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锋王座 前传:碧血丹心,红河怒吼 激战之字回路(2)

山鹰2007 收藏 2 3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90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901/[/size][/URL] (PS:在这之前我首先向喜欢较真的看官申明,6连要面对的611核心阵地工事设置为全部可勉强抵挡200mm以下重炮轰击的BT永备工事,不然为了YY,后面顶得住就不是‘兵王’而是SUPERMAN了。设置有些变态,不过敌人我并不是按照真实越南佬真实状况设置的,而是老毛子的武器+小日本的精神+越南人的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01/


(PS:在这之前我首先向喜欢较真的看官申明,6连要面对的611核心阵地工事设置为全部可勉强抵挡200mm以下重炮轰击的BT永备工事,不然为了YY,后面顶得住就不是‘兵王’而是SUPERMAN了。设置有些变态,不过敌人我并不是按照真实越南佬真实状况设置的,而是老毛子的武器+小日本的精神+越南人的阴损。这是假托演绎,希望大家不要太过当真。反正,战略已经是YY,战术层面尽量贴近实战,除了几个特别的BT。谢谢!)

冒着我军激烈的炮火,敌人依然顽强的坚持着。仿佛意识到了自己的灭亡顷刻间即将到来,核心阵地上的敌人爆发出了最后的疯狂意图迟阻我们北路攻击部队的攻势。机枪和高射炮平射,一齐如条条张口择人而噬火蛇,打在‘之’字形盘山道上;仿佛刮上了阵阵飓风似的,空气在我耳边‘哧哧’的尖啸;我们的炮更当仁不让,一记记重锤震得石块碎裂一砣砣沿着山崖滚了下来。我们就在‘之’字形的刚上路的口子上被压得抬不起头,面对前路的危险,战友们都想顶着上,却被我拉了下来;我们还有炮兵,我就不信再来次齐射制不了这群王八羔子的,但下面发生的事让我越发憎恨起那群擎天柱们……

这是一处建在近乎90度悬崖绝壁上的‘之’字形通路,由于后勤需要,路面有3、5米宽,像个斜坡,凹凸不平,都是在坚固的山体上开凿出的全石头路。一眼望上去雾霭淡泊,就好比像是副天梯,架在通往611高地顶核心阵地下的陡峭悬崖上。敌人的防御点都建在这条道每个拐点凿出的石缝里。有暗门,光露着射击孔向着盘山路;里面还用上了钢筋水泥进一步加固,除非直接命中,否则我们炮击的杀伤很有限。其布局错落有致,加上定点上的敌人防御火力点,摆在我们面前的恍然就是座高200来米,火力层次设置严密的大碉楼,一块真正难啃的硬骨头。

“5个……”我靠在山体上,抬眼看了看,问老梁:“咱们大号的够不?”

身旁的老梁摇摇头,道:“小杨将9班大号的都匀给我们了,还有3个要都像刚才那样,最多能敲两个。火箭弹还有不少,就是不知管用不……”

我问对面隐蔽的何勇毅:“小何,没良心弹呢?”。

何勇毅道:“两个,只够收拾1个大窟窿的。”

我点点头,心里冷笑命令道:“这可怪不得咱心狠手辣了……罗裕祥(PS:罗裕祥是防化兵),你主攻;张廉惕,夏国强,一定要保护好他安全;丁光忠,破开敌人防御壁的爆破任务交给你了。老梁,何勇毅‘60火’交替掩护;钱文灿,李开鸿机枪掩射控制通路上的敌人。这回咱们请南蛮子吃烧烤!”

“明白!”大家此刻心里憋着股劲儿道。

我又道:“王建,呼叫5团(配属炮兵团)炮火齐射;我掩护你前进。”

王建点点头。随即通配属炮兵5团取得了联系,再报出参数,然后一抬头,对我们道:“早准备好了,8发急促齐射,现在进入30秒准备倒数……29……28……27……”

伴着王建一声声报数,大家神情紧张起来;刺鼻的硝烟味重沉郁着凝重的气氛,空气仿佛都瞬间被抽干了似的,大家都不由得屏住呼吸,紧抓着手里的武器;时时响起的近处炮声停息了,耳边敌人的枪炮声依然响亮,但在我们却好像只听得到自己的心跳随着王建的报数,越跳越急,神经像钢丝被绞盘一圈一圈摇了起来,越绷越紧,好像压得人精神都似乎要崩溃了似的。有的人不由得躁动不安的手指本能抖动着;有的人不由得抿着嘴急促沉重呼吸着;有的人更随着王建的报数,面部肌肉不自觉抽搐着,眉头拧得越来越紧,时间仿佛都停滞了,30秒仿佛是一瞬间,又仿佛是一辈子一样漫长。新兵怕挨炮,老兵怕吹号;当炮声响起,就相当于吹响我们的冲锋号角,我们必须趁着配属炮兵的炮火在敌人火力停滞的霎那,迅即冲上去炸掉沿途的火力点;如果在我方炮击齐射停止时,我们还没有通过这‘之’字形盘山路,对没有任何掩体的我们来说不得不暴露在不太宽敞的地方向居高临下的发起仰攻,那样不仅艰难所复出的代价也会异常沉重,更会有令北路攻击计划失败,牵连六连尽没的危机。

“一定要快!”我面色凝重的强调了句道。

众人重重点头。

“10……9……8……7”越来越近了!大家攥紧了拳头,咬紧了牙,憋足了全身的气力。

“5……4……3……2……1。炮击开始!”

“嘭嘭嘭……”远方猛然间响起了一通通沉闷的巨响,无数刺破耳膜的尖啸,带着无比恐怖、灼热的气浪向我们扑了过来!

王建扯下了耳机,大家瞬间深深看了每一个人一眼,仿佛用尽了平生的气力大喊了声:“杀!”起身迎着敌人尚未停息的密集弹雨向着611高地迅猛冲去。

遽然而至的密集炮弹瞬间划破了短暂的沉寂就在我们面前似流星火雨般爆炸了,“轰!轰!轰……”一声声巨雷就在我们面前炸响!一道道霹雳带着飞逝的红光砸得山岳震颤,风云悸色!一簇簇火雨似骤雨冰雹,怒海狂涛在喑呜叱咤,仿佛和着我们心头的火,心头的恨,在咆哮,在叫嚣,好一曲雷霆交响!我的心头只回响着红军最后对我们声嘶力竭的呼号:“兄弟们……冲啊!冲!”,满腔的怒火熊熊燃烧起来;来吧,狗日的!

14个人奋力向611高地上的敌人扑了去,最前面的是负责破开敌人防御壁的丁光忠;后面并行的是保护罗裕祥的张廉惕和夏国强;紧跟后面的是这次行动的主攻手罗裕祥;在后面推着背负火焰喷射器罗裕祥的是火箭爆破手何勇毅;后面是我和我要掩护的对象通讯兵王建;最后是机枪组钱文灿和李开鸿;我们使出了全力,如离弦之箭,迅猛向之字形盘山路第一拐点冲去。而落在最后面的老梁则举起了‘60火’一边小心提防着离我们最近的第一个拐点的敌人防御点,一边靠在山体上大步流星向上赶。

就这样,第一通炮弹砸在地上爆炸后的瞬间,我们已经在陡峭的‘之’字形盘山道上冲出30余米了。烟雾还未散去,就在这时,敌人第一个拐点离我们不到30米的敌人防御点发现了我们,两支伸射击孔的机枪向我们暴射出炽人的死亡焰火,若是我们稍微一滞,反应过来的敌人就会用精心交织的火网将我们压下来,然后迅速绞尽杀绝!

“倒!”不用大喊同志们便迅速扑倒在地,几发子弹迅疾打在山体和石头路上,飞石四溅!与此同时“嘭”的一声闷响,立马跪地的老梁抄起‘60火’一发火箭弹就迎着敌人射来的子弹,贴着我们的背射了来;“轰隆!”敌人被我们悍勇的打法惊呆了,我可以清楚听到里面敌人的惨叫,但那火箭弹仅仅将敌人的暗堡砸了小窟窿,塌陷了一角,显然不成功。但一发命中的老梁飞快给‘60火’上好火箭弹,向我们飞奔而来;与此同时,冲在最前面的丁光忠一个箭步,冲到敌人利用岩石凿出的暗堡壁侧,操起随身的破障锤奋起全力,就砸在了被老梁爆破凹陷了的石壁上。“砰!砰!”两记重锤就敲落了附在防御内壁上碎裂的碎石;露出里面一片用混凝土和捆扎的钢筋来。不等敌人回过神,瞬间将缠这胶布的集束手榴弹强塞了进去,卡在钢筋箍中,一把拉动了火环,抱着破障锤迅速侧滚了下来。“轰隆!”又一次飞石飞溅,有的就砸在我们身上。敌人一声惊叫,但坚固的防御工事也只是仅仅再破开了最大直径不到半米宽的窟窿,更有碎裂的大石块堵在洞窟口。

后面的张廉悌和夏国强就在集数手雷炸响的一瞬,一把托住了向下滚的丁光忠,同时两人齐手拖着重装行动不便的罗裕祥几步跃过丁光忠,猛扑到半秒前刚被炸了破开了个口子,被落石堵上的暗堡石壁前,两人同时使劲一个猛踹,将堵在口子上踹开,并瞬即顾不得自己安危抄起准备好的56冲弯下腰,对着黑黑不到半米宽的窟窿就是一个10余发的扫射,虽然看不见敌人,但把敌人成功压得一时抬不起头。

“让!”紧跟在他俩后面的罗裕祥大吼了声,在窟窿两侧的张廉悌和夏国强一让,罗裕祥就正对着黑洞洞的窟窿,也许里面的敌人正一抬头举枪就想向着口子外站在明处的罗裕祥射击,但罗裕祥顶着暴露自己瞬间被敌人击中的危险,抄起手里的焰枪冲着里面就是一横扫喷射!柱式的火龙带着死亡的炽灼,就向里敌人扑腾而去。狭小的空间里,顿然烈焰熊熊,黑烟滚滚,数个敌人发出凄厉的惨叫。罗裕祥为了彻底保险,咬着牙又向敌人喷了两枪。不多时,里面就再没了声息……第一个!

就在罗裕祥向敌人暗堡里喷火的时候我们也没闲着,就在这时我们的第二通火炮齐射到了。就在被炮弹砸得飞石滚落,地动山摇的时候;趁着敌人火力霎那停滞的瞬间,夏国强和丁光忠便先越过了正在剿灭暗堡里敌人的三名战友,一拐向着第二个拐点的敌人暗堡冲去。冒着我配属炮兵猛烈的炮火,敌人第二拐点上敌人的暗堡向着正向他们冲来的丁光忠,夏国强还有下面拐角处的正清剿敌人的三个战友射击!

“轰!”一发火箭弹贴着正向下卧倒的丁光忠头皮向敌人砸了去,而射出这火箭弹的夏国强手臂穿了2弹,肩头中了1弹,更有发子弹在他脖子侧上划出了道恐怖的血槽,顿然夏国强半个身子上部鲜血淋淋;但情绪焦急、紧张的夏国强顾不得包扎,就又飞快给‘60火’装弹。而丁光忠又一次奋力向敌人扑去,我们也在超过了他向着敌人第二个拐点的暗堡扑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