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素有“小联合国”之称的海地任务区,有来自40多个国家的维和人员,亚洲的约旦、菲律宾、斯里兰卡等国也都派出了维和部队。近期,我队在马提森特地区执行任务,对驻守在那里的斯里兰卡维和部队也有了一些接触和了解。

斯里兰卡是位于南亚次大陆南端印度洋的岛国,面积不足7万平方公里,人口不到2000万,与中国友好交往历史悠久,1957年与新中国建立了外交关系。

斯里兰卡人身材不高,很少见到有身高超过1.80米的军人,他们皮肤黝黑,也许是纬度比较靠近赤道、受太阳紫外线照射的原因吧。他们身着深色迷彩,人虽矮小,却很精干。

初次接触的时候,由于当时各国的维和人员很多,感觉斯里兰卡比较沉默。但是深接触以后,才知道事实并非如此,斯里兰卡人待人友好,他们信奉佛教,在他们一位连长的桌子下面还压着一张佛祖的照片。

斯里兰卡人对我们中国人还是非常友善的。这当然有两国交往历史悠久的原因,而且斯里兰卡人对中国十分向往,交谈中可以明显感受到这一点。斯维和部队中的一些军官,都曾被送到成都军区培训过,有几位军官第一次见到我们时,还用“你好”和我们打招呼,令我们很是惊讶。

由于勤务上的联系,我们经常到斯里兰卡营地拜访,向他们了解马提森特地区的有关情况,斯里兰卡人基本上是笑脸相迎,有求必应,有问必答,双方关系相处十分融洽。每次我们的装甲车到他们的营地,他们的哨兵会主动为我们开门,而当我们要离开时,哨兵又会跑到街面上帮我们挡住滚滚车流,让我们先安全通过。这一点让我们看在眼里,记在心里,我们也会送一些有中国特色的礼物给他们,以表示我们的谢意。

斯里兰卡盛产茶叶,所以,每次我们有中层以上领导拜访,斯维和部队的领导就会邀请喝茶,他们也知道中国有喝茶的习惯。而很多斯部队的士兵则会争相与我们的队员合影,或者互赠小纪念品,语言交流虽然不是特别畅通,但是同为维和军人,加之肢体语言的辅助,交流是不成问题的。

斯维和部队的一位年轻的行动官对学汉语很是执着,他随身携带着一个小本子,把一些简单的日常用语写在上面,经常拿出来看一看,见到我们时就尽量用生硬的汉语与我们打招呼,然后,尽可能地多向我们学一些汉语,并迅速地写在本子上,他的认真和执着劲很令大家感动,所以很多队友也十分乐意教他。

斯维和部队秉承佛教教义,与人为善,这一点从他们与当地群众的关系上可见一斑。在斯里兰卡营区门口有很多贫穷的当地人会成天守在这里,据说,他们出入营区虽不是很随意,但也不是很严格。在斯部队营区门口内侧,当地人设立了一个小卖部,有三四个当地人向斯维和部队的官兵兜售着日常生活用品和工艺品。让当地人在营区内部设立小卖部,这在海地任务区也许是绝无仅有的,然而,这也反映出了他们与当地人关系的非同一般。

斯里兰卡维和部队在马提森特驻守差不多有两年时间了,他们对当地的情况非常熟悉,当我们向他们了解情况时,他们介绍得非常详细。也许他们在中国学习军事的时候,也深知“知己知彼”的重要性,所以把当地的情况摸得一清二楚。这就是为什么,塞内加尔防暴队在一次巡逻过程中遭非法武装枪击,一名队员受伤,而斯里兰卡维和部队驻守这么长时间,却没有任何伤亡情况报告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吧。

任务区的任何一支队伍,无论装备精良与否,军纪是否严明,专业素养高低,也无论参与维和行动的理念如何,能在任务区立足,就都会有他们值得学习的地方。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于我们而言,多学习别人的长处,以促进我们更好地完成维和任务,确保自身安全,这才是应该采取的态度啊。

从抵达任务区以来,从大队领导的工作思路到普通队员与其他警队的日常交流,我们也正是抱着这样一种学习的态度,与他们交往,所以我们也学到了很多,掌握情况也最快,这也是需要我们在今后执行勤务过程中继续保持和发扬的吧。

斯里兰卡人对中国菜十分推崇,这不,今天派了几个厨师,学手艺来了,相信我们的几位大厨一定会好好利用这个机会,让这几位“徒弟”把中华饮食文化发扬光大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