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锋(原名祖国的狙击手) 第七卷 南京大屠杀 一百六十九章 狙击团大决战(六)

haoren5100 收藏 9 16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227.html


湘西山多,土匪打仗都喜欢围着山中转圈圈,在湘西山林中跑惯了的我俩,当然也不会傻到用两个人去和一百多鬼子狙击手打阵地战的地步,所以我和阿超是把鬼子狙击手就在这大山的东西两边来回‘拉’了一遍,当然,其中少不了就地掩藏,等着鬼子从身边经过,然后回头打他们的屁股,当真是刺激无比,说的难听点就是我们不想也不敢跑远了,怕鬼子不追了,那就难办了。

其中最让我以外的是我发现了这山坡西面有一个小山洞,洞口就只有一米大小,外面长满了一米多高的野草,很难发现,可面对这么多鬼子追来,我和阿超根本就不敢躲进去,而是在离这洞有二十米远的地方躲藏了起来,果然,鬼子的搜索都集中在这洞外,等他们进去后又出来时,我和阿超又逃过了一个围捕。

这次我们和上次躲在地上不同,我和阿超直接的跑向西边,然后就从背面直扑特勤团而去,鬼子狙击手到也乐的追来。

为了防止被自己人所误伤,我和阿超是连路的边跑边向上面比画着三角形手势,终于,在离山顶百米处,一个激动中带着不相信的声音响起:“是大哥吗?”

“不是老子是谁!”我兴奋中带着哭腔回答。然后也不管和对方熟不熟悉,上去就狠狠地抱住对方,阿超虽然没我这么冲动,但他也兴奋的眼睛都在放红光。

“兄弟们情况如何?在这面防守的有多少兄弟?”小小地庆贺团圆了一下,然后我就问对方。

“大哥,这一仗兄弟们打的太窝囊了,现在的具体情况我也不知道,可原本防守在这面有一百名兄弟,因为正面战场吃紧,连续四次从我们这抽人过去增援,现在这面就只剩下我们这二十名兄弟了,不过鬼子好像就专打我们的正面,对两边到是没碰一点,害的兄弟们在这干看着正面兄弟杀的痛快,我们却心里窝火。”那名兄弟原本兴奋的眼神立即就暗淡下来。我拍了拍他的肩膀笑着说:“大家都是为国杀敌,死也无撼。来,别哭丧着脸,特勤团没有孬种,大家都做好准备,马上就有鬼子从这儿上来了。”

“真的?”他眼睛中闪现出仇恨的光芒,直直的望着我问。

“当然,你他娘的这么看着我干什么,我又没欠你钱。这次我和阿超从鬼子的后面,连续捅了几次鬼子的屁股,干掉了几十个鬼子,最后一次就炸掉了十几个鬼子,终于把鬼子给惹火了,派出一两百个鬼子连续追赶了我们几十里地,可依旧让我俩耍的团团转,还顺便又干掉了十几个鬼子,娘地,鬼子狙击手各个都是菜鸟,要不是想兄弟们了,我说不定还在山里面和鬼子打圈圈玩了。嘿!嘿!大家怕不怕鬼子人多?”反正是吹牛提高士气,干脆就吹大点,也好鼓励鼓励士气。

“不怕!”所有人都看着我回答。

“怕鬼子就不来杀鬼子了,回家当孬种去了。”

“反正左右是死,大不了和鬼子一起去见阎王爷。”

“杀一个够本,杀一双赚了!”

……

“大哥,你在山腰上面对鬼子向我们喊话,真带劲!要是我能有那本事就好了。”那个在我身边的兄弟羡慕的说。我看了看他,然后温和的说:“兄弟,别羡慕,刚才那是策略,记住:活的像个人才是最重要的,要是死了就什么都没了。”

见他没听懂的发愣,怕影响他的积极性,我立即笑着说:“加油,你会有机会的,好好干!”

“哈!哈!那就好,大家准备好,等着鬼子送上来给我们当靶子吧。”见刘震峰几人都平安无事的跑了过来,我高兴的大笑着,然后拉起阿超几人就从后山向山顶中段跑去。

和彭兵见面真可谓是‘激动人心’啊!

这小子这会儿正被人强行做这个临时小手术:他背朝天的趴在地上,用力的抓着地上的野草堆,四个人围在他身边,两人拿各拿着两把手电筒对着他的右肩膀上,一个医护兵正用一把手术钳子夹在他右肩膀上那块露出一里米左右的黑色弹片上,另一人却一手拿着裹了碘酒的纱布,随时好递上,另一只手拿着个白色帕子,不时的给那医护兵擦汗,看上去还真是那么回事儿。

见我到来,彭兵惨淡的对我一笑,刚要说话,全身猛地一震,双手死死地抓住野草堆,眼睛凸的像鱼眼,紧咬着一根小木棍,脸上的肌肉不停的抽筋似的颤抖,但这股疼痛很快就过去了,彭兵又对我笑了下,我轻轻地拍了拍他的左肩膀,温柔的说 :“兄弟,再忍忍!”

那片黑色的弹片虽然被拔出来了,可还得消毒。那名医护兵随手就把弹片丢在地上,然后轻声而急促的说:“拿火药来。”

我看那个被扔在他身边的弹片却心惊肉跳的,这弹片成椭圆形,长约两厘米,就是说有一厘米长的弹片刺进了彭兵的肩胛骨,搞不好彭兵的右手就费了,那对一名狙击手来手来说,绝对是个致命的打击,我慢慢地站起来,悄悄地看了彭兵右手一眼,还好,他的右手正用力抓住野草堆,这让我放心了不少,但我依旧担心的问那给彭兵动手术的医护兵:“兄弟,彭营长怎么样了?这手保的住吗?”

那医护兵把我的问话当耳边风了,看都没看我一眼的继续做他该做的事,到是他对面右边那个拿着两个手电筒的士兵对我说:“大哥,你可回来了,彭哥这手保的住,只是彭哥不愿意用麻醉药和打消炎针,非得用火药来消毒,以后就只能按烧伤来治了,那就……”

“为什么?”我知道那兄弟的意思,彭兵这样做的话,以后下雨天他的这处伤口就会隐隐发痛,所以我有些生气的问彭兵。

彭兵刚吐出咬在嘴上的小木棍,正要回过头来对我说话,可那医护兵刚好把子弹去掉,把弹壳内的火药倒在了他的伤口上,见彭兵要回过头来看,眼疾手快的立即就划了根火柴,一丢,彭兵脸色瞬间变的通红无比,然后又猛地变成了惨白色了,他的身体也连续的抖动起来,然后又软在地上,看他那样子,现在绝对不愿意说话了。

我又问那队员:“为什么?”

那名队员没有回答,那动手术的医生这时候站了起来,先是吩咐身边那名医护兵小心包扎,然后边擦汗边看着我说:“团长,你又忘记了你自己定的规矩:大夫在给伤员疗伤时不准有人打扰。”

“哦~!对不起,我一时心急忘了,下次不会,下次不会了。”我马上道歉。

“不是我们不给彭营长上麻药和打消炎针,而是彭营长坚持的要这样,他说我们的西洋药品本来就不多,现在这么多兄弟需要治疗,他的伤又不重,忍忍就过去了,还是把这些留给那些重伤员吧。”他点点都后对我说。

我为有这样的兄弟而感动,走过去看了看彭兵,他也看了看我,只说了一句话:“我对不住兄弟们!”

“什么都别说了,生死由命,富贵在天。兄弟们是为了打鬼子而阵亡的,值!”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他却眼红的望了我一眼,然后又偏头不说话了,不过我从他全身一阵阵触动中知道他在流泪,我心里叹了口气,拍了拍他的肩膀,站起来问那医护兵:“受伤的兄弟们被安置在哪儿?”

“都在山下,由‘护国团’和‘龙卫团’进行保护和医治。”那医护兵有些气愤的说。

我一听这两个团已经来了,却见我们在山上打鬼子而不帮忙,立即打断他的话:“他们来了多久?”

“我们一撤退到这个地方就和他们碰头了,都快两个小时了。”

“为什么不上来一起消灭鬼子?这还是军人吗?还有没有军人的气节!”我气愤的对那医护兵大吼,好像他就是那两个团一样。

那医护兵看了我一眼,然后也是愤愤不平的说:“彭营长已经请求过两次了,但对方却说要全歼鬼子的‘樱花组’,要我们全力顶住鬼子的进攻,他们正在进行合围,等时机一到他们就会发起……”

“别说了!”我握着拳头大声的吼道,那医护兵立即就不说话的和我一样望着山下,拳头也是握的很紧。

阿超过来拍了下我的肩膀,然后向我摇了摇头,我见他眼睛里有种极力压制的怒火.

我也知道他是在叫我冷静,可我怎么能冷静的下来,四百狙击手对抗鬼子的一千多狙击手,在这样小的地方,根本就没什么活动空间,双方只能像普通士兵那样进行战斗,很难发挥狙击手的作用,唯一比普通士兵强点的是双方的枪法都很准确,可就因为这一点,在双方的炮弹都打光了后,人多的一方就绝对占了很大的便宜,而防守的一方,面对对方的狙击手,也很难发挥出地形上的优势,你一露头干掉对方一名狙击手,却引来了两到三颗子弹的问候,这仗还打个屁啊!而下面那两个加起来有两三千人的狙击团却只是干看着,根本就不来帮忙,娘地,这仗老子不打了,把鬼子引到你们那边,看你们打不打。

阿超见我情绪越来越激动,怕我做出什么不好的举动,马上问那医护兵:“他们是怎么回答的?”

“第一次他们变着法儿的打听我们打掉了多少鬼子,自己损失多少?彭营长为节约时间,又怕对方小看我们,有些夸大的直接说杀了对方三百多鬼子,自己只损失四十人。第二次他们还是只关心我们杀了对方多少人和我们损失了多少,彭营长说了实话,杀了对方四百多鬼子,我们损失一百多了,请他们立即增援武器弹药和人员。可这群王八蛋老是说这群鬼子是小日本的精锐,趁着这次鬼子没有重武器和飞机坦克的掩护,定要把他们在此地全歼.还说合围正在进行中,要我们一定要顶住鬼子的进攻,等待胜利的到来,后来他们还拿出了上峰的电报,那上面也是说了些官腔的屁话,电报上还威胁我们,说我们要是擅自撤退就是违抗军令,将被就地正法。而那两群王八也有同样的意思,反正他们就是不出人,只是增援了些武器弹药和收拢受伤人员,娘地!在这巴掌大的地方,就算是群猪来跑,两三个小时也能把这合围两遍了,他们是摆明了要我们和鬼子死拼,以便消耗特勤团的战斗人员——”那医护兵看着山下激动的吼着。

“别说了!”我轻声的打断他的话,因为我已经明白了这两个团的意思,就是借鬼子的手消耗我方战斗人员,最后随便找个借口,就能把所剩无几的特勤团吃掉,这样,他们不仅可以得到实力上的补充,还能把特勤团中一些不听话的人变成光干司令,到那时,还不就任由他们摆弄了吗?好毒的手段,好阴险的计谋,真是釜底抽薪的决策,看来,从南京会战一开始的时候,他们就打定主意要分化特勤团了,娘地,老子也不是好惹的。

后来我才知道,山的两边都被这两个团暗地了给把手着,就是要让鬼子一个劲的向正面进攻。

一想到这,我马上对刘震峰叫道:“刘震峰,去!对下面两个狙击团的团长说,就说彭营长说的,特勤团只剩下不足百人了,要是他们还不及时支援,特勤团就是抗命也要撤退了。”

刘震峰点点头,然后指着他跑过来的方向说:“大哥,你还是先去那边看看吧,好多兄弟都躺在那儿,其中还有痞子。”

大头立即就冲了过去,我们也快速的跟着。

我努力的克制自己怒火,心里不停的对自己说:“他们都是杀鬼子而阵亡的,他们死的值,我要保持冷静,保持冷静,这样才能把剩下的兄弟们带出去,一定不能对不起跟我同生共死的兄弟们……”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