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42/


“爷爷,你和张爷爷在说什么啊,和我有关系吗?”谢川江问道。



“军军啊,你在说什么啊,爷爷他们大人讲话你不要插嘴啊!”谢川江的妈妈端菜过来说道。



“我说啊,军军妈,你也来坐着一起吃吧,都弄了这么多菜了。”那个张姓老者说道,见着桌子之上杯盘高放,菜肴铺满。



“哎,我看啊,我们军军也快是大人了,没什么,何况以后啊,我们家还要靠他独力支撑呢!张老我答应你,不过那百年丹参我是断然不会要的,要是那样我谢天还不被江湖上的朋友笑话啊!”谢天说道。



“爸,现在这社会还学习那么多东西干什么啊,再说了军军还要上学啊,哪有那么多时间去学习张伯的独门功夫啊!”谢虎在一旁说,一面看了看谢川江的反应。



“大侄子,你这话就说得不对了,什么叫学那么多的东西干什么啊?亏你还是见过世面的人,哦,我明白了,是看不起我们的独门功夫吧!要不,我们走走过场,试几招。”张老者满是不满地说。



“既然是这样,我看就这样吧,谢虎你就去和张伯过几招,也学习学习,老张啊,谢虎年轻你别生气啊,说好了,点到为止啊!”谢天说完就大步往外走。



“妈,这……。”谢川江看了看自己的母亲,只见他妈妈摇了摇头跟了出去,这样的事她已经见怪不怪了,用一句话来说那就是身在江湖,就是这个样子,只是谢川江小时侯的事没有记住,现在又经常不在家而已。



来到谢家的练功场,张老者扎紧了自己的腰带,这是武术最基本的,用少林的术语那叫扎紧板带防止气的流失,一般练家子都有练武术气功的。



谢虎也脱掉外衣露出精壮的肌肉,别看从整体看他是一个精瘦的人可是把外衣去掉,里边还是轮廓分明,这也许就是外界说的什么,瘦是瘦,有肌肉那种类型。


“军军你到我这边来,来我给你讲解一下。”谢天招呼谢川江道,要知道只有在实战中才可以学到最宝贵的经验,这次出场的可是两个武术大家的比试,这样的机会更是难得。谢天等谢川江走近身把他带离场子外边,要知道武术界的人最忌讳别人在旁边点说,所以他们离得远一些可以看见里边的事,说话的声音也不至于被里边的人听见让他们分神。


“爷爷,你说我爸打得过那张爷爷吗?”谢川江不免担心起自己的父亲。

“这比武场上的事,谁也说不清楚,那你认为谁为赢呢?”谢天看着场子说道。

“我认为我 爸爸年青力壮应该胜算要多一些,可是那张爷爷年纪虽然大,但是他的阅历一定很多,经验十分丰富,我还从来没有见过爸爸打架呢,不知道爸爸市布是能打过张爷爷呢!”谢川江说道。

“军军啊,这习武之人,最忌讳心浮气燥,要知道学习功夫不是用来打架的,那最主要的是强身健体,不要动不动就什么打架的,你一个人能打过多少人啊!”谢天说着,这边爷孙二人说话的时候那边谢虎和张老爷子也拉开了架势。

张老者先发制人,一招抛砖引玉使出,右拳轻轻向谢虎的胁部拍去。

“军军,注意了,看上去那手法很简单很轻飘飘的样子其实是含着暗劲,并且这是虚招。”谢天说道,眼睛始终没有偏移开。

果然张老者简单的招式是假的,在他的手距离谢虎还有一公分的时候突然停住,上右脚左拳直取谢虎面门。谢虎刚才正准备用左手格挡张老者的右拳见张老者来式迅猛就往后一闪身。

“小心了,我要开始进攻了。”张老者大喝一声,脚下步伐转动,几个漂移就到谢虎的身边,“迎身捶”伴随着这一声喊,张老者的拳头一击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