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魂>> 第五章:云山战火 血战云山(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761.html


血战云山(二)

半路杀出个程咬金。

正当小分队即将从诸仁桥上通过的时候,一个美军少尉军官从帐篷里钻了出来,喊住小分队,然后慢慢的用疑惑的眼神看着面前几十人组成的南朝鲜军部队。目光一路搜索,最后停在了李羽尘的身上。

李成龙在朴东勋的身边冷冷的看着那个多事儿的美军军官慢慢的走到了李羽尘的对面。上下打量着李羽尘。

李羽尘死死的看着对面的美军军官,声也不吭,任凭中尉的目光在自己的身上扫来扫去,目光在自己的脸上停留了几秒以后,落在了李羽尘身后鼓鼓囊囊的背包上。

“Your Name!?”少尉把目光又再次转移到李羽尘的脸上。

李羽尘知道对方在问自己的名字。但是不得不装着听不懂的表情,眼睛一密封仔细的盯着对方的嘴唇看。

少尉看见李羽尘没有回答自己的问题,干脆不说话,上了直接翻了李羽尘的衣服口袋,摸出几个装满子弹的弹匣以后又塞了回去,最后直接指着李羽尘的背包,叫他卸下来放到地上。

“坏了!里边还有志愿军的军装!不知道会不会暴露目标!”李羽尘身边的谢志涛心里咯噔一下。如果翻出来志愿军的军装就不好办了。难道要在这里和敌人硬动手不成?

刘飞慢慢的凑到了李羽尘的身边,从口袋里摸出包烟,抽出一根儿点上。把火柴装到衣服口袋里,但是并没有抽出手来。

刘飞的口袋里是一枚手榴弹,万一那个少尉要是发现了什么不对的地方。自己直接就过去挟持那家伙,起码有个人质在手里要安全的多。

少尉费劲的打开了背包,里边装满了罐头和子弹,手榴弹,少尉抬头看了看脸上没有什么表情的李羽尘,眼神里居然有些失望,然后继续低着头翻腾着背包里的东西。

“别翻了!千万别翻了!”李羽尘表面装着什么都没有发生,面无表情的看着这为盟军的长官翻腾自己的背包。心里却暗自期盼别往下翻了!再翻志愿军的军装就露出来了。眼看着衣服上边的几个罐头和手榴弹被美军扒拉来扒拉去。

刘飞嘴里的烟燃烧着,烟味儿传到了少尉的鼻子里……

少尉嗦了嗦鼻子,扔下李羽尘的背包。站起来走到刘飞的面前。

“谢天谢地!”李羽尘轻轻的吐出一口气,哈腰把翻腾出来的东西再次装好。

少尉走到刘飞的面前,刘飞眼睛斜着看着少尉。

少尉伸出了手,伸到刘飞的面前。

“原来是要烟!”刘飞叹了一口气。口袋里的手松开了手榴弹,拿出烟盒抽出一棵,递了过去。

少尉接过香烟,别到耳朵上,然后再次伸出了手

“得!一盒都给你了!”刘飞有些生气,把一盒烟都扔进少尉军官的怀里。“反正他娘的也是从你们那里家伙的!”

少尉接过烟,转身就要走。

“就当给儿子抽了!”刘飞下意识的小声骂了一句。

少尉转过了身子,有些生气的看着刘飞,虽然听不明白刘飞嘴里到底嘟囔着什么,但是那带着怨气儿的态度还是听出来了。一伸手来抓刘飞的衣服领子。

朴东勋赶紧跑过来,抢在少尉之前抓到了刘飞的衣服领子,狠狠的一个大耳光打了过去。打的刘飞一个趔趄,被身后的李羽尘扶住了。

“%¥%#……%¥%¥……%”朴东勋大声的呵斥着刘飞,滴里嘟噜的用朝鲜话大声的喊叫着,陆续有几个美军军官从帐篷里出来看热闹,李成龙暗中借着帐篷口燃烧的汽油捅发出来的光看到是一个上尉,两个中尉,还有几个挂着士兵长的家伙。

“卡尔!出什么事情了!是不是他们发现你的裤头已经输了?”美军上尉冲少尉大笑的喊着。

其他几个军官和士兵长也跟着笑了起来,附和的还有其他几个美军士兵。

少尉见朴东勋大声的呵斥刘飞,满意的笑了笑,虽然听不懂面前这个盟军的上尉到底在骂那个士兵什么,不过从朴东勋的口水和刘飞的表情上来看骂的应该不轻。

刘飞也不晓得朴东勋到底骂什么东西,崔德洙在李羽尘的身边小声传递信息。

“立正站好听着就行了!”

朴东勋大声的骂了一分多钟,然后满脸堆笑的对少尉点头哈腰。

“NOT at all!”少尉划拉了一盒烟,刘飞又被臭骂一吨,心满意足。

“%¥……%¥……%#¥……%¥”朴东勋又是一通朝鲜话。听的少尉直抓脑袋上的头发。

装着找翻译的样子,朴东勋环顾一圈儿没有发现翻译或者懂得朝鲜话的人。心算是放下了。

“sorry!sorry!”朴东勋故意把自己的英语说的很蹩脚。

少尉听不懂朝鲜语,却勉强能听懂朴东勋朝鲜味儿的英语单词。再次看了看一直立正等着挨训的刘飞。

朴东勋过去踢了刘飞一脚,又是哇啦拉一通。

“叫你态度好点跟少尉说话!”崔德洙朝鲜语要比老朴差那么一点儿,停顿了几秒后告诉刘飞。

“yes!sir!”刘飞慢慢的走向了少尉,和朴东勋擦肩而过的时候,他看到了老朴带着笑的眼睛眨了眨。

少尉看着刘飞慢慢的走到自己的面前,显然是有点不情愿,但是在长官的逼迫下来给自己道歉了。

“我*你舅舅!”刘飞在少尉面前立正站好,腰象征性的弯了一下。

“jiujiu?”少尉纳闷的愣了一下。这个“jiujiu”是什么意思?

“我*你姥姥!”刘飞再次必恭必敬的说话。

“laolao?”少尉这次更迷糊了!

“我*你二大爷!”刘飞笑容可掬的样子叫少尉有些消气了。

“我*你们全家祖宗十八代!”刘飞道歉起来没有完没有了了!

前边的“我*”到底是什么意思少尉没有搞明白,大概认为是个主语吧。倒是刘飞后边问候的人物名称越来越长,少尉就理解为英语中的“very”了!于是摆摆手,示意没有事儿!你可以走了!

李成龙硬生生的把到了嘴边的笑憋了回去,刘飞欺负老美不懂外语也太过分了。

“我*”刘飞还想继续“道歉!”。结果不知道祖宗十八代以后该骂什么了!再骂是不是就直接去动物园骂猴儿了。

朴东勋拉着刘飞的衣服领子,把刘飞扔回队伍中,然后冲着帐篷的方向敬礼后站身带着小分队迅速的离开了桥面。

公路下桥面以后继续延伸着,在大山的悬崖中穿过去,拐了一个弯儿。李成龙回头看看已经看不到桥头的美军了。提在嗓子眼儿的心算是放下了一半儿。

北面突然传来爆炸的声音,隐约听的不是很清楚,不过很连续。不是炮弹出膛的声音,是炮弹落地后爆炸的声音。看来云山外围的战斗还是没有完全结束。要么就是志愿军在轰炸云山城边缘。为晚上的总共进行准备。

李成龙看了看表,为了过诸仁桥耽误了大概四十多分钟。时间从理论上还来得及,但是这路上千万别再出什么意外。最好别碰上敌人的哨卡。但是那几乎是不可能的!这个时候如果有几台汽车就好了!直接冲进去就行了!

“就地休息五分钟。”谢志涛看见时间还来得及,加上部队长途跋涉几十公里了,体力已经消耗不少了。再加上混过诸仁桥都紧张过度。也太需要休息一下了。

朴东勋抬头看看公路两侧是否有朝鲜的老百姓人家,小英楠必须得托付出去,进了云山横冲直撞,一个孩子是不行的。和熙川那次不一样了!这次是混战中寻找对手。

结果叫朴东勋很失望,他没有发现任何房屋。

“老厨子!你那耳光打的可真够狠的!”刘飞走过来从朴东勋的口袋里摸出一盒没开封的香烟。点上一颗,把烟盒在朴东勋的口袋边晃悠了一下,最后落进了自己的口袋。

“那不是形势逼的吗?”朴东勋伸手去抢刘飞口袋里的烟“你还骂了人祖宗十八代呢!够本了!人家还笑着听不还骂呢!”

“你抢什么!”刘飞伸手挡住朴东勋来抢烟的手。

“那是我的!”

“我的不是叫那个混蛋要过去了么!”刘飞坏笑着:“这一呢!你打了我一耳光!这二呢!我那包烟给他也是为了和美军搞好关系。属于公关费用支出!这有支出!你这当司务长的就得给我报销!”

“滚蛋吧你!怎么都是你有理!”朴东勋颇有些忿忿然,嗔怒着说到,不过手里没有再去往回抢烟。

“刘大参谋长骂人也不容易!”康健笑着帮着刘飞解围。“一路从五零年骂到美国建国前,从美国本土骂到英国。够累的。”

“那是那是!”刘飞也笑了。

李羽尘在部队最后担任警戒,他平躺在公路上,尽量舒展自己的身体,好好的放松了一下。刚才的事情叫李羽尘心有余悸,如果那个美军少尉真的翻出了志愿军的军装自己就完蛋了。场子就不好收拾了。

深呼吸了一下,李羽尘突然感觉到公路上有轻微的颤动,竖起耳朵一听,声音来自己自己的背后诸仁桥的方向。

“李头!后边来车了!”李羽尘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赶紧报告李成龙。

“敌人!”唐强连忙抓抢。

“别荒!我们现在是大韩民国的士兵!怕什么怕!”

谢志涛检查了冲锋枪的保险,走到李成龙的身边。“敌人的车队?这时候不象是增援的吧!南边不是叫我们的人给堵上了么?”

“我也不太清楚!”李成龙看着轰鸣声音发过来的方向。“要么是和我们同路的敌人!要么是我们的追兵!”

“打是不打!”刘飞还在抽烟,似乎即将到来的敌人和自己没有什么关系一样。

“看情况!兴许是来给我们送车的呢!”李成龙冷笑了一下“老子正好的有些累了!”

刚刚还四仰八叉的在公路上喘气儿的小分队迅速紧张起来,各种武器纷纷拉开保险。丁健伟的巴祖卡,陈人芳的重机枪都准备随时开火。

身后轰鸣的声音越来越大。最后如同打雷一般的声音穿了过来。两条光住射了进来。然后慢慢的转了一个弯儿以后开向了李成龙他们。

“是一辆十轮卡。”丁健伟小声的告诉身边的李成龙。“不对啊!”

“怎么了!”李成龙死死的盯着十轮卡。

“卡车的发动机那有那么大的动静?”丁健伟仔细的听着对面传来的轰鸣声。

一阵哗啦哗啦的声音夹杂在发动机轰鸣的声音中传了过来。

“坏了!”丁健伟大惊失色。“那后边还有货呢!是……!”

“是坦克!”李成龙借着汽车的尾灯那点灯光看清楚了十轮卡后边跟着的家伙。

黑漆漆的一辆坦克慢慢的在公路上开了过来。

“糟糕!打是不打!”李成龙开始埋怨老美为什么送来一台十轮卡还捎带送一台M3

丁健伟转了一下身,调整了一下角度。巴祖卡的炮孔对着十轮卡后边的坦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