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的青春》 第六章:冰凝下海(二)冰凝做了歌女 第六章:冰凝下海(二)冰凝做了歌女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93/


第六章:冰凝下海(二)冰凝成了歌女

第二天,冰凝又走到大上海歌舞厅,在门口站了一会儿,走了进去。歌舞厅内,歌女们正在排练,老板见到她,走了过来,问:“小姐,你在我们这个歌舞厅的门口徘徊了很久,想找工作吗?”



冰凝本来想说是,可话出口却变了,“老板,你们除了招收歌女和舞女,还有没有别的工作?”说完她有些后悔,她怕老板说有打杂的,扫地的活还有端茶倒水的活,你愿意吗?那她只有离开,并不是看不上这些工作,而是她需要很多钱,干这些活,怎么能给哥哥治病呢?



“除了歌女舞女,我们不招别的。”老板说。



“谢谢。”冰凝说了声。她离开舞厅,还是没有说出找工作的话。



“等等,”老板在后边说着,冰凝站住脚,老板走到她身边问她,“你一定有什么难处吧。”



冰凝说:“没有,我只想找工作。”



“我们就在招歌舞女郎,这工作不好么?”老板问。



冰凝不好说其他的,只好说:“这工作不适合我。”



“姑娘,你的气质容貌都很出色,不试试,怎么就知道不适合呢?我到觉得这工作很适合你的。”



可冰凝想起哥哥的话,还是没有答应。



冰凝向医院走去。天下雨了,她没有伞,只好在一家店铺下躲雨。雨停了,她走了出来。她没有坐车,而是走路,当她回到医院,走到医院门口时,却发现小龙扶着泉往外边走。



小龙快扶不住了,见冰凝来了连忙喊她“冰凝姐。”。



冰凝问:“怎么回事,小龙”。



“医院要我们马上拿出三千元钱,不然就要赶走我们,泉哥要出院,我怎么也劝不住。”



泉挣扎着,小龙没有扶住,两人倒了下去,冰凝扶住他,小龙也站起来。两人边劝边拖把泉架着回住院部。


他们走到病房,只见院长挡在门口。



“院长,求你别让我们走,让我哥哥住院吧。”



可院长的口气很硬,“医院又不是慈善机关,没有钱就是不能住院。”



“毅不是给你们说过吗?他从英国回来,就把钱垫上。”



“就是毅的舅舅说的,要是你们能拿出三千元,就让你的哥哥住下。”



冰凝简直没有想到,毅的舅舅会这样逼他们?“我们一下子怎么拿那么多钱。”



“没有就别谈了。”院长说。



“妹妹,别求他们,我们走。”



“哥!”冰凝不让哥哥说话,她拉住院长的手,“院长,你是医生,医生总要讲救死扶伤的人道吧,我们不会赖帐,这钱我们一定给。”



院长看着他们兄妹这样可怜,也不好说什么,便同意他们今天住下,“明天必须把钱拿来,要不,谁求情也没有用。”院长转身离去。



冰凝和小龙将泉扶到病床上,小龙给他换掉湿衣服,冰凝用毛巾给他擦脸。泉冷得发抖,小龙把被子裹在他身上。



泉埋怨妹妹,“明天到什么地方去弄这三千元呀,怎么。”



“哥,你什么也别说了,因为我不能没有哥哥,就算明天弄不到三千元,也是明天的事,那时,我们到别的诊所里去,可今天不行,你不能走。”



泉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小龙让冰凝回学校去,他能够照顾泉,冰凝也觉得自己在病房有很多不便,就同意了,她走出病房。可是她实在不放心,于是,她没有离开,而是在病房走廊的长椅子上坐了下来。



这时,一个好心的医生叫她进了办公室,悄悄把一包退烧药给了她,要她给泉,还给了她一小瓶酒精,她当然知道用酒精擦浴身体也能退烧,她很感激那医生,医生却说他是泉和冰儿的影迷,非常喜欢他们的电影,他也很同情他们,可是,医院的规定他又不能违背。



泉躺在床上发烧了,小龙用湿帕子搭在他额头上。可依然无法给他退烧,泉在昏睡中也不停地叫着冰凝的名字,冰凝冲了进来,握住泉的手。



小龙问:“冰凝姐,你怎么又回来了?”



冰凝说:“我不放心呀。”冰凝拿出药让小龙给泉倒一杯水,把药给他服下,然后,让小龙解开他的衣服,拿出酒精给泉擦浴着身体,泉昏沉沉的躺在床上。



旁边的病人也在议论着。他们劝冰凝和小龙把泉带回家,就这样在这里拖着也不是办法,可两人都不同意。冰凝下了决心,为了哥哥,她顾不了许多。明天,她一定要去歌舞厅做歌女,她想,只要她洁身自好,就不会堕落的。当然,这一切要瞒着泉和小龙才行。



冰凝和小龙照顾了一夜,泉总算度过了危险期,他的烧开始退了,呼吸也开始平稳。冰凝对小龙交待了一些,小龙点头,让她放心,他会照顾好泉哥的。



冰凝来到大上海歌舞厅,老板正在边品茶边看歌舞表演,见冰凝来了,很冷淡地打了个招呼,说:“我们这里只招歌舞女郎。”老板很看好冰凝,但对冰凝上次拒绝他还是有些耿耿于怀,他不想让冰凝觉得他当老板的有求于他。



“老板,我同意在大上海歌舞厅做歌女,但我有一个条件。”冰凝说。



老板看了她一眼,问她:“什么条件,我还没有见过在我这里当歌女要和我谈条件的,你以为你是谁?”



老板对冰凝不知天高地厚有些反感。况且,她不是说当歌女的工作不适合她吗?不过,他也看出这姑娘是一个好苗子,只要好好包装,会很快走红的,是一个能赚钱的女孩。因为她天生丽质呀,不过,他还不知道女孩的唱功。现在找一个歌女也不是很容易,好多女孩长得漂亮,可一开口就没有乐感。唱一首歌都唱不好,有些唱歌好的,长得又不怎么样。而且大上海的女孩一般都不想做歌女,都觉得歌女很卑贱。他也不愿意让这个女孩轻易离开。



“我本来不想做歌女的,可是现在我需要钱。我和我哥哥是从东北流浪到这里的,我哥得了疾病,在医院里住院,要一大笔钱,所以,老板如果要我做歌女,我希望预先领取我的薪水,可不知道老板一个月给我多少。”



老板说:“那就看你能不能走红,能红,一个月可以给你一千,不红,可能就一两百元,当然,我也可以给你三百。”



冰凝说:“那我就预支三千。”



“口气到是不小,可我凭什么要给你那么多钱呢?”



冰凝自信地说,“因为我在一个月内可以挣不止这个数的钱。”



老板很少见到当歌女却还这么自信的女孩,他对她有些感兴趣了。不过,他还是问冰凝,“可是,你要是跑了呢?”



“我在这个大上海举目无亲,能跑到哪里去,况且,我哥就在医院,我敢骗老板的钱跑么?要是你不相信我,可以派人跟着我。”



老板同意了,他量冰凝这个女孩也不敢怎么样,要知道,这上海滩还没有敢骗他的钱逃跑的人,其实,他一眼就认出来了,这女孩就是在《北国之恋》中演女主角的妹妹的演员,当时,听说她在电影中只是客串,就想招她,可是,电影公司的老板却告诉他,那女孩在医学院读书。他只好着罢,没想到,她居然来这里当歌女,想必是真的遇到困难了。如果她想骗他的钱逃走,他可以马上派手下,将他们兄妹抓住。老板招手,他的一个手下拿出一份合同,冰凝在合同上签名。



“做歌女都要起个艺名,你取个什么艺名呢。”老板问。



冰凝说:“就叫水晶百合吧。”



老板同意了,说:“好,这名字很符合你的清纯形象。也好听。预支工资是不可能的,不过,我也同情你们兄妹的遭遇,因此,愿意借三千元给你。”



他又取出另一张合同,让冰凝看。冰凝愣住了,因为老板借钱是高利贷,如果借了这钱,她不知道怎么才能还清,可是,想到哥哥,她就心疼,她也顾不了刀山火海,点头同意了老板与她签定的不平等合同,签了字,从老板手里接过装有三千元的信封。



冰凝和歌舞厅老板的手下回到医院,她走进院长办公室,从包里拿出三千元,放在院长的桌子上,院长对冰凝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弄到三千元钱,很吃惊,冰凝对他说是借的,他也不好说什么,只好让护士给泉重新调一个病房。



冰凝带着青年男子向泉的病房走去。她让那青年不要说自己是大上海歌舞厅的人,因为她怕哥哥受不了,男青年同意了。冰凝让男青年在外边等一下,她走进病房。



“冰凝,你去办出院手续吧,呆在这里没意思。”



“哥哥,不用办手续了,因为我已经把三千元交给院长了,院长很快就叫人给你调病房。”



泉很生气,他问 “妹妹,你哪来的钱,莫非。”他一生气就猛烈地咳起来。冰凝为他拍背,可他却推开冰凝。



“哥。”冰凝叫他。



“你别叫我哥。”



冰凝很很伤心,她告诉泉,“哥,这钱是干净的。我找了一份工作,是在一家公司做职员,老板听说我们兄妹的遭遇,很同情我们,就决定提前预支我的工资。”



泉听说她瞒着自己办了休学手续,找工作,不念书了,更是伤心,“妹妹,我拖累了你了,你不要管我这个病人,还是回学校读书。我自己死了算了。”



冰凝捂住泉的嘴,声泪俱下的说:“哥,你说什么呀,我是你的亲妹妹呀,我们是骨肉亲情呀,你死了,我也不活了。”



小龙走过来,他也哭了,“泉哥,你怎么这样说,你不能这样不管你的弟弟和妹妹?哥,我和冰凝姐姐都没有亲人,就只有哥哥了,你别丢下我们啊。”泉搂住他们说不出话来。



冰凝对他说,“永远不许说什么拖累,你要对妹妹负责。要好好的活下去。”



小龙也握着他的手,说“泉哥,要是那天没有你,我早就死在马路上了,你还说什么拖累呀,我的命是你给的呀。”



在门外的男青年见到这一幕也很感动,他走进病房对泉说,“先生,你妹妹说的都是真的,你要相信你的妹妹是不会作出对不起哥哥的事的。”



一会儿,护士来了,让泉换病房,泉不同意,但冰凝和小龙硬让他换,他们扶着他走出病房,上了楼,进了一间单人病房里。这病房虽然也是普通间,但比大房间好多了,空气流通,太阳能照进来。很暖和。



泉走进了新的病房,冰凝和小龙扶着他躺在床上。一位护士走过来,为他挂上输液瓶,给他输液,另一个护士为他送药。小龙打来开水,倒上一杯凉着,他怕水烫,又用一个碗翻着。等水凉好,他给泉喂了药。



医生也走过来问:“好些了吗?”



“好多了。”



可小龙却很生气地对医生说:“好什么呀,你们昨天给他断了一天的药,把他害惨了。”



“小龙,你别说了,这不关医生的事。”



小龙反驳到:“怎么不关他的事,医生不救人,还叫什么医生。”



医生也很内疚地说:“真对不起,昨天,唉,医院有规定,我们也没有办法。”



泉谅解地对医生说:“没什么,昨天也怪我,淋了雨。”



冰凝走过来,拉着小龙,告诉他昨天医生给她药的事,小龙给医生道歉,他误解了这位善良的医生。



医生说:“其实,我也是你的影迷,喜欢你的电影,我也。”



泉对他说:“好了,好了,什么也别说了。谢谢你。”



医生给泉诊断起来,他将听诊器放在泉的胸部,一会儿,取下听诊器,又摸摸他的脉搏,试试他的额头。问题不大,让他好好静养。



泉告诉医生,他的妹妹也在学医,在圣约翰医学院学习外科。医生表扬了冰凝,冰凝想说什么,却没有说出来。因为她知道,今天晚上,她将走上大上海歌舞厅的舞台,成为一名歌女。



夜晚,在大上海歌舞厅,冰凝登台表演了,在后台,一位歌女教她化好妆,穿上老板为她定制的价值几千元的演出服,光彩照人地走到前台。



冰凝站在台上,望着台下的观众。她有一些紧张,但很快平静了自己的心绪。乐队奏起音乐。前奏过后,冰凝开始演唱起来,她唱得很投入。声音很动听,台下观看的人都在认真地听着。



老板很满意地点着头,他发觉自己没有看走眼,这的确是一个好苗子。虽然第一次登台,但却不怯场,音色也特别舒服。



冰凝唱完,全场的人都鼓掌,叫好。一个女孩给她献花,冰凝捧着花,静静地站在台上。面对观众疯狂地叫喊与掌声,她是那么平静,眉宇间露出抹不去的忧郁。



冰凝谢了幕,走到后台,冰凝准备谢妆。教她化妆的女歌手走过来:“水晶百合,你唱得太棒了。”



“谢谢你,芸姐。”冰凝谢过那位女歌手。女歌手依然夸奖她,说她的歌谢真的太好听了。



这位歌手大家都叫她芸姐,想当年也是歌舞厅的头牌歌女,唱得非常好听,捧她的人也很多,但她的个性高傲倔强,不理会那些有钱有势的人,而且还拒绝了歌舞皇后的称号。她曾经和歌舞厅的一个弹钢琴的男子相爱,可惜,那男子被人陷害进了监狱,并死在狱中,她伤心极了,退出歌舞厅,可为了生活,她又不得不重操旧业,只是她现在已经是人老珠黄,年长色衰了。不过,她并不在乎这些,对于新来的歌女,她都很关心她们,因此,大家都叫她芸姐。冰凝刚来时,她见冰凝什么都不会,便教了她许多,包括怎样化妆等等。冰凝很感谢她。



这时,一个女孩进来对冰凝说:“老板叫你。”



冰凝站起来,走出化妆室,却与另一个女歌手撞了起来。冰凝说了声:“对不起。”



那女歌手却不依不饶:“对不起就完了呀,走路不长眼睛,一副得意样。”



冰凝很委屈地说:“玉琳姐,我都说了对不起了,你还怎么样?”



“怎么样。哪儿来的小丫头,也敢和老娘较量,你去上海滩打听打听老娘是谁。”



这位叫玉琳的女歌手比芸姐迟进歌舞厅,她可以说是顶替芸姐当上头牌歌手的,而且还是去年的大上海歌舞皇后,并且有人包她,因此很飞扬跋扈地。她对新来的很嫉妒,见冰凝一炮打响,心里很是不平衡。



叫芸姐的女歌手劝到:“算了算了,大家都是讨口饭吃的,都让一让吧。少说两句。”其他歌女也劝到,可玉琳还是不服气。



芸姐拉着她的手说:“我们都有过年轻红火的时候,女人嘛,都这样,年轻年老都是这个过程。”到底是芸姐,说话管用,虽然不是歌舞厅头牌,但玉琳还是没有说什么了。



“对不起,玉琳姐,我才来,什么都不懂,如果我做得不好,你给我指出来。我第一次来这里,我还有个哥哥,他在住院,我不能没有这份工作。”冰凝也不想和谁闹僵,尤其是这位大上海的歌舞皇后,她也不想争这些,她只想有个工作,能挣钱为哥哥治病,能还债而已。



老板走了进来:“怎么,玉琳,看到人家年轻的唱红了,就不服气?做脸色给谁看?”



冰凝劝到:“老板,没什么,我才来,什么都不懂,玉琳姐在教我呀。”



老板气色缓和了,“是这样啊,那就好,对了,水晶百合,你唱得太好了,太受欢迎了,大家请你再唱一首呀。”



冰凝犹豫了,她怕迟了赶不上公交车,而且她还担心在医院的哥哥,不过,她也不能违背老板的意思,便同意了,又走到前台去唱歌。



冰凝一夜走红了,她的照片挂在最醒目的位置,上海各大小报纸都登有冰凝照片,给她献花的拍照的采访的络绎不绝,不过,她都在躲,她对老板说她不愿意接受采访,可记者们不依,总是想方设法地为她拍照,想从她口中掏出什么。她也怕记者没有根据地乱说,便接受《申报》和《大上海时报》的采访。



她编了一段身世,说自己是东北来的姑娘,和哥哥来到上海,哥哥在码头上当搬运工人,生了重病,进了医院。为了哥哥能治病,她做了歌女。有记者问她是不是演过电影,因为她和《北国之恋》的女主角的妹妹太像了。她记住冰儿姐姐的话,立刻否认了。还有人要采访她哥哥,她当然不能够让他们知道她的哥哥,她怕里边有别有用心的人,把哥哥出卖了,还有,那些人一去,她的谎话不是就掩盖不住了。那样的话,哥哥肯定马上就会拒绝治疗。她不能没有哥哥呀。



细心的她怕哥哥因为想看报,让小龙买报,于是,每一天都会自己挑选没有登她的消息的报纸送给哥哥看,好在那段时间,哥哥心情不好,不那么喜欢看报,她的消息暂时没有让哥哥知道。



每天晚上十二点过,歌舞厅散场了,她都是跑回医院,然后在医院的盥洗间将脸上的化妆痕迹洗干净,才到哥哥的病房中去,而那时,泉都还没有睡,他担心妹妹的安全,直到看到妹妹,才会睡觉。哥哥嘱咐妹妹晚上不要回来太晚,怕不安全,妹妹不放心哥哥的病情,两人总是那么多牵挂。



一天晚上,冰凝演出完后,急匆匆地回家,她听到后边有脚步声,便警惕地回头问:“谁?”一位男青年走出来。正是那位曾经到过医院的老板手下小陈。



“你跟着我,是怕我跑了吗?”冰凝问。



“冰凝小姐,我知道你是不会跑的,可我还是得跟着你。”小陈对她说。



“为什么?”冰凝说。



“这年头,兵荒马乱的,你一个女孩子走夜路,不安全。”



冰凝心里一热,她有些感动。小陈又告诉她,那天,的确是老板让他跟着冰凝的,可他在医院看到冰凝兄妹那样感情深厚,他心里有说不出的难受,他觉得这对兄妹是多好的人呀,特别是的泉,他知道泉是明星,可是现在却这样可怜。他也有妹妹,可妹妹被日本人糟蹋后疯了,本来,妹妹就要出嫁了,他恨自己没有力量保护好妹妹,他也知道,冰凝对于她哥哥是多么重要。因此,他发誓要保护好冰凝。因此,每一天他都是暗暗跟着冰凝的,直到冰凝进医院大门,他才离去。



冰凝没有想到,她还遇到这样好心的男子,他一直在暗中保护她,让她很感动。其实,保护她的还有芸姐,每当其他歌女要为难她时,芸姐总是站出来,维护她。她还多次为冰凝解围,有了芸姐,她也少了很多麻烦。不过,她还是没有告诉芸姐,自己的真实情况,自从那一次遇到不怀好意的男人,她谨慎多了。



一天晚上,下起大雨,窗外大雨如注。雨水顺着窗玻璃流淌着。泉躺在床上,睡不着,他又担心冰凝了,小龙走了进来让他吃药。他将药和一杯水递给泉,泉吞下药片,喝了一杯水。小龙见他没有睡,知道他担心冰凝,就让他放心睡觉,他去接冰凝姐姐。可泉担心他只是个孩子,怕他有危险,不让他去,他让泉放心,他是练过功夫的,几个臭流氓对付不了他。



小龙打着雨伞边走边向路人问冰凝说的那家公司的位子,可所有人都摇头。他只好继续走着。却走到大上海歌舞厅前面,他第一次来到这样繁华的场所,不由得走过去看了看,只见大上海歌舞厅周围的墙上到处都是明星张贴画和灯箱广告,冰凝的巨幅照片贴在那里,她的目光依然清纯动人,但神情却很冷漠。



小龙自言自语地说: “怎么这么像冰凝姐姐,是她吗?”



小龙想进去看看,却被守门的挡在在门外,他只好在外边等着。终于,歌舞散场了,里边的歌手和客人都纷纷走出来,一些珠光宝气的歌女舞女钻进有钱人的轿车离开歌舞厅。



小龙睁大眼睛望着,好容易看到了冰凝和小陈。他大声喊叫起来:“冰凝姐姐,我在这里。”



冰凝向喊话的地方望去,见到小龙,便跑了过去。问小龙,怎么来了。



小龙说:“下雨了,哥哥不放心,叫我来接你。”



冰凝的心中一阵感动地说:“好小龙,谢谢你。”



一位很有派头的男人打着伞走了过来对冰凝说:“冰凝小姐,坐我的车,行吗?”



“不,我和我弟弟回去。走吧。弟弟。”冰凝不理会那男人,接着,她又对小陈说:“对了,小陈,我弟弟来接我了,你不用送我了。”



“还是我们一起吧,多一个人更有照应。”小陈不愿意离开,他怕小龙一个孩子照应不过来,不过,他并不知道,小龙练过功夫,一般人还打不过他。



因为下雨,公交车收得早,还有冰凝想节约钱,也不愿意叫人力车,大家走着回医院。



“小龙,你别把今天的事情告诉我哥哥。”



小龙很不解地问:“为什么?”



“哥哥一直以为我在公司做职员,可是我却是在做歌女,我不能告诉哥哥。”



“你是不是怕哥哥骂你,我可以不告诉他。”



冰凝说:“骂我到不怕,只要哥哥不气坏身子,骂我一百遍都行。可我怕他不肯治病。”



小龙说:“我明白了,我一定不告诉泉哥你当歌女的事。”



三人走到医院,小陈让冰凝带他向泉问好,便告辞了。



冰凝和小龙进了病房。泉依然没有睡,他有些生气地说:“冰凝,告诉我,你到底做什么工作,怎么每天晚上都这么晚才回来。你不知道我多么担心你吗?”



“哥哥,对不起,我让你担心了,今天我加班。”



“妹妹,你不能欺骗我,我就只有你一个妹妹,你可不能背着我做对不起爸爸妈妈的事呀”。



“哥,相信我,我不会堕落,也不会变坏的,公司里的事情多,所以我们都要加班。”



泉又问:“你在公司,有没有人欺负你呀。”



“哥,没有人欺负我,他们都很照顾我的,哥,你要是不高兴,等你好了,我不做就行了。”



“你每天晚上加班,可别累坏了。”



“哥哥,我会注意的,哥,只要你快好起来,我苦点累点也没有什么?”



“也不要回来太晚,街上不安全,啊。还有,要是加班太晚了,就不要到医院来了,有小龙照顾我,没事。”



冰凝点点头“哥,我记住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