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寇侵华部分罪行

findallove 收藏 2 3290
导读:1937年冬天,日寇占据高邑城,有敌兵两名,到东张村寻找妇女泄欲,只找到张石岩的老婆,正在强奸时,恰好张石岩回来看见了,抑止不住愤怒,便用锄头将两个日寇打死。事后日寇知悉,派兵将该村包围,捉住30多人投在井里淹死。   1940年5月下旬,敌人在龙华镇“扫荡”,从天主堂内拉走20多个妇女,关在一个屋子里,晚间由日寇军官们任意轮奸。偏城姚门口有一个13岁的女孩,被几个敌人轮奸后,连刺两刀,丢在半山草丛中,经过长时间的呻吟,终于死去。   1942年,偏城北区有一个孕妇,被敌剖腹,刺刀将血淋淋的

1937年冬天,日寇占据高邑城,有敌兵两名,到东张村寻找妇女泄欲,只找到张石岩的老婆,正在强奸时,恰好张石岩回来看见了,抑止不住愤怒,便用锄头将两个日寇打死。事后日寇知悉,派兵将该村包围,捉住30多人投在井里淹死。


1940年5月下旬,敌人在龙华镇“扫荡”,从天主堂内拉走20多个妇女,关在一个屋子里,晚间由日寇军官们任意轮奸。偏城姚门口有一个13岁的女孩,被几个敌人轮奸后,连刺两刀,丢在半山草丛中,经过长时间的呻吟,终于死去。


1942年,偏城北区有一个孕妇,被敌剖腹,刺刀将血淋淋的胎儿挑出来。涉县江沟有一个乳妇,为敌人所俘,敌竟以刺刀将乳房割下,当敌人在割她的第二个乳房时,她面前站着刚会说话的幼儿,大声叫喊着:“不要割了,我要吃奶!……”此时还有许多婴儿或被摔下深沟,脑浆飞溅;或因生母被敌奸杀致死,无人喂养而夭亡。


1942年2月,左权北峪村温显忠一对老夫妇,在山窝铺躲避,老汉被敌杀死,老太婆六十多岁,被敌人用鞋底将阴户打肿经敌人轮奸后,插上木棒,与其夫双双被难。


武安寺西村是个所谓“治安区”维持村,1942年5月,当敌“清剿”时,群众以为不会有什么危险,妇女全未逃避,结果,全村妇女被敌人集合在一起,强迫她们脱光了衣服,排队举行裸体游行,她们都羞愧得要死,而敌人却站在旁边观看,大笑不止。又敌寇到西沟村时,叫3个伪军将全村妇女召集来,以表示对“皇军”的敬意,结果所有的妇女全遭奸污。左顷马村,35岁以下,15岁以上的妇女,共70多人,全被敌人奸污。另外,还向伪村长每晚公开要妇女7名,陪敌寇睡觉。


1944年2月24日,日寇山本队长带兵包围了南沟村,妇女们来不及逃脱,结果都被奸污。24岁的周玉兰抱着一个3岁的小孩,另外还有一个60多岁的老太婆,和两个12、3岁的小姑娘韩菊花、韩秀珍等留在家里,她们以为老的老,小的小,鬼子不会糟踏吧!不料早饭后,来了十几个鬼子,闯进她们的家里,连声嚷道:“小小的好!”吓的韩菊花、韩秀珍急忙藏在老太婆的背后,鬼子又一把拉开老太婆,把韩菊花拽至西楼上,被4个鬼子轮奸;另外几个鬼子去拉韩秀珍,老太婆挡着说:“小哩,不行呀!”鬼子不由分说,一脚把老太婆踢倒地上打滚,他们就把韩秀珍捺到炕上,任凭七八个鬼子轮奸。又有一个鬼子将周玉兰的裤子脱去,她因为正赶上月经期,大腿上、裤子上和月经带上净是鲜红的经血,鬼子火了起来,随手拿起一根铁火箸插在她的阴户里,并在里边搅来搅去,疼的她死去活来!那两个小女孩被敌轮奸后,足有一个多月不能起床,阴户青肿,流血白带,天天如痴狂的哭叫,凄惨万分。


1941年12月23日拂晓,鬼子“扫荡”寨上村,3个鬼子闯入张小秃的家,举起枪托在小秃母亲的头上打了一窟窿,血流满面。小秃跪下求情,被一个鬼子踢了一脚,叫他上床和老太婆睡觉,小秃说:“床上是我的老娘呀!”鬼子仍用刺刀逼着小秃上床,小秃子不去,他的腿肚子上便被鬼子刺了一刀,血流如注,惨叫连天!鬼子又问他母亲:“八路的村干部在哪里?”她回答:“我――不――知――道――呀!”话未说完,就被鬼子连刺了几刀滚下地来,躺在血泊里了。


在边沿区的妇女,被日寇奸污的更多了。襄垣虎亭的敌人经常到附近十里以内的村庄去找“花姑娘”。临城敌人的据点,70多个青年妇女无一不被蹂躏。井陉两塘敌人据点,每日要两个妇女上炮楼“伴宿”大家商量着“死不屈”,谁也不去;伪村长无奈,便号召先由伪村干部的家属带头,谁知他的妻子倒很坚贞,听到这个消息后,当夜吊死了。赞皇王小峪炮楼之敌,在附近村庄抢去年轻妇女20多人,内有一个13岁的女孩,整天一丝不挂,躺地床上任敌泄欲,从炮楼旁边走过的人常常听到她被强奸时的惨叫声。


太行山区的妇女,就在这万恶的日寇的暴行下,牺牲了无数的生命;侥幸不死的,也大部分染上花柳病。


1941年秋季,日寇在晋察冀边区烧杀与奸淫的暴行,惨绝人寰,旷古未闻。据北岳区妇救会不完全的统计,敌寇对我妇女同胞所施行的兽行,即有下列数种:


(一)奸淫与屠杀:龙华两个村子500个妇女被奸淫,阜平两个村400个妇女大部分被奸淫,在阜平方太口一个壮年妇女被30个敌军轮奸后,用刺刀从阴户刺死。有的妇女被奸或杀死后阴道里还塞满了谷子高梁。有时在孕妇肚子里用刺刀刺,直到刺死为止。有的一刺刀把孕妇肚子里的孩子挑出来。有的用赶面杖在妇女身上来回赶,赶到不醒人事,以至死去。有的从鼻子里灌冷水,有的把妇女吊在树上,用刀子把身上的皮完全剥去,但并不一下弄死,叫她在那里惨叫,直到死去。曲阳内河村有两个老年妇女被敌人一片片割死。很多地方为了奸淫妇女,就把小孩子刺死挑死,有时把孩子的皮剥光了。井陉一个儿童被几个鬼子你拉头他拉脚地将一个孩子分成几块,最后鬼子们还得意洋洋地哈哈大笑。抓到很多青年妇女叫她们站队登记,然后关在屋子里再一个个点名叫出去,名之曰“过堂”,实际就是奸淫。有的妇女连续被叫五六次。阜平广安村敌人集合了被抓去的妇女,高级军官们先将漂亮的、年青的一个个挨着奸淫,剩下了不漂亮的、年老的叫士兵们去奸淫。金家口村的一个16岁的少女被八个鬼子强奸后,数月不起,阜平某村6个鬼子强奸了一个11岁的女孩子。河南村一个10岁的小女孩被鬼子强奸后死了。


(二)侮辱与玩弄:敌人除掉奸淫和惨杀妇女外,还要用别种方法去侮辱妇女。阜平不少敌人,挑选3个最漂亮的青年妇女强迫她们脱光衣服给他们带路。金家口村捉去10个妇女,逼着脱光衣服转圈子,敌人在四周用小石头投她们取乐。完县南赛村敌人叫一妇女脱光衣服把衣服烧了,叫她围着火绕圈子,在阜平王快镇捉去一个孕妇,在生小孩时,鬼子们挤满屋子去看。


(三)捕捉妇女运往东北:曲阳郑家庄敌人用汽车抢走我472个妇女同胞,运往东北当妓女,作牛马。在灵寿寺运走者更多,而各地被捕之妇女被奸后,凡稍具姿色亦被运走。


1941年秋季“大扫荡”中,山西孟县杏花村被日寇包围的时候,逃出他们魔爪的妇女只有两个,那几百个老的、小的、贫的、富的妇女们统统被鬼子奸污了,一个13岁的小姑娘曾被13个鬼子轮奸过。


在日寇所谓的治安区建筑堡垒时,凡长得好看的妇女,便叫她放下工作到堡垒里边;中等的交给伪军;其次的强迫民夫强奸他们的姐妹姑婶。他们还利用“照相”、“慰劳皇军”、“女报告员”等名义去欺骗妇女,利用“破鞋”(私娼的别名)穿着华丽衣服去勾引妇女。这些妇女被奸污后,有的给五角钱,或分给一些高梁,有的抓一把盐,也有的给顿剩饭吃。玩得不高兴了,就抓几把土放进女人的阴道里,或塞两三个鸡蛋进去。


在孟县可花村,日寇捉住一个妇女,正值她的月经期,他们威胁着一个老头子在大众面前舐那血红的月经。在灵寿被征调去的妇女大小便不得自由,有的实在忍受不住了,鬼子就强迫男子用手去捧着妇女的大便,他们站在一旁哈哈大笑。在五台的敌人更异想天开,举行摸奶大会,将好多妇女集合在一起,脱光衣服,先在河里把身体洗干净再去开会,让鬼子摸奶头,兽欲涌上来时,就当众强奸起来。有时还强迫子奸其母,父奸其女,全村男女实行集体的杂交。


太平洋战争爆发后,伪军有些动摇了,日寇为了巩固他们对伪军的统治,不惜出此下策,就是特准伪军到各村公开奸淫,或威胁良家妇女嫁给汉奸,在日寇进入我根据地时,他们的军官曾下令给伪军放假3天,随便奸淫。


1945年4月6日的夜里,日寇包围了望都五区柳陀村,因为女汉奸的告密,妇女自卫队干部中队以下16人及其他群众50余人一齐被逋。他们在狱里互相发誓:“我们只有死去,无论是谁都不能投降敌人!”敌人把烧红了的铁条烙她们的身子,汉奸问她们:“招不招呀?”她们不回答;敌人又把针刺进她们的胸脯,细小的针在胸脯上布满了,鲜红的血在流着……。汉奸又问她们招不招,仍然没有反应。敌人更凶狠,把啤酒瓶子打碎了口,拿着它扣在奶房上用力一转,奶房被划开了,血与肉块从她们身上掉下来,或者挂在那里,但是她们还是那样顽强不屈。妇女中队长的奶头被敌人用钳子拔去一个,她已经晕过去了,她仍挣扎着最后一口气,领导着16个妇女自卫队员高呼口号:“八路军万岁!打倒汉奸政府!”


妇女们一致这样呼喊着,敌人和汉奸终于没有得到半点口供,他们所得到的却与他们的愿望相反,边区人民是多么顽强地抗日与多么忠诚地拥护人民政府啊。他们脑羞成怒了,便宣判她们的死刑。在处死之前,用开水把她们从头到脚浇着,她们的头发浇光了,浑身都泡肿了!


4月16日下午,日寇和汉奸押着她们走向城外处死,经过望都城内十字道口上,这天适逢集期,赶集的人很多,她们又大声喊:“打倒汪精卫!”“拥护给咱们谋幸福自由的八路军!”“中华民族解放万岁!”每个有良心的中国人望着她们,都在暗暗地悲泣!出了城关,日寇把中国人驱散,在那里挖好了泥坑。妇女自卫队小队长王俊英,首先跳到坑里,敌人向着她的胸口就是一刺刀。16个妇女都是年青人,在临死之前都受了3、4刺刀,有的还被敌人割开肚子,甚至用刺刀从阴户刺进去向上一挑,把肚子划开,肠子和血流出来,然后就活埋了。

3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