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手温柔 第一章 风生水起 二十六章,魔界金莲

杀手温柔 收藏 1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97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976/[/size][/URL] 随着那种冰凉感觉而来的,是急剧的血液的流失。   尽管这种极其薄弱的日本式小刀既没有三棱刺形成的吸血槽,也没有喂些毒药,但是,它的锋利足以让一个高手的使用下发挥出致命的威力来。   所以,鹿鸣远马上就开始感到了重大的威胁。   突然,令他不安的是,从城市公墓的外面不远的马路上,越来越大地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76/


随着那种冰凉感觉而来的,是急剧的血液的流失。

尽管这种极其薄弱的日本式小刀既没有三棱刺形成的吸血槽,也没有喂些毒药,但是,它的锋利足以让一个高手的使用下发挥出致命的威力来。

所以,鹿鸣远马上就开始感到了重大的威胁。

突然,令他不安的是,从城市公墓的外面不远的马路上,越来越大地响起了汽车飞驰的呼啸声,目标显然是瞄准了这里。

短促的战斗已经消耗了他的精力。如果这时候再来了敌人,他绝对没有生还的理由。

两辆小轿车象游乐场里的过山车那样,华丽地在弯曲的马路上旋转着,大开的车灯撕破了漆黑的夜空,呜呜的沉闷的呼啸象是深沉的哭泣。

鹿鸣远还是站了起来。他一手捂着背上的伤口,一手尽力地支持着身体。

如果来的是敌人的话,他决心再赚几个。

他想再去拿刀。

可是,借着灯光,他看见已经死亡的旋花忍者右手还在挣扎着插在衣袋里抽搐着。

很奇怪的动作。

于是,他把手伸了进去。

还有些柔软的死者被掰开了手。里面赫然是一块晶莹剔透的石头,在微弱的路灯的光辉里,它居然能发射出奇异的光芒。

蓝色的,不停地旋转着小宇宙似的内部景观的石头里显露出一朵金黄色的花儿,虽然极小,可是极为清晰。

温润的石头在手里安静地呆着。

它的光芒里也继续着柔和的光线。

鹿鸣远的心中突地一跳,也不知道为什么,他的思想好象被这个奇异的石头给感召了,心灵深处一阵阵激动。

从来没有发生过这样的情景啊。

太阳穴突突地跳着,疯狂地震撼,好象一股极大的力量象潮水一样吸引着自己,要把自己的灵魂吸出来。

好奇怪的石头!

鹿鸣远惊讶地几乎忘记了疼痛。

两辆小车嘎地一声紧急刹车,远远地停在五百米以外的城市公墓的墙壁外,接着,就跳下了四五个黑影来,他们敏捷地冲向大门。

被封闭的大门口,几个人竟然从三米高的铁栅栏门上一跃而过!

手里还带着枪吧?

鹿鸣远苦笑着叹了一口气。

“师傅,完了!您的一千万分之一天才到此结束!”

从直觉上讲,他觉得着个石头是个宝贝,至于为什么会在一个日本的旋花忍者的身上,它究竟能派上什么用场,他是不知道的。

一串眼泪簌簌地落了下来,落到了地上,落到了掌心里,也落到了这颗奇异的石头上。

鹿鸣远觉得自己的力气正在迅速地消逝。

从背上的伤口上,宽大扁平的伤痕已经划断了他好几条肌肉,划破了好几条大血管。

血流汹涌。

难怪那个家伙临死前要高喊班哉这句日语里的万岁------他好歹是完成了任务了。

可是,鹿鸣远觉得自己还不能死。

牛战还没有被自己彻底地揭穿。海关里的那些腐败分子还没有被彻底地清除,还有,师傅和师兄的教诲还没有报答,亲密无间的战友和小平的死自然还没有报仇血恨。。。。。。

人生艰难唯一死。

腰杆儿已经瘫软,于是,往一个墓碑上靠了过去。

换了换手,把另一只手捂住背部的伤口,原来捂伤的手接过了石头。

接过石头的手上,因为刚捂了伤的缘故,已经满是鲜血了。

于是,赤红的鲜血自然沾染到了蓝色的石头。

突然,鹿鸣远感到一阵剧烈的震动从手上传来,显然,是那只石头在动!

往眼前一收,鹿鸣远仔细地观察着这颗石头。

石头的份量没有增加丝毫,但是,它的体积却奇异地扩大着,扩大着。

刹那间,这颗小小的蓝色的奇怪石头就长到一个篮球那么大!

这时,可以清晰地看见,自己先前落下的泪水,正在加速地进入石头的内部世界,随着自身的流动,已经渐渐拉长,形成了一条绿色的小溪。

先前的石头内部的蓝色的小宇宙似的场景更加扩大了。

手上沾染的鲜血也飞速地渗透进了石头里,小小的一点血液居然也象刚才的泪水一样,拉长,成线,成流动的,翻腾不息的小河!

更加奇异的是,这两条小溪,一绿一红,宛如两条彩色的丝带,在石头的内部景观里开始了游动,紧接着,慢慢地幻化成两条小小的龙形。

两条小龙的形状越来越清晰,最后生出了头角,爪牙,威风凛凛,张牙舞爪,上下翻飞,咆哮如雷。

两条龙开始缠绕,继续游动,最后,缠住了石头里的那颗金黄色的花瓣。

被血液流失折磨的已经奄奄一息的鹿鸣远无力的观赏着这奇异的一幕。

忽然,鹿鸣远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这石头开始灼热起来,迅速的热着。

在石头灼热的时候,内部里金黄色的核心开始旋转,它原来一直是静止的。

砰!

石头开裂了。

金黄色的花瓣旋转着,在两条彩龙的护卫下,慢慢地在空中飞舞,然后,向着鹿鸣远的胸膛旋来。

鹿鸣远看得目瞪口呆。

当这朵奇异的花瓣旋到了鹿鸣远的胸前心脏的位置时,突然炽热地亮了一下,呼,一下子就扎进了他的身体!

“啊?!”

鹿鸣远慌忙挣扎了几下,可是,那花瓣确实是不见了!

一股炽热的暖流印进了他的胸膛。

他的心脏剧烈地跳跃起来。也强烈地灼热起来,简直有些象燃烧。

接着,那股热流沿着经脉缓慢地向下滑去,剧烈的疼痛。彻骨的疼痛,几乎让他喊出声来。

他的脸庞被疼痛扭曲变形。身体不由得在地上翻滚着。

暖流一直行进到下丹田的位置,才终于停滞不前,不过,这时候,它已经快速地降低了温度。

一股股的热流从下丹田向着身体的各个部位发散着热量和暖流。身体的内脏肺腑一起被这暖流激荡着,发生了微微的共鸣。

鹿鸣远担心着自己马上就要在这越来越大的共鸣中被震成粉碎。

在震撼了一阵以后,从下丹田不断发出的强悍的力量开始柔和。

身体各个部分的暖流烘托着自己的经脉和肌肉,好象一个温暖的浴盆。

舒服啊。

从剧烈的痛苦到极其舒适,仅仅是一个短短的过程,令鹿鸣远感到不可思议。

背上的伤痛居然在这极度的舒适中消逝了。接着,好象有一股麻痒的感觉。

一丝丝的暖流向着背部的伤害处游去,很快,就连麻痒的感觉也没有了。

大滴大滴的汗水从鹿鸣远的脸上落下来。

可是,这不是疲劳,而是刚才过于炎热造成的。试探着站起来,鹿鸣远惊奇地发现,自己竟然面目全非,原来的伤痛和危机荡然无存,全身居然象淘洗过一样,充满了力量,充满了强悍的欲望!

灵台分外的清明。感觉异常地真实。好象这个世界是全新的创造。

用手摸索了一下背部,居然发现没有了血迹!

伤口还在,但明显地愈合了。

于是,鹿鸣远跳起来。

手里还把着那个奇异的石头,不过,自从那朵金黄色的花瓣撞进了自己的胸膛以后,这个石头的光泽就渐渐地微弱了,直到完全地消失。

一颗黑暗的石头,黑得比黑夜还纯粹。还浓厚。

一个声音忽然在他的身边说道:“谢谢你!”

“你是谁?”

鹿鸣远今天第二次震惊,甚至是恐怖,因为,这个声音就在他的耳边,不,比这还要近的距离说的。

四下寻找,了无痕迹。只有那门口的几个黑影正朝着这边搜索着前进。

“我?哈哈,我是一个被封印的灵魂,而且,是一个魔。是一个曾经搅闹的世界为之震撼的一个凶恶的魔头。哈哈。”

魔?

鹿鸣远大惊:“喂,前辈,你快出来!”

“不,你的身体不错!是个很好的寄主,我喜欢这样强壮的身体。哦,不,现在它还是显得虚弱了点儿,不过,我会帮助你把它打造好的。”

“你就是那个金花吗?”

“是啊。金莲花。”

“金莲花?我没有瞧出,是不是象佛祖一样的?”

“是啊,呸!什么佛祖?!一个无赖小人,他们十个神灵围攻我一个,算什么东西!”

那声音愤愤不平地吼着。

“我求你,你出来吧!”鹿鸣远第一次开始求人,因为,在他的印象里,凡是寄生的东西,都在无时无刻地吸收着寄主的营养和元气,然后把自己发展起来。最后,寄主反而变成了一个空壳,就象肥美的蘑菇下的那堆垃圾。

应该是一个祸害。

“小子,你傻呀?你求我出去?”

“是啊。”

“你刚才叫我前辈?”

“是,魔先生,你出来吧!”

那个声音再次哈哈大笑起来,同时,鹿鸣远能感觉到自己的下丹田里隐隐约约的开始发烧。

“别若我生气,鹿鸣远,尽管你是我的主人,但是,你不可以这样出尔反尔。”

“主人?出尔反尔?”

“是啊,鹿鸣远,你知道吗,我是一个天生的灵,法力无比的灵,在前生,我杀了无数的人,制造了无数的灾难,可是,我喜欢啊。最后,我被十名天神包围起来,被他们的仙法和神器打成了重伤,但是,他们杀不了我,我是集天地之灵气生化的不死之灵,我的伤能很快就愈合。就是砍了脑袋也可以长出来,最后,他们没有办法,只好用七七四十九张修炼的神印把我封锁在这里,使我化成了一个幽灵。”

“是吗?”

“是啊,我在这里已经呆了三千年了。我在寻找着机会,想要重新出去,可是,我的肉身已经被神器化掉,只有借助别人了,于是,我就碰到了你,真是幸运啊。刚才,你的眼泪和血液浸染了我的心,使我受到强烈的震撼,我们之间有了一种默契,于是,我就依从了你,现在,我寄生在你的身体里,你也就是我的主人了!我一切都会听你的吩咐,直到一百年以后。”

听到这个得意洋洋的声音,鹿鸣远有些沮丧:“那你为什么不找这个所谓的黑龙会的高手,日本的旋花忍者呢?他的实力很强啊。”

“他?哼!一个平凡的人,而且,我能嗅到他身上有一种陌生的味道。我落到他的手上是一个耻辱,但是,在寄托肉体之前,我是没有法力的,因此,我只有继续沉睡。哦,还有,我原来是在华山之颠的夕阳峰上受日月精华而生的。说起来也是中国人,可惜,三千年的封印不解,我只有眼看着自己落进了异邦人的手上。我一直在等,终于等到了一个中国人。”

“原来这样!前辈。那您就在我的身体里好好地休息吧!”

“休息?我都休息了三千年了!现在,我正忙着,我要把你的肉体改造一下。因为,你太虚弱了。尽管比别人的要好得多。”

“谢谢啦!”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