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中航空军贸合作衰退 印度成为俄罗斯新宠

中俄关系与中俄军事合作一直是西方热衷的话题。如今,俄罗斯与中、印之问新的军事合作动向已经引起了西方的高度关注。有报道认为,中俄之间在航空领域的军贸合作已呈现“颓势”,而邻国印度已经取代中国成为了俄罗斯航空企业的新宠。


加拿大《汉和防务评论》报道,随着中国航空工业的飞速发展以及中国航空工业自主研发能力的显著增强,俄罗斯的航空产品已经明显缺乏原有的吸引力。而印度由于自身航空工业水平较低,对外购产品的依赖程度较大,因而与俄罗斯越走越近。


美国华盛顿著名智囊机构哈特森研究所高级研究员理查德·韦茨早前撰文指出,中国已经开始从购买完整的俄制武器平台转向进口更多的军事技术、子系统和其他关键的零部件,并将其运用到自己独立设计的武器系统当中。


报道称,中俄两国航空领域的军事合作目前已进入停滞状态。此前中国方面表示要追加生产苏-27SK的合同一直没有签署,而新一批苏-30MK2的追加订货也没有被确认。这可能意味着今年中国向俄罗斯定购上述装备的可能性已经非常低。在传说中的歼-11B国产化大幅度提高后,原定95套组件的追加定购计划似乎也已经被修改。此外,中国方面还可能会在歼-11B基础上发展中国版的苏-33,这就意味着今后苏-33在中国也很难打开销路。从中国今年仅仅从俄罗斯进口180台AL31F发动机的举措上判断,中国大量购买俄罗斯战机整机的时代已经结束。


其实俄罗斯方面很清楚,与整机采购相比,中国显然对俄罗斯的高新技术转让更感兴趣。据英国《简氏防务周刊》报道,中国在苏-27SK战机上改进而来的歼-11B已超越俄罗斯产品。而苏-30MK2在第一批交付后,第二批一拖再拖,也是由于中国方面已经发现,苏-30MK2完全可以被国产战机所取代。


曾经引人瞩目的中俄军备交易为何嘎然而止,一时间众说纷纭。一位从来不愿意过多评论俄中军售问题的俄罗斯航空工业高级官员表示,其他国家,如印度、印尼等都非常自豪地公开宣传自己购买的俄式飞机,但只有中国不同,对此他表示十分不理解。他坦言,与中国的合作“很不容易”。


虽然目前中国的苏霍伊飞机数量远多于印度,但种种迹象显示印度方面与苏霍伊之间的关系已变得越来越密切。印度方面已经决定再进口40架苏-30MKI,合同金额达到了16亿美元。此外,追加进口的18架苏-30MKl已经被国会批准,总金额确定为7亿美元。


《汉和》主编平可夫认为,虽然中国的天空已被苏霍伊占领,但米格集团并没有放弃向中国推销米格战机的努力。早在1993年,米高杨设计局当时的总发计师别利亚夫就表示,公司有向中国推销米格-29sMT和最新型米格-31M的计划。长期以来,米高杨设计局对中苏关系解冻后,苏霍伊抢占中国战机市场的现象很不服气,一直有“卷土重来”的打算。更令米格集团人员懊恼的是,1986年苏联考虑解除对华武器管制之时,苏联政府最想向中国出售的战机其实并非一向严格保密的苏-27,而是米格-29。但之后中方人员对苏-27表示了更为浓厚的兴趣。


虽然米格设计局的人员不只一次地声称,他们一直希望中国空军能够装备米格-29,同时还向中国积极推销米格-31,甚至提出在米格-29和米格-31的基础上联合设计一款专供中国空军使用的新型战机。但《汉和》主编平可夫在综合了各种因素后认为,今后中国空军引进米格-29系列的可能性很小。首先,中国方面已经为苏制飞机支付了大量的费用,其次同时歼-10的生产已经开始,引进完全陌生的米格-29意味着需要建设新的辅助设施,培养新的维修管理人才。最为重要的是,即使是改良后的米格-29SMT,其角色也完全可以由苏-30MKK所代替。


何况苏-30MKK航程更远,机动性更好。不过平可夫同时也承认,由于米格集团在设计单发战斗机方面拥有丰富的经验,尤其是最新发展的米格-35采用了推力矢量技术。外界又一直盛传中国方面一直想利用这一技术对歼-10进行改良,所以将来也不能排除中方与米格集团再度合作的可能。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