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提起毛泽东、刘少奇、朱德、周恩来“四巨人”在飞机前合影的那幅照片,人们都会有很深的印象。这幅照片曾在包括挂历在内的许多场合下使用,而且流传很广。照片上的毛泽东十指相交,自然拢于胸前。刘少奇紧贴毛泽东1一侧,笑容满面地看着周恩来。周恩来手捧以马蹄莲为主的1束鲜花。朱德身穿呢子大衣,垂手站在周恩来侧后。他们相对而立,脸上充满灿烂的笑容。照片背景上的那架飞机,就是空军专机师的伊尔-18飞机。就在这幅照片的后面,有着1次不同寻常的专机飞行。 1964年11月5日,应苏联共产党和苏联政府的邀请,由周恩来、贺龙率领的中国党政代表团,前往苏联参加十月革命47周年庆典。代表团的成员还有刘晓、伍修权、乔冠华、康生等。越南党政代表团也应邀前往,并与中国党政代表团乘坐同1架飞机。我当时任专机师副师长。因为我是新中国自己培养的第1批飞行员,空军领导决定由我带领1个机组,驾驶伊尔-18飞机飞往莫斯科去完成这次重要专机任务。


执行这次出访任务的政治背景在当时是异常严峻的。从上世纪50年代末开始,中苏关系走向低谷,我们党与苏联共产党在意识形态方面有着严重分歧,双方通过电台、报纸等各种媒体争论得相当激烈。截至1964年,我党已经连续9次公开发表评苏共中央公开信的文章。苏共领导推行大国沙文主义,欲将我国纳入他们的控制之中。为此,还单方面撕毁两国签订的国防新技术协定、国家技术协定,废除343个专家合同、257个科学技术合作项目,撤走所有专家,停止向我国提供原子弹教学模型的有关技术资料,甚至连张纸片也不留下。并公开宣称,没有他们的帮助,中国人20年也搞不出原子弹,企图用经济压力迫使我国就范,捆绑在他们的战车上,听命于他们的指挥。然而,他们万万想不到的是,1964年10月16日,就在苏共领导人赫鲁晓夫下台的当天,我国成功地爆炸了第1颗原子弹。我国戈壁滩上升起的蘑菇云,震撼了全世界,也震撼了克里姆林宫。全国人民无不为之欢欣鼓舞,我部1位飞行员当即写了1首诗歌,后被刊登在《人民日报》上。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我国党政代表团就是在这种国际政治背景下去访问的。赫鲁晓夫下台后,新任苏联领导勃列日涅夫并没有改变对我党的立场和态度,在双方的谈判接触中,没有任何进展,每每不欢而散。因此,这次到苏联访问被称为“踏雷之行”,潜在着很多想象不到的情况。更让人担心的是,我们驾驶的伊尔-18飞机,就是前几年刚从苏联引进的,驾驶人家的飞机飞到人家的国土访问,心里很不踏实。我与机组成员从保证总理专机的安全出发,感到肩上的担子异常沉重。


所以,从一开始,我们机组在思想上对专机飞行安全问题就有了充分准备。既然苏联在两国关系问题上能做出那么多不友好的行为,可以肯定,在苏联境内的空中与地面专机保证工作也不会一帆风顺。从最困难最复杂的情况出发,机组加强了对专机安全的防范意识。


为了封锁总理专机起飞时间的有关信息以防不测,我国保卫人员特意把机组人员召集到中国大使馆的密室,互相之间都不说话,只用手写字条的方式交谈。提前把飞机准备好,然后,采取突然“袭击”的办法,在通知对方要走的同时,立即起飞。当时莫斯科天气恶劣,机场上空大雪纷飞,跑道上冰水混合,水平能见度只有200米。在如此困难的条件下,机组凭着高度的爱国主义精神与平时练就的过硬技术,迅速载着总理一行离开莫斯科。

代表团专机于11月13日莫斯科时间22点起飞,日夜兼程,于第2天下午16点10分左右安全降落在祖国的首都机场。当周总理走下飞机时,我透过驾驶舱的玻璃窗看到,毛泽东主席率刘少奇、朱德、董必武、邓小平等走向飞机。他们像久别重逢的战友,与周总理一一热烈握手,亲切问候,少先队员跑过来向代表团献花。就在此刻,随着记者手中照相机快门的闪动,留下了带有历史意义的宝贵时刻,把这一不寻常的场面定格在祖国的首都机场。党和国家领导人出国访问应该是常来常往的事情,但是这次出访苏联却不同寻常,党和国家领袖们全部出动到机场迎接总理的归来,其重大意义及在国际上产生的影响也就可想而知了。


后来公布于世的中国领袖“三巨人”的照片上没有了刘少奇,显而易见,是在“文化大革命”中对照片进行技术处理的过程中被去掉了。 [SHADOW=255,blue,1][/SHAD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