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中国巨龙难以驯服!?

沈权将军 收藏 3 84
导读: 原文提要 中国高速发展的经济要放馒脚 步极其困难。可能甚至不是北京所能控制的。   这种情况是许多发展中国家渴求的,然而对北京来说是一个最棘手的政策问题。中国的经济就像失控的快速磁悬浮列车那样飞奔。它冲破了市场的预测,在今年第一季度增长11%。中国的经济领导班子一直在努力利用制动器避免再次出现上世纪90年代中期痛苦的高涨后暴跌的情况。尽管作了三年的努力,仍然没有成功。   虽然中国限制性的货币政策受到许多指责,北京难以驾驭这只经济猛兽有许多涉及到中国经济基础结构的原因,其中包括公司大量多余存款

原文提要 中国高速发展的经济要放馒脚 步极其困难。可能甚至不是北京所能控制的。

这种情况是许多发展中国家渴求的,然而对北京来说是一个最棘手的政策问题。中国的经济就像失控的快速磁悬浮列车那样飞奔。它冲破了市场的预测,在今年第一季度增长11%。中国的经济领导班子一直在努力利用制动器避免再次出现上世纪90年代中期痛苦的高涨后暴跌的情况。尽管作了三年的努力,仍然没有成功。


虽然中国限制性的货币政策受到许多指责,北京难以驾驭这只经济猛兽有许多涉及到中国经济基础结构的原因,其中包括公司大量多余存款;制造网全球化;经济仍然需要大大发展,必须每年创造 1500多万个就业机会以避免大量失业和社会动荡。下面是对—些问题的简单介绍:


中国经济现在强大到什么程度?


世界从来没有见过一个在30年前还极其贫穷的经济这样持续迅速上升。30年来中国经济平均增长9.6%,现在占世界第四位,很可能明年取代德国占据第三位。中国是世界第三大贸易国:去年中国与世界其他地区的双向贸易达到17600亿美元。


中国有近12000亿美元的外汇储备,居世界首位,反映了中国大陆作为最大的债权经济的角色和雄厚的财力。在廉价劳动力和中国极热的国内经济的吸引下,外国公司去年直接投入了600亿美元的资金,中国的全球贸易顺差达到创纪录的1770亿美元。巴基斯坦总理肖卡特·阿齐兹在博鳌论坛说:“没有哪个国家像中国这样快地在全球留下足迹。”现在似乎应该感到轻松,为什么中国还忧虑?


人们在滔滔不绝地谈论中国整个经济状况时,忽视了中国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只有2000美元这样一个冷酷的事实。中国大城市与农村地区的收入悬殊,多年的迅速发展给环境造成严重破坏,在这个有13亿人口的国家存在着创造新就业机会和提供充分社会福利的巨大压力。


中国领导人说,中国仍然是一个发展中国家,实现现代化还有很长的路要走。通货急剧膨胀或者经济泡沫破裂对数亿勉强维持生计的家庭来说绝对是灾难性的。


为什么北京不遂步提高利率以冷却经济?


中国在3月这样做了,当时中国人民银行将重要的基准利率即一年期贷款利率提高了27个基点,上升到6.39%。一年期的存款利率也同样提高,上升到2.79%。这是12个月来第三次提高利率,在2007年很可能还要采取一两次紧缩信贷的行动。


然而重要的是中国需要放慢对工厂和公共工程项目的投资,这些投资在国内生产总值增长中占了40%。贷款增长放慢有帮助,但不是在一个形形色色国有企业伏约占所有公司的50%)享受两位数的利润增长并巨不必像西方大的上市公司那样付红利的国家。他们有大量的资金,将不断向汽车、钢铁、水泥和建筑这类过于拥挤的部门投资。


中国有大量储蓄(国民储蓄率达到惊人的50%),公司保留创造的收人是造成这种情况的一大原因。北京的国民经济研究所所长樊纲指出,经济创造的国民收人现在有5%到10%被国有企业存起来,因为政府不要求分红。他在讲到北京努力使速度放慢时说:“这是一个相当严重的问题。”


通过让人民币升值给出口部门泼一些冷水怎么样?


北京负责金融的机构在这方面也许可以多做一些事,但这不是灵丹妙药,原因有两个:中国多数个人消费者的消费力弱,大陆扮演着全球公司最终加工平台的重要角色。中国贸易顺差迅速扩大的一个重要原因是普通中国家庭在外国商品上花的钱不够多。


的确,在北京、上海和深圳这类繁华的沿海城市有许多炫耀摆阔的消费,但是在内地还有7亿中国人买不起劳斯莱斯公司的幻影(Phantom)车或者古奇公司的手提包。中国不愿冒大减速的风险,因为这些人会受到严重影响。北京需要保持经济高速发展,直到中国巨大的收入差距缩小。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林毅夫说:“收入悬殊是消费低的一个原因。”


再考虑一下,中国的一些最大的出口公司实际上是台湾、日本、美国和欧洲的公司。大约有60万外资公司在中国经营。他们进口商品,在大陆由廉价劳动力组装,贴上“中国制造”的标签,然后把那些手机、台式电脑和轿车运往世界其他地区。这些产品算为中国出口产品,但是实际上是用从世界各地进口的零部件组装起来的。


中国的确不能命令本田或者诺基亚少从中国出口。美国的鹰派考虑的那种制裁最终也会损害在中国的外国公司的利益。博鳌亚洲论坛秘书长龙永图认为,“这是一个经济全球化的问题”,而不仅是中国的政策问题。


这一切的出路在哪里?


在短期内,中国需要把对资金雄厚的公司的减税转为对中国家庭的减税,以增加私人消费。一个更为牢固的社会保障网——花钱比较少的医疗服务和教育以及有保障的退休金——会增加他们对未来的信心,从而多花钱消费。


北京还需要惩罚那些不顾经济过热给整个经济造成的危险,不断贷款的银行和不断开支的地方政府。对人民币、利率和资本流通的控制逐渐取消是另一项必要的改革。这可以使市场力量向决策者和经理人员发出价格信号,告诉他们什么时候该减速,什么时候该加速。


然而实现这一点需要好几年,如果不是10年的话。中国当局对自己人民生活水平的关心自然远远超过对美国舒服的中产阶级的关心。他们的行动也许仅仅足以避免美国的贸易制裁。要真正改善与美国的贸易状况,需要大大改变货币政策,但这样做有可能打破中国脆弱的社会平衡。中国经济学家樊纲说,从中国的角度看,“这关系到数亿农民工的利益”。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