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原来没有想过我会真实的认识一些台湾的朋友, 可是有了网络, 这一切变得那么容易了!


我遇到她的时候,是在一个聊天室里。 她穿的非常老气,尤其是她还介绍一位十三、五的小帅哥与我们的朋友看, 这甚至误导我相信她是一位中年女子。可笑的是她居然说自己是上海人, 一个居住在闵行区的上海人。而当时她笨拙的南方口音让我分不清楚她的语音是那里人。

好玩的是当时我就喜欢上了那个聊天室,一个轻松怯意的聊天室。

直到后来,我才知道那里的台湾女孩子不止一个,就包括这位不修边幅的AK。后来我们聊天的时候, ak躲在下面说她是台北人的时候。我就笑。真的很好笑,不是吗???

网路上无奇不有,网路上四通八达,网络上无数事选择了让人惊喜。


网上你遇到的那个让你喜欢的人,也许是你现实里永远不会低头看一眼的路人。


这话是我的一个朋友说的,当时,她点着烟,忧郁着故作深沉!一个温柔的男子从后面把她手里的烟拿走,然后这个满腔怨气的女子就化作了绕指柔.........

而这些,其实真的是存在的!她是东方文, 一个名如其人的人!



这是一个一开始就让我惊艳不已的她,她叫做“东方文”!黑色的衣饰,沙哑的语音,一块精致的玉佩挂在颈中。总是在聊天室里放着舒缓忧郁的曲子。然后在我们的眼里,慢慢地抽烟。闲适自然的样子足以让我们这些正在工作的人嫉妒不已!

她在苏州,据说是一位企业白领,一位随着丈夫流落在大陆的娇俏女子。


还有一个叫做“玫瑰”的女子, 她蓬松的头发,微微露着咧着牙齿的嘴, 总是笑, 总是在我们木然的时刻, 说一些值得三思的事!她是屏东的, 更奇怪的是她是在杭州开着精品屋。奇怪吗?一点都不奇怪, 因为她的老公就是杭州的, 以致于她说了一句让我可以记忆一辈子的话---杭州的男孩子,真的是浓妆淡抹总相宜哦!

呵呵, 好好笑不是吗!也许她就是一个为爱痴狂的女子。

自然那里还是有台湾的男人的, 下面就说一个你绝对讨厌不了的人。

“头号长老”,一开始我甚至以为是头号要犯, 第一次认识他的时候, 他滚屏上放介乎三级片之间的视频。当时ak在和他聊天, 我听不懂他们说什么, 不过我还是抗议。他就用那种蹩脚的普通话解释什么叫做艺术。我说想自得其乐就回家去放, 当时他也只是嘟嘟囔囔的说, 这里没有什么知音!这里的人, 不懂得欣赏!

然后就改正过来了。。。。


头号长老他长的说真的不好看, 厚厚的眼镜,潦草的头发, 说话的时候, 一付温柔醇厚的样子。我觉得台湾好的男人, 也许就是他这个样吧。


还有一个酷酷的男孩子, 那长长的头发与描绘过度的眼影, 让我以为是一个小小的人妖。不过说真的, 他其实还不讨厌。

他是一个在福州的台湾桃园县人, 不过在语气里好像是没有脱离父母荫庇的那种。通常是在公屏上说我们这些人是老古董, 然后发一下那些让人脑袋痛的快节奏音乐, 然后快快的溜走!


不过说真的, 我还是觉得台湾的钟灵之气真的是在台湾的女子身上!


这个聊天室的每个人都有特点,每个人选择的音乐都是那样的富有个性, 而且同样的不改其细致华美。我们有时会唱歌,我们有时候会聊天,记得第一次我对一位长春的“毒药”说着我网友的好玩,无意中我提到了台湾, 诉说台湾政治的混乱,当时和者寥落,我却不知道当时在线的基本上都是台湾人。可是她们只是默默的听着,不曾经说过一句。现在的我,才知道那时他们应该是不绝尴尬了。其实, 我真的是很抱歉, 尤其是现在.....

那个场合真的是不适合说这些的!


台湾的女孩子, 我见过的都不是绝顶的漂亮, 可是她们或者聪明或者大方, 尤其是绝不娇气。这是我最喜欢的!

我与她们诉说一些闲散的事, 发觉他们那么的精于生活, 然而一说道现在台湾的政治,她们就委言了,记得AK说过的一句, 我喜欢大陆的生活, 就是因为在这里安安静静的, 没有那些此起彼伏的喧嚣。


我第一次发现,其实她们远离家园的时候, 真的不是不惦记自己的家。可是就像是AK把自己在台湾的一切资产卖掉一样,来到大陆生活真的是需要勇气。

虽然AK笑着说:“我其实是在投机取巧,不过是花台湾的钱, 在大陆醉生梦死哦!”

可是我知道, 这些知性的女子, 真的不是想做悠哉乐哉的鸟!

希望有一天, 我们可以生活在一个安静和谐的中国!愿这句话与我的台湾朋友共勉!


本文内容于 2008-1-3 14:34:50 被惜取江南月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