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隆生母究竟是谁?

qdj6452 收藏 8 11648

传说,雍正还在做皇子当亲王时,一年秋天到热河打猎,几箭发出射倒一只梅花鹿,年轻气盛的雍亲王当即让人把鹿宰杀,他自己大碗大碗地喝起鹿血。鹿血有很强的壮阳功能,雍亲王喝后躁急不能自持,可身边又没有王妃,他就随便拉住山庄内一位姓李的汉族宫女发泄一番。这个宫女实在很丑,但性急之下的雍亲王也不在乎了。事后,那雍亲王早把这段露水姻缘忘得一干二净。第二年夏秋之际,康熙父子又来山庄,听说这里的李家女子怀上了龙种,康熙大为震怒,经过追问,雍亲王承认是自己干的好事。这时,那位宫女就要临产了。康熙怕这丑女生产玷污了宫殿,便让人带入草棚马厩,丑女在这草房生下的便是乾隆。这一说法若是真的,那么乾隆就不是纯正的满族人了。

乾隆是山庄丑女生在草棚子的说法,很有传奇色彩,并且还得到一些大学问家的考证认可。 最早将乾隆这一出生“秘闻”落在文字上的,是1944年5月出版的《古今文史》半月刊,刊登了《清乾隆帝的出生》一文,作者叫周黎庵,他在文中记载了逊清遗老冒鹤亭的讲述: 鹤丈云:乾隆生母李佳氏,盖汉人也。凡清宫人之隶汉籍者,必加‘佳’字,其例甚多。雍正在潜邸时,从猎木兰,射得一鹿,即宰而饮其血。鹿血奇热,功能壮阳,而秋狩日子不携妃从,一时躁急不克自持,适行宫有汉宫女,奇丑,遂召而幸之。次日即返京,几忘此一段故事焉。去时为冬初,翌岁重来,则秋中也,腹中一块肉已将堕地矣。康熙偶见此女,颇为震怒,盖以行宫森严,比制大内,种玉何人,必得严究,诘问之下,则四阿哥也。正在大诟下流种子之时,而李女已届坐褥,势不能任其污亵宫殿,乃指一马厩令入。此马厩盖草舍,倾斜不堪,而临御中国六十年、为上皇者又四年之十全功德大皇帝,竟诞生于此焉。

首发这段奇闻的冒鹤亭,曾经是热河都统的幕友。他说,乾隆由热河行宫女子李氏所生的秘闻,是热河“当地宫监”告诉他的;而且,清政府每年都拨专款修葺那个草房;后来乾隆奉母南巡,江南命妇私下里都说太后确实很丑。因此,冒鹤亭对乾隆由丑女李氏生在草房的说法确信不疑。 对冒鹤亭的传述,有个叫庄练的史学家专门撰文赞同。庄练在《中国历史上最具特色的皇帝》一书中说:“冒鹤亭因为曾在热河都统署中做幕宾之故,得闻热河行宫中所传述之乾隆出生秘事如此,实在大可以发正史之隐讳。”作为史学专家,庄练还提出了三条史料,作为热河行宫女子李氏在草房生下乾隆的旁证。其一,《清圣祖(康熙)实录》卷二百四十七载,康熙五十年(1711)七月,雍亲王专程赶赴热河向皇父康熙请安。根据时间推断,这正是乾隆生母也就是那个热河女子大腹便便之时,临产在即,康熙是把雍亲王召到热河,当面确认是否确有其事。其二,乾隆时期的御史管世铭在《韫山堂诗集》的注释中曾明确写道:“狮子园为皇上降生之地。”其三,清代官修的《热河志》,专门将规制隘陋难登大雅的那间“草房”,作为重要一景写入书中,显然,此一草房,绝非寻常的陋室。 自称为“历史刑警”的现代小说大家高阳,在《清朝的皇帝》一书中首先赞同庄练的考证,肯定乾隆生母是热河行宫李氏,接着又举出两条证据,证明官书中雍正的贵妃钮祜禄氏,并非是乾隆的生母。证据之一是,按着《清会典》规定,身为皇子的亲王可封侧福晋四人,而雍亲王的侧福晋却只有年氏和李氏二人,如果钮祜禄氏确实在康熙五十年(1711)生下乾隆,则不应不封,而其名号一直是“格格”,仍是小姐的身份。证据之二是,在清代凡是妃嫔生子为帝而被尊为皇太后的,上尊号的册文中必有“诞育”皇帝的字样,而乾隆在给钮祜禄氏上皇太后尊号和徽号时,只用相当于养育的“鞠育”字样,始终不用“诞育”二字。 尽管乾隆由热河宫女生在草棚的说法流传很广,而且还有学者的考证认同,但认真研读这些“证据”,就会发现其破绽也颇多,漏洞也不少,难以让人最终信服。第一,康熙五十年(1711)七月雍亲王赴热河请安确有其事,但由此就说是康熙质问山庄宫女李氏怀孕一事,却很穿凿,更多的成份是在猜测。第二,管世铭的诗注说“狮子园为皇上降生之地”,即使此言属实,也不能直接证明乾隆生母是热河宫女李氏。第三,“草房”写进《热河志》不足为奇,这种不加文饰的景点命名更有风味,它涵有“缀景”和“示俭”两种意义。第四,亲王可封四位侧福晋,是乾隆七年(1742年)以后的定制,不仅雍正,就是乾隆做皇子时,也只有侧福晋两名,所以钮祜禄氏未被封为侧福晋也不足为怪。第五,所谓乾隆对钮祜禄氏未用“诞育”二字不确切,在《清高宗实录》中,乾隆就多次使用“藐躬诞育”、“诞育帝躬”等字样。

更为重要的是,清宫珍藏的《玉牒》有着不可动摇的权威性,这上面明确写着乾隆的生母是钮祜禄氏,而不是别的什么人。《玉牒》是清朝皇室的族谱,它的纂修有着一套极为严密的制度。从努尔哈赤的父辈算起,凡皇帝家族生儿育女,每三个月上报掌管皇族事务的宗人府一次,要求写明出生的年月日及时辰,生母是谁,姓氏为何。每十年,根据出生和死亡记录的底稿,正式添写一次《玉牒》。《玉牒》修成后,经皇帝亲自审阅,誊写两部,分别存放在京师的皇史宬和盛京故宫,其底稿装帧成册,仍由宗人府保存备案。在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保存的清宫《玉牒》中,这样记载道:乾隆“母孝圣……熹妃钮祜禄氏,系原任四品典仪官加封一等承恩公凌住之女。”这大内秘档似乎可以证实,乾隆的母亲不是山庄宫女,而是熹妃钮祜禄氏。 在这里要特别说明的是,乾隆在他母亲钮祜禄氏面前还是个大孝子。他曾侍奉母亲三游五台,三上泰山,四下江南,更多次到塞外避暑山庄。乾隆爱写诗,在他的诗文中,有不少是称颂生母钮祜禄氏养育之恩的。如乾隆四十二年(1777)正月初八日,六十七岁的乾隆帝陪侍八十五岁的皇太后赏灯后作诗说: 家宴观灯例节前,清晖阁里列长筵。 不过,在清朝后期,有学者王闿运提出,乾隆的生母虽是钮祜禄氏,但的确与山庄有关。王闿运是曾国藩的幕友、晚清著名诗人,他交游甚广,因此掌握大量清宫掌故。他在《湘绮楼文集》内的“列女传”中说:乾隆的生母钮祜禄氏,老家在承德,家道平常没有仆人,十三岁时进京,混入姐妹群中入选秀女,被分到雍亲王府当使唤丫头,后来竟生下了乾隆。这一说法也很传奇。但要知道,清朝选秀女的制度是何等地森严,怎容一个承德女子随便混入?因此,这一说法是靠不住的。

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