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记 序章 第九章 反第二次围剿 第四节

wanglong6410 收藏 7 1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2/[/size][/URL] 丹尼尔万万没有想到敌人竟然一举将第2警备大队歼灭。和第2警备大队的联络中断后,丹尼尔立即陷入狂躁之中! “龙支队”究竟有多少兵力?以前的情报究竟哪些能用?在愤怒与恐惧中丹尼尔整整度过4个小时时间,直到参谋报告说托马斯中校的部队已经占领曹集,没有发现敌人的任何踪迹,丹尼尔狂躁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2/


丹尼尔万万没有想到敌人竟然一举将第2警备大队歼灭。和第2警备大队的联络中断后,丹尼尔立即陷入狂躁之中!

“龙支队”究竟有多少兵力?以前的情报究竟哪些能用?在愤怒与恐惧中丹尼尔整整度过4个小时时间,直到参谋报告说托马斯中校的部队已经占领曹集,没有发现敌人的任何踪迹,丹尼尔狂躁的情绪才平息下来,开始考虑自己的处境。

“龙支队”去哪里了?他们会不会故伎重演,轻兵奔袭齐宗呢?丹尼尔又犯了第二个错误,他过高地估计了“龙支队”的兵力,认为这是一支至少2000人以上的精兵,否则怎么能干净利落地吃掉自己一个大队呢?

逃出来的那个小队回来了,惊魂未定的他们夸大了“龙支队”的兵力,这更加坚定了丹尼尔对敌人兵力的估计。

齐宗危险!丹尼尔用电报紧急通知齐宗守军,敌人是一支相当强的力量,必须确保齐宗的安全!

他和紧急赶来的托马斯会了面。现在丹尼尔不再小瞧托马斯了,他谦虚地征求自己副手的意见,“他们现在最可能的位置在哪儿?”

托马斯的判断与丹尼尔相同,“龙支队”绝对是向东了,他们又在打齐宗城的主意!

托马斯没有反驳丹尼尔对敌军兵力的判断。他需要这个判断,这样,他上次的失败就有了合理的解释。

“立即回师齐宗。”丹尼尔心想,如果丢了齐宗,自己的下场甚至不如身边这位倒霉的托马斯中校。

“龙支队”确实向东了,但他们没有直奔齐宗,而是拐了个弯,向东北而去。等于是从丹尼尔部队的后方画了个弧线,向第一次反清剿时进驻的杜南村方向而去,龙行健的计划是乘敌人在曹集犹豫未定之时,在119号公路附近打几仗,不怕敌人不回头。

龙行健在贺堡留了半个中队的兵力,加上留守探路(水龙峪)的警卫排,由肖月清和杨江带领,押着俘虏,退入水龙峪,保证“基地”的安全。他这回严禁杀俘,对这100多俘虏,龙行健已经有了打算,只是现在还不是实施的时候。他带走的兵力只有660人,只是丹尼尔估计的三分之一。

战争中最不缺的就是笑料,许多战例多年以后仍给研究者啼笑皆非的感觉。

这一路行军异常顺利。9月5号中午,“龙支队”再次进驻杜南村。

村民们怀着欣喜地心情迎接了这支部队,女人们自发地为部队做饭,让连续行军作战的“龙支队”恢复了体力。部队的士气是靠胜利接胜利来维持的。贺堡大胜将龙行健的威信提高到了一个新的高度,原来那些从战俘营里被解救出来的官兵彻底打消对这个18岁支队长的疑虑,觉得在14集团军根本没有打过如此痛快的仗!

龙行健将侦察排再次撒了出去,然后让随军行动的任典将伤口处理了一下,刚才可能由于紧张感觉不到,现在伤口火辣辣地疼。任典皱着眉头说子弹留在里面了,鼓了一个包,需要做手术。“现在哪有时间!”龙行健用绷带将胳膊重新包了一遍,坐在那里静待侦察的结果。不一会儿,吴亮骑马跑回来报告说附近5里地内根本没有兰斯军,他们都退回齐宗了。

“哈哈,太有意思了。”齐平笑着说,“我们这几百号人竟然将敌人吓得不敢出城?”他摇摇头,一脸不相信的样子。

龙行健看着地图,“我的意见是将这所桥炸掉!估计齐宗的敌人会出动,在敌人主力未回来之前再打他一个伏击。然后我们找空子返回曹集。”他指的是119号公路齐宗河大桥。

“嗯。可以,我带人去炸桥。你注意休息。”齐平说,龙行健的伤臂用绷带绑得厚厚的,白晃晃的很是耀眼。

“行。你带1中队去,以防万一。”龙行健对刚回来的侦察排长吴亮歉意地说,“你们还得辛苦一下,密切监视曹集方向的敌人。”吴亮答应一声,带侦察排去了。龙行健将所有的马匹都配给了吴亮,连自己都一直是步行,侦察排算是“龙支队”最具机动力的分队了。

龙行健送走齐平和周峰,在村民提供的床上眯了一觉,齐平和周峰派人回来报告情况,“那里至少有一个中队的敌人,守备非常严密。地形开阔不利于兵力展开。齐副队长和周中队长认为没把握,没动手,部队仍在3里外隐蔽着。齐副队长的意见是至少要全部兵力压上去才有把握。”

龙行健想了想,“叫他们回来吧。”不打有准备,特别是有工事的敌人,是龙行健目前的一个原则,他认为那种仗即使打赢了,也不划算。万一让敌人主力粘上来,问题就严重了。

等齐平和周峰带着一中队回来,龙行健已经想好了下一个攻击目标,“前段时间传言敌人将铁路桥修好了,被我们破坏的铁路线对于敌人的重要性不言而喻。那座桥距我们,”他用手在地图上量了一把,“大约30里。我们把它炸掉!各中队找出水性好的战士临时组成一个中队,由我亲自带队。”

周峰明白了龙行健的意思,他要带人泅渡齐宗河,从另一个方向进攻桥头。“不行。你胳膊负伤了,我带队就行。别忘了,在学校时我的游泳成绩比你好。”

齐平帮腔,“支队长,以后不能什么都冲在头里了,你是指挥员,不是普通士兵!”

龙行健的伤臂越发疼起来,主要是子弹留在里面的缘故。他知道现在的情况是无法泅渡齐宗河的,就不和他们争了,“打响的时间取决于你们,”他对周峰说,“一定要猛!只要炸掉这所桥,付出些代价也值得!”周峰点头,与齐平挑选队员去了。

龙行健站起身来,“让部队好好吃顿饭,天黑后出发。”他喊过通讯员何明,“去找2个老乡带路,给他们每人1个金元的报酬。”何明立即跑去找人了。

“支队长,那个铁路桥还在东北30里,这样我们就离曹集越远了。”钱骁勇看着地图说。

“越远越好。”龙行健收起地图,“我们出现的地方离曹集越远,越容易返回曹集。知道我让你们练夜行军的意思了吧?我们就是要甩开两条长腿,调动敌人,找机会就啃它一口,他想抓住我们,没那么容易!现在敌人主力仍停留在曹集一带,我们在这边正好闹他一把。”


丹尼尔确实想坐等“龙支队”返回。所以在下达班师的命令后又取消了,他甚至联系了空军,让他们帮助寻找“龙支队”的下落,空军以任务紧急婉拒了。丹尼尔不死心,让部队做好战斗准备,随时打击回窜的“龙支队”。一直等到了9月5号晚上,传来了齐宗河铁路大桥被炸毁的消息,驻守铁路桥的1个小队和一个工兵中队被基本全歼。那个桥是用近2个月的时间修复的,刚刚通车,没想到被“龙支队”炸毁了。

被彻底激怒的达尼尔立即下令部队急行军返回,同时命令驻守齐宗的那个大队出兵从南面堵住“龙支队”。如果不歼灭这支部队,他的军人生涯和托马斯一样完蛋了,不,比托马斯还要惨!

以2个中队加联队直属队守卫齐宗,187联队第1步兵大队连夜出城,向北搜索,他们鉴于“龙支队”兵力的强大,不敢分开,3个中队的600多官兵紧紧靠在一起,没想到炸桥得手的“龙支队”连夜南进,和他们擦肩而过,天亮后传来齐宗第3战俘营被袭的消息,这个战俘营原来关押着15000名战俘,因陆续送回兰斯,目前人数已减少至6000人。防守战俘营的兵力是2个步兵中队,这2个中队倒是守住了战俘营,但混战中大约1500名战俘从打开的口子乘乱逃脱,加入“龙支队”,向齐宗城前进了。守卫战俘营的部队不敢分兵追击,眼睁睁地看着“龙支队”在天亮后消失在齐宗城方向。

得到报告的丹尼尔几乎晕厥。前任经历的可耻失败几乎在自己身上被放大后重演一遍,战俘营被袭!这是上级决不会原谅的事!瞬间,丹尼尔觉得自己被神秘的力量抽空了身体,至少20分钟,竟没有下达一个应急命令。

几千军队跟在人家后面,处处扑空,处处被动,而那支神秘的“龙支队”却在自己的重兵围困下如入无人之境!

6号上午,强行军西进的“龙支队”带着大约1200营救成功的战俘在张家集再打一仗,本来准备袭占张家集的龙行健发现守军已经构筑了坚强工事,于是虚晃一枪,在张家集附近再次越过119号公路,回到曹集“根据地”内。

第二次反清剿到此遂告结束。驻守曹集周围的零星敌人鉴于“龙支队”日益强大的兵力,纷纷放弃占领的村庄,向齐宗方向收缩。“龙支队”占据的地盘大约扩大了一倍有余。居民人口达4万余。在沦陷区内,奇特地出现一片神华军占据的区域。

帝都各大报均报道了发生在遥远敌后的事件。歼灭一二千兰斯军不算大事,关键是影响力。王庸元帅欣喜地对武大中上将说,“如果沦陷区内出现100支“龙支队”,将牵制敌人30个师团的兵力。你能想出那将是一个怎样的局面?”

武大中上将也十分高兴。总参谋部与军政部都来了贺电,祝贺他们再次切断了齐宗河铁路。但武大中上将清楚地意识到,“这次把兰斯人打疼了,一个铁路桥事件就让他们难受异常。司令,必须通知‘龙支队’,敌人决不会放过他们的。”

王庸下令,“抓紧对‘龙支队’的空投支援。损失几架飞机也是划算的。”他等武大中等人离开他的小楼,坐在桌前起草一份密信。这是一份私人信函,只有一个收信人,他就是帝国保安总局局长蒙吉中将。王庸字斟句酌写得很费力。二百字的信竟然花了他半小时。信写好后,王庸仔细地封好口,盖上他的私人印鉴。喊过一个秘书,命令他乘坐今天下午飞往帝都总部的飞机,将信亲手交给保安总局蒙吉局长。他知道这样做是违反规定的,可严峻的国内政治形势又迫使他不得不如此,因为电话里无法讲一些话。王庸相信蒙吉会明白自己的意思。

信使登上飞机后,王庸接到了飞机平安起飞的电话报告。不由得烦躁起来。这一切都起源于军政部的一份命令,命令是七月底送达红旗军的,不是按密电的方式,而是由军政部的信使送达的。命令要求王庸立即逮捕一名刚从后方押送反坦克武器来前线的中校军官,这名中校名叫崔浩。他同时接到的还有军政部长崔群的密信,这封信他看完后立即当着信使的面焚毁了。由于这份信,逮捕崔浩中校的命令晚发出3个小时,不是交给军情分局办理,而是由负责红旗军高级首长安全的保卫部执行的。保卫部在执行命令时遇到了崔浩中校及其随员的武装抵抗,无奈之下,将崔中校一行全部击毙了。

案件按照渠道上报军政部,但8月中旬,帝国保安总局又来电询问当时办案的过程,王庸隐约感到了巨大的危险,所以在正常渠道的报告发出后,又给蒙吉写了份私人信函。


由于1200名战俘的加入和占领区青年踊跃的参军,第2次反清剿胜利后,“龙支队”总兵力扩大至2600人,设3个大队,每大队3个中队,支队直辖一个机炮中队,一个警卫排,一个工兵排,一个侦察排。红旗军颁布了“龙支队”指挥机构的人选名单,支队司令龙行健,军衔银星中校。副司令齐平,银星少校。参谋长司马诚,金星上尉。其余军官,根据龙行健报请的战功分别给与提职提衔的奖励。周峰被任命为第1大队大队长,军衔银星上尉。2大队是杨江,3大队是钱骁勇,军衔都晋升为银星上尉。童山担任了新成立的机炮中队的中队长,军衔升为银星中尉。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