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的青春》 第六章:冰凝下海(三)林导演牺牲 第六章:冰凝下海(三)林导演牺牲

如水莲子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93/


第六章:冰凝下海(三)林导演牺牲

林导演被捕后,敌人很快把他转移到另一所监狱,他的身份暴露了,敌人对他用尽酷刑,可他依然坚强不屈,他始终保护着其他人,把拍电影的事揽在他自己身上。



制片的老王和副导演都被释放了。因为那些人从收缴的毛片中看不出什么来,只知道里边的主演是泉和冰儿。林导演说泉在拍电影时,和他争了几句,不知什么原因就不干了,让他们的电影还没有拍完。他们问到林导演送泉到医院的事,林导演便说,他请泉他们来拍电影,泉病了,他送泉上医院这也是人之常情,难道还能说明什么。审问的也觉得这这样。



他们除了拍电影时,说戏以外,也没有多接触,而冰儿是为了在上海站住脚,才认他做干爹,他的事与两个年轻人没有关系。审问者又问到赴宴的事,林导演说他们本来也是要去日本军部赴宴的,只是前一部电影有些镜头没有拍完,于是大家到了崇明岛,谁知海上起大风,当天没有赶回,这是天气的原因,是天公不做美,并不是他们想违背皇军的意思。



在林导演身上一无所获,而冰儿有人保她,他们只好放了冰儿,只是一直监视着她的住处,看有没有人和她接头。可是监视了很多天,都没有发现有谁与她接头,便认定冰儿只是一个普通的女演员。



由于冰凝无意中给场记透露了哥哥住院的情况,特务也在泉住的那家医院派下眼线。原来,那场记已经投靠日本人,做了汉奸。他们开始也以为泉与林导演有什么关系,想守在那里抓住与泉接头的人,可是,没有人给泉接头,到泉病房的人很少,除了冰凝和小龙,就是歌舞厅的老板手下,他们了解到,那是老板怕冰凝骗他的钱跑了,才派人跟踪的。张场记在泉那里也没有得到什么,监视泉的几个人被小龙发现了,小龙并不知道他们的身份,只是讨厌他们经常在病房边转来转去,他们骗小龙说是泉的影迷,想看看大明星,小龙说,这里没有大明星,只有病人。他们分析着,泉与林导演只是一般的关系,就算拍部电影也没有什么,便撤了监视。



话剧团的老王也是林导演的战友,他想救出冰儿,便化装成一个富豪,开着轿车,带着手下,来到冰儿的家。



他们敲开门,富豪进门就给了冰儿一耳光,冰儿愣住了,她不明白,自己怎么得罪这这个富豪,还被他打一耳光,她顶起来,“你凭什么打我。”



那富豪狠狠地摔了一句:“我是你爹。怎么不能打你了。”富豪取了眼镜,冰儿一看,正是大胡子老王,她明白了,叫了一声:“爹。”



“你还敢叫我爹呀,我们家的脸面都给你丢尽了,你,你居然跑到上海来当戏子,你这个不要脸的丫头。你安心气我,是不是。”富豪骂着,见有人来了,差点又给冰儿一耳光。不过他忍住了。“好了,什么也不说了,收拾好你的破东西,马上给我回家。”



冰儿也故意强着:“不,我不回去,你不答应我和表哥的婚事,不让我当明星,我就不回去。”


“你敢。”


在外边监视的特务愣住了,他们走了进来,一个人问富豪:“她真是你的女儿呀。”



富豪眼睛一瞪,:“怎么?难道还有谁想冒充她的爹不成。”


一特务说:“她说林风是她的爹。”“胡说八道,你居然还不认亲爹,去乱认爹呀,你回家看我不收拾你。”


他又对他的手下说:“还愣着干什么,不劝小姐上车呀。”他走出冰儿的房间。


几个手下会意了,说了声:“小姐,请吧”冰儿收拾好东西,跟着他们走出房间,进了富豪的轿车,车开走了。


“冰儿,还疼吗?”就在车上,富豪向冰儿道歉。



冰儿摸着脸颊说:“没什么,我真没有想到,您用这样的方法让我摆脱了特务的监视。谢谢您,王叔叔。”



“说什么谢不谢的。对了冰儿,你还是离开上海吧。”老王说。



“不,我要等我爹,还有,”她本来想说等泉哥出院,可是想起父亲说的话,让她冷处理这段感情,便没有说下去。



“那这样吧,你去乡下李嫂家避一段时间吧,有消息我们告诉你。”老王说完,掉头将车往乡下开。



冰儿到了乡下,由李大嫂照顾,没过两天,她等到的却是林导演就义的噩耗。她再也忍不住扑在李大嫂的怀里痛哭起来。李大嫂等她哭够后,才扶起她,要她坚强起来,并告诉她,她必须离开上海。可她牵挂着泉,她知道,这次要是离开了泉,也不知道还能不能再见面,大家研究后,同意她到医院向泉告别。



冰儿头戴礼帽,戴着墨镜打扮成时髦的女子坐人力车走到医院,她走进住院部,上了楼,向泉的病房走去。



她推开病房门,愣住了,心想她是不会记错的,难道他出院了。这时来了一位护士,她向护士问了一下,护士为她指了指。她点头,向护士指的方向走去,推开一间房门。



泉一人在病房内,见一陌生女人走进来很吃惊。问:“小姐,你找谁?”



女郎取下墨镜,正是冰儿。



“冰儿,是你,你怎么这副打扮,怕被人认出来。”泉没想到冰儿会来看他,他以为冰儿已经把他遗忘,更奇怪的是冰儿居然这样打扮。



冰儿点点头说:“出名就是有很多烦恼。”



泉又问她:“新片拍摄得顺利吗?”



冰儿愣住了,她什么时候拍新片呀。



“冰凝不是说你们到外地拍新片去了吗?”泉更是纳闷了,这怎么回事,冰儿连拍什么新片都不知道。难道是她让冰凝欺骗他?



林冰儿一下想起大胡子老王见过冰凝,也许是老王让冰凝这样说的,便马上回答:“哦,是啊,我们拍新片去了,挺好,挺顺利的。主要是走得匆忙,所以也没有和你告别。”



泉又问:“那,男主角是谁?”



“是我们话剧团的演员,唉,比起你差多了。”



“撒谎。”



冰儿一惊,“什么撒谎,没有呀。”



泉着急地说:“一定出事了,告诉我,是不是我们的电影出事了。”



冰儿辩解到:“没有,没有,你是听谁说的。”



“你们第二天就没有一个人来看我,这是不可能的,我当时就有了不好的预感,我叫妹妹去给我问片酬,冰凝告诉我,老板说过段时间再给,可是,这是我们前边拍摄的,影片放映快半年了,我想,老板一定卷款逃走了,可你们呢?林导演和你,你们一直那么关心我,可是却没有人来看我,就算外出拍片,总得来告别吧。毅去英国,比你们远吧,他都来医院和我告别,可你们呢?”泉说完,生气得咳起来。



冰儿给他拍背,“对不起,泉哥,是我们的错。”



“我不是怪你们,而是有预感,出事了,是不是冰儿,告诉我。”泉急切地说。



听到泉的话,冰儿心里像刀割一样难受。“泉哥,你别胡思乱想了,我不是来了吗?我爸爸,忙着呢。”说到她爸爸,她就说不出话来。



听了冰儿的安慰,泉并没有放下心,“你为什么不相信我?不能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其实,林导演告诉过我,我们拍那部电影是一场战斗,既然是战斗,就什么情况都会发生。”



这时,小龙闯了进来,他拿着一张报纸边走边喊:“泉哥,不好了,冰儿姐姐的爸爸。”他还没有说完,看见林冰儿,马上停住了,“啊,冰儿姐。”



泉问:“小龙,你刚才说什么。”



林冰儿给小龙使了个眼色。小龙掩饰着,“啊,没,没什么。”



“你把报纸给我看看。”小龙不肯,



“给我。”泉硬要小龙给他。“小龙。”



林冰儿站起来阻止小龙给报纸,小龙进退两难不知听谁的。



“你们是不是又有什么事情瞒着我,我一定要看报。”



“冰儿姐。”小龙喊了声,冰儿知道瞒不过了,只好点头让小龙把报纸给泉。



泉看报纸。报纸上有一个大标题:中共分子林风已经被处决。泉的眼泪一下涌了出来,他呆住了。



突然,他痛苦得叫着:“天啦,这是为什么,为什么?”他将报纸攥紧了,哭着。



冰儿忍不住了,走到泉的身边,蹲下身,安慰着“泉哥,别哭,别让其他人看见。”



泉气愤地说:“看见又怎样。”



“我爸爸一直在保护我们,那天晚上,从你的病房回家的路上,我和爸爸都被抓住了,爸爸怕我受连累,不承认我是他的女儿,还要我别说出你的下落,如果让他们知道了你, 那不就辜负了爸爸的心吗?这次,我们剧组好几个人都被捕了,我爸爸把事情全部扛了下来。”冰儿说着。



泉很难受,“别人都在遭遇灾祸,而我在这里享福呀。”



“你说什么呀,泉哥,你怎么这么想?你的身体这样,我们都怕你有个闪失呀。才没有看你。还有,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我才对冰凝很冷淡的,连门都没有让她进。”



“我妹妹找过你?”



“对不起,我没有理她,她一定很伤心,她说是张场记让她找我的。”



“张场记来看过我,还问了我很多,好像想从我口里得到什么。”



“那你告诉他了吗?”



“我告诉他什么?我心里本来就很烦,也没有多答理他。还有,小龙在小龙在我病房门外也和几个人闹了起来,他们说他们是我的影迷,来看大明星,小龙说,这里没有明星,只有病人我也觉得奇怪。”



“泉哥,看来你很聪明呀,要是你对他说什么,也许你就不在医院了。我们还只是估计他们会安排人来监视你,原来是真的。你们要小心。”



“你是说,张场记是。”



“泉哥,你别问了,以后要小心。”



“我怕什么。”泉不在乎地说。



“你又来了,总是那么冲动,我爸不是告诉过你吗?好好保护自己。”



泉听到冰儿的话,他很感动:“冰儿,你以后怎么办?”



“我是来向你告别的,我要离开上海。”



“到哪儿去。”



“不知道,或者去香港吧。”冰儿没有告诉泉,她要去那边,不但因为纪律,也怕泉被吓住。



泉点头,“你走吧,我知道上海危险。你也要好好保护自己。”



冰儿说了声,“泉哥,我爱你。” 冰儿忍不住扑到泉的身边,吻他的嘴唇。可泉回避了,说他的病会传染。冰儿只吻了他的脸。冰儿戴上墨镜,依依不舍的离开泉,走出病房。



冰儿走了,一连几天,泉都沉浸在痛苦中,他想不到林导演是共产党,想起林导演与他的交往的事,就让他想哭,他想到在车站,他初次遇见林导演的情景,林导演一眼看出他是弹钢琴的,还和他说许多,还让人给他买馄饨。想起他考演员时,林导演为他力争。想起在琴房他弹钢琴,林导演让他认识了电影艺术,想起林导演给他说戏的情景,林导演的音容笑貌总在他脑海里浮现。他也想到了冰儿,想起他们拍电影的日子,想起她对他的关心。他爱上了冰儿,可是,冰儿却走了。


晚上,冰凝回家,也知道了林导演牺牲和冰儿离开大上海,兄妹俩抱头痛哭起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