匪地 第一章 第二十一节

liuz345 收藏 7 9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57/



县城里沉思了整整一个下午的村上开始仔细调阅所有关于冷山抗日军的资料。在没有得到多少新的有用线索后,他扩大了调阅资料的范围。他让手下人把这半年来所有发生在冷山一带的抵抗活动的相关资料跟线索统统拿来,全部查看了一遍。看完所有的材料后,鬼子村上在脑里形成了一个相对清晰,让他自己感到害怕的念头。这个冷山抗日军非常不简单。绝对不是一个普通的抗日武装,更加不是自己先前心里定位的乌合之众。种种迹象表明,这是一个结构清晰,政治目的明确的抵抗组织。他们分工明确,作战手段多变,军事素质过硬且火力跟正规日军不相上下。

就拿紫水河畔事件来说,虽然没有很明显的证据证明是冷山抗日军所为,可其作战手法异常近似。预先埋伏,果断出手,下手凶残,退却有序。进山后在突遭日军追击时反应迅速,能十分有效的利用地形和本身过硬的军事素质。不但有效的摆脱了困境,还能仅靠两人就阻击了近两百名日军达两个小时之久,并给予对手以严重打击。单凭这一点就可见其战斗力之强悍,军事技能之出众。

可从伪军兵营跟庙塘哨卡两次事件来看,这冷山抗日军又似乎非常喜欢玩阴招。尽管无法确切得知这抗日军是采用怎么神秘手段,在未发一弹的情况下便轻巧的拿下这两处地点。可有一点非常明了,这个冷山抗日军成员里十之五六是武术高手。就村上对中国武术的了解,他知道这些人绝对不会比日本的忍者差。虽说时下是热兵器时代,功夫在很多场合已被淘汰。但在某些特殊环境下,功夫是非常可怕的。用这一点解释兵营和庙塘事件说的过去的。

当然,村上也不是没有想过这两起事件中,伪军有可能有人充当内线,才让冷山抗日军轻松得手。但事实证据让村上否定了这一想法。事后的清点人数上,并无伪军失踪,个个全死于很凶残的砍首之刑。尸体也全体辨认无误。从冷山抗日军这个政治目的较强的抵抗组织角度出发,是绝对不会轻易杀掉投靠自己的伪军。留下几个投降伪军,在政治宣传上远比杀掉强到那里去了。村上相信能让自己如此头痛的对手,绝对不会犯如此低级的错误。没人背叛,那村上只能用中国武术来解释。

至于铁路大桥事件就很明显,不需要村上过多的考虑。桥是被烈性炸弹炸毁的,这早就有确凿证据支持。具体所用炸弹种类也被宪兵队定了调子,定时炸弹是最大的可能。这也进一步确定了村上心里的想法。从缴获烈性炸药到制造出威力可怕而且定时精确的炸弹,这中间学问可大了去了。其力量之强,人才之多,素质之高,远远超出了一般普通抵抗组织。就连村上在北方遇到的共产党普通武装组织也无法与此相提并论。

根据方方面面,明里暗里的线索与证据。鬼子村上几乎可以肯定,这个冷山抗日军应该是国民党军队特地在冷山留下的一支人数不多,预计在二百人之间的精锐小部队。他们不但拥有良好的装备跟高强的军事素质,而且行事手段凶狠利落。他们大多数接受过专门的游击战训练,战斗毅志极高。其肩负的使命大概是以扰乱日军后方为主要目的,这一点可以从冷山特殊的地理位置得到认证。三省交通要地,往南不到三百公里便是中日双方对峙线。如果一旦前方发生战事,冷山境内的交通线,尤其是铁路的重要性便凸显而出。铁路桥上次被炸,也正是这个原因。

自认为抓住事情重点的鬼子村上,终于狠狠的吐了一口气。在他看来,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莫过与那些永远深藏于事件背后,让你无从得知的对手。因为你不知道他的存在,所以你永远没有办法去防范他。只要你知道对手的存在,那么这一切问题也就相对的变得简单了许多。稍稍休息了一会,鬼子村上又开始忙碌了起来。他要在冷山抗日军还没有掀起新一轮更可怕的行动前,找出对手的弱点。

相对鬼子村上的忙碌跟郁闷,冷山老百姓可真是开心了一回。庙塘哨卡被冷山抗日军一锅烩的事,早就传得沸沸扬扬的。这可是新年开头一等一的大喜讯啊,大伙心里可高兴了。别看这鬼子跟伪军平常在咱百姓面前神气活现的,可这一遇上冷山抗日军,还不是一个死字嘛。还真别说,这庙塘的事一经传开,这冷山地界里的伪军一下子老实了许多。见着打岗楼哨卡过的冷山人也都顺眉顺眼了许多,不再象先前那般凶神恶煞的。倒是鬼子这几日里四处乱折腾,可冷山百姓打心里不再鸟他们。大伙都说了:“狗日的越张狂,死的也越快。抗日军的人就专干这号的牲口。”

山里的土匪们可是过的快活。每天的除了吃饭睡觉,便是瞄瞄枪,活动活动身子骨。这日子比他娘的皇上还逍遥。就是有一点不好,老是这样闲着,他娘的蛋痛。可照把头们说的,这风声还没有过完,不能乱动。大伙也只能在窝里猫着。陈二对那小炮的热乎劲也有所减少。自打那天打了两炮后,这炮弹便被陈癞子看了起来。用他的话来讲:“这可是好玩意,可不能让你俩小子给白白糟蹋了。要玩那也得等到出山后往鬼子身上招呼。叔我可是指着这玩意能给咱多勾他娘的几门来。等到了那会儿,绝对管你玩个够。”这话听的陈二直翻白眼,他知道陈癞子这话纯属糊弄自己。炮的金贵之处就是因为这家伙少,不好弄。不然谁稀罕啊!管够那更是瞎扯淡。

没法子,大把头不松口他陈二也只能放弃了心里想多炸几发炮弹过瘾的念头。还好,这山里还有不少有趣的事供陈二消遣,这才让他不那么无聊。除每天里帮老杆子操练新入伙的弟兄们外,陈二开始把心思打到了风标头上。说起风标这货来还有一番说道。早些年,这货犯了血案上山入伙不久,便深得陈癞子跟众土匪的信任。好几次大伙推举他干冷山土匪的四把头,都让这货用种种借口推脱掉了。虽然大伙对他内心深处的真实想法不得而知,但并不防碍他在众人心中的地位。当然,这一切除了跟风标有着一身好工夫外,更多的是跟他小子所犯的案子有关。一夜之间,屠尽事主全家十三口。这份血腥劲足以让当时的土匪们刮目而待了。再加上这货外表英俊,能说会道,天生一了风的主。所以在风标入伙没多就便担任起了整个山寨的耳目之责。

当然,陈二看上风标的并不是这些个表面的东西。他盯上的是人风标的另一绝活,那就是是挖井设套。在这个方面要是风标自认第二,那冷山众匪中绝无人敢称第一。凡是经风标之手设置的陷阱,无一不是既漂亮又隐蔽的。花样之多,种类之繁,让人防不胜防。且一个个歹毒险恶,招招要命。陈二早就对风标这手上了心。苦于一直没有机会,现在正是最好时机,于是死死缠住了风标。被陈二缠得脑壳发胀的风标终于点了头,答应教陈二做陷阱,并且保证毫不私藏的尽心尽力教会他。但作为交换条件,反过来陈二也得答应风标两个条件:第一,这个新入伙的土匪中有个叫刘缺子的是风标的堂弟,陈二得尽心把自己一手玩枪的活计教会给他。第二,从今往后,不管陈二是把刘缺子当随从,还是当跟班,什么都成。总之一点,就是必须时刻带着缺子,照顾照顾刘缺子这货。干了一段时间土匪的陈二在稍加考虑之后便点头答应了下来。陈二清楚,在土匪行里管这叫对靠。想学人手里绝活又不能拜入门下时,大多会采用这一招。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