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佳人的生死场:水抹残红 第七部分 抗战悲歌:水抹残红(145)

zzfu2008 收藏 4 7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3/


院子里挑着几盏马灯,十几张桌子上各摆着四个大盆菜,酒坛子靠墙排了一溜。

郑守义站起来,端着一碗酒道:“大家静一下。今天朱教导员带着各位弟兄们来徐家堌墩,我们沛县独立大队就算人马齐全了。这徐家堌墩就是我们抗日的大本营。虽说都是自家兄弟,可你们毕竟远道而来,条件有限,还望各位海涵。今晚仓促,算是过顿饭食,明天晚上我再给各位弟兄们接风洗尘。来!先干了这碗。”

大家都一饮而尽。

一连喝了三天酒。

这天,朱邦乾和郑守义在一条堰埂上散步,郑守义在前,朱邦乾在后。朱邦乾道:“这酒不能再喝了,再喝都把身体喝垮了。”

郑守义笑着道:“不喝就不喝。”

朱邦乾道:“沛县独立大队现在算是人员到齐了,我们得打几仗,扩大一下声势。”

郑守义停下来道:“可不是嘛!是该出场亮相抖抖威风了。”

“你对这一带熟,这事由你来定。不过你要清楚,不论仗大小,都得大获全胜。”

“我明白。我看应该先打胡寨,就在眼皮底下啊!我早嫌它碍眼了。”

“那里是个什么情况?”

“日军有二十多人,小队长叫俊一郎,汉奸队头头原来是白清太,他死后换了翻译司徒烈,鬼子和汉奸也就六十多人。要是出其不意,我看拿下它没多大问题。”

“好!第一个目标就是胡寨了。不过,我看还得练一阵子兵,不提高战斗力,就会事倍功半。”

“我赞成。”

第二天,郑守义就把部队带出徐家堌墩。在京杭大运河边,找一片空地,就开始大练兵了。

郑守义在动员会上道:“同志们,从今天开始我们就要大练兵了,为得就是练就杀敌本领!强中自有强中手,不是你死就是我活,要想在战场上不流血,现在就得多流汗。这一周我们练拼刺刀,下一周我们练射击。至于如何拼刺刀,大家都练过,关键是要练出过硬的心理素质来,练出杀气来,练出臂力来,练出技巧来。每个人都要练成杀人的机器。现在大家开始练吧!”

于是,练兵场上你来我往,或抡或劈或穿或捣或扫或扎,刺刀闪亮,杀声和叮咣的铁器撞击声不绝于耳。有的在练刺杀基本动作,三五十个动作不变形不在话下。

又练过一周射击,朱邦乾化装到胡寨走了一遭,回到徐家堌墩就开始研究攻打胡寨的方案了。

这天一大早,胡寨的东大门还没打开,大门口就有几个或挑担或推车或挎篮卖鲜鱼的汉子等候了。寨门刚打开,两个伪军和两个鬼子正要搜身,冷不丁地就被那几个人汉子缴了械。那两个鬼子刚想反抗,就被人用刺刀抹了脖子。那两个伪军就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吓呆了,等醒转过来后,就异口同声地哀求道:“好汉饶命!好汉饶命!”

那几个汉子任什么不说,拿绳子就把两个伪军捆了,并用毛巾塞了嘴。

这时,埋伏在东门外河沟里的三十多个人,见到信号后,一跃而起,闪电般地冲进了东大门。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