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越战老兵(一)-----郑叔

蓝翎骑士 收藏 22 25826
导读:这场战争对我们来说已经很遥远,但对他们来说,那似乎只是昨天发生的事情

郑叔是个老兵,一个越战老兵,真的是个老兵了,已经快五十的人了,穿一身蓝布衣服,两鬓白发,黝黑的脸,如果不认识的人,一眼看去,他也就是个再普通不过的乡下农民。可认识他的人呢,都知道他曾经是个好兵,一个优秀的兵。

郑叔人话不多,只是和父亲是战友,所以彼此交情不错,他们当年是出生入死的兄弟,我才能从他们的口中知道一些关于他们记忆的零星的碎片。但是,关于他们当年的部队的番号、编制、武器和驻地等信息,他们守口如瓶,我也无从的得知。但有一点我知道,当年和他们一起去的时候是二十七个年轻人,结果回来的时候只有十五个人,损失高达45%,仅由此点,可见当年的战斗之惨烈。

越南人的主力部队并不多,尤其是朝中国的这一面,而且当时我军使用的苏联时期的军事体系,十分注重对敌人火力的压制,因此敌人的主力部队只要一露头,侦察机一发现,接着榴弹炮、火箭炮劈头盖脸就砸过去,这样高强度的射击,别说一般的土木防御工事和战壕,就是钢筋混凝土的永固工事,在这样的炮火下,也招架不住。郑叔曾在与敌人对面的战壕里感受过。双方的阵地犬牙交错,不得不承认,越南人打的很顽强,双方最近的地方连五百米都不到,有时候一抬头就有可能被对方的冷枪撂倒。进攻前炮火准备的时候,炮声响起,双方太近了,如果炮弹是拉着哨子般的声音“呦----”,那么炮弹就是奔对面去了;如果是那种“Z嗖—”的声音,那么炮弹肯定落在你附近,那声音听的人牙都酸,牙酸那还是小事情,炮弹一落地,感觉那五脏六腑都在抖,耳朵嗡嗡嗡的象开火车一样,飞起来的石头、碎土砸的钢盔叮当作响。如果砸中自己,那就是个半米的坑,,如果不趴下,那直接脑袋就被削了(现在看有的影视剧的镜头, 郑叔说那是扯淡,哪有被直接打中,还活蹦乱跳的?)尤其是新兵,对炮弹的恐惧比他们这些老兵更深切,说真的,那些新兵被炮弹震的尿裤子的他看的太多了。

郑叔告诉我,其实当年他们并不怕越南人军队,毕竟大家手中都有枪,而且我军的装备和火力都远远优与对方,但是在小规模的巷战和搜索中,对单兵伤害最大的就是地雷。地雷的特点就是制造成本太低了,而且工艺简单,使用方便,隐蔽性能非常强。越南的地雷兼有东西方各国的特点,我们的战士一开始在这个上面吃了不小的亏,最初的人员伤亡就有很大一部分就集中在这里。看见战友们踩到地雷上,离开了自己,更多的是将自己身体的一部分留在异国,要在黑暗中度过一生,那种痛苦实在无法用语言来表达,郑叔说这话的时候,表情严肃,眼睛深的见不到底。

郑叔也打死过敌人,但战争对双方的伤害都是巨大的,他更憎恶那些越南的所谓的“改革派们”将自己的孩子送上前线。他曾在七百米之外向敌人的开火,将几个越南兵打倒在地,因为离的太远,看不清他们的样子和军衔,只是远远的将他们套进准星里,扣动扳机,开枪,将敌人射倒,再瞄准,扣动扳机,开枪,越是经验丰富的老兵,整套动作的连贯性越快、越好,对他们来说,这和平时训练没什么区别(也只有那些新兵上了前线才会端着枪瑟瑟发抖),但消灭敌人并没有给他带来快感,相反,那是一种仇恨,战争毕竟是毁灭人性的绞杀。如果不是因为大家都是军人,守土有责,谁也不会因为杀了一个敌人而兴奋。

一场战争已经过去30年了,郑叔也和其他当年的那些战友们一起退了下来,一晃30年了。当年的小郑也变成老郑了,将来如果再有战事,即使他是经验极丰的老兵,国家也不可能再征召他上前线了,我问他:“那将来真打仗的话,你还能做什么?”他慨然道:“我还有三个儿子,俺们中国人打仗怕过谁?”虽然厌恶战争,可当战争真正找上门的时候,只要是咱们中国人,当兵的没一个含糊。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