读毛主席的书你会发现,它是一个老百姓都读得通的,它是一个普通人都读得懂的。反过来说,我们今天那些大理论家,党校那些教授,发表一些文章,底下的人读得懂吗?价值观、核心,我没看懂。所以说毛主席值得纪念的还有这一点,可能鲁迅先生在世他都会赞同的。鲁迅说过,中国的文字不是给老百姓用的,是士大夫把玩的东西,因为其精致艰深,懂的人少,惟其懂的人少所以才显得高雅,才显得高贵。那么毛主席为底层人写了大量的,可以说全部的都读得懂的东西,这一点我们就说他值得我们纪念。


我作为曾经不算长也不算短地经历过毛主席那个时代的一个极为普通的人,从哭诉声中走出来,说几句纪念的话,谢谢大家。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