匪地 第一章 第二十二节

liuz345 收藏 6 3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57/



就在山中陈二一门心思学习新技能时,山外的世界正悄然发生着巨大的变化。这个变化的由头便是鬼子在冷山地区的守备长官村上武雄。庙塘事件加上胜安楼宴会所见,不由的引发鬼子村上对目前自己所定的计策的反思。在他看来,这个冷山抗日军固然可恶,可这并非是冷山地区不顺皇土的根本所在。真正让他心烦的还是胜安楼所见。鬼子村上认为,单从这一点来看,冷山这一带远比其他所有他呆过的地区都更加难搞。如果把冷山抗日军比成是一棵长毒汁的树木的话,那么冷山民众便是供养这毒树的土壤。铲除一两棵毒树对鬼子而言,并非什么困难的事情。问题是只要这土壤存在一天,那么势必会陷入铲之又生,没完没了的境地。要想从根本上解决这个问题,那么唯一也是最行之有效的方法便是设法去改变这毒树生长的土地。只有这样,才是真正解决问题的途径。基于这种想法,鬼子村上决定重新改变对冷山的管理策略。怀柔手段如果不好使的话,那就给它再加上一点血与铁。不但要硬,还要硬的让人胆寒。

想通了一切的村上,吐了一口闷气。开始发出调整的命令:

一,从即日起,冷山全境内实行食盐定点销售。每户每月限售半斤,并由各村公所据户实册。除去鬼子所指定的食盐销售点外,其他任何个人与店铺不得私自进行交易。违者以通匪处死。

二,全区所有壮丁记名造册,并交于村公所备案。当发生恶性案件时,凡现场附近之造册壮丁必须在第一时间内向就近据点的鬼子或为军报告其行踪,以便甄别。违者以通匪处死。

三,从布告发布之日起,于一月内,凡有主动向鬼子投诚缴械者,不论事先干过什么,都将得到从宽处理。对投诚中表现行为良好者,不但前罪统免,还发给一定数量的奖励。并欢迎加入伪政府所属机构,为鬼子服务。

除去发表上述命令跟布告外,鬼子村上还加快了招纳本地汉奸的速度。由于上次胜安楼的教训,村上也降低了对汉奸层次的要求。主动把视线投向了在村镇四处游荡的二流子与小地痞。虽然村上打心里看不上这类东西,可自己不是一直没有太好的办法吗?只能先退而求其次,怎么说这些人也算是本乡本土的。招上一些,自己的耳目也不会象先前那般不清不楚。再者说了,这凡事不就开头难吗。只要过了这关,往后准会比现在好。还有一点,村上心里最清楚,别看现在这些乡绅名流们挺装样的,那是因为他村上还没找到自己满意的鸡。一旦自己找到并宰了这只鸡,那么这些“猴子“们怕也不会像现在这样无所顾及了。

山中清闲度日的土匪们对眼下山外发生的事,并不是很在乎。这些东西在他们眼里,那根本就不算什么。早些年,国民政府在围剿时也用过不少类似的法子。可那效果并不咂地,这土匪的日子不还照常过嘛。

自打跟风标学习设井下套后,陈二的日子过得充实了许多。平日里除了花上一个时辰教缺子练枪外,便拉着刘敏意带着缺子满山跑,四处挖坑设井去了。这时间一长,仨小子便成了无话不说的好兄弟了。

看着这情形,风标打心里开心。自己是家里一独苗,打小便跟堂叔家的小子们亲切着。虽说这如今世道太乱,不得以把堂弟带上了山。可怎么也得想法子照顾周全吧。风标一直就挺看好陈二这小子的,认为他日后会有大出息,所以才提出让陈二帮带缺子的条件。其实设井下套的活,点透了很简单。就要这设计者够聪明,能利用所有可以利用的天然条件。从而巧妙的设下各种针对性强的圈套,去诱发对手犯错。搞清楚要点的陈二很快便能有模有样的设制各种陷阱,这山里的动物们也就又开始走背运了。

又到出山了风的时间,正准备出发的风标便被陈二仨小子给缠住了。每天的设井下套,让这仨小子烦躁得很。一听说风标要出山了风,便缠了上来,死磨硬泡的要跟着一块出去长长见识。被陈二仨吵得头昏脑涨的陈癞子,被迫答应了这仨小子的请求。出于安全的考虑,陈癞子也要陈二他们保证不乱惹事,一切都听风标的安排后,才把仨小子放了出去。一行四人连夜赶路到了山中。因为是例行了风,风标并没带这仨小子真正出山。只是绕着山角线边一路巡视了一遍,主要是看看鬼子在山区外围新设了什么哨卡没有。

风尘仆仆的沿着山角线绕了大半圈,风标笑了。看来庙塘事件真给了鬼子挺大的刺激。除了一路上新建了好几处炮楼外,连带着在一些靠近山区的公路上还加了不少流动巡逻队。几乎每半个时辰便有一队人马开着卡车在公路上巡一遍,着实下了大力气。

领着仨小子转了两天,风标准备打道回头。情况基本搞清楚了,再转下去也就没多大意思。别看鬼子这阵势搞得挺热闹,可在风标眼里,这根本没什么用处。没有本地人帮鬼子忙,想单凭这点玩意困住冷山土匪,简直是开玩笑。

一路上哥几个有说有笑,悠闲自在的在山林里转着。眼看就过成阳岭了,这时从后面传来了一阵枪响。这一下子把四人吓了一跳,首先想到的是不是自己露了行踪。可再仔细一想,这不可能。如果是露了行踪的话,早在山边口,鬼子就该打枪追人了,怎么也不会挨到这会啊。于是四个人停下来,好好听了一下动静。发现这一阵赛过一阵的枪声根本就不是冲自己来的。单从枪声上判断,离这里还有挺远的一段距离。应该是别的什么人在进山时不小心让鬼子给盯上了。只要不是自己就成,风标笑了笑后便招呼陈二仨人接着赶路。

可这仨小子不乐意,其实是陈二这小子听到枪声手就直发痒。想想也是,这一路上走来,鬼子看到不少,可就是不能打。着已经让陈二郁闷了许久。因为自己事先答应过大把头,不乱惹祸。所以才极力控制住自己。这回可好,有鬼子送上门来了,怎么着也该去沾点光吧。就算不沾光,那去瞧瞧热闹总不为错吧。在陈二的挑逗下,刘敏意跟缺子也都来了劲,纷纷嚷着去瞧一瞧。

风标被着仨小子给缠的快晕了过去。看着风标略有松口的迹象,陈二更是加紧了摇晃风标身体的速度跟力度。对四把头这一阵狂摇乱晃,风标实在是支持不住了,只好点头答应。带着仨个满脸兴奋,激动的走了样的小子,冲着枪声传来的方向绕了过去。

上了成阳岭这才看清楚是怎么回事:一大班鬼子正追着四个百姓打扮的人,还不停的冲他们打枪。而那四个人也不是好给的主,一边跑动躲避后面飞来的子弹,一边也不时回头还上几枪。因为山中树木众多,倒也一时间没见着有什么伤亡。

陈二一看这阵势,咧开嘴就乐了。一面把抢推上膛,一面笑着问风标:“风哥,那四个人里有你认识的不?藏弹丸的工夫不错,就是他娘的枪法差点,有点浪费子弹。”

风标眯着眼睛仔细瞄了一眼,摇了摇头:“应该不认识。远了点,看得也不是很清楚,近点再说。”

“三少,帮忙打吗?”刘敏意一听,来劲的问着。话音刚落,便被风标踹了一屁股:“打屁,一会看清楚了再说。鬼子人不少,不小心搭上自己就亏了!”

说话间,这四个被追赶的人慢慢上了成阳岭边了。风标死盯了好一会才说中间有一个人,看上去挺面熟的,应该是本地乡亲。陈二一听来劲了:“是冷山人,咱就得出手帮帮。一会打响了,万一情况不对,风哥你就带着敏子他们俩先撤。我多干他几个鬼子就去独秀峰跟你汇合。”风标一听,知道事到了这会,自己再怎么劝陈二也是白搭,只好点头答应下来。

上岭的路陡,不好走。加上树木少了不少,四个人便一下子直直暴露在鬼子的眼前。好在这几个人机灵,都猫着身子,蛇型般往岭上冲,这才没被弹丸伤着。但弹丸不断在他们身边穿过,着实让陈二几个为他们捏了一把汗。

陈二知道到了自己该出手的时候了,不然下面几位可就悬。稳住呼吸,把准星直直锁住冲在最前面的鬼子兵,“砰”就是一枪,那鬼子好象突然被人重击了一拳般倒在地上。突然而来的打击,让岭下鬼子跟被追的人都楞了一下。良好的军事素质让鬼子在瞬间就做出了反应,“扑通扑通”一个个立马扑到了地上,并快速的向身边最近的树木岩石后面滚动。几乎在在鬼子作出反应的同时,陈二又开了第二枪。高速飞行的弹丸把一个正往树后面躲的鬼子兵打出去好几步,仰倒在杂树丛旁。陈二这既快又准的两枪在打压住鬼子兵的同时,也让他身边的仨同伙吓了一大跳。冷山土匪们都知道这陈二枪玩的好,可到底怎么个好法,大伙大多没有见识过,今天风标仨算是开了眼。从岭上到鬼子被放倒的地方,少说也得八百来米,陈二可是一枪一个啊。真他娘的神枪!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